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流年】草原骑马(散文)

精品 【流年】草原骑马(散文)


作者:快乐一轻舟 进士,6597.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40发表时间:2024-07-10 09:28:44

【流年】草原骑马(散文) 马蹄“嘚嘚”,马身上下颠簸,我骑在马鞍上,亦随着“嘚嘚”的伴奏,上下颠簸。
   马是枣红马,肌肉如“碨垒”山石,走动起来,脚步轻捷,马背上如“连钱”般耸动。一匹精力十足的年轻骏马。
   骑在马上的人却是古稀翁。白发苍苍,连眉毛、身上的体毛也是白的。
   毛发全白,是因为靶向药药物副作用。吃靶向药,是为了遏制肿瘤生长。十一年的老肿瘤病号,动了三次肿瘤摘除手术,换了六种治疗方案。新的靶向药,吃了不到三个月,彻底吃成个白毛翁。
   戴着墨镜,有人说我“酷呆了”。哪里是为了耍酷?而是为了遮丑。
   丑是因为浮肿,眼像金鱼眼,脸如发面馍,戴着墨镜,遮遮别人的眼光,维护一点儿颜面。
   浮肿是因为吃激素强的松的副作用。吃强的松是因为重症肌无力又犯了,眼皮下垂,如果不吃药,发展下去,就可能睁不开,然后,很可能将曾经发生过的所有症状再演绎一番——吞咽困难,呼吸困难,全身无力,直不起来腰。配合着吃氯化钾胶囊,会好一些,这一次,轻敌了,没吃。没吃氯化钾,肿得更厉害。
   我本来就相貌平庸,一浮肿,平庸之上,愈加平添丑陋。要不凭仗墨镜遮脸,自己都无颜面对河东父老。
   这之前,夫人一边喊着“别去啦!”一边拉着我的一只胳膊不放,使劲儿往后拽,拼尽全力,要阻止我骑马。她一直跟进马场,在同行旅伴劝说下,才撒开了手。撒开手,还不忘在我身后大声叮嘱:“招呼点儿啊!”
   知夫莫若糟糠妻,爱男人莫若老来伴儿。她疼惜我的身体,我理解。然而,要骑马的冲动,不是魔鬼,胜似魔鬼。魔鬼的魔力,执拗而强烈。驱使着我,让我使劲儿往里冲。我对夫人说,“这一次,大概是我人生最后一次骑马了,要是错过,我将来肯定得后悔!”最终,挣脱夫人的手,撒开双脚,直奔赤兔马。
   我骑马,却不牵缰绳,手握着马鞍扶手,一颠一颠,悠悠前行。缰绳在一位年轻蒙古男骑手手里牵着,他是负责骑马游客的安全的。
   我要求自己骑行,说,“我在南疆巴音布鲁克草原上骑过马,那时候,自己骑着,马跑得飞快,我啥事儿没有。”
   他问我:“那是啥时候啊?那时候多大啊?”“2008年。哈哈,掐指一算,十六年啦!那时候,五十多岁。”
   “为了游客安全,这里有规定,六十岁以上,都得有人牵马。十几年过去了,你现在都七十多了,那时候没事儿,不代表现在没事儿。”
   无奈,只好乖乖地把缰绳递给他,和一位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一起,让他骑在另一匹马上,牵着走。
   当年,在巴音布鲁克草原天鹅湖旁,和几位朋友一起,一人一匹马,牵缰掣马,马随缰动。想转,则随意左右。想慢,则缓缓而行。想快,则马蹄疾奔。时而,信马由缰。骑在马背上,想起曹植《白马篇》里的诗句:“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矫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虽然人到中年,却恍若马上少年,纵马驰骋,耳旁风声猎猎,身上,热血沸腾。回想那时候,是何等酣畅淋漓,何等风流倜傥?
   农民出身的我,是个不安分的主儿,见山想登临最高峰,见船想登舟远行,见海想踏浪遨游。如今,一到大草原,一看见骏马奔腾,恨不得马上摇身一变成牧民。牵缰蹬鞍,侧身上马,然后,在茫无边际的大草原信马由缰,纵横驰骋,去如风,来如电,让速度与激情,一起自由绽放。
   从心理学角度讲,这大概就属于所谓的见异思迁。所谓见异思迁,常常被当作贬义词,其实,仔细想想,也有合乎人之常情之处。见异物而不思迁,一棵树上吊死,抱残守缺,哪有拓展创新之心?
   如今,胯下之马被人牵着,萧规曹随,无法自主驾驭骏马,更无从自由奔腾。杜甫笔下的“风入四蹄轻”“所向无空阔”,既无从展现,更无法体验。所谓风流倜傥,便打了大折扣。
   虽然打折扣,毕竟人在马上。人在马上,马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草原嫩草,茸茸青翠,铺地接天。草中碎花,红黄白粉,点缀其间。草原起起伏伏,跌宕有致,莽远辽阔,一眼望不到边。遥远的北方,黛山连绵,连绵的黛山,更衬托得草原寥廓而葱郁。
   在辽阔的大草原里,骑着骏马,时而悠闲漫步,时而“嘚嘚”小跑。在身子随着马身的上下颤动而颤动中,尽可以纵目逡巡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尽可以纵情欣赏嫩草的青翠碧绿,尽可以呼吸略带草腥气和马粪味的清新空气。平时,蜗居在水泥丛林里,视野狭窄,情景枯燥,色彩单调,空气污浊。寥廓的大草原,能让我纵目四望,能让我纵情赏景,能让我自由呼吸,更能让我放松自己。骏马,一步步前行。我的心情,也随之一步步舒畅,一步步欢快,渐渐地,恍恍然,与胯下骏马浑然一体,在辽阔的大草原,纵情驰骋。
   心情好转,身体放松,更能体验到骑着骏马行走草原的乐趣。
   人在马上,离开了地面,身体腾空,便觉得轻健许多,轻健的身体,让我彻底忘却肿瘤和肌无力,忘却浮肿。
   身体挺在马鞍上,马走人移,“嘚嘚”的马蹄声中,草原如绿色的大海,波涛翻滚。一波波,迎面而来;一波波,擦肩而过;一波波,抛在脑后。我与马,一同穿行在时光海洋里,与擦肩而过的上一秒欣然告别,又满怀喜悦迎接崭新的下一秒。崭新的下一秒,会有更新鲜的青翠和灿烂扑面而来。自然感觉到时光如梭,光阴珍贵,大自然美好,人生美好。尘世间的焦虑和烦恼,自然也被化解消融。如此一来,草原上骑马,就是一场修禅。
   骑行大约半个小时,身体啥事儿没有,精神愈加亢奋。
   几乎与我并肩而行的那位小女孩儿,一开始,双手紧紧抓着鞍辔扶手,身子紧绷,不自觉,慢慢向一边歪斜,一脸苦相,眼里含着泪,几次想哭出来。但是,在那位年轻骑手的一再照料和安抚下,也慢慢放松下来,有了笑意。到最后,竟然也敢扬起一只手,带着稚嫩的笑声,对着迎接她的一位高个子男人大声喊:“爸爸,爸爸,我回来啦!”
   夫人在马场门口等我,大老远,我就问她,“怎么样?你老公棒不棒?”
   “棒!棒!”她的脸上,鲜花盛开,阻止我骑马时的片片阴云,早就无影无踪。
   同行有一位女年轻旅友,是摄影高手,她将我从进马场到骑马小跑的情景录制几个片段,又制作成短视频。也有两位,拿手机为我抓拍了一些图片。
   短视频和图片里的我,穿着防护背心,戴着头盔,又戴着墨镜,虽然脸上的浮肿还是显山露水,但是在全套装备的遮蔽下,骑士风度占尽风光。
   将短视频和图片在网上晒出来,迎来一片大拇指和鲜花,还有留言的。有说“酷毙”的,有说“帅气”的,有说“潇洒”的,有说“飒爽”的,更有一位老同事,发了三个字:“少年狂”。
   “少年狂”的原句是“老夫聊发少年狂”,是苏轼的《江城子.密州出猎》里的句子。其实,苏轼写这首词的时候,刚刚四十岁。比起那时四十岁的他,如今的我,足足大了三十一岁。七十一岁的我,还能在呼伦贝尔大草原骑马奔走,也真的可以称为“老夫”的“少年狂”了。只不过,四十岁的苏轼,密州出猎之时,还记挂着“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而我,早已如老子出关,精神放飞,云游四方。七十一岁,能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上骑马遛一圈儿,妥妥的,心旷神怡,心满意足。

共 280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作者是一位热爱生活、勇敢追求、不安于现状且富有思考的人。他虽年逾古稀且身患疾病,却依然有着强烈的探索欲和冒险精神。草原骑马的意义在于,作者通过这一经历,超越身体的病痛与年龄的限制,感受大自然的美好,化解尘世的烦恼,实现精神的自由与升华,展现了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珍视,传递出积极向上、乐观豁达的人生态度。一篇力作,流年力荐阅读!【编辑:清鸟】【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40710001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清鸟        2024-07-10 09:31:49
  生命的意义在于动,在于永不停止地向前走,相信前面会更好,祝贺大哥,又完成一次挑战。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1 楼        文友:快乐一轻舟        2024-07-10 11:55:34
  谢谢,又辛苦你了。更谢谢你精准强大的编者按语。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