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星星文学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星星】捉泥鳅(散文)

精品 【星星】捉泥鳅(散文)


作者:满山红叶 探花,18881.2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3发表时间:2024-07-10 17:37:38

【星星】捉泥鳅(散文) 南河那时候很辽阔,用辽阔来形容足够贴切,南河的上游在小裕沟,小裕沟有着连绵起伏,巍峨的群山。南河的水就是从那一座座山脉衍生的,应该是十岁左右,我跟着南河屯的马五叔,还有其他几个伙伴,沿着南河逆流而上,捉泥鳅。
   南河里生活着几种小鱼:白条子、红刺子、鲫鱼、泥鳅。除了泥鳅四季可见,剩下的鱼种,只在夏天雨水泛滥时兴盛。
   捉泥鳅,一个动词“捉”字,内容丰富,含金量大。马五叔找来铁钳子,将铁丝一节一节卡住,固定好。做了一条鱼鞭,甩起来像极了练武之人手里的七节鞭。南河不深,也不浅,水位高时,肉眼可见一米多,水清浅也就几厘米。鱼鞭拎在右手掌中,白条鱼或者红刺鱼在水里游弋,一般的人是抽不到的,马五叔可以,他像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客,照着湍急的水波,挥动鱼鞭,一抽一摔,不一会儿,鱼儿浮出水面,白花花的肚皮横陈出来。有些鱼儿很狡猾,不等人靠近就极速隐匿、逃脱,可遇到马五叔,就休想逃之夭夭。鱼鞭伺候,不出二分钟,必然死翘翘。那会子,南河屯人有个顺口溜:“马五,马五,谁跟了享福,鱼鞭一抽,鱼儿咬钩。日头一落,鱼汤下肚。”马五叔再会打鱼,抽鱼,捉泥鳅,依旧是单身狗,为什么娶不到媳妇?他有哮喘病,一犯病,浑身缩成一只大龙虾,脸色黢黑黢黑,像家里的铁锅底。头发打绺了也不洗。有人戏谑他:马五,你家井水干了?还是南河没水了,也不洗洗澡,虱子见你都得绕道走,臭!身上的味儿,熏死一群苍蝇。我们不嫌弃马五叔,主要是他有抽鱼,捉泥鳅的本事,他可以把收获来的鱼,分给小孩子。有时候,在南河滩,架一拢柴火,烤鱼吃。那鱼香,唇齿生津,给鲍鱼都不换。我们像鱼儿追随在马五叔身后,拿着鱼鞭、草篓子、铜盆、罐头瓶子,旧窗纱做得渔网,顺着南河挺进,朝上游奔去。
   南河水草茂密,水质清澈,蓝天白云倒映在水面,鸬鹚和另外叫不出名字的水鸟,在南河两岸的芦苇丛中栖息。布谷鸟的叫声是村庄里最悦耳动听的曲子,它们常常让我浮想联翩,想着南河以南那个小县城,是不是有在南河屯吃不到的燕窝,海参和大虾?在南河屯看不到的高楼大厦,车流涌动?有安静的编辑部,美丽的编辑老师,以及宏大的电影院和我梦中的白马王子,这些都是生长在我内心世界的童话,我甚至想过,借马五叔草篓里的鱼,去小镇子卖掉,收到的钱,买一张远行的车票,我要去外面看看、走走。
   嗯,泥鳅鱼比人想象的诡诈多了,不仅仅是泥鳅鱼浑身有一层黏糊糊的保护膜,你用手捉泥鳅鱼,捉不住,根本捉不住。马五叔遇到泥鳅鱼,不慌不忙。泥鳅鱼深藏不露,经常躲在水藻里或者石板底,你不仔细观察,看不到它。马五叔将破渔网往泥鳅鱼藏身处,一网,一捞,一提,动作麻利,行云流水般欢畅,再看网兜内,黑压压的泥鳅鱼,活蹦乱跳,气急败坏地想破网逃跑,门都没有。在南河屯,马五叔就是不折不扣的王者,在马五叔网住泥鳅鱼,大获全胜那一刻,他身上的汗臭味也显得格外有个性和风度。那年月,饥饿啊!能吃的东西,如野菜、野果子、落在地上的酸杏子、指甲大的小桃子,只要是可以吃的东西,无一幸免。即便一顿吸溜吸溜喝三大海碗玉米粥,也不顶饿,一转身就饥肠辘辘。母亲说得对,我们是饿急眼的小狼。捉到泥鳅鱼,谁也不肯放过它,怎么吃?好几个人围着马五叔转悠,收获的泥鳅鱼,不得不平均分配。
   日头明晃晃的,那时天也出奇地长、热,恨不得拿弹弓,射下太阳。马五叔说:“都别急,也不要吵吵把火,我给你们分。”沙滩上放一个化肥袋子,泥鳅鱼倒在上面,我们蹲在泥鳅鱼四周,等待马五叔分泥鳅鱼,各人手里拿着器皿,几双小眼睛一眨不眨,死死的盯着马五叔。马五叔跪在泥鳅鱼前,双手齐上,一五一十,十五二十,把泥鳅鱼分成几份。泥鳅鱼滑溜,不让数,怎么办?马五叔找来一根树棍扒拉,五条五条的划分。马五叔声明:“谁的多了,谁的少了,不许嘴上挂油瓶,不然,下次不带他捉泥鳅鱼。”我们就都哑巴了,也不争抢了。分多少是多少,不像以往,分得不均匀,噘嘴,赌气。那个娱乐匮乏的年月,马五叔相当于神一样的存在,不敢得罪,也不能得罪。你想啊,得罪马五叔,不但是没有玩伴,还丧失了捉鱼和捕鱼的乐趣。
   分到手的泥鳅鱼,夏季也有白条鱼、鲫鱼等,拎回家,父亲高兴,母亲也是眉开眼笑。那一顿是鱼汤或者炖鱼,父亲呢?自然少不了抿一杯老酒。父亲一高兴,全家都是阳光明媚,像过节。
   母亲不大爱炖泥鳅鱼,嫌弃不好去除五脏六腑,还一股子土腥味。这活儿就落到父亲头上,父亲倒是乐颠颠,有一碗热乎乎,香喷喷的鱼汤喝,岂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说到煲泥鳅鱼汤,这里就谈到火候的掌握,父亲煲泥鳅鱼汤,第一点要求,必须烧玉米芯。第一,玉米芯烧起来,干净,灰尘不大。第二,玉米芯烧火慢吞吞,又不失火的韧性,猛烈,热辣。最主要的一点是什么?玉米芯烧出来的泥鳅鱼汤,香而不腻,入口质感不土腥。父亲坐在院子里,面前放着一个铜盆,里面的泥鳅鱼,上蹿下跳,左右奔突,想挣扎出去,无奈,水太浅,盆在拦阻。这让我想到围城里的人,在里边的人拼命要出来,外面的人削尖脑壳要进去。人性的复杂就在于,想的多,贪欲重。不像泥鳅鱼,要么生,要么死。简单明了,没那么多弯弯绕绕。父亲捏住一条泥鳅鱼,将两个大拇指往泥鳅鱼肚子一挤,一压,一摔,内脏除掉,井水洗净。母亲已经烧着火,架上玉米芯。火苗哔哔啵啵响,舔着锅底,锅里发出滋滋啦啦声。母亲倒了一勺豆油,自家大地产的豆油,不掺假,原滋原味,豆油沸腾了,母亲拿一把铁勺子,去院墙的一口泥缸旁,掀开封口,舀了一勺大豆酱爆锅,放上葱花,香菜段,白蒜末,红辣椒,炒出香气,填一瓢水,水不要太多,把泥鳅鱼盖住就行。清炖豆腐,慢炖鱼。在村子流行这么一句话。母亲是不喝泥鳅鱼汤的,她在锅边贴一圈黄面饼子,盖上木头盖子,转身进菜园,摘几根顶花黄瓜,拍了,搁点花生酥,辣椒,香菜,蒜末。不忘黄瓜菜的灵魂:东北大豆酱。
   鱼香一波一波涌过来,用完全控制不住的味道来诱惑人。终于开锅了,母亲取来四只大海碗,父亲烫一壶散篓子,一只脚踩在锅台上,吸溜一口鱼汤,抿一口酒。惬意,舒服。我们姐弟俩,互相比着谁喝得鱼汤多,弟弟是喝不过我的,我三大碗下肚,他还在第二碗徘徊。有时,马五叔是要来凑热闹的,他来,从不空着手。拎一瓶杏花村酒,或者棉花糖、水果糖,我们津津乐道地自然是糖果。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觉得马五叔身上也不臭了,有着那个时代所缺少的悲悯与温度。
   我高中寄宿在学校,南河还有马五叔,河流中的白条鱼、红刺鱼、鲫鱼、泥鳅鱼,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陌生。南河也失去了当年的风度和气场。鱼也越来越少,我即便回来,在南河停留一上午或一下午。南河、马五叔的故事远去了,我却感觉到那种永恒的气息一直在我的身边,这就是人性的温度。
   去年七月份,我回父母家,饭桌上父亲唏嘘不止,马五叔死了,活了五十五岁的马五叔连女人都没碰过,父亲叹了口气说:马五叔走了。走了的马五叔,带走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他的灵魂。还带走了一个美丽的,值得珍爱一生的时代。
  

共 2817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怀念远去岁月和故人的美文。捉鱼高手马五叔是本篇散文的主角,他心地纯良,愿意把捉来的鱼分给小孩子吃,却因有哮喘病一生孤独生活。我家与马五叔来往的日常,也颂扬了邻里和睦,民风质朴的旧日乡村。文章有如下特点:1.语言艺术高超,如对打鱼、抽鱼的场景描写生动形象,让读者如身临其境:“像一个武功高强的侠客,照着湍急的水波,挥动鱼鞭,不一会儿,鱼儿浮出水面,白花花的肚皮横陈出来。”寥寥数语就将小孩子渴望分鱼、吃鱼的形象跃然纸上:“我们蹲在泥鳅鱼四周,等待马五叔分泥鳅鱼,各人手里拿着器皿,几双小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马五叔。”2.语言幽默,令人莞尔:“在马五叔网住泥鳅鱼,大获全胜那一刻,他身上的汗臭味也显得格外有个性和风度。”3.对乡村民俗民风的渲染,如同一首悠长而诗意的歌曲:“南河屯人有个顺口溜:马五,马五,谁跟了享福。鱼鞭一抽,鱼儿咬钩。日头一落,鱼汤下肚。”4.富有哲理性。如日常生活里的哲理感悟:人性的复杂就在于,想的多,贪欲重。不像泥鳅鱼,要么生,要么死。简单明了,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以“捉泥鳅”为文眼,以小见大,令读者回味无穷。【编辑:棠与鱼】【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240711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昔今        2024-07-11 13:31:55
  满山红叶老师。你也是东北人。散搂子等于小烧。抿两盅,哈哈哈。文章活灵活现,太接地气了。可惜这些年由于地表水下降,小溪干,泡子都没了。
找到自己 世界就会找到你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