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征文 >> 【七夕】伤(小说)

精品 【七夕】伤(小说)


作者:司药 探花,220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552发表时间:2010-08-16 13:10:48

【七夕】伤(小说) 1
   靖心万分烦闷又心伤不已:有种你就能滚多远就滚多远,一千年一万年地消失。
   心急火燎地告诉汇玉自己必须马上交齐那五千三,否则,毕业证就得玩完,没有毕业证找工作就得玩完,找不到工作我们就没得吃、没得住都得玩完……这么严重的“信息”到了汇玉那里,没有靖心希望得到的协同火速拿出解决办法或直接拿出现金的效果,而是她常见的汇玉标志性的崩溃状——先摊了双手,后抱了脑袋:“可能你还没玩完,我就已经先玩完了——老板昨儿告诉我,如果公司业绩继续不佳,下月起全体休业,放大假。”“你那是什么鸟公司,这不是火上浇油么!”靖心蹦起来,尖叫。“大不了大家都玩完。”汇玉嗡声嗡气地拉过被子,胡乱扯在身上,倒头便睡。“你……还真睡得着,猪!”听着不到三分钟就传来的汇玉的呼呼声,靖心一生气把被子全捂到他头上,再加上一顿乱捶乱打,直到露在被子外的汇玉的双腿由乱踢乱踹到软下来、嘴里模糊不清的喊叫声弱下来,她才解恨地坐在一边大喘气。“靠,你狠,区区几千块钱就想要老子的命,算你狠。”汇玉从被子里钻出来,青着脸白着眼盯了靖心足足三分钟,从牙帮里挤了句话,便跳起来,边胡乱把牛仔裤拉上去,边摔门而去。“去死!死去!”望着在黑夜中绝尘的汇玉,靖心气极恨极,泪大把落下:“好吧好吧,大不了大家都玩完,都去死吧。”
   2
   “毕业证明天必须交过来保存在人事科,否则,就视为自动放弃。”秋雪向通过本次招聘考试的护士们宣布。“主任,是不是交了毕业证我们就可以上班了。”小姑娘们喳喳喳喳地兴奋不已。“还有第二个选择,就是你们不用交毕业证,然后彻底自由。”秋雪玩笑着对几个已非常熟悉的小姑娘说。“不要嘛,主任,我们不要你的那个‘第二’,现在就交毕业证给你。”小姑娘们跟秋雪发腻。秋雪笑得呵呵的,“那还那么多废话做什么,交了证走人去准备明天报到上班。”“耶!”小姑娘们欢快地一哄而散。
   秋雪喜欢看小姑娘们青春无忧的样子。孩子……只要目光落在孩子身上,秋雪便不由地沉浸,甚至沉溺,秋雪摇摇头,嘲笑自己经常的角色错乱。是的,经常的经常,秋雪会把小姑娘们当作阅儿而心暖如阳。
   小姑娘们散去,秋雪开始着手整理本次招聘资料。唉,竞争几乎白热化。真是的,这次仅仅是单位内部招录,还不是正式的人事部门招录就这么多人参加——一百二十七人报名,录用三十人。三十人的喜,九十七人的忧。想着公示榜前,小姑娘们哭笑交织的场景,秋雪又忍不住欷歔感怀,而更让她欷歔的是现在面前这个小姑娘的要求。
   “没有毕业证?!那我们肯定不能跟你签订用工合同。”秋雪听了个头便打住小姑娘,并一次性记住这个叫黄靖心的小姑娘——她通过了招聘考试却拿不出毕业证。“肯定不行。这次之所以允许你们不交毕业证先参加考试,就是考虑到有些学校那时还没有发放毕业证。我们就先组织考试,然后,签订合同时,你们的毕业证也有了。而我们签订用工合同是必须要有毕业证的。”行医安全、规范招录……这些个道理秋雪跟小姑娘们已宣讲了N遍了。唉,也真是,要不是行业间竞争激烈,按医务人员招录原则,报名是一定要有效证件齐全才可以的。但,如果我们医院不提前招聘而被其它医院抢了先,到时候,我们恐怕只能抢到残羹剩饭了。
   “主任,可是……可是……”黄靖心犹豫不决,欲言还止。
   “不管你有多少‘可是’,我们用工签订合同必须得有毕业证。我们招的是护士,如果你没有毕业证我们用了你,万一出了医患纠纷,医院就是非法行医。”秋雪快人快语,心里想,连毕业证都拿不到的学生,考上了不用也不值得可惜,所以,言语间更多一份不耐烦。
   3
   靖心独自一个人坐在黑暗中,心比暗夜还暗。没有了汇玉,没有了毕业证……自己什么也没有了。这会儿,靖心已没有眼泪,只是傻傻地想着已被她第N遍想入死路的毕业证的事。
   最后一学年的学费,五千三靖玉一分不剩地交给汇玉。“你真是我的救世主。放心,小哥最多三个月就还给你。”钱拿在手中,汇玉喜上眉梢,草草抱了抱靖玉,匆匆甩下一句话,便奔公司而去。没有钱,汇玉就签不了约。这个公司用人是需要交纳保证金的——五千块,一分都不能少。
   漂泊“江湖”快两年了,汇玉得到这个职位算是他最满意的了,可是,他不满意的是,这个公司签约需要保证金,而他手头又没有现金。“飘”的日子他今天这儿、明天那儿做零工挣来的散钱马虎糊口租房子。还好,上苍开眼,让他急得走投无路时,钱有了。
   “你也是,实在过不了,就别再跟你爸妈硬拗了。”汇玉的状况让靖心担忧,但,把学费交给汇玉,万一到时候还不上,学校责难且不说,单单家里……靖玉想也不敢想。长这么大,靖心从来没有做过这么离谱的事,但……没有钱汇玉就进不了公司,进不了公司,日后他们就更没有钱。靖玉陷在“但”中,矛盾撕扯着她。
   “我还真跟他们拗到底了。我还就不信了,没有他们,看我能不能活下去。”汇玉却一脸不在乎。
   “也是。哪有这么狠心的父母,连自己儿子的死活也不顾。”靖心也不由地怨汇玉爸妈。
   “也不能全怨他们。当初是我自己跟他们撂狠话,不要他们管,我自己闯世界。”缓下来,汇玉又神情黯然。
   高中只上了一学期,汇玉就坚决不上学了。他受不了天天守着那些破课本不停地念呀写。学学学,把人都学傻了,到时再考不上爸妈的目标大学。“你们愿考你们自己考去,本少爷还真不伺候了。”汇玉记得很清楚,离家的那个早晨,太阳明晃晃的耀眼,爸妈的哭骂追在身后:“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回来。”“放心,三辈子我也不会回来。”汇玉吼出这句话,浑身一轻:终于解放了,终于再不用听爸妈叨唠了,终于再不用看那些百般无用的书了,终于再不用看班主任丢给他卷子时的菜瓜脸了……终于,自己就是自己了。
   4
   刚到办公室,黄靖心就已守在门口了,秋雪不禁皱了皱眉。她很不喜欢上学不用功,更别说毕业证都拿不到的孩子。挂科,好像现在大学生不挂科倒不正常了。秋雪想着阅儿说起大学挂科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她真是想不明白。“挂科也并非世界末日撒。”阅儿说得很轻松。“末日,功课学不出来,到时候找不到工作,恐怕连末日也没有了。”秋雪懒得跟阅儿继续理论。现在的孩子这都怎么了,原本正常的事到了他们那儿全变得不正常了。“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