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高跟鞋(一)

精品 高跟鞋(一)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榜眼,25089.3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374发表时间:2010-09-03 22:14:47
摘要:潘金莲到了冥府,孤苦伶仃,饱受饥寒。贫穷无奈的她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遇到了林黛玉,在林的帮助下,她找到了她的保护伞和珅,办了一个靓丽高跟鞋厂,为了这一鞋厂,她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她的苦心经营下,靓丽高跟鞋厂达到了鼎盛,阎界引发了一场规模宏大的穿鞋大革命,她生意红火,声名鹊起,一时间成了阎界众星捧月的佼佼者。她善良、甘于吃苦、富有同情心,她执着、务实求真、颇有正义感……她是强者,能独当一面;她又是弱者,她在野心家、阴谋家的帮扶下昙花一现,她成了这些野心家阴谋家的牺牲品。对于选拔工厂的机构,她是凑数的傀儡,表面上她受到尊重,实则被孤立,被冷落,由于阴谋侵吞、蛀虫侵蚀,导致工厂管理混乱,当工厂面临倒闭的时候,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她这样一个弱女子身上,最终她是另一种下场……

参加潘金莲到了冥府,孤苦伶仃,饱受饥寒。贫穷无奈的她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遇到了林黛玉,在林的帮助下,她找到了她的保护伞和珅,办了一个靓丽高跟鞋厂,为了这一鞋厂,她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在她的苦心经营下,靓丽高跟鞋厂达到了鼎盛,阎界引发了一场规模宏大的穿鞋大革命,她生意红火,声名鹊起,一时间成了阎界众星捧月的佼佼者。她善良、甘于吃苦、富有同情心,她执着、务实求真、颇有正义感……她是强者,能独当一面;她又是弱者,她在野心家、阴谋家的帮扶下昙花一现,她成了这些野心家阴谋家的牺牲品。对于选拔工厂的机构,她是凑数的傀儡,表面上她受到尊重,实则被孤立,被冷落,由于阴谋侵吞、蛀虫侵蚀,导致工厂管理混乱,当工厂面临倒闭的时候,所有的问题都归结到她这样一个弱女子身上,最终她是另一种下场……
   1、 阴阳两世
   潘金莲感到寂寞难耐,她打开了电视机,但心不在焉。
   这是一个阴暗的房间,房间的角落里放着一台14英吋的黑白电视机,电视上正在播放一个访谈节目。
   一位漂亮的女节目主持人说:“观众朋友们,我们今天所要探讨的话题是:阴阳两个世界有什么区别?为此,我们邀请了阎洲大学的教授司徒鬼谷先生、阎府大学的教授司马幽魂先生和阴阳研究学院的博士导师欧阳浑沌先生作为我们今天的特邀嘉宾。司徒先生你好,你能谈谈阴世和阳世有什么不同吗?”
   “好的!”一位戴着眼镜的特邀嘉宾面对镜头笑了笑,慢条斯理地说,“阳世和阴世大同小异,大部分东西是相同的,道理是一个道理,比如说,阳世间很多人想一夜暴富、青云直上、一步登天,咱阴世也有很多鬼魂想入非非,梦想财源滚滚、飞黄腾达,丑小鸭变成金凤凰,然而这样的好事在阴阳两个世界往往到最后都是水中捞月。
   但阳世和阴世,有些称呼、风俗、规则、规矩、法律、保险、事故赔偿等等方面是有一定出入的,你就说称呼吧,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阳间看见一个小伙子或一位少女的时候,人们通常使用单位‘个’或‘位’,在咱这里就有点不习惯了,不是说咱这里不用‘个’或‘位’这个单位,而是用得很少,咱这里通常用的单位是‘头’,就像阳间所说的‘一头驴子一头牛一样’!”
   主持人笑了,笑得很自然,“你这样一说我明白了许多,你称呼我就应该是‘一头女节目主持人!’”
   司徒鬼谷说,“对!前天我到一位朋友家里做客,他说他看了一部阳间的电视剧很有意思,但是使他不理解的是阳间的人也爱说‘鬼’,那些反面人物用‘鬼头鬼脑’、‘鬼鬼祟祟’、‘鬼迷心窍’等等词汇我们好理解,可是一些可爱的人物也用‘鬼’,像‘鬼丫头’,‘机灵鬼’,‘小鬼’等。我对朋友解释说,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同一个字用在不同的地方褒贬就不一样了,举个例子说吧,在阳间,‘小鬼’指的是可爱的小孩子,而‘小鬼子’指的却是野蛮的日本侵略者。在阳间,即便同一称呼,用在不同身份的人身上也不一样,老夫老妻之间,老婆子喊老头子,‘死鬼,吃饭!’这是昵称,但儿子儿媳再这样说他们的父辈,那口气就不一样了——显得大逆不道,丧失人伦!”
   “风俗习惯有什么不同?”主持人问。
   “风俗习惯上有很多出入,比如咱这里每周是八天,阳间每周却是七天,咱阴间的鬼魂不论朝代、年代,可以穿越时空,天马行空,但阳间人却很较真,不是隔朝隔代的人却只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影。阳间称作‘人’,我们这里称作‘鬼’,当然,有一些约定成俗的词汇,阳间和阴间应该是一致的,我们常说主持人、名人、负责人、迷人等等专有词汇,换一下说法就别扭了,像我要评价你我就说,‘节目主持人好迷人啊!’但如果说‘节目主持鬼好迷鬼啊!’咱们听着顺耳吗?”
   “这个我明白了,正如我说‘司徒先生是一个名人’,不能‘司徒先生是一个名鬼’一样,谢谢司徒先生精辟的分析。”主持人说,“请问司马幽魂先生,你对阴阳两个世界有什么看法?”
   “刚才司徒先生说得很明白,有一些法律法规、程序规则可能阴阳两个世界不一样,甚至有的有很大出入。你比如说阳间的报警电话是110,到我们这里就成了101,急救电话在阳间是120,到我们这里就成了102。再比如,我想办一个工厂,申请方法、手续规则就可能和阳间有很大不同,所以不能用阳间的眼光来看待我们阴间的申办程序和社会制度。”司马幽魂很有学问,说起话来出口成章,“你再比如说,在阳间都知道1+1等于2,在咱这里就说不通了!”
   “谢谢司马先生,”主持人说,“请问欧阳先生,你具体有什么补充的吗?”
   “我需要补充的是在文化领域内,两个世界也有差距,首先表现在服装上,阳间女人爱穿高跟鞋,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阴间的女性就还没有这个习惯。”
   “我倒想穿,没有啊!”主持人笑笑,笑得很得体,“我也觉得在我们这个世界上这是个很大的遗憾!”
   “另外一个不同就是在对待同一篇文章的态度上,有时候在我们看来是实实在在,合乎逻辑的东西,可是在阳间看来却是荒诞无稽,鬼话连篇。我在阳间有一位朋友叫老笨熊,有天夜里我托梦和他约会,他说他已经写了很多有关高跟鞋的文章,有散文、有诗歌、有歌词、有小说、有相声,他计划再为我们写一篇有关高跟鞋的小说,大概书名还是《高跟鞋》吧,他说里面的很多事情有悖于人间常规,他特别强调请阳间的读者千万千万不要对号入座,信以为真,因为大多内容子无虚有,纯属虚构……”
   “是他的独著吗?”主持人问。
   “不,据说是他和一位叫高压电李泉旺合作的!”
   “好,我们继续探讨阴阳两个世界的共同点和不同点……”
   节目还在继续,但是潘金莲却无心观看,她“啪”地关掉了电视,坐到了梳妆台前。
   2、独守青楼
   潘金莲对着镜子梳头,她梳啊梳啊,眼睛酸酸的,红红的。
   她自叹命运坎坷。
   当时,恶霸想打她的主意,但她性情刚烈,恶霸一气之下,倒陪嫁妆把她嫁给了武大郎。虽说大郎老实本分,对她体贴入微,但总也不能使她产生那份勾魂摄魄的激情。若不是武二郎闯入她的生活,使她看到男子汉身上的烈火金刚,她也许会和大郎踏踏实实过一辈子的。但是,该死的打虎英雄武松却是个木头人,是一块石头,是一块冰!无论她怎样卖弄风情,怎样照顾他,心疼他,体贴他,他却始终无动于衷,甚至逃避,他是条汉子吗?他是一头十十足足的混种!
   不说武松了,若西门大官人不出现也就罢了,可他偏偏要闯入自己的生活。尽管都是男人味,但男人味和男人味不一样,不知怎么的,他们身上的酒味和药味尽管难闻,对她来说却一样有诱惑力!千刀剜万刀剐的王婆贪心不足,牵线搭桥,从中获利,她就是西门庆的狗腿子、狗奴才,为了区区小利,这个鬼婆子不惜拿她的青春、家庭、名声做代价!唉,难忘和他惊魂动魄的那一幕,虽说是不光彩,却也能填补她委屈的心!
   后来卖梨小子的掺和搅乱了她的美梦,如果她就此罢休,也能平平淡淡过一生,但是,激情就像烈酒,昏了她的头!西门庆下手也够狠的了,把武大郎打了个半死!他一脚把武大郎踹得直喊心口疼,难道这时她就没有看出来西门庆的嘴脸吗?难道这时她就看不出她以后所面临的危机和灾难吗?可事情偏偏就是怪,看到了,想到了,但身不由己还要一错再错,白白送了武大郎的命不说,把自己也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牵连进去了!
   不想了,不想了,想起不堪回首的一幕幕,潘金莲的心在颤抖,在流血,她也不知道该埋怨谁!
   她擦了擦眼泪,看到镜中自己的容貌,又是一阵心酸。那一头随风飘飘的黑发,那一张停车坐爱的面孔,那一双镶着黑色珍珠的杏眼,到底是为谁长的呢?想到这些,她忍不住又哭了,忍不住又开始骂天、骂地、骂一头头负心男女,尤其是对武二郎和西门庆,那是带着无限眷恋的爱的一种恨,透心彻骨,难以名状……
   武二郎啊!你下手够狠的!我是你嫂子啊!我对你也萌动过真情啊,是你太没有人情味了!你杀掉王婆也就罢了,你杀掉西门庆也在情理之中,可你把刀口对准你的嫂子,你的亲亲的嫂子啊,你算什么英雄!你算哪门子好汉!你的哥哥窝窝囊囊,我恨;你又为啥那么有血性,我更恨,我恨你的刚,我恨你的烈,我恨你的一身烈火的血性!
   武二郎啊!要说错,追根求源还错在你身上!如果那时你对嫂子好一点点,温情一点点,嫂子能够移情别恋吗?别看你哥是个男人,可是他不中用啊!他外号叫什么?三寸丁谷树皮,三分像人,七分似鬼!我们在一个被窝里钻来钻去,任我怎样去挑逗他,撩拨他,他那命根子只是一个摆设,一点硬性、弹性也没有,始终规规矩矩,本本分分,这些苦处嫂子能给谁诉,这些酸话嫂子能对谁说,又怎样能说得出口啊!嫂子内心空虚,寂寞难耐才昏了头脑走错了路啊,嫂子也是苦命人啊!
   二郎,你过得好了!你是世界上出了名的打虎英雄,人们称颂你,赞扬你,但是在我看来你却是个杀人狂,你是个十恶不赦的杀人魔头!你用我的鲜血染红了你的名字!你升天了!你可知道曾经那么痴情地暗恋着你的嫂子如今的魔鬼生活!现在嫂子连买口红、买指甲油的钱也没有啊!
   王婆,你心满意足了吧!在阳间你的缺德事还没有干够,到了阴间你故伎重演、重操旧业!我知道,如今你是发了,你表面上开旅馆、茶社、舞厅,暗地里你养婊子,拉着一头头高官下水,让他们做你的保护伞,你真够老奸巨猾的,你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吗?难怪世界上如今有许多性病患者,你就是罪魁祸首!你两面三刀、口是心非,当年你用着我的时候,嘴上象摸了蜜一样甜,可是现在当我连买米的钱也没有的时候,你连5块钱也不借给我啊,你还讽刺我,挖苦我,奚落我,你损不损啊!
   还有,西门庆,你个没良心的!我今天为啥落得这般天地?还不是因为你?武二郎血洗狮子楼,那就是报应!有本事你该别让武松把你废了!你诱我上钩,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我真是瞎了眼了!你现在成了企业家,成了大老板!你是怎样发迹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贼心不死,到了这里你还不老实,还在行骗!你为了你的药品,不惜花重金找名人做广告,什么“得了感冒不要紧,感冒微粒伴随你,”“强弹胶囊,是男子汉无悔的选择,”“痒痒口服液,痒痒。”哪一个广告你不是在忽悠老百姓啊!你制造有毒的东西卖给牛奶公司、饮料公司,让黑心商贩兑入奶粉、矿泉水、果汁赚大钱,你阴不阴啊!
   你看看我现在过的是啥光景?那天我没钱买发卡找到你,你脸一黑,把一块钱的钢蹦儿扔到地下,厉声说,“拿去,以后别再来烦我了!”当时气得浑身哆嗦,回了一句,“西门庆,你太无情无义了!”你却说,“狐狸精,当时你别勾引我,我能让你那小叔子从楼上追到楼下打,奶奶的,你尝过他拳头的滋味啊!”西门庆,究竟是我烦你还是你烦我,是我勾引你还是你勾引我?你把话说清楚!好汉做事好汉当,你是条汉子吗?若不是你让我做过一回真正的女人,我就天天咒你,咒你到十八层去!
   武大郎,你就是猪八戒的化身。猪八戒第一你第二!看到了猪八戒就看到了你!想当初猪八戒在随唐僧取经路上为女人出过多少丑?他一次次追女人,可是一次次又被人家捉弄。现在呢?出了名了,怀里不知道搂过多少青头女子!后面还有多少青头女子在追他!有一种病毒叫H1N1,这是好听的说法,难听一点就是猪流感,已经开始在阴间蔓延,还不是因为猪八戒被女人缠得团团转惹出来的祸!有可能很快,这种病毒就会波及阳间,在阳间会弄得沸沸扬扬,人人自危,谈N变色。猪八戒尚且如此,更何况大郎你呢?
   大郎啊,你现在为什么还是孤身一鬼?你是不是还在等我?我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好后悔吆!本来我有一个囫囵的家,本来我有一个安稳的藏身之处,可现在为妻我众叛亲离,孤苦伶仃,独守青楼,我真傻啊!
   可是大郎,你想到过没有,如果当时我不糊涂,我和你相濡以沫还能清清淡淡过一生,但是呢,能有你今天这样要云得云,要雨得雨的光景吗?你死的时候我给你烧过纸钱,武二郎给你烧过纸钱,你肯定有资本去发展,我呢?这些年谁给我送过一分钱啊!别的鬼魂在清明节时一头头欢天喜地,兴高采烈,我却是以泪洗面,倍感凄凉。可以说,在阴间我是最穷最穷的一头了,我现在是贫困潦倒、度日如年啊!
   潘金莲胡思乱想,心烦意乱,为了排遣抑郁,她又打开了黑白电视机。
   电视上正播放西门制药有限公司的广告,“得了感冒怎么办,感冒克星味道甜,西门制药三厂,记住感冒克星。”
   换个频道吧,是一则消息:“据记者发回来的报道,我们阎洲将要举行第一届盛大规模的选美大赛,通过初赛、复赛、面试、才艺展示和综合评定,将要选出阎洲的第一大美鬼,本次活动由大郎股份有限公司提供赞助。据知情者透露,选出的阎洲美鬼将由大郎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武大郎先生亲自颁发奖品和奖章,而且获奖者也将成为大郎股份有限公司的形象大使,据说有可能成为总经理夫人的最佳人选……”
   潘金莲无心再看,又换了频道,也是广告,“大郎牌方便面,经济实惠,香飘十里,吃了大郎,一天身强!”
   再换频道,这里正播放评书《红楼梦》:“话说林黛玉多愁善感,那日遇见花落,内心一腔无名野火无处发泄,不免伤春愁思,悄悄拿起扫帚把残花落瓣扫起,拿起铲子在地下挖了一个坑,小心翼翼地把花倒了进去,然后轻轻掩埋,一边埋,一边伤心落泪,口中喃喃自语,‘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等句……”
   突然停电了。
   这里是贫民窟,经常停水停电,尽管鬼魂们三番五次地骂,三天两头地找,天高皇帝远,鬼也不去管。
   潘金莲只好懒洋洋地上前关了电视,她又无精打采地坐了下来,因为无聊,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武大郎啊,你要搞什么名堂啊,难道你真的把我忘了?如果再能够回到从前,我给你洗脚也行,我给你捶背也愿意……唉,我知道你是不会原谅我的,但是,我要努力,我也要去参加选美大赛,我要重新投入你的怀抱,我要以崭新的姿态出现在你面前!你是我的,你永远是我的!
   可是看到家徒四壁的光景时,潘金莲又哭了,她有话能向谁说呢?

共 551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阴间和阳间是一样的,只是称呼不一样。阳世和阴世大同小异,漂亮的女节目主持人在对阎洲大学的教授司徒鬼谷先生、阎府大学的教授司马幽魂先生和阴阳研究学院的博士导师欧阳浑沌先生的采访中才说出来。潘金莲到阴间穷困潦倒,回想起在阳间的一切,悲愤万分,立誓要参加由大郎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武大郎先生赞助的选美大赛。此篇文章看似荒唐却寓意深刻耐人寻味。欢迎精彩继续,问好作者。【编辑:潇潇夜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潇潇夜雨        2010-09-03 22:15:31
  阴间和阳间是一样的,只是称呼不一样。阳世和阴世大同小异,漂亮的女节目主持人在对阎洲大学的教授司徒鬼谷先生、阎府大学的教授司马幽魂先生和阴阳研究学院的博士导师欧阳浑沌先生的采访中才说出来。潘金莲到阴间穷困潦倒,回想起在阳间的一切,悲愤万分,立誓要参加由大郎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武大郎先生赞助的选美大赛。此篇文章看似荒唐却寓意深刻耐人寻味。欢迎精彩继续,问好作者。
文学爱好者
2 楼        文友:王哲        2010-09-06 14:27:01
  老师您写的很好,你可有QQ号码,方便与你交流,在学习上还要请教你问题,不知你愿意吗!
   同意为盼!我的QQ是975639805!
回复2 楼        文友:老笨熊李春胜        2010-09-09 21:02:11
  谢谢夸赞!QQ:1010704776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