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秋月菊韵 >> 长篇 >> 人生百态 >> 【平民散文】警妻【24】

编辑推荐 【平民散文】警妻【24】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榜眼,25200.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335发表时间:2011-02-10 09:58:59

警妻【24】
   如果不是朋友介绍,我真不知道她就是韩芸芸,她也认不出我是严清芳。
   那天我和一位朋友到大山乡街上办事,看到一位年轻的少妇在弓着身子买菜,我好奇地驻足多看了她两眼,主要是欣赏她那一缕墨云一样的头发,她的头发分三股辫成了辫子,长长地拖下来,辫稍一直垂落到她的高跟鞋上,那长度、粗度、匀度、亮度简直可以创世界之最,这样的辫子我还是平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所以就呆呆地傻看着。朋友见我失神,就很自豪地笑着介绍说,“清芳,你不知道吧?她可是我们乡的名人,她叫韩芸芸,在大山乡工商所工作。”
   “韩芸芸?哪个韩芸芸?”我好奇。
   “怎么?你们认识?”朋友问。
   “小的时候,我邻居有个女孩也叫韩芸芸,唉,时隔二十多年了!”我说。
   “她娘家是韩家庄的,可是,你却不是……”朋友疑问。
   “真的吗?原来我的娘家也是韩家庄的,真巧!”我更惊奇了。
   大概我和朋友的谈话也引起了韩芸芸的注意,她拎着一捆韭菜转过身来,怔怔地瞅着我,我朋友和她认识,就主动上前打招呼,“韩工商,买菜呀?”
   “喔,买点菜,你刚才说这位姐妹叫清芳?”韩芸芸大大方方。
   “对呀,我叫严清芳!认识你很高兴!”我自我展示自己。
   “你说你原来也在韩家庄住过?”韩芸芸问,笑纹里藏着惊讶。
   “对呀!我上初中时,我家搬走了!”我说得很详细,目的是想验证一下眼前这位仙子是不是我儿时的伙伴。
   “清芳姐!我就是芸呀!我还以为这辈子无缘再见到你了!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韩芸芸惊讶地叫了起来,然后,她放下菜,不顾一切地走上来和我抱到了一起。
   眼前这位仙子就是当年那位流着清水鼻涕的黄毛丫头?
   这位女中花魁就是当年那位性子刚烈的小女孩儿?
   我们彼此拥抱着,彼此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彼此审视着对方的变化,久久的,久久的……
   她身上的每一处都飘洒着青春的气韵:宽宽的额头圆润流彩,真如朝霞映雪,丰润的脸蛋沉鱼落雁,颇似春江水暖,高高的个头,亭亭玉立,正像出水芙蓉;那眉宇能说话,那眼睛能放电,那酒窝能唱歌;对她不能用国色天香的词语来形容,也不能用盛颜仙姿来点缀,更不能用流光溢彩来装饰,她简直就是昭君显灵,贵妃再世,看一眼,动人、迷人、醉人……
   看着眼前这位相识相知却又陌生的儿时伙伴,我的眼前真的晃动起那位追在我的屁股后面不停地喊,“清芳姐,清芳姐”的小女孩来……
   我们隔壁家姓韩,和我们一样住着土坯房,那时韩叔家和我家都很穷,从我记事儿起,我经常到韩叔家去玩,因为到他家,韩婶总爱给我枣子吃,她家的后墙根有一颗大枣树,枣子成熟时,她给我水灵灵的大红枣儿,平日里,她给我晒干的枣儿。母亲常常对韩婶说,“你填饱得了她的肚皮?留下吧,那是口粮!”
   “清芳这孩子懂事儿,俺喜欢!再说了,俺家想要个孩子淘气,还没这个福分哩!”
   真的,我记得她家就韩叔和韩婶两个人。
   忽一日,母亲对我说,“小芳芳,隔壁你韩叔家给你捡了个妹妹,她叫芸芸,你快去看!”
   我真高兴啊!我到了韩叔家,韩叔咧着嘴笑,韩婶怀里抱着个小女孩,那女孩见了我就笑,笑得跟一朵花儿一样,我上前拉拉她的小手,她笑,我刮她的鼻子,她也笑,可是我始终不明白韩婶从哪里捡回这样一个孩子,于是我就问,“婶子,你在哪里捡了小妹妹?”
   “傻孩子,你韩叔从月亮上给你抱了个小妹妹呀!”
   从月亮上捡的?我一直疑惑,直到长大以后我才明白,芸芸是韩叔在发大水的时候,从河道里救上来的。
   从此,我长她也长,我俩成了爱打骂的好伙伴,我们常在一起玩儿,玩跳绳、玩秋千,常常为争一个玩具我们就你掐我,我掐你,直到大人们把我们拉开,每人屁股上挨两巴掌,我们才哭着分开了手,可是我们的眼泪还没擦干,就又在一起玩了。
   记得最清楚的是,那时常在乡下放露天电影,只要一听说有电影,我们一吃过晚饭,就相约去看电影,乡下孩子野,能跑十来里地去凑热闹,往往这时,她总爱追在我的屁股后面不停地喊,“清芳姐,清芳姐,等等我!”有时我故意不理她,往往这时她就可怜巴巴看着我,央求道,“姐,让我和你一起去吧!”我和她都爱看战争、反特、破案的片子,对警察的风采我们都崇拜得五体投地,达到了顶礼膜拜的程度。
   人如其名,芸芸像云一样多姿,黑黄的皮肤视乎是她最大的特征。
   对于芸芸,韩叔韩婶并不因为她不是个男孩子就感到失落,当她的弟弟韩云蕾出生以后,韩叔常常说芸芸是福星,带给了他们好运。芸芸呢?也是天资聪颖,小小年纪的她什么都会做,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农村的孩子早当家。由于条件的限制,她没有读幼儿园,当然我也没有读过幼儿园,那时乡下没有,上小学都很困难,这个时候,我们成天跟着家人在外面干活,皮肤变黑变黄也是自然事了。我和她都是每天早上早早起来烧火烧水做饭,然后就去放牛割草。小小的我们自小就学会了帮妈妈洗衣服,扫地……
   六岁的她、八岁的我开始读书了,我们在一班,这时候的我们长的已经是很高了,除了念书写字外,我们放学回家以后干了不少家务。暑假的时候,我城里的一位表姐来乡下玩,她已经是大孩子了,常常以见多识广为资本,实际上她什么都不会做,我们常常帮她梳小辫、洗衣服、刷鞋,甚至系鞋带,她连个头发都梳不好,更别提做家务了。说实话,论背书,她比我们高一头,论做事,我们比她高一头。
   别人都是骑自行车上学,而我们是走路,风雨无阻。我们箭步如飞,你追我赶,练就了飞毛腿的本领,我笑笑对她说,“芸,长大以后我们当运动员,赛跑准拿第一!”
   “不,当警察抓坏蛋,咱和犯罪分子赛着跑!”她一脸天真,但很坚定。
   有次,我在涂护手霜,是偷母亲的,她看见了,问我那是什么,怎么那么香,我拿起她的手帮她涂。这时我惊异的发现,我和她的手怎么那么粗糙,根本不符合我们的实际年龄。
   我们经常在一起放牛,她家的牛是黄色的,大犍,很高大,有一次,听我父亲对韩叔说,“这牛能卖个好价钱!”
   “再养养,到年底的时候,价会更高!”
   “牛卖了,你不打算把房子翻修一下?”
   “将来卖牛的钱我不会动一分,攒下来,供芸和蕾上学!不能亏着了孩子!”
   然而,时隔不久,韩叔家的牛被人偷走了。韩叔蹲在那个老碾盘处哀声叹气,韩婶和芸芸哭得跟泪人一样。父亲也愤愤地说,“让警察抓住小偷,崩了他!”
   还记得有一次,父亲买了10袋化肥,准备用这些化肥作底肥种西瓜,可是,那一年的西瓜秧黄恹恹的,结出的西瓜又小又稀,后来才弄清楚是父亲买了假肥料,他气得呀,整天黑着个脸,韩叔也愤愤不平,说,“让警察抓住造假者,崩了他!”
   刚上初中,我们都爱看小说,常常是我借了大本子小说后,废寝忘食读完后让她看,她借了小说聚精会神读完后让我看,尤其是遇到破案之类的小说,我们更是爱不释手。有一件事说出来笑人,记得那次我在课堂上看小说,让班主任给没收了。我自知自己犯了错误,就没敢向班主任要。没想到韩芸芸写了一篇周记,陈述了老师没收学生的东西是不道德的,是违法的,她从正反两方面列举了老师遵纪守法、为人师表的重要性,我真佩服我们老师虚怀若谷,她在班里读了韩芸芸的周记,并当众还了我的小说,并公开道歉,弄得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我们班有一个淘气大王,爱欺负女同学,他常常在我穿的净衣服上偷洒墨水,我哭,那些男孩子们却偷偷地笑,我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报告了老师,那位恶作剧者却死活不承认,老师明知道是他,可是也没办法。让我想不到的是韩芸芸这位比我小两岁的妹妹却不声不响地观察着,终于在一堂自习课上她发现了淘气大王又鬼鬼祟祟把一个毛毛虫往我身上放,韩芸芸不动声色地走过去,用跳绳死死地勒住了淘气大王的脖颈,她声言要把他拉到班主任那里,尽管淘气大王有一股蛮劲,他压根儿没想到这位比他矮半头的小女孩会有这个杀手锏,让他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却又束手无策。在铁的事实面前,淘气大王首次在公开场合下向我道歉,向她求饶。我真佩服我的这位邻居加同学加妹妹,自小就爱憎分明,喜欢抱打不平,而且出手不凡。
   十三岁那年,我父母为了让我有良好的上学条件,就到城里去打工。临分手那天,我见到了韩叔、韩婶和云蕾,就是没见着芸芸,我多想让她送送我呀,于是我问韩婶,韩婶说,听说你要走了,那死妮子蹲在厨屋里哭,谁也哄不住她。我想去看看她,可是我也眼角潮湿了,始终没有勇气去看我这位伙伴一眼。
   我和她通了几封信,她也回了几封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功课的加重,我们渐渐断了联系。
   从此,我考上了高中,上了大学,工作以后,我嫁了人,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但唯一遗憾的是,我渐忘了我这位儿时的伙伴,没想到时隔二十多年,我们却又意外地在这里相逢了。
   朋友见我们说个没完没了,就知趣地和我们打了声招呼离开了。
   我和芸芸手拉着手,边走边谈。
   “清芳姐,你的先生在哪里上班呀?”芸芸关切地问,女人们在一起,谈论最多的话题就是老公和家庭。
   我有些自卑。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上,女人嫁大款、嫁老板那是时尚,可是我嫁的他却很平庸,但在儿时的伙伴面前,我用不着粉饰自己,于是,我就实话实说,“他呀,乌鸦一个,他在一个派出所上班,披了一身警皮,惹你见笑了!你的那一位呢?”
   她笑了,笑得很天真,我真搞不懂她是开心的笑还是对我的选择的耻笑,但听听她所说的,我也笑了。她怎么说?“他呀,乌鸦一个,他在一个派出所上班,披了一身警皮,惹你见笑了!清芳姐,有意思不?”
   “太有意思了!难道我们心有灵犀?”
   “清芳姐,那你说说,你为什么要嫁给一位警察呢?”她问。
   “警察也是人,有情有义,有胆有略,我不图他金山银海,只图跟着他有一种安全感!你告诉我,你为什么选择了警察呢?”我反问。
   “警察也是人,敢爱敢恨,敢作敢为,我不图他权倾朝野,只图跟着他有一种踏实感!清芳姐,你嫁警察后悔吗?”
   “我不后悔!如果他早到我身边二十年,我爸爸也不会被假化肥坑得害那一场病!你呢?你嫁警察后悔吗?”
   “我不后悔!如果他早到我身边二十年,我家的牛也不会让小偷有恃无恐地给偷走!”
   我笑,她也笑。
   “可是,家里有一位警察老公,咱们的家务活相对就多一些,你没有怨言吗?”我问她。
   “怨言什么?多给他们一点自由时间,让他们多跑跑步、打打拳、上上网、看看电视,他们多学一些擒拿格斗的技能,对他们的立功和自身防卫很有好处,咱在家里多洗一件衣服,多拖一次地板,有什么值得怨言的?”她说得正儿八经,显然是被一种幸福迷住了心肝,然后她看着我问,“家里有一位警察老公,一到逢年过节,别人团圆,咱们寂寞,你没有怨言吗?”
   “怨言什么?他们在节假日值班,能多领一份工资,他们兜里能多俩活钱,能让他们多买两包烟,让咱多买两身衣服,也能给家里的老人们买一点保健品,劳动所得所挣得的钱干净,咱用着放心,用得气魄!逢年过节孩子在咱面前撒娇,咱看看电视,久而久之,习以为常,还有什么寂寞失落可言?”我惊讶,我怎么也会有这样的长篇大论。
   我们心有灵犀,相视而笑,我们更感到这次意外的相逢其实就是一种缘分,更感到我们有相同的话题要说,更感到我们情趣相投,同时,我们更深深地意识到,作为警妻,我们付出了很多,但我们的付出,其实就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其实就是为了像我们一样的弱者,其实就是为了一个和谐稳定的生存环境!
   我自豪,我是一位警妻!
   我自豪,我儿时的伙伴也是一位警妻!

共 455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言谈话语中,透露着作者作为警嫂那种自豪感!也体现出了警察的不易,警察家人的不易。题材很好,文字很朴实,情节很动人!【编辑:旷世苍狼】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老笨熊李春胜        2011-02-10 10:34:40
  谢谢点评,送祝福!
李春胜,教师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