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倒计时

绝品 倒计时


作者:司药 探花,220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848发表时间:2011-03-18 08:30:31
摘要:好些天了,继新总是没来由地心里一阵烦乱,好像有什么事隐隐约约地就在跟前,却始终无法抓住。住院十天了,大便已基本正常了,说明胃出血止住了,但医生还是说,你体质虚弱,再调养调养。扯淡,谁没事跑到医院来调养。继新不爽,但他没法跟医生耍态度,只能对艳红发脾气。因

倒计时
   好些天了,继新总是没来由地心里一阵烦乱,好像有什么事隐隐约约地就在跟前,却始终无法抓住。住院十天了,大便已基本正常了,说明胃出血止住了,但医生还是说,你体质虚弱,再调养调养。扯淡,谁没事跑到医院来调养。继新不爽,但他没法跟医生耍态度,只能对艳红发脾气。因为艳红居然跟医生一个腔调:“爸,在家你总是闲不住,休息不好,就听医生的,在这儿多住段时间吧。”“要住你自己来住。你以为住院是什么喜庆的事?”继新火了,硬帮帮地顶得艳红闭了嘴,哀哀地望了他,眼里一片泪光。看艳红这样,继新缓和一下口气,“你放心,爸的身体爸知道。”继新对自己的身体一直非常自信。平时多跑三百米,大病小病不来找。他的口头禅可不是只挂在嘴上,晨练、晚散步,一个都不少,所以,六十多岁了,他还真没闹过什么大病小灾。偏偏这次,不就是有点拉肚子、有点大便发黑嘛,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地没完没了地观察治疗调养嘛,继新越想越气闷。还有比住在医院更让人憋闷的事么?医院里到处都是病人,到处都是跟病有关的话题。病病病,没病也要被念出病来。继新觉得再这么住下去,自己真要生病了。
   “李医生,我看我差不多好了,明天就让我出院吧。”第二天查房,继新又跟李医生磨。李医生是个三十岁开外的小伙子,面善,言语也和气。“禾叔叔,看你女儿对你多好,你就多住段时间再调养调养吧。”李医生嘴角含笑地岔开继新的请求,简单问了“感觉怎么样,睡得还好吧?”便准备走向邻床的病人。
   继新半张了嘴,犹豫了一下,还是叫道,“李医生……”李医生回转过身,满是耐心地望着他。“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得了什么……其它病?”吞吞吐吐,继新还是把悬在心头的疑虑问出了口。话一出口,脸便红了,继新暗自埋怨自己,你也真是老了,什么时候也变得疑神疑鬼了。但埋怨归埋怨,他还是无法克制地胡思乱想。一定是自己生了其它什么病,否则,跟医生磨、跟女儿发火,他们就是不让他出院。一定有事。到底是什么事呢?继新被自己一次次的问,问得一次次地烦乱,所以今天李医生的再次挽留,他一急,萦在心头的疑虑便不由地脱出了口。真的有事。继新发现,他的问题一出,李医生眼里便闪过一丝慌乱。是的,虽然只是一瞬,但盯着李医生眼睛发问的继新相信自己的直觉。他的心,一沉。
   “禾叔想什么呢?只是你女儿想让你好好调养一段时间,真没什么的。”李医生紧走两步折回床前,温和地对继新解释道。“你的胃出血是暂时止住了,但身体完全康复还需要时间。你就听劝再安心养一段时间,好不好?”“就是啊,看你女儿多孝顺,天天来看你,住院费也不用你操心。你就安安心心且养着吧。”邻床的病人也跟着帮腔。
   艳红当然是没的说,但我自己的事我自己清楚,继新低了头,不再言语,心里却更加郁结,心口也开始梗着似地,闷闷地发胀发疼。
  
   二
   送来的粥,继新吃得很少,艳红不由地扶了他的肩头问道:“爸,不舒服么?”“没有,没有,只是刚才已经简单吃了一些,现在就吃不下了。”继新把艳红扶在他肩头的手转握在掌心,一脸轻松。
   “是不是天天喝粥倒了胃口?”艳红眼神飘忽,避开继新的眼睛,另一只手合过来轻轻拍着继新与她相握的手,柔声地说,“可医生说你的胃现在只能吃粥这样软和的东西。爸,你还是暂且忍耐一下,等你胃彻底好了,顿顿给你煮肉吃。”
   “好好。爸听话。爸就吃软和的东西。”继新有些调皮的话把自己逗笑了,也把艳红给逗笑了。
   继新一笑,艳红也就放了心。她收拾了碗筷,看看窗外的天色,问道,“晚上要不要我留下来陪你?”
   “不用,不用,家里还有孩子,你早点回去吧。”继新忙对女儿摆手。
   对于这段时间奔波于家和医院之间的女儿继新是歉意的。看把女儿忙的。他不由地劝自己少生事,早点把身体调养好。可不是嘛,人老了,更要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少给儿女添乱,才有我们这些老家伙的幸福生活。平日里几个老同事凑在一起,说起各家孩子们又是工作、又是家的焦头烂额状,不由感慨。
   艳红替继新简单收拾了床铺,展开了被子,又不知重复多少遍地嘱咐他“晚上睡觉要盖好被子,不要受凉”,才在继新皱了眉不耐烦的连声“知道了、知道了”中,走出病房。
   路灯已经一盏盏地亮了,只是在还未完全散尽的昏色中,灯光显得模模糊糊、若有若无,艳红突然抑不住地想哭。爸爸皱着眉头喝粥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心底冲动着,想把一切解释清楚——那粥是不好喝,但我这不是着急、不是希望粥里的草药能消除你的……病嘛。爸,你暂且忍耐一些,求你。望着越发暗下来的夜色,艳红哀哀地祈求,希望她的心,上苍能懂,能帮她的爸爸渡过难关。
  
   三
   真的?怎么会?不可能!李医生的嘴血红,一张一合,把“胃癌”这个可怕的病名说出来时,艳红最初一秒还没反应过来,居然还柔柔地一笑,然后,才惊得几乎撞翻了椅子站起身来,紧紧地盯了李医生,想要得到证实,是自己听岔了。
   李医生静默着,等艳红安静下来。安静倒是安静了,艳红却不敢再在李医生对面那张刚才自己坐过的椅子上落座。“你是病人家属,你首先要冷静。”李医生眼睛不看艳红,而是把一大打子检查单铺在桌上,指点着,胃癌,可以确诊。
   自己是怎么走出医生办公室的,李医生是不是在她出办公室前轻声喊过她,艳红都记不得了。知晓诊断结果之后的相当时段里,她的脑子全被“胃癌”这个词占着,排斥其它任何记忆。还不会掉泪,因为还根本不相信,她的爸爸会得这种病。接下来的几天,就那么迷迷怔怔地来往于医院,就那么见到继新就不由地盯着。“艳红,爸脸上没花吧?”继新在她眼前摆摆手,笑话她的痴呆相。“没,没。”艳红惊慌地低下眼睛。是呐,爸好好的呢!脸还是那么红润,声音还是那么宏亮,绝对不可能沾上那么可怕的事。“胃癌”这个词她不愿用,因为,她的爸爸根本不可能是这个病。她把自己的疑虑告诉李医生,期待李医生能改变诊断,但李医生并没有迎合她的愿望。
   “那么,我们是不是转到其它医院再看看?”眼睛避开李医生,艳红闪烁其词,暗自希望在其它医院能有一个与李医生不同的诊断。
   李医生温和地笑笑,“可以的。但,这个诊断,可能不会被推翻。”
   “那么,就我爸目前的情况,有没有手术的可能?”艳红眼巴巴地望着李医生,挣扎着不愿放过任何一丝希望。
   李医生低眉顿了一下,然后,抬眼望着艳红,轻叹,“病灶已经扩散,手术治疗也只是姑息。这种病,手术要赶早。可惜……如果可能,我倒建议可以考虑让病人对自己的病情有所了解。”
   “不。千万不要让我爸知道!”艳红惊恐地不自觉地离开李医生两步,直勾勾地瞪着李医生,忽然觉得平日里可敬可亲、可以依赖的李医生这会儿变得特别可恶。那么残酷的事实怎么可以直接告诉我的爸爸,你想谋杀他么?为什么每次都把话说得死死的,不给我们留下一丝一毫的幻想?怨恨汹涌而来。绝望汹涌而来。眼泪汹涌而来。
  
   四
   几乎是哭着跑回家的。艳红的状态把宝军吓了一大跳。“咋地了,老婆?”宝军摇着艳红的肩,满脸焦急。见艳红只是哭,只是泪水长流地哽咽着说不出话,宝军更是急得抱了艳红,差点自己也要跟着掉眼泪,“艳红,出了什么事,有我呢,你不要害怕,你不要吓我。”“爸爸,宝军,咱爸……!”终于可以说话了,终于眼泪可以和话语一起流泄了。艳红瘫软在宝军怀里。
   接下来的日子,艳红着了魔似地拖了宝军四处打听偏方,然后,艳红一一拿了找李医生验证,并让李医生劝说继新吃下去。“试试看吧。”开始李医生莫楞两可地由着艳红,终于有一次把他给惹火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有多无知。”李医生把碳素笔敲在桌子上,差点折断。“赖蛤蟆活吃,亏你们想得出来!还要我去骗病人吃!不行,坚决不行。”艳红被李医生棒喝,醒了似地,终于回到现实。现实。冰冷、残酷。无论艳红如何换了花样熬制不同材质的粥,都无法把现实暖过来。“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爸,死吧……”哀哀的无助,哀哀的流泪。给爸爸的粥里,最多的“食材”倒是艳红眼泪。
   护士医生来夜查房了。他们要在熄灯前挨着病房检查留下来陪床的病人家属:陪护过夜,五块钱一把小椅子,登记并收现金。继新先是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护士医生做事,突然间一个念头在脑海一闪,引得他心头一震:我要趁护士医生不在办公室这段时间,看看我的病历。
   念头一旦驻扎便挥之不去。继新自己先紧张起来,脸色变得不自然,在床上也躺不住了。他仔细观察着护士医生,知道他们一时半会儿还回不了办公室,就强作镇静地拿了外套,做出要外出散步的样子,走出病房。
   不长的距离,继新先是急切地快走了几步,又不由地心虚着慢了下来。在护士站外站了几秒,确定无人,继新假装无意地把身子倚在护士站前。结果,继新发现,拿到自己的病历,远比他想象的要简单得多。标着22床的病历就放在台面上,伸手可及!继新的心不由地咚咚直跳,浑身一阵躁热。22床。那就是自己的床号,那就是自己的病历。
   暗自欢喜,又更加紧张,继新左右看看,再次确认没有人出现在走廊,他才快步走过去,拿了病历,快速翻页,眼睛直直地往诊断上落。没错,是“胃出血”,看到这三个字,继新不由地松了一口气。意料之中,又好像在意料之外。继新心头滑过一丝失落,他顺手又翻了一页。这一翻,病历在继新手上一抖,差点儿掉在地上。胃Ca!即使书写变了形,我还能不知那是什么嘛!
   继新逃也似地出了病区,逃也似地径自来到花园深处。花园深处,昏暗一片。昏暗。继新现在就需要昏暗。昏暗中,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同时发现,自己的脸早已僵住了似地,皮肤绷得发紧。“我说呢。我就说没那么简单嘛!”继新对自己的直觉涌现出一丝的得意,然而转瞬,他就被“胃癌”这两个字牢牢摄住。
  
   五
   我的天,我怎么可能得那种病!继新激动起来。前些年,他的一个老同学得了肝癌。记得去医院看的时候,老同学肚子鼓得老高,脸色如灵纸般蜡黄,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鼻子里、肚子上,连……下身都插上了管子。白床单、白被子、白枕头,老同学无助地蜷缩在一片白色中,犹如一叶孤舟,随时可能沉没。
   “我也会变成那样?”一个寒战,不不,不要,继新惊恐地后退几步,像是要躲避一双无形的利爪的抓捕。“我不可能变成那样!不可能!我不要骨瘦如柴地没了人样,我不要躺在床上任人宰割、被动等死。不。不要!”巨大的恐惧。本能的拒绝。继新跌坐在石凳上。“胃癌?也就是说,我活不了多久了?”迟迟疑疑,继新自问,直问得心底泛起更为浓重的昏暗。
   “不。不。不可能。我才63岁,才刚刚退休,才刚刚制定了退休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用五年时间,自己驾车,游遍国内各个省份。”五年计划,让继新暂时从突来的惊恐中缓和过来,满心又是神往。
   “爸,真的吗!想不到你还有那么浪漫的计划呢!”得悉继新的五年计划,艳红孩子似地满脸惊喜,又蹦又跳地拍手。
   “真的,当然是真的。你们就等着我周游世界凯旋而归吧。”继新被艳红的开心感染得哈哈大笑。
   “自驾游,好是好,但,爸,你最好还是再慎重考虑一下。”宝军也满脸是笑,却有不同的声音。
   “有车、有钱、有心情、有时间,还要考虑什么?”继新沉浸在亢奋中。
   “自驾很麻烦的。行程暂且不说,单说那些高速路、高架桥,只怕到时候你眼花缭乱地找不到出口、也找不到入口地迷了路、转了向。”宝军一本正经地扳着手指例举。
   “去去,哪儿有那么夸张。你以为我爸是你那智商。别忘了爸可是搞设计的,再复杂的事到了爸这儿立马乖乖地变得简单。”艳红翻了宝军一个白眼,惹得继新再次哈哈大笑,“你确实弱智。且不说我的专业,就说我一个退休的人,还愁没有时间?找不到出口、找不到入口,我非找它们干嘛,直直开,随意走,走到哪儿算哪儿。”
   “那……那,一路上的过路费和汽油钱也足够飞机票了,干嘛还受那份罪。我看你还是随旅行社,又安全,又经济。”宝军被父女俩抢白得涨红了脸,还在极力坚持自己的主张。
   “宝军的主张,好是好,但不适合我。”继新笑笑,不再接口,心里却更加确定了自己的五年计划。“飞机?坐在飞机上,除了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还能看见什么?自驾游最大的乐趣是过程美,懂不懂?”继新热衷于过程的享受。原来在职做设计时,他最享受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驾车旅游,他当然更醉心的也是其独特的过程美。车轮沙沙作响,窗外风轻云淡,没有目标又无处不是目标,是继新每次自助旅行归来最得意的心得。
   “只是,如此完美的五年计划,还未实施便已幻灭?”幻灭。这个词让继新脊背冷风入穴。“不,不行,我一定得找李医生谈谈。”想来想去,继新一晚上没有睡好。
  

共 1270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倒计时,一个令人揪心的名字。生命的倒计时——那敲在病者心头的滴-滴-滴的恐怖幻音,也同时声声敲在读者的心头。当继新得知自己的病已经确诊为胃癌的时候,生命倒计时的钟声便随之无情的敲响。无法面对女儿哀伤的眼泪,一系列的死亡倒计时方案又皆告失败,平静下来后,继新终于有了最佳的方案——云游美景,自然地死去,从容地与亡妻雅芝会合。细品美文,推荐阅读。【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10318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竹        2011-03-18 08:45:59
  得知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是一件非常残酷而又无奈的事,谁又能心平气和的坐以待亡?挑战生命倒计时,需要一个让心灵平静的方案,就像小说中的继新——云游美景,自然地死去,从容地与亡妻会合。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桐疏枝寒        2011-03-18 10:55:03
  作者运用细腻的笔墨,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癌病患者,在得知自己生命的时光已经不在多的情况下,如何去面对人生的故事。作者从三个方面来进行记述,一是继新不知自己的确切的病情,他的心理和情感状况是如何的;二是在他知道自己的确切的病情之后,那种人人都会拥有的恐惧、反感的情感状况;三是在他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和亲人与医生的热心关怀下,如何去正确面对人生的。语言自然纯朴,情感真挚,层次递进有序自然。是一篇优秀的人生价值观教育体裁的小说,充分展现了人生的价值观和正确的人的生死观,非常耐人品味。欣赏。学习。
3 楼        文友:耕天耘地        2011-03-18 18:04:31
  司药的小说总是能够深入心灵,深入骨髓,把那种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的细腻感触描摹得令人感叹。癌病是人类的痛,老耕的一位亲属就刚刚被癌病夺去生命,在医院、在病床前,我难以感触到他的心灵语言,甚至在他的灵前、墓前,我对他在患病中的内心世界始终隔膜。今读司药的小说潸然泪下。死者已矣,但在他生命鲜活的时候,他的内心世界却是细腻的,充满感情的。
回复3 楼        文友:夏冰        2011-03-19 15:07:27
  司药的小说总是能够深入心灵,深入骨髓,把那种人人心中有,人人笔下无的细腻感触描摹得令人感叹。
   ——————————————
   确实如此。
4 楼        文友:李荣        2011-03-18 18:11:03
  对人物刻画的很到位!
喜欢文学、音乐
5 楼        文友:夏冰        2011-03-19 15:06:40
  面对生命尽头的来临,继新最终表现出了常人难以达到的平静。对此的着力描述,震撼人心。对人物刻画力透纸背,显示了作者很好的功力。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6 楼        文友:司药        2011-03-20 22:04:32
  倒计时是每一个生命都会面临的状态。如何生得尊严、庄重,死得亦尊严、庄重,对每一个人来说,是课题,更是“水到渠成”的选择。
   问好并感谢各位对药以及药之《倒计时》的关注。药尤为耕主由文及人的感触触动。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7 楼        文友:ran.t        2011-03-21 20:41:08
  感人至深的文字。生死之间,由恐惧到彷徨到宁定,有种豁达之美,人性的柔光在此熠熠生辉。作者用了一系列细致的心理刻划,让主人公的每一个反应,每一句语言,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决定都有了坚实的依据。
8 楼        文友:轩程        2011-03-21 21:33:45
  生命的倒计时,其实,更多不舍的便是遗留在世上的亲人
   是一种牵挂~~问好药~
卖文字的人
9 楼        文友:晋忻李        2011-03-21 21:54:44
  死得完美、死得体面----是的,人生有许多的未知数、偶然与无可奈何,即便明明知道已进入生命的倒计时,不到最后,也不能轻言放弃。笑对死神,其奈我何?学习欣赏。
晋忻李
10 楼        文友:锦妤        2011-03-27 06:27:01
  在时日不多的倒计时里,如何面对死亡这件残酷而又无情的人生必然?小说给了最好的答案,欣赏药的笔触,深入人心,打动你我……
我的江山,我的梦想。
共 16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