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司药品文】《王子的镜子》,镜鉴你我

精品 【司药品文】《王子的镜子》,镜鉴你我


作者:司药 探花,220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147发表时间:2011-04-09 18:13:45

【司药品文】《王子的镜子》,镜鉴你我 简单里的繁复,清浅中的高深,是《王子的镜子》带给我们,关于生存、关于爱情、关于人生的童话演示。
   一个绝色的王子,倚仗着自己外貌的漂亮,“通吃”天下:因为天下第一漂亮,父王宠爱有加,处处护着他,甚至不惜“立法”来保障他的漂亮;因为天下第一漂亮,红颜倾慕不已,趋之若鹜,投怀送抱;因为天下第一漂亮,即使被父王逐出宫中,四处流浪,还是有其它王国“供”着这个天下第一漂亮的男人。这是一个容颜永远不老的男子,这是一个漂亮永驻的男子,这是一个靠一张脸蛋“通吃”天下的男子。人世间,真有如此完美的事儿?魔镜说话。本好生生的一个男孩,单纯、怯懦、“诉求”简单——父王,求你让哥哥姐姐们跟我一起玩耍。玩耍受了伤,请不要处罚他们。小小男孩,容貌漂亮,心灵也漂亮。漂亮到惹得药忍不住地想捏捏、想亲亲他柔嫩如脂的脸蛋儿。但,只是因为大王子经常捉弄他,小小男孩便心怀怨恨,设局报复,于是,漂亮王子的清纯可人变了线。“最美的不是人的外貌,而是人的品德精神。”无比崇拜的妈妈的教诲,已在耳后,世间利欲诱惑更是牵引得王子越发“跑偏”。于是,在王子依旧漂亮如辉地活在“戏剧与音乐”中时,他的生存、他的爱情、他的人生,已开始“腐败,有蛆虫生出”。明明外貌是漂亮的,怎么会有蛆虫生出?春风得意、沉溺享乐的王子发现蛆虫在吃掉自己,他惊恐,却并未深想,而是关了魔镜的“禁闭”——他不要见蛆虫,不要见到魔镜中自己日渐腐败烂掉的脸。漂亮王子依然活得风声水起,活得醉生梦死。直到有一天,他失手杀死了当年因他陷害而被废黜为庶民的哥哥,因此魔镜里的王子,更是被蛆虫吃掉了整张脸,漂亮荡然不存。这个时候,美丽善良的母亲已去,至高无上的父王已去,童年时绕膝玩耍的兄妹已去,诺大的王国,王子终于如愿做王。但魔镜又在说话——镜中的王子,面目全非,奇丑无比,恶臭袭人。镜外的自己,依然漂亮年轻。哪个他更真实,哪个他更是自己?做了王的自己该如何面对?王子极度困顿又清醒异常,他要加冕做王,他必须要有所了断。他举刀刺过去。镜中的王子碎了。镜外的王子死了。死时的王子,已不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漂亮王子,而是一个丑陋、干枯、被蛆虫吃掉了的老头儿。
   在叙述中,药为什么用了“漂亮”而没有与原文保持一致地使用“美丽”这个词来说事于王子?实在是因为,漂亮与美丽有着外形上的不同,内在的更不同。药愿意把“美丽”这个词用于王子的母亲。汉索王子常问母亲:“妈妈,你恨婶婶吗?”母亲回道:“不恨!她有她的理由。要不是她我也不会有今天,也不会有你。”母亲因懂得世事之因果,因懂得万事之包容,所以,虽然她歌舞伎的身份卑微,但她因善而美。那么,没有善、没有爱的王子,除了空有一张漂亮脸蛋,还有什么美的气质?
   故事很复杂么?不不,《王子的镜子》构架简单,表达也很简单。楚歌用心清朗:没有善美的心灵,漂亮脸蛋下,只能是一具日渐腐烂的躯体。如此主题,可以用不同体裁展示,但楚歌用了童话。这就有了寓意。童话是什么?药浅薄,一眼望过去地予以释义:童话就是孩童说的话。孩童说话什么样?单纯、恬美,人之初的性本善良。用童话述说一个故事,拿给成人看,楚歌走了一步险棋。因为日渐物质化的人间,现实逼着人们真实如铁地“趋利”。趋利的人们眼里除了真金白银,容不下幼稚的文字和说教。楚歌《王子的镜子》极有可能被冷。一个文本“被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对自己是否“美丽”不以为然。楚歌是老师。拓展教育是他的长项。他避开了让人心生逆反的直白、强硬说教,把自己的心思寄意于童话,让人们有可能顺着孩童的视线,看到那面魔镜,并暗自里,照一照自己。药尤其感触的是,楚歌是老师,受众里有成长中的孩子,所以,楚歌的这则童话如果拿到课堂,那就意味非凡了。当然,药的想法也是幼稚——咱90后、00后就那么好哄?呵呵,也不是,药只是弱弱地期待,在一群闹喳喳的孩子里,有或一半或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孩子,把童话捧在了手里,记在了心里。孩子的眼睛,有真世界,真性情,真善美。
   但又不完全是孩子,还有成人。生存、爱情、人生,成人活不出孩子的简单。真的么?也未必。药是简单之人,也经历过复杂之世事,但依然活得简单而快乐。生存、爱情、人生,如果你一直保持一份清纯、善美的心境,那么,你影射给他人和世界的,必定是一脸的诚挚、万分的可亲、可信。简单的事搞复杂,不是艺术,是活得混沌。
  
   《王子的镜子》,药愿意把它定位为童话,有些荒诞,有些戏剧化的暗幽默,故而逻辑并不需要慎密到滴水不漏,文理并不需要处理得光润水滑,却字里行间,坚定地贯彻主题——美不存,人必腐。这就是药所感到的楚歌《王子的镜子》的良苦用心。
   但毕竟是文本,就不能少了对于文本的“说道”。药不懂高深的文艺理论、作品创作,只是直觉,既是童话,那么,文本中的“看世界、感世界、思世界”就应该更多地渗透孩童的“眼神、语气、思维模式”。过于成人化,会削弱童话的意味,尤其是有些“陈述”,说教味还很重。不是说这样不可以,真的是药感觉,我们的成人早已在世事的磨砺中修炼得油盐不进,再大的道理他们也懂,但想让他们落实到心、实施于行动,就太难了。世风不济、风气不正的境况,童话那孩童的纯净,或许还能“出奇兵”让成人微动心弦——“那恶心的蛆虫是怎样生成的?是什么,吃掉了王子的容颜”,从而拓展地关联一下被自己搞得超复杂、超累人的生存、爱情和人生。
   还好,童话尽端,王子还有勇气与自己了断,那么,灵与肉分离的我们呢?
  
   http://www.vsread.com/article.php?aID=142466王子的镜子

共 226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药说:“坚定地贯彻主题——美不存,人必腐。”药还说到为什么文字的叙述里用了“美丽”而没有用原文里的“漂亮”。点开这篇文字,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会是一篇跟美,跟善良密不可分的文字,并非我“聪明”,而是看到标题里的“镜子”时的本能反应,对我而言,镜子不是日用品,而是与心灵相关的物件。药娓娓叙来的文字,没有说理,药把原文定为童话,以童话的“纹理”写出的文字,我相信是可爱而美好的,之所以说可爱,是因为内心有着和药类同的感觉,也可以说,简单的文本里,有了童话的意味,更容易有着柔软中的思考。药说“镜鉴你我”,这是这篇文字的“用意”,我想说,深有感触,不敢说完全体会到了药的用意,至少,对美和善良,以及本真地活着,在读完此文后,我感受得到。发现文字的美,融揉进自己的感觉,带给读者更多的阅读快感,我是否可以这样说药的这篇文?【编辑:梅暗香】【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10401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梅暗香        2011-04-09 18:43:26
  “那么,灵与肉分离的我们呢?”药的这句话,太有份量,值得庆幸的是,时常反观自身的我,可以骄傲地说,我漂亮,但我美丽。嗯,希望不要引起误解,我不是个自负的女人,我只是比较自信。:)
爱哭爱笑,爱静爱闹。
2 楼        文友:司药        2011-04-09 22:38:26
  有幸得到香主编按,药欣然。关于善良,关于美丽,女人可能有更本能的认知。所幸香主延续并拓展了药之感知。依然是以文字言谢。问好梅。周末快乐:)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3 楼        文友:轩程        2011-04-10 08:58:36
  读完药的品文,每次都对故事有不一样的看法,和当初自己读到的东西又不一样
   特别是文中的某句话:有或一半或三分之一或五分之一的孩子,把童话捧在了手里,记在了心里。孩子的眼睛,有真世界,真性情,真善美。
   深入人心!问好药!
卖文字的人
回复3 楼        文友:司药        2011-04-10 10:20:46
  感谢轩程关注。能得到轩的认同和感触,药之幸。祝周日快乐。
回复3 楼        文友:轩程        2011-04-10 10:44:38
  药,周末愉快~
4 楼        文友:※疏影※        2011-04-10 12:19:22
  其实初看楚歌这篇文章题目时,我第一个念头是联想到了安徒生的童话《白雪公主》,那里面的魔镜是在很小的时候就定格在心里了,当然,文章也确实沿用了安的一些思路,有采撷有创新,确实佩服作者的想象力,读药姐的这篇评论,更是把作者文中的深意进一步剖析拓展,让读者更进一步的了解了美和善良的真谛,欣赏了!问好药姐!
5 楼        文友:夏冰        2011-04-10 15:04:47
  体味深切一文。所评作品主题并不新鲜,但是仍然给人深长的启迪。药的赏析客观辩证,融理性与感性于一体,行文畅达精炼,自然中不失精义,读之受益。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6 楼        文友:ran.t        2011-04-13 10:56:42
  佳作佳评,相得益彰。
7 楼        文友:割鹿侯        2011-04-13 13:27:18
  顶一个,呵呵,药的点评入木三分。
文字荒原上的游侠http://blog.sina.com.cn/geluhou
共 7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