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难

绝品


作者:司药 探花,220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191发表时间:2011-04-12 08:15:29
摘要:夜里,金招来猛地惊醒。心突突地跳。左眼皮也跳。口干得厉害。她动动嘴,一股苦涩从舌底翻起。咽了口唾沫,她坐起身。干嘛呢,大晚上的不睡?强子翻了个身,把被子向怀里一团一抱,嘟嘟囔囔。快进腊月的天,夜里冷得厉害,被突然扯了被子,金招来不由地周身一激,打了个寒战。往里点。她手上加劲,推了推强子,然后,背贴了他,钻进被窝,把被边小心地压紧。不冷了,但一时半会又睡不着了。那家伙,是死是活?不想想,却不由地,又想。左眼皮又紧着跳,金招来两根手指加点劲压住。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是在跳财?财。要是真有财能跳成这样,我至于活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嘛。身子不由地离强子远点,昏暗中金招来幽幽地叹口气。

难 夜里,金招来猛地惊醒。心突突地跳。左眼皮也跳。口干得厉害。她动动嘴,一股苦涩从舌底翻起。咽了口唾沫,她坐起身。干嘛呢,大晚上的不睡?强子翻了个身,把被子向怀里一团一抱,嘟嘟囔囔。快进腊月的天,夜里冷得厉害,被突然扯了被子,金招来不由地周身一激,打了个寒战。往里点。她手上加劲,推了推强子,然后,背贴了他,钻进被窝,把被边小心地压紧。不冷了,但一时半会又睡不着了。那家伙,是死是活?不想想,却不由地,又想。左眼皮又紧着跳,金招来两根手指加点劲压住。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是在跳财?财。要是真有财能跳成这样,我至于活成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嘛。身子不由地离强子远点,昏暗中金招来幽幽地叹口气。
  
   秦素兰刚一进科,上夜班的李静就神秘兮兮地贴了过来,护士长,那个11床死了。真的?秦素兰拉了李静,紧两步进到办公室,眼睛盯着李静,真死了?李静眨巴着眼睛向病房方向指了指,真死了。我的个妈妈。秦素兰双手交叉抚在胸口,夸张地舒了口气。十一天了,都快被这个病人愁死了。愁着安排护士上特护,愁着跑民政局要钱,愁着向院长一遍遍地解释病人来院时的危急。一天一天,着急上火的,觉都睡不踏实,这下可算解脱了。交班会上,秦素兰本来有些事要跟大家叨叨的,这会儿也顾不上了。草草地结束交班会,秦素兰便亲自守在护士站,看打字机吱-吱-吱地吐出长长一溜清单。15484.4元。要我死吧死死。我不死也得被你逼死。看着这串死来死去的数字,秦素兰气不打一处来,她气燥燥地卷了清单,眉头拧得两条蚯蚓打架般地冲李静吼,把你那假眼毛给我摘了。啥鬼样子。我又咋了嘛?李静被护士长莫名其妙地凶了一句,委曲得眼泪挂在她优雅上翘的睫毛上,亮闪闪地一片。
   11床,自从这个病人住进来,科里的医生护士也像生了病一样。
  
   电话打过去没一会儿,殡仪馆的车就到了。七手八脚,科里的医生护士们把人往车上抬。殡仪馆开车的老李跟在后面偷着乐,今天这是咋地了,学雷锋日?他经常跟这些医生护士打交道。平时死了人来拉,他们个个都躲得见不着影子,生怕沾了晦气。等起动了车他才猛然想起,赶紧一脚踩了刹车。主任,光死亡证明不行呐,你得撂这上面签个字儿。老李把死亡证明从衣袋里摸出来,远远地伸向宁主任。宁主任一脸不耐烦,我又跑不了,还会赖你账?便领了一帮子医生,继续查房。不是……可是。老李望着消失的一片白,突然空下来的走廊,就显得他多余。
  
   强子呼呼地睡得死沉。呼噜打得山响。金招来越听气越燥、心越烦。那家伙纵然有千般不是,现在他那样了,怎么说也不能不管不顾呀。
   消息是老乡送来的。说是老拐昏死过去,给送医院了。医院让交钱。他吱唔着,说不认得老拐,是顺路捡的,便趁医院不注意,跑了。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昏死过去?金招来冷了脸子问。我咋知道?早上等他来给派工呢,左等右等没动静。去屋里看,结果就那样了。老乡为老拐开车,给工程上拉戈壁,天天要等老拐派工。行了,知道了。金招来打发走老乡,气呼呼地坐在板凳上,胸口一起一伏,也不知是在生老拐的气,还是在生自己的气。突然一阵心烦气燥,金招来猛地站起身,手上毛毛乍乍地收拾了一个包包,便准备奔医院去。你干嘛去?一直坐在一边黑着脸没吱声的强子,一把拉了金招来。屁话,那家伙给送去了医院,我不去看咋办!你坐下。强子一把扯了金招来。金招来被扯得踉跄地跌坐在板凳上,一时气急,尖着嗓门喊,你抽什么疯?
  
   主任,我们这个病人真是无主流浪者,到现在人死了,都一直没来家属。秦素兰压住性子,又拉出一副跟何主任死缠硬磨的架势。唉,有什么办法。一个科就跟一个家似的,总有操不完的心。本来挺顺畅的瓜子脸,偏偏两个颧骨支起来,再加上她怎么吃都精瘦的样子,家里科里都被人笑,你呀,天生一张操心的脸,不操心岂不是资源浪费?秦素兰摸摸自己的脸,无奈地也跟着笑,也是,没心操我可能还真活不下去呢。真死了?隔了宽大的办公桌,何主任老花镜架在鼻尖,慢悠悠地抬眼问道。真死了。秦素兰赶紧起身,双手递上清单。何主任眼睛直奔末尾那个数字。一万多,你们还真能整。不是。我们用药已经很省了,如果做手术,远不止这个数。秦素兰赶紧绕过桌子,走近何主任。何主任,你就行行好,特事特办,给我们把住院费报了吧。这个病人真是把我们害苦了。说苦,秦素兰的两个眉头便蹙在一起扯不开。医院就是收治病人的,什么叫害苦了你们。何主任摘了眼镜,不轻不重地往桌上一放。一看这动作,秦素兰心一凉,得,这趟算是又白跑了。但话还得继续说,不说,这些钱,谁出。
  
   11床来得急。来得时候科里还正在开晨交班会。门被突然撞开。一个穿着油腻腻棉袄的人扛着一个人,冒冒失失地撞进办公室。突然撞进个人,满屋子的医生护士一楞。马上有医生反应过来,走过去翻了病人的眼皮用小手电照。主任喊过油棉袄,问,怎么回事?油棉袄稍作迟疑,结结巴巴道,我也不知道。看他倒在路边,就把他拉来了。意识不清,瞳孔大小不等,对光反射迟缓,估计是脑血管意外。医生抬了脸向主任汇报。还楞着干嘛,赶紧给安了床处理呀。主任摆摆手,医生护士才像得了圣旨般呼拉散开,各自忙去。病床安了。血压量了。CT单子开了。11床家属……护士冲走廊喊。没人应。
  
   说你没脑子,你还真没脑子。强子不理会金招来的尖叫,半截铁塔似地立在门前,粗了嗓门发脾气。这个时候别人都知道躲,就你直楞楞地往上冲。咋地了,你有钱去填那窟窿?上窄下宽的脸,两只眼睛离老远,一条短而局促的眉毛压在眼梢,强子人长得看上去并不聪明,关键时刻脑子却并不糊涂。金招来被强子一吼也醒过神,但面子上下不来台,便重重地把包包赌气地顿在一边。
   要说老拐没钱,谁也不信。大车好多辆。天天见老拐派活儿,天天见车进车出的,但老拐就是没钱。我的那些个钱哪,还不够塞那些无底洞的。有时工钱开不出,被师傅堵着要钱,老拐便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操了手、眼皮一翻,冲那些大车扬扬脸,有本事你们向那些老爷要钱去。唉,说起那些车,也真是些老爷。个个旧得烂朽朽的,不是这个今天爬窝,就是那个明天大修。可再怎么着,归根到底还是挣钱的。但钱在哪?一说起钱老拐就眼睛不睁的死样子,恨得金招来牙长,想咬人。
  
   怎么办,做不了CT,确定不了是出血还是梗塞,没法用药。医生刷刷刷写了一沓单子,才反应过来。怎么样,找到人没?宁主任转脸问秦素兰。院里院外地找了一圈,再没见着那穿油棉袄的家伙。秦素兰刚楼上楼下跑了一通,脸涨得通红,额头冒汗。先做检查吧。你们再接着找找。宁主任埋头写了担保单。
   大面积脑梗塞。意识丧失。大小便失禁。这样病人,没家属陪护,只能安排护士上特别护理。唉,我的个妈妈呀,真是要命。一听要上特护,秦素兰的头嗡地就胀大了,两个眉头又蹙在一起扯不开。主任,您老人家稍安勿躁,容我些时间,等我生出几个护士再给您排特护好不?秦素兰不带玩笑的愁样子把宁主任惹得直笑,没事没事,你生几个我都等着,但现在你把11床给办清爽了。
   科里人手紧不是一天两天了。四十张床,标准配置得16个护士,但院里给他们科的,从来没超过10人。偏偏这两天小张的小孩发高烧,能不给她假?9个人,将近60个病人,天天加班,天天忙得鸡飞狗跳,哪儿还抽得出人?想想办法,再想想办法,11床不加特护还真不行。宁主任好脾气地把皮球踢给她,你就看着全权操办吧。嗬,好大的权,喜得我。秦素兰倚了护士站,一手撑了腰,做软弱无力状地跟主任斗嘴,主任,您老人家再收病人悠着点吧,把我们的小腰都累断了,就没人陪你玩了。宁主任嘿嘿一笑,便放心地把11床扔给了她。
  
   老拐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的,猛一搭眼还以为他是不善言谈的书生。老拐其实并不是腿有毛病,就是特能吹。如果他卖拐杖,能吹得腿不瘸的都买了他的拐,所以,左吹右吹,吹来这么个名儿。你看他回村里的那样儿。大嘴一张,好像被钱压得喘不过气似地,吹得呼呼的。我在新疆,那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钱哗哗地向我怀里扑,挡都挡不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多大的老板呢。可不是嘛,不是老板能有那么些车?也是。爹妈就动了心思,就把她给了他。招来呀,当初爹给你起名时就没看错,你就等着招得黄金万两吧。爹乐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好像自己不是坐在土炕上而是坐在金子堆里,把小酒抿得吱吱响。要招你自己去招。金招来最见不得她爹那副见钱眼开的财迷相。天天把她看得跟贼似地。一见她跟男人讲话,就摔三摔四地骂。哪有那么多屁话。穷得叮当响还想美事。吓得村里老的小的男人都不敢招她。气得她哭得上吊的心都有。这家是呆不了了。她想跟村里其它姐妹一样出去打工。她爹眉毛一竖,指指她娘,你可得把她给我看好了。打工打工,你见过哪个出去打工的女人,最后不是灰头土脸地臊回来。咱招来,就养在家里,就养给那金子缠身的贵人。贵人,贵人。十六岁起,爹就不歇气地给她找贵人。可你看他找得都是些什么贵人。不是离婚的就是死了老婆带着孩子的。你懂什么,离婚怎么了、带着孩子怎么了,有钱就行。爹有时软有时硬地哄她。要嫁你自己嫁。要不我死给你看。金招来犟脾气上来,十头牛也拉不住。父女就僵在那儿。一个没钱坚决不嫁女儿。一个结过婚的男人坚决不嫁。
  
   我跟你讲,招来,这次你要不依,我和你妈都死你跟前。爹撂下狠话。妮子,老拐这人不错。有钱,人也长得周正,最重要的,他没结过婚。你看,村里那么多丫头,人家一眼就相中你。娘陪着小心,也劝。夜静得掉下根针都“当啷”一声,金招来坐在院子里,抱了膀子看星星一闪一闪地眨巴眼,也觉得自己再闹下去没趣。自己虽长得眉眼清秀,但也不是村里最耐看的。老拐能相中自己,也是自己的福气来了吧?金招来轻叹一声,遂了爹娘的意。
   刚嫁时,感觉还真是不错。大她十四岁的老拐把她当个宝,天天恨不能把她抱在怀里、含在嘴里。就是一样,给到她手上的现钱不多。女人嘛,钱多了生事。老拐自有道理。屁话,我只听说,男人钱多了就坏。老拐嘿嘿地笑,还是照样对她抠手抠脚的。好在金招来并不是贪财的女人。不愁吃穿,日子过得润滑滑的,就好。但来年老拐就变了脸。
  
   啊,白天上了再上晚班、夜班上了再连白班,护士长,你逼死我们算了。你看看你看看,我们小脸都熬成什么色了?唉,命苦哪,早早地熬成黄脸婆,嫁也嫁不出去了。一群护士一看排班表,就叽叽喳喳地嘈嘈上了。有什么?以前又不是没这样上过。秦素兰气燥燥地把排班表压在玻璃板下,转过身,又是一副笑脸,软声说道,行了我的小姑奶奶们。我能忍心累死大家吗?看11床那样,能撑几天?
   还真是邪了门,天天让人留意盯着,11床的家属硬是没露面,把秦素兰愁的。二千、三千,担保做了好几次了,最后还是不见家属来。怎么办呢?问院长。院长就一个字,找。但到哪儿去找?秦素兰苦着脸把一沓子担保单放在院长桌上,看,还有您的三千呢。实在不行就停药吧,再这么担保下去,钱打了水漂,大家都没得饭吃。院长瞄了一眼那些单子,不轻不重地说,你有三头六臂,想再造一起豆豆事件,你就停吧。病人没钱。药也不能停。谁欠了费还得谁赔。偏偏还有那么一帮不省油的记者,小事化大,大事闹上天……这啥世道,简直活活逼死人。秦素兰气得牙根痒痒。
  
   夜已深了。走廊上的灯,蒙蒙的并不光亮,一些叫不上名的小虫儿网在灯下乱舞乱撞。金招来向上拉了拉遮了半边脸的头巾,蹑手蹑脚地挨着病房门上的玻璃小窗向里看。看一个,若无其事地转转,看没人注意,再看。终于,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老拐躺在床上。头歪向一边。白净的脸,在白炽灯光的映衬下更显得白森森地糁人。鼻子里一根管子,旁边氧气小瓶里呼呼地冒着泡泡。一个护士,坐在墙角处的沙发上,打盹。空荡荡的屋子,亮晃晃的灯光,监护仪嘀嘀地响,老拐躺在那里,孤零零的,一副可怜相。金招来鼻子发酸,手不由地搭在了门把手上。护士感觉到了什么似地,迟迟疑疑地向门这边望,把金招来吓得赶紧掂了脚尖,一溜小跑地跑进夜的无边暗色中。
  
   跑出去好远,金招来才停下来,捂了胸口、大喘气。都这样了,还这么糟贱人。金招来想着那张糁人的白脸,恨恨地想,活该。
   好吃好喝养你干啥,连个娃儿也养不出。辛苦了一年,老拐“颗粒未收”,他说翻脸就翻脸。于是,好吃好喝被养着的金招来便从将军到奴隶。“从奴隶到将军”这词儿,金招来是从爹娘那里听来的,好像是个什么电影里的。只是演到她这里,变成了“从将军到奴隶”。变奴隶的金招来,每天天麻麻亮就得起来,烧火做饭,打发师傅们出车。晚上要耗到三更半夜,伺候着陆续回来的师傅们吃饭、泡脚。这些师傅是给我挣金娃娃的,你可得小心给我伺候好了。老拐打牌回来,看忙得头发乱蓬蓬的金招来,还不忘加上一句。你的金娃娃跟我没一毛钱的关系。金招来手上忙着,嘴也不闲。哎,我说你这婆娘,你吃的喝的不是我的,难不成还是你自己生的?老拐说着脾气就来。你就是雇老妈子也得给工钱。金招来脾气更盛,隔了老远把水瓢扔进缸里,“咣啷”声里,金招来气噔噔地拧身走人。老拐气得在后面咬了牙帮子喊,你这婆娘,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共 12063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小说分两条线索展开叙述,看似各不相关,其实紧密相连,就像两条奔腾的支流,各自澎湃汹涌,最终融汇贯通,水到渠成。两条线索,一条是金招来与强子这边,一条是乱成了套的医院,而贯穿两条线索的主线,就是被送进医院的老拐——金招来的老公,一个欠了一屁股工钱的老板,一个到死也没见亲属来认领、让医院手足无措的病人。金招来难就难在,她是老拐的老婆,在老拐生前,得不到丝毫的好处,死了,却得给他背黑锅,惹骂名。本来,她以为跟了强子,便可摆脱老拐,殊不料,老拐一死,麻烦即来。小说一开始,便写了金招来的左眼跳,其实是为后文设下了巧妙的伏笔。左眼跳财?非也!财没来,却招来了推不开的麻烦。难,真的是难!小说的构思、情节的布局、人物的语言,以及人物形象的刻画,皆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细品佳作,推荐共赏!【编辑:上官竹】【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104012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竹        2011-04-12 08:28:15
  金招来跟了老拐,本来已经是从将军沦落到了奴隶,苦不堪言。变奴隶的她,每天天麻麻亮就得起来,烧火做饭,打发师傅们出车。晚上要耗到三更半夜,伺候着陆续回来的师傅们吃饭、泡脚。为什么?因为,这些师傅是给老拐挣金娃娃的!后来,跟了强子,本以为强子可以带她脱离苦海,殊不知,老拐的死,又把她推回了苦海,左右为难。小说文笔诙谐生动,细细品读,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精彩!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叶舞风        2011-04-12 12:54:21
  真是一篇佳作!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 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3 楼        文友:叶舞风        2011-04-12 12:55:08
  这个女人真苦!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 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4 楼        文友:秋梧飘絮        2011-04-12 13:44:04
  人人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医院难,难在不能放跑人,难在没家属支付医药费,难在人手缺乏无法排班;火葬场难,难在只有两个冰柜周转不过来,难在不能擅作主张把尸体火化了;民政局难,难在所有来这里办事的人必须符合条件走程序。单位难,人也难——老拐难,难在妻子不生娃,于是整天摸麻将把辛苦赚的钱都输光,然后病重住院、没有家属陪伴照顾,孤零零地死亡;强子难,难在家贫腰不直;打工的司机难,累死累活老板还一命呜呼,没钱付人工费;招来难,难在不能掌控自己的幸福,嫁给了老拐,而老拐外表看起来光鲜实则是兜里没有两个钱又好赌的主,因为没有生养而被当了奴隶,实在无法忍受便跟了强子,奈何强子对她的爱并不纯粹,老拐断气之后,还被强子闭着回原来给她带来梦魇的“家”看看有没有便宜占,便宜没占着,反倒遇到来要账的人,推推搡搡之中,再也支持不住,肚子剧疼,人也瘫软在地。小说紧扣“难”一字展开叙述,线索多条并进而丝毫不乱,节奏不疾不徐,过去现在相互穿插,细节可圈可点,语言精准凝炼,讲究内涵的绵密厚重,力图多层面多角度地塑造人物,表现小人物的生活状态,冷静犀利地透过现象揭开某些潜规则,剖析人性的幽微面也显得客观,是一篇具有现实主义意义的力作。
5 楼        文友:浅泠        2011-04-13 18:22:55
  两个看似不相干的故事,看似不同的两个世界,经由作者巧妙的叙述,二条线索交错并进,医院里的“老拐”就是二条线索的交汇点。
   住院前的老拐参与的招来的心酸人生,是那一堆破破落落的车的命运,是那些司机师傅的苦涩,甚至还有看似憨厚的强子的机心。
   住院并死亡后的老拐,是医院里秦素兰,宁主任,李主任,护士,老李,院长……的烫手山芋,她(他)们怕且惧,怕媒体的报导,怕豆豆事件的上演,怕自己贴钱,怕特护的班……
   老拐是一面镜子,照见的是各色人等的本真面貌,招来那个世界的,想从他那里弄到钱,医院那个世界的怕牵累到自己,想全身而退。老拐死了,二个世界开始逆向,医院的世界因了终于解脱而释然,招来和她这个的世界里的人却因了弄钱的希望破灭而绝望……
6 楼        文友:司药        2011-04-15 18:18:20
  一个“难”字,由上官竹、秋儿、泠细细“审”来,意味更甚……药惟有文字言谢。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7 楼        文友:晋忻李        2011-04-16 18:51:43
  没有对小环境如医院和对人情世态的深刻洞察,和过得硬的语言功夫,要写出这般现实主义意义的力作,那是不可能的。欣赏学习啦。
晋忻李
回复7 楼        文友:晋忻李        2011-05-14 10:16:02
  从生活中釆摘來的,含苞带露,浓郁的生活气息扑鼻而来。拜读欣赏。
8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审        2011-05-14 19:37:18
  一篇相当成熟的作品。语言的爽利,人物的鲜活,氛围的营造,以及一些伏笔的运用以及其后的巧妙呼应。作者处理同类题材很有优势,行文之间看得出驾轻就熟,因而着力点不在文本的表层,而是人性的发掘。可见技巧的圆熟非常重要,它可以节省作者的精力去往纵深里挖。仅有主题的深刻,并不能立地成佛。
9 楼        文友:月儿常圆        2011-05-15 09:15:41
  小说叙述老道,表现在在刻画人物时,作者能融入其中,这样的叙述,便能将人物性格刻画出来。小说的节奏明快,与现代生活合拍。读者在品读时,好似置身于湍急的河流中,身不由己地向前推进。小说的容量大,同时刻画了好几个人物。如果要说不足的话,依我个人的观点,仅供参考,这似乎是一部中篇的内容,作者纳入短篇,感觉像穿上紧身衣一样,有些逼狭。另外,作为短篇,一般来说,以一个人物为重点叙写即可,这样容易把人物刻画得细致入微,人物多了,反倒刻画上显得捉襟见肘的了。同时,这也回到了先前提到中篇的话题。我一般不愿作评的,因为司药是老朋友,也就推心置腹的说出自己的看法。不对的地方,请包涵。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 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回复9 楼        文友:司药        2011-05-15 14:04:05
  月主中肯之文道,药深受感动。受益匪浅,再回原文体味、揣摩中。
   感谢。问好月主。
10 楼        文友:月儿常圆        2011-05-15 09:16:36
  我所说的人物多,是指重点的人物多。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 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共 22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