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大筐小篼 >> 未知栏目 >> 未知栏目 >> 【筐篼文学·小说】潜伏

精品 【筐篼文学·小说】潜伏


作者:老笨熊李春胜 榜眼,25200.28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925发表时间:2011-06-29 21:56:56

【筐篼文学·小说】潜伏 我是一个男性公民,不折不扣,和你的表哥、堂兄同属于一个同类项,我喜欢留长发,不光是喜欢,而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挚爱,你要问我为什么一个大老爷们喜欢长发飘飘,暂且我不告诉你,不是不想告诉你,而是难以启齿,说实话,我那垂帘听政的老娘们可是火星奶奶脾气,是她让我保持这种“女士”风度的,而且不能把秘密大白于天下。
   什么?你说我是艺术家?边儿都不沾,我既不是画家,也不是歌唱家、谱曲家,我在一家外资企业工作,是我的大表兄给介绍去的,工资虽然不高,因为单位不错,所以也就不低名头。
   骄傲一点儿说,我的一头黑色的秀发,欺骗了我那高傲的老婆,那比向她甜言蜜语喊声“阿姨”还有磁性。我的秀发给了我做人的尊严,赢得了我烂漫的爱情,给了我胜人一筹的魅力,给了我刻骨铭心的留念。
   当年,我的家庭很贫寒,还在我四五岁的时候,父亲去替人家扛了半天石头,人家给了他十几个核桃作为回报,父亲高兴得如同刘备得了荆州一样,他一回家,就把我喊到跟前,拿出一把斧头就在门前的捶布石上给我砸核桃吃,我处于好奇,就凑近他,没想到父亲没注意他身后的我,把我的“大核桃”给砸了,当时血流如注,我哭天抢地,父亲大惊失色,隔壁的二大爷说,马上弄点锅灰来止血,于是奶奶就慌慌张张到灶下弄来了锅灰,照准我的伤口摁进去,那时家里实在是穷,要是在现在,绝对不会用锅灰来“掩盖”父亲的“罪过”。那些日子奶奶稀罕我,用一块烂衣服包着我的头,而且变着法儿给我弄好的吃,当时我在想,如果我再挨一下子,也许还会享受这样“太子”般的待遇。渐渐地我的伤口开始发痒,痒的难受,就不停地去用小手抓挠,奶奶搂着我,让我忍一忍,然而,我趁她不注意,就偷偷摸摸去抠那些血痂子,抠着抠着,抠出麻烦来了,由于感染,一块月饼大小的秃疤从此在我脑袋上扎根落户了!
   奶奶经常流泪,她说,“小子呀,将来你到哪里讨媳妇啊!唉,我的孩子啊!”
   当然,小时候不在意,荣辱感不是多强,而且自己常常想,要媳妇干什么?让她来和我一起争吃黑馍?我不要,打死我也不要!奶奶说的回数多了,我就傻乎乎地问奶奶,“奶奶,要媳妇干什么?”
   “傻孩子,给你暖脚啊!”
   “那要是媳妇脚也冷呢?”
   “你给她暖脚呗!”
   奶奶说对了,后来我讨到媳妇后,她就是脚暖和,也要侵略我的领地,甚至霸道地把脚伸到我的肚子上,我狠心把她的脚放下去,她会更变本加厉,两只手、两只脚同时出击,把你征服得服服帖帖,唉,小时候的那种独身主义理想还是对的,如果一开始坚持自己的独立自主的原则,我也不会沦落到天天给人暖脚了。
   话再返回来,我长疤也长,疤长我也长,我们明比暗赛,你追我赶。当我上初中的时候,我的雅号也就出来了,什么“秃瓢儿”,“电灯”,“大西瓜”等等“桂冠”非我莫属,全是因为我头上这块“自留地”,我开始自卑,内向,不敢站到人堆里。我感谢我的班主任,她说,现在时兴男孩子留长发,你把头发稍稍留长一点不就掩人耳目了?
   你别说,两个月后,我的头发长有两三寸长了,那块自留地也被郁郁葱葱的“黑纱帐”覆盖了,风一吹,很匣意,自我感觉特酷、特帅、特潇洒,我的班里的哥儿们也开始东施效颦了,那时男生留长发成了学校“地富反坏右”的整治对象,我们班的我例外,校内老师大概也知道这个原因,就也见怪不怪,顺其自然了。
   我增加了自信,就开始在体育场、图书馆、商店等公共场合下出现,你别说,我除了头上那块不毛之地外,其他方面表现得都很优秀,能够染红更多的同性眼球和吸引更多的异性目光。
   当然,我不会像成熟的女孩一样刻意打扮自己,拉发、烫发、染发,我的“森林之发”也争气,不染自黑,黑得发明,不烫自曲,曲成了0.618的黄金波浪,不拉自顺,顺成了风景区的瀑布,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洗洗头,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用梳子梳头,当然皮筋了,发卡了,发夹了,这些女性象征的玩意儿咱没有,也不是说我的头发就长到了披肩拖背的级别,更不是说我就沦落到背叛了自己性别的程度,我还是要保留一定男性底线的。我基本上两个月去一回理发店,不敢让理发师傅进行大的动作,只象征性地修剪一下,为什么,不言自明。
   到了高中,学校要求比较严格,男孩子不能留长发,就像当时革命党人进城一样,“留头不留发,”我们学校的潜规则是“留校不留发,”政教主任一声令下,“忽如一夜春风来,千头万头发型改,”当时我刚进校,真不敢不听政教主任的话,又不想露出庐山真面目。我就偷偷地哭,不敢正大光明地流眼泪。
   当厄运最终降临到我头上的时候,我反倒平静了不少,我也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勇气,冲向政教处,找到政教主任,就一五一十地向这位掌握着头发生杀予夺权利的“刀斧手”申述了自己留发的理由,并恳求他千万千万为我“严守秘密”,他表态,他要当刘胡兰,不当甫志高,他让我安心学习,他会处理好一切的。
   果然,第二天政教主任在学生会上宣布,“为了保留男同学长发的艺术造型,在学校的大型文艺演出中塑造角色,经学校研究决定并征得个人同意,特批准李春胜同学把头发留下来!”
   我的小哥小姐小弟小妹们也确实为我的“酷靓”出了力,听政教主任这样一说,就全布热烈地鼓起掌来,所以在高中,我的“秀发少男”是有公口的,政教处和学生会就是我“男扮女头”的保护伞。
   上大学的时候,我比较自由,我的发型得到了很多俊男靓女的青睐,特别是那一群表面看来是熟女型的丫丫们,那眼球流水一般,当你留心她们的时候,她们装模作样去看草坪和花池里的花,当你不注意她们的时候,她们又一个个背着你投来欣赏好奇的眼神,应该说我在这里能够找到我的爱情,因为明着、暗着追我的女星星们不乏其人,但也可能是我受了奶奶的“暖脚”流毒的影响,也可能是家贫的因素,还可能是“满园捡瓜,捡得眼花”的区域优势,总之,我在得到靓女们你追我赶的快意之后,一个个都拜拜了!
   大学毕业后,我的大表兄把我引荐到外资企业的一个部门办公室给吴经理当秘书。吴经理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无论办什么事情,都很严谨,别的秘书送交的报表、材料有的要返工两三次,但对于我所设计的软件、表格、计划、总结等等,虽说是他口头上没有表扬,但往往只一次就顺利过关。他是一个很正统的人,所以对我的发型大概是不敢恭维,见了直皱眉头。有时候,我想解释解释,但始终没有迈过“自我解剖”这道坎儿。
   为了打出企业的名号,企业决定举办一个大型的文艺晚会,邀请市内著名的艺人到公司演出。
   我坐在走廊边上,聚精会神地看主持人的头发、小品演员的打扮、相声演员的相貌以及女歌唱家的连衣裙和高跟鞋,突然主持人字正腔圆地报出了一个叫“狐狸精”的女歌手演唱的新歌《我的心》,狐狸精,新鲜,居然还有人叫这个名字的!
   现实中,确实有一些事情弄不明白,有一些很正派很经典很文雅的名字很难引起人们的注意,艺术家们为了出名,挖空心思,起的艺名也稀奇古怪,什么“公牛合组”,“破风箱演唱队”,“丑鸭鸭组合”,五花八门,让人一听就记得清清楚楚,现在居然还有人叫“狐狸精”的,晕!
   “狐狸精”一登台,就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音乐响起,她站在一群男女搭配的舞蹈演员前面,很大方地随着音乐旋律歌唱起来:
   “问问胸膛
   和心商量
   到底该不该和你来往
   自作主张
   心血荡漾
   你的情意让我难以抵挡
   见到你
   我徘徊我迷茫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
   不见你
   我忧伤我恐慌
   我的心是不是改变了模样
   我在人海中寻觅
   我在人山里躲藏
   依然依然依然是你占据了我的整个心房
   ……
   青春的我对女性的一切充满了新鲜与好奇,尤其是女性甜美的歌,MP3、MP4上的女明星的歌我百听不烦,但这首《我的心》还是我第一次听到,我入迷了。
   唱着,唱着,“狐狸精”走下台来,一边唱,一边和观众握手,我坐在走廊边上,没防备她已经到了我跟前,我傻傻的,还是身边的吴经理抗了我一下,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马上站起身,“狐狸精”纤纤的手伸过来了,在我伸出手的一刹那,身上的血液好像开始倒流了,我使劲地摇了摇她的手,刚好这时遇到她的歌在过门歇气的时候,她妩媚地笑笑,“你真像我表弟,”说完,擦身而过,向后排走去。
   尽管心动的时间仅仅几秒钟,对我来说,仿佛是半个世纪的幸福。
   演出结束,我拿着一份文件匆匆走出大门,刚好碰到公司主要领导送艺术家们离开,我不住地用眼四下搜寻,希望再次目睹一下“狐狸精”的芳容,没想到正在我愣神的当口,前面一辆奥迪小轿车里走下了一位“月里仙子”,她就是和我有一面之缘的“狐狸精”,她径直走到我身边,笑笑,如春风,似朝露,比含苞,她的突然露面,弄得我手足无措。女孩子的矜持与腼甸传染给了我,她“突袭”了男孩子的豁达与雍容。她拉着我的手说,“你真像我表弟!请问先生和我们是‘一路货色’吗?”
   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因为很多人都认为我是画家或歌唱家,都是被我的“男身女头”所蒙蔽。
   我还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吴经理抢先说,“他呀,可是我们公司的才子,从图案设计、软件制作、文秘提案都是一流的!”
   “敢问先生的名字吗?”
   “他叫李春胜。”又是吴经理抢了先。
   她给了我她的名片,却没有要对我“隔离审查”的意思,很是自然地和我握了握手,一转身,飘走了。
   我看着她的名片,原来她叫胡静。说起她的真名,大概很少有人知道,但对于“狐狸精”的媒体访谈、网上炒作倒是不少。现在这个社会,网站、媒体为了弄点自己特色的东西,就大肆在明星身上做文章,某某和某某结婚了,某某和某某离婚了,某某和某某有暧昧关系了等等等等,弄得沸沸扬扬,弄得你啼笑皆非。但是,我的哥儿们在私下搞到的情报和媒体的传闻大相径庭。媒体说“狐狸精”正如其人,善于煽情,迷惑人;我的哥儿们、姐儿们却说,“狐狸精”在某某市演出时,被一纨绔子弟相中,那家伙仗着老子手中有权,多大权?权倾朝野。他软磨硬泡“狐狸精”,答应给她一套别墅、送给她一辆奔驰小轿车,但“狐狸精”并不束手就缚,不为金钱和权势所动;另有传闻,说有一位高级官员想包“狐狸精”为知己,没想到玫瑰没有摘到却弄得满身是刺刺。究竟“狐狸精”是什么样的人,我不知道,但从人们的闲聊中,知道她是一个“准传统型的”女性,至于我对她的“肝脑涂地”、“怦然心动”的电击,也就是她先后两次和我的握手。当然,我也有自豪之处,连吴经理都没有得到的名片,咱一个职员却有了。
   我的生活渐渐恢复了平静,“静”得只剩下胡思乱想。这时候,我的QQ空间出现了一个新号,对方问我愿不愿加入好友,我鬼使神差地按了接受,接着我们开始在网上聊起来,想不到竟进了“狐狸精”的空间,她是怎么知道我的QQ号的呢,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搞到情报的!
   我开始时小心翼翼,“听”着她在网上“滴滴滴”说个不停,我只是机械地“嗯”、“嗷”、“呵呵”、“哈哈”地应对着,后来,渐渐放开了手脚,我开始给她送表情,我送他一杯茶,她送我一杯茶,我送她一朵玫瑰,她送我一朵玫瑰,我送她一个吻,她犹豫之后,说,受不起,我赶紧道歉,她随后送过来一个吻……
   像这样的游戏我们玩了很多次,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终于“心”和“心”接上了头,她问我为什么喜欢留长发,难看死了,我说,你要不喜欢,我明天就去把它剪了,剃个光头,她说,我喜欢你的长发,真的,骗你是小狗。当然,真要动手自己对自己的形象下手,我确实不会干这样的傻事,黑纱帐没了,我的“疤老弟”能够继续潜伏吗?
   然后她约我周末在香山公园见面,不见不散,我高兴得天就要塌了,河水要倒流了,由于工作原因,我如实地向吴经理打了招呼,吴经理吃惊地看着我,“小子呀,行啊,你要走桃花运了,我打了一辈子鹰,没有被鹰叼走过一回,你初出茅庐,首战告捷,想不到你还有一手啊!行!周末是你的自由时间,愿你马到成功!”
   见面的羞涩与矜持我不愿赘述,倒是她的尊荣让我值得提一提:秀发、柳眉、双眼皮、杏眼、玉鼻、朱丹唇、柳腰身,一身典雅的草绿色的连衣裙喷射着青春气息,脖子上一串小巧的项链闪耀着淑女的美丽,一双铮亮的乳白色的高跟鞋敲击出来的清纯的音符敲得人心碎,天下美女的靓点、优点都集中到她身上了。她的天使容貌勾了我的魂,摄了我的魄,我被融化了!
   第一次我们谈的都很投机,出乎我预料的是,我们有一样的梦想,一样的爱好,我绝不是恭维与迁就,说实话,我们的语言、我们的性格、我们的格调确实有许多相似之处!
   她说,我们认识就是缘!
   我说,缘就是我们认识!
   她说,在娱乐圈内,内部与外部包装你的绯闻沸沸扬扬,如雨后春笋,信则有,不信则无,尤其是她的艺名不好听。但是,就是她的艺名让观众认识了她,接受了她,她本名叫胡静,好事者送她外号“狐狸精”,开始时她很生气,为此吵过架,流过眼泪,但渐渐地习惯了,干脆把这个不雅的外号接纳了算了,她问我这样有意思不?
  

共 819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风趣诙谐的笔调,简单平白的故事,直击生活的现实。繁华落尽是平凡,光环褪去是平凡,平凡的真实,平凡的生活,平凡的现实。真实的生活是无法接纳潜伏的。问好,推荐阅读。【编辑:静听】【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1063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静听        2011-06-29 21:57:35
  问好~欣赏美文~
淡然静美悟禅花
回复1 楼        文友:老笨熊李春胜        2011-06-30 22:51:46
  谢谢玉评!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