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方向

精品 方向


作者:司药 探花,220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089发表时间:2012-02-08 15:44:18

农历二十三祭了灶爷,扫房子、冻豆腐、割肉、宰鸡、发面、蒸馍……年味越来越厚,一个冬天没落下来的雪,终于经不住诱惑,嗅着年味,来了,仅一夜工夫,已积了五六厘米深。地上白茫茫的,一路走去,咯吱咯吱的响声伴在脚畔,伴着出行人哼在嘴里的小曲儿;四周雾沌沌的,正午的太阳如老人慈祥的脸盘,咋看咋亲;雪花儿冷不丁舞进脖子,凉津津的,让人一爽。
  
   大年二十九,起来的第一件事是察看天气。担心了一夜,居然雪停风住,艳阳高照!赶紧相互招呼着收拾用物,驱车几十里路,去探望、问安父亲母亲。
   一拐弯,远远地便见那颗与坟冢相视的白杨,萧萧然,立在寒气中。大大小小、高高矮矮的坟冢密密地从路边延伸到山脚下。高大醒目的,是新坟,新艳的花圈上还残留着泪痕,碑前摆放的食物还氤氲着烟火气息。经年老坟,用砖砌起来、单家独院的,自带一份威严和尊贵。有些坟已塌陷成坑,坑前一块歪歪斜斜、欲倒不倒的窄木板,字迹早已模糊难辨,浮尘尽心尽力地掩盖掩饰,还是掩不住浸骨的凄凉。最多见的,还是高出地面的“原生态”土堆,状如圆丘,或灰白的水泥或油黑的大理石墓碑上面,清晰地篆刻着死者姓甚名谁,讲究人家的,以“考妣”相称,读来让人心生肃然,不由敬重。白话多用,慈父母、爱夫(妻)之类的,透着寻常人家的亲和留恋。
   我们一家人聚集在父亲母亲面前,你擦墓碑上的浮尘,他摆供品、叠黄纸、点高香……大姐哽咽道,“爸、妈,过年了,我们来接你们了!”话未完,泪已出。在大姐清冷的眼泪和哀哀的哭诉中,儿子女儿媳妇女婿跪拜父母,孙儿孙女叩首爷爷奶奶,墓中人便由时间隧道,深一脚浅一脚地由远及近,轮廓清晰,面容姣好。
   鞭炮声“哔哔啪啪”,红衣碎了一地,惊起的淡紫色尘烟,丝丝缕缕,盘旋升腾,把一家人积了一年的想念,带给父亲母亲。
   父亲母亲屯垦戍边,远离故土,在这里你们有了我们,我们有了孩子,但从此没有了家乡那高大森严的祠堂,没有了持重的族长引领族人隆重地祭祖,我们只能站在瑟瑟寒风中,陪你们一起过年。知道你们孤单。怎么能不孤单呢!虽然远远近近、左邻右舍都有伴,但,那不是家人、不是亲人,你们深重的落寞,从那一堆黄土里溢出,随着太阳月亮,日日夜夜撩拨我们的心。父亲、母亲,没有你们的年,好没味!今天我们回家,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好好过个年吧!
  
   没有比“春运”更具中国特色。火车站、飞机场、长途客运,但凡与“车”有关的场所,必人头攒动,走不利落,行不畅快。今年铁路部门出台了新举措,电话、网络购票,每天的第一时间,电话永远占线,网络直接崩溃。
   怎么就有那么多人一定要在大冬天里出门,受冷受罪,票价又高!一脸焦急,一腔郁忿,到处是冷峻冷漠的脸色,但每一个胸膛里,跳动的都是一颗滚烫的心——要过年了,要回家了。
   上班族平日里没这么长的假期回家探望父母、老人。农民工除了春节才给放大假,其它时间老板恨不能把一天扯成三十个小时用。学生放寒假,提前一个月订票,人还未到家,又匆匆抢购返程票。行色匆匆,满脸倦色,但只要候车厅滚动屏上在显示与家有关的那几个字,便眼睛一亮,精神一振。
   火车车厢里,三个字,脏、乱、差。蛇皮口袋、手提皮箱、塑料大包,到处塞得满满当当;开水供应不上,厕所门前永远排长队;过道上、座位下,躺着坐着的到处是人,一不小心就被挤被碰,本就毛燥的心,遇“火”就爆,张嘴就想骂人,但临到嘴边,换成一句“看在过年的份上,不跟你计较!”对方也火也要爆,听了这话,也就笑了,“都急着回家过年,将就着忍忍吧。”一场剑拔弩张得以消解。谁不知在外难,谁在外不是为了家,为了家人!一想到家,家人,想到就要回家与家人热热乎乎地过个年,再大的不开心,也就忍了下来,再硬的心肠,也就软了下来。爱拼才会赢,羁旅之人,正是被这份心劲支撑、支持,才拼出各自的天地。
   总算回到家!几天几夜坐车坐得腿都肿了,眼睛都睁不开了,但只要用眉目含笑的妻子端来的热水洗把脸,被母亲欢实地召唤着坐在团圆饭的桌边,就舒心舒肺,不由地高了嗓门。闹闹腾腾地喝酒——酒温热了血!兴致勃勃地看春晚——春晚是下酒菜!
   平时空荡荡的屋子这会儿显得挤,年饭过后,小家小口各回各家。白发老人亮了一晚的眼睛又黯了下去。要是有旧时的大房子该多好!一个四合院,一大家子人,关上门是自己的小天地,开了门,一声咳嗽,家族的大世界便喧腾起来。每天早晨给老人请安,围着桌子吃罢早饭,青壮年出门做活,孩子们背着书包上学。清静下来的院落,叽叽喳喳,被鸟雀们视作乐园,哗哗拉拉,风与树叶言情示爱,半掩了门的屋子,人的气息浸了油一般,把已呈现旧色的墙壁抹亮,把桌椅板凳磨亮。
  
   在除夕夜燃放炮竹用于吓退“年”这种猛兽的习俗,几经演变,我们对烟花炮竹的偏爱还是有增无减。都知道硝烟污染环境,会有被炸伤的可能,但就是习惯了在春节听到炮竹的锐响,看到烟花的艳丽,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带走郁结在心底的不快,驱逐缠绕在身的晦气。
   旧习俗以执着的姿态,与现代文明坚定地并行,不能不说,我们这个民族是怀旧的,是习惯活在旧时光里的。与从旧时光里走来的烟花炮竹比,手机短消息算不算电子时代革命性的进步?
   自编一条短消息,或懒一点的找一条消息转发,把通讯录里所有的名儿都“勾”上,然后,群发,于是,收到“祝你和你的家人春节快乐,新年大吉”的父亲母亲,戴着花镜,一字一句看清了消息,原本满心的欣喜化作噙在嘴角的一丝酸涩,“唉,看把孩子忙的,连正经说个话的时间都没有。”兄弟姐妹们倒是豁然,要么也转发个消息过去问候,要么电话追过去调侃一番:我的家人不是你的家人?超搞笑哦!
   过年,短消息如同烟花一样,在一秒绽放出绚烂的问候,让被冷淡心生哀怨的人,心又重新柔软,脸又重新柔情,可我还是钟意于曾经那种“音讯全无”唯书信传情的达意方式。
   哑黄的宣纸,蝇头小楷,带着写信人伏案的姿势和体息,十天半月,才被交送到收信人手上。“儿叩见父亲母亲大人。见字如面,吾爱。”……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几句话,浓浓的“家书值万金”的思念之情便泛滥于怀,便在字里行间寻见了那个鲜鲜活活的人儿,于是,又眼巴巴地期待下一次问安,下一次抒情。“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就这样,在书信往来中,对家、对家人的张望和念想,被一轮一轮、一次一次地反复发酵,酿成醇厚的美酒。

共 252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家,是温暖的港湾;回家,永远是个激动人心的字眼;回家的方向,是维系生命和亲情的纽带。文本截取过年中的多个场景:祭祀、回家的急切心情、团圆的幸福、拜年的各种方式来展现出节日的喜庆,而那些富有地方特色的民风民俗,再次连接起与亲人表达思念的桥梁。文中干练整洁的文字,生动自然,并携带着时代的气息,融入丰富的内蕴,情感的起伏波动,抓住了读者对“家”共同的理解与向往,以及父辈对子女的牵挂和期盼,读来颇受触动,值得细嚼。【编辑:冰煌雪舞】【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208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冰煌雪舞        2012-02-08 16:17:41
  欣赏药姐的文字,真实细腻,触动人心。融合过年的诸多滋味与情愫,一并散发出浓郁的年味。年,就这样在等待、思念、急切、喜庆的气氛中度过。每个年,不同的感觉,携带旧时书信表达问候的年月的记忆,让人心生感念,怀想!问候药姐,不足处,还望海涵、指导!
作品见于《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小小说选刊》《短篇小说》《青年教师》《椰城》《青少年与法》《深圳警察》《燕赵都市报》《北方作家》《做人与处世》《考试与招生》等全国各级报刊!
2 楼        文友:司药        2012-02-09 01:19:04
  雪舞入情入理的按语,把住了药《方向》关于家、回家的脉络。
   虽然文字上还有缺憾,但药对家、对回家的情感被雪舞解读认同,药甚欣慰。问好雪舞。药奉茶致谢。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3 楼        文友:夏冰        2012-02-09 20:58:40
  几个小节,自然连贯,至真至诚的情愫,令人动容。语言是让人亲切有加的那一种风格,娓娓入心。耐读耐品。问候祝福!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4 楼        文友:夏冰        2012-02-09 21:01:08
  《方向》,这个标题好有意味!
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一直在文学的路上走。目前致力于文字表达无限可能性的探索。
5 楼        文友:司药        2012-02-10 00:23:16
  冰主的赏读和认同,药深感荣幸。
   问好。以文言谢!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