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欢喜酒家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酒家*散文】小宗师

精品 【酒家*散文】小宗师


作者:lo.vekim 秀才,2458.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976发表时间:2012-05-14 20:22:46
摘要:难道,我看错了?

【酒家*散文】小宗师
   九州之南,大河静默,乌云漫天驻。
   眼看十年未降那雪就要来。然他先到一步。
   雪前夜降临,纯洁,却至寒的品性。小宗师不知道,今后的行走于路途上,连看风景的眼都是冷的。
   诚然,也会笑。只是笑的时候,心是冷的。
   母当然不知小宗师已经到来。摸摸脸,他仰首一笑,乖顺的神色掩藏了霜。
   其实也无所谓掩藏。那寒意入了骨,平常女子,看不穿。
   小宗师却在此刻踏出第一步,他要行走于世。
   只是这世上走一遭,哪是这般容易的?三步未满,跌了一跤。
   大千世界动了一下,却无人知晓。像在告诫他:此生不顺呐。
   另一个平常女子见了生怜,抱进怀里俯颜挨了挨。然后递与母。
   小宗师不哭不语,挣扎着要下来。
   这次走得委实稳妥。不想走到第三步,他停了停,又摔了下去。
   一个太爷路过,蹒跚着来拉他。不拉还真真不知道——他那一摔,自己成全的。
   我要母来拉,尔等走远些!
   一摔瞒过海,一语惊破天。
   太爷大摇满是诗书的头颅道:此子他日堕为恶人倒罢了,如若不然,当为小宗师!
   ■
   时光、时光。
   人世识得他时,宗师已老。
   有女子爱他、怜他,又知他。捧了他的脸定定看。叹一声:这幅容颜好,年轻着,似画儿里出来的,又到梦里去了。
   他微笑,心里有些许冰凌碎掉的声响,化成水,入了血脉便暖了。却说:心爱,其实已经老了。
   不过二十春秋,就能老了一缕魂么。世人不解。
   而她懂。一颗清泪掉下来,他去接,指间一凉,碎落在地上。
   烟火人间,迷蒙的会遮眼,滚热的会灼脸。精纯如小宗师,却也是凡胎肉身。一路前行,左冲右突。不曾跌倒,但代价是伤痕累累。
   一个不曾跌倒的,又哪儿来的伤痕?内伤,是看不见的。
   世是俗世,风景却好。
   她们有的行色匆匆间忽然一回眸,有的袅袅婷婷时旋即便远走。
   小宗师看在眼里,诸相打心坎儿过,他心里疼了一下。说:乱花渐欲迷人眼。
   心里窜出来的,却是自身小时候的模样。
   那小人儿站在自己面前,抬头看他,形色乖顺。
   他俯首对望良久。心生怜惜,张了细瘦的指去触抚人儿的脸时,不见了,倒是捡了一片风中过来的绿叶。
   放在手心一看,却是枯的。难道,我看错了?自问一句后,小宗师慢慢闭上湿透了的双眼。
   ■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不论在红尘里还是睡梦中,小宗师都没想过要去曾经的咸阳古道走走,因那里音尘早就绝了。
   去到那里,心会成灰。
   但迷梦难料。走着走着就发觉己身在皓辉下的断壁残垣旁。
   小宗师对自己说,我要回去,要回到那滚滚红尘里。还未走,就听到了哭声。
   点点滴滴的啜泣从塌了半体的长城脚下传来。他走过去,又觉晓哭声到了长城后面去了。
   小宗师稍有不甘,三两步翻过倾塌的砖块。
   登城往下一看,无头铁甲三十万,掌戟持剑,延绵到天边。
   大秦的王旗,大汉的龙旗,不一而足,像经幡一样飘荡。
   无数的妇人,身着江山各代的衣裳,穿梭在期间,给这些定格在时光中的男人安顿纸糊的头颅。
   纸上容颜,勾乌描红,那是戏里英雄的模样。
   她们举止温柔,形容悲切。间或有哭泣般的吟唱:
   勿思勿思
   江山筵席
   宁伺宁伺
   君不孤离
   小宗师惊醒过来,感到头痛欲裂。回身向窗,不知道哪个朝代的月光挤了进来,摔碎在冰冷的地面上。
   已经无法入睡。小宗师打了个喷嚏,双目红得像匈奴人驰骋的草原上的兔眼。
   坐在洒满月光的桌前,翻开发黄书卷,尘埃扑面。
   ■
   小宗师真的老了。
   为他掉泪,懂他的女子,她们笑意盈盈地来过,最后却都悄无声息地走了。
   女子们仰慕他,给他无数真心意的赞叹。你是一个让人无限惊异的人。
   她们也安慰他,给他最温柔的怀。你是一个令人心疼的人。
   她们更会爱他,让他的肉身跟灵魂得到最美好的安放与休憩。
   我如此爱你,你可知道。她们说。
   只是,她们终还是悄然离去,留下他孤身一人。
   宿命般的陪伴与离开。
   烈酒穿喉,肝肠尽断,当年仰面乖顺微笑的小宗师一夜白头。
   倒是眼里的霜已经散尽,随风而逝。
   心爱、心爱。小宗师有时会错觉,感觉女子们尚在旁侧,轻声呼唤。
   他说我有些冷,且有些饿。
   原来,还是个可怜的人儿。连风都没心思应他。只有月亮在瞧他,用的是五千年不变的表情。
   我看不到一切了,尤其那些风景。我不知道我是否已盲。不知道她们可还好。
   你眼睛肯定瞎了。一个孩童来听他讲列国志的时候说。
   孩子的理由甚是简单:你看你的书,灰尘都那么厚了。
   小宗师笑了笑,好久没裁的胡子跟着黯淡的皮肉舞蹈。都送给你可好?我什么都看不见了。说完伸出皱巴巴的手就去抚孩童的脸,一如触碰旧世前尘。
   孩童脑袋一偏,一猫身子逃开了。边跑边说,我去叫姐姐来跟我搬。
   小人儿可不要他摸。嫌他手污。更惧他怪——什么都看不见却怎可见我?
   ■
   小姐姐哭得好伤心。
   她比孩童还喜欢听小宗师讲书,可惜父惜子疏女,不允她出门。这次一听可以到小宗师家里搬书,她费力的把他揽进怀里甩了三圈。孩童跟她一样开心地笑,挣红了小脸。
   小宗师去了。
   一炷香不到的光景。刚还在说,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一杯茶摔在旁边,点点碧翠随他那般,彻底黯掉了。
   小宗师斜躺在地,无数的书散落在他身上。不知,小宗师是否知道,俗世的风景那般好,到头来还是他翻阅一生的书给了他最后的拥抱。
   世人更不知道,小宗师学贯古今,天下无敌。
   不过是一生似乎不想多言一字,虚名于是都降临在了无关的世人身上了。
   小宗师在很远的地方,很久的时光里看着他们,微笑不语。
   小宗师至寒的孤独是那年的雪给的,雪会融化,而孤独却是一生的事。对此,他一开始就已经无能为力。
   他经常看到往初的自己,而后惊异非常。于是会在滚滚红尘里对自己发问——
   你为什么要降临
   如此年轻
   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
   将去何方
   问完,转身离开。留下一个乖顺的人儿望着他的背影甜甜的笑。
   却没有一句回答。
   其实,其实没人知道小宗师到底活在了哪段时光、哪场俗世。
   其实。
   其实最后还有一些无人知晓的。
   比如小宗师毕生不过三愿:其一,渴望爱情;其二,求索知识;其三,悲悯吾辈之无尽苦难。
   又比如,爱情走了,小宗师会暗自流泪。
   而爱情来了,他也会——因为他疼。
   无关悲喜。
   -【師】-
  

共 241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仿佛,悠远的时光里有禅院的钟声传来,犹如无声的尘埃扑面,霎那,蒙住了眼。小宗师说,“我此生,为三种纯朴却无比激越的情感所主宰:渴望爱情,求索知识,悲悯我辈无穷尽之苦难。”爱情,知识,苦难。我分明看见沉默的自己在黑暗里坐了许久,终是叹了一声,世间灰尘那么深,百般诸相于生,人们在俗世里忙得唯独忘却了本真,这些,这些,真能达到么?小宗师又云,“此三情,如来去不定之疾风,携卷我踏上遥远的路途,于深水苦海中泅渡,抵达木枯花凋的彼岸。”然,小宗师终是孤独,寂寞更甚,时光不老,诸多女子怜他爱他疼他,爱情来了、还是去,诸相皆如云烟,不过虚妄,却也是那乱花渐欲迷人眼,一个影子自心坎晃过。知识是一堵历史的墙,纸上沧桑千年,小宗师明明看见了,那些哭泣的魂灵,一声声吟唱,一句句血泣,千古历史,多少寒骨,君自孤离,卿生如死,死不离兮,魂寻兮。世间哪里是洁净的?人心么?到处是尘埃,连书卷都是。悲悯,与生俱来,纵使学贯古今,天下无敌,小宗师还是看遍世间诸相,不愿发一言。其实,世人多心高,殊不知,皆是他人眼中相。不见人间千景,小宗师欲赠书于小孩童,欲去往哪里?哪里都是世间。万卷书,深情一拥,小宗师去了。三愿,三情,无关悲喜。关于什么?你们读懂了么?此篇文字,明月改变了一些文风,古典韵味的文字手到擒来,且更简练,韵味更深,更令人深思,站的起点更高。小宗师,一个寂寞的智者,在世出世,真空不空。仔细阅读,会有很多感悟,关于爱情,知识,苦难。推荐阅读!【编辑:悠云微澜】【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515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悠云微澜        2012-05-14 20:25:01
  仿佛,悠远的时光里有禅院的钟声传来,犹如无声的尘埃扑面,霎那,蒙住了眼。小宗师说,“我此生,为三种纯朴却无比激越的情感所主宰:渴望爱情,求索知识,悲悯我辈无穷尽之苦难。”爱情,知识,苦难。我分明看见沉默的自己在黑暗里坐了许久,终是叹了一声,世间灰尘那么深,百般诸相于生,人们在俗世里忙得唯独忘却了本真,这些,这些,真能达到么?小宗师又云,“此三情,如来去不定之疾风,携卷我踏上遥远的路途,于深水苦海中泅渡,抵达木枯花凋的彼岸。”然,小宗师终是孤独,寂寞更甚,时光不老,诸多女子怜他爱他疼他,爱情来了、还是去,诸相皆如云烟,不过虚妄,却也是那乱花渐欲迷人眼,一个影子自心坎晃过。知识是一堵历史的墙,纸上沧桑千年,小宗师明明看见了,那些哭泣的魂灵,一声声吟唱,一句句血泣,千古历史,多少寒骨,君自孤离,卿生如死,死不离兮,魂寻兮。世间哪里是洁净的?人心么?到处是尘埃,连书卷都是。悲悯,与生俱来,纵使学贯古今,天下无敌,小宗师还是看遍世间诸相,不愿发一言。其实,世人多心高,殊不知,皆是他人眼中相。不见人间千景,小宗师欲赠书于小孩童,欲去往哪里?哪里都是世间。万卷书,深情一拥,小宗师去了。三愿,三情,无关悲喜。关于什么?你们读懂了么?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回复1 楼        文友:lo.vekim        2012-05-15 13:24:10
  师太威武依旧。
2 楼        文友:悠云微澜        2012-05-14 20:25:32
  此篇文字,明月改变了一些文风,古典韵味的文字手到擒来,且更简练,韵味更深,更令人深思,站的起点更高。小宗师,一个寂寞的智者,在世出世,真空不空。仔细阅读,会有很多感悟,关于爱情,知识,苦难。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3 楼        文友:悠云微澜        2012-05-14 20:28:02
  明月,很久未见,要好好的,快乐,幸福,平安!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4 楼        文友:江南雨竹        2012-05-14 22:09:48
  一如既往的悲情、细腻,禅机未解,人生苦短,做潇洒一笑付红尘。
永远的绿色
回复4 楼        文友:lo.vekim        2012-05-15 13:29:45
  看到你那篇,我很惊喜。不是说之前的就如何如何,但你最新这篇无论选题、体式以及具体到行文,读来都匀称、雅致,让人舒坦。
5 楼        文友:友韦        2012-05-14 22:20:19
  一股酒气,几分月色。残叶,寒霜!
平行天下,素面朝天!
回复5 楼        文友:lo.vekim        2012-05-15 13:32:37
  你个禽兽!老子很久没喝酒了晓得伐?这是图书馆写的晓得伐?酒嘛……要留着跟你喝嘛。哈哈……
6 楼        文友:暮十一        2012-05-15 13:05:12
  一代宗师,从小小地降临,到去时前看到往初小小的模样,他历经了万象,通晓了万事,终还是孤独的。那年的雪化了,孤独却伴着他,看多少朝代更迭中的乱花迷眼,残垣断壁,画谱妇人,听书孩童……心爱,心疼。与身俱来了某些,就注定要承受比常人多的某些。他的心累了,眼也不再看了,即便如此,一切,他依旧了然。世是俗世,风景却好,他要到滚滚红尘里来,而一来,跌跤动世,语破惊天,二十载春秋,便老了一缕魂,与历史对视,与自己对话,回忆那些女子,指引后世的孩童,染上尘埃,厚积尘埃,终是离了尘埃。毕生三愿,亲历千般,尽似轮回。这个世间,有一种存在,天因而成,居于高端,睥睨尘埃,纵贯古今,于轮回中自省,醒世。
   文中很多地方很喜欢。“烟火人间,迷蒙的会遮眼,滚热的会灼脸。”“无数的妇人,身着江山各代的衣裳,穿梭在期间,给这些定格在时光中的男人安顿纸糊的头颅。纸上容颜,勾乌描红,那是戏里英雄的模样。”“他说我有些冷,且有些饿。原来,还是个可怜的人儿。连风都没心思应他。只有月亮在瞧他,用的是五千年不变的表情。”“小人儿可不要他摸。嫌他手污。更惧他怪——什么都看不见却怎可见我?”“问完,转身离开。留下一个乖顺的人儿望着他的背影甜甜的笑。”……
天涯走远,人心无尚。落地薄凉,尽拾遗光。
回复6 楼        文友:lo.vekim        2012-05-15 13:34:13
  我有个题目,你要不要写:《橡皮娃娃》
7 楼        文友:一叶舟        2012-05-15 15:51:16
  额,写的挺好!具体好在哪说不出来,只是在读完全篇时感觉到一种深深的悲戚。
一卷云,一席风,漫步人生。
回复7 楼        文友:lo.vekim        2012-05-15 19:05:39
  你,去找妹妹。
8 楼        文友:戈宰        2012-05-15 17:06:59
  文风有所改变,由此可见这段时间的经历才是真正的成熟。这篇文字和以前的比起来,长处是多了些哲思,短就在文风初试尚未成型。相信,以后的文字会更加出色。无论怎样,我们都要迎着阳光走向未来,加油!
有着自己的小聪明,有点傻傻的家伙。
回复8 楼        文友:lo.vekim        2012-05-15 19:09:17
  哲思谈不上哈,呵呵。至于文风,我素来怎么开心怎么玩,没个常性,股掌之间,哈哈。问好兄弟。
9 楼        文友:容柒柒        2012-05-15 18:11:43
  信手拈来的文字,由里及表的哀伤。禅来禅灭,犹如花开花谢。
   明月,你的爱来了么。。。
回复9 楼        文友:lo.vekim        2012-05-15 19:11:53
  啊,妹妹不知道都跑哪儿去了。等回来了,少爷给她买《Eva》里的玩具马马。
10 楼        文友:语燕呢喃        2012-05-15 23:32:33
  昨日初见此文,甚是欣喜,行文结构、语言风格皆为我所钦慕,然,匆匆一瞥,不敢妄自落笔。
   明月的文,如香茗,细品出味,且越品味越足,一字一句皆入味。
唯有文字永恒
回复10 楼        文友:lo.vekim        2012-05-16 14:17:10
  问好小燕子。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