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逝水流年*散文』老婆的同学

精品 『逝水流年*散文』老婆的同学


作者:鸿渐于陵 秀才,2653.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880发表时间:2012-08-15 22:22:08

『逝水流年*散文』老婆的同学 题记:人生的邂逅不全是美好的,它总有遗憾或悲哀……
  
   [佟丽波]
   老婆小娟有个最要好的同学叫佟丽波,今年36岁,她们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做了几年“无限极”产品的销售,看到谁都提到“无限极”,并且自己也总外出去学习或者听什么成功人士的讲演,可以说她把全部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了进去。她的家里非常贫困,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但是在她的所谓“事业”上面,她舍得投入,如果有什么新的产品,总是不惜血本地首先尝试。她总来我们家,我也总是劝她不要再做这些类似传销的产品了,她从不反驳我,但是依然故我。
   她长得很瘦弱,人非常善良,重感情,日子却过得很苦。有一天,我对小娟说:丽波真不容易,老公长期在外,还侍侯个孩子,住着出租屋(一小间平房,下雨发大水,水把炕都淹没了)。小娟后来跟我说,她把我的话跟丽波学了,丽波突然嚎啕大哭。
   丽波总是觉得胸口疼,说很长时间了。今年9月份,小娟劝她去检查B超,但她没有钱,于是就陪她找我在县医院的弟妹,并且给她付了检查费。医生说,铁岭看不了她的病,赶紧去沈阳吧。弟妹偷着把小娟叫到一旁,跟小娟说肿瘤很可能是恶性的。
   丽波老公从外地赶了回来,知道情况后大哭,四处借钱去了沈阳医大,准备住院做手术,但是医生告诉他们,手术不能做,因为丽波居然对麻药有抗药性,打不了麻药手术怎么做啊?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常吃无限极保健品的原因。没有办法,只有回家养着,又花了五千多元钱买了无限极保健品,她对这个产品很迷信,认为可以治好她的病。她老公虽然知道她的病情很糟糕,但是认为应该能再活几年,说在她的有限的生命里好好待她。
   昨天是礼拜天,丽波疼得不行,找小娟一起去了基督教堂做了祈祷,她本不信基督教。礼拜完事又去医院进行B超检查,医生没有跟他们夫妇说任何话,只把小娟叫了进去,告诉她,病人最多活2个月,癌细胞已经遍布腹腔。小娟强忍悲痛,什么也没有说回到了家,我看到她的眼睛是红的,说不知道如何跟她老公说,我听后,马上把头扭过去,眼泪根本就止不住。今天早上,小娟给丽波老公打了电话,告诉他实情,他老公在电话的那一头放声大哭,非常悲戚。
   在以后的两个多月里,我将眼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一步步地走向生命的尽头。我实在没有心思说些对生命感悟的话,只是觉得,人是如此的脆弱,这样年轻脆弱的生命流逝就发生我们身边,使我们很痛苦,而这样的事情在外人看来又是司空见惯的。所以,陶渊明说:亲戚们有的还余哀未尽,别的人又已经唱起歌来了。人死了没有什么,不过是寄托躯体于山陵,和山陵同化而已。
   [生祭]
   周六早上,我和小娟还有她的一个姐妹去古城子看丽波。进入村子,路很难走,坑坑洼洼的,幸亏天冷把路给冻上了,要不车非陷进去不可。出租车开进村子才走了一半,我们干脆下车,付了钱让车走了,司机对我们千恩万谢。路走到尽头,到了村边,就是丽波家了。
   丽波躺在床上,看到我们来了,艰难起身,脸上泛起笑容,依旧很美。她们在说笑着,而我却在一直观察着丽波的神态。我们免不了问她身体什么感觉了,丽波把内衣撩起来,让我们看她的腹部,肚子已经胀得很大了,像怀孕了似的。
   她的娘家爸妈也在,特意从鸡冠山来伺候她来了,看到二位老人善良沧桑的面孔,我很心酸,老人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就要离他们而去。小娟跟二老很熟悉,说是还沾点远亲。老妈妈忙着把我们带去的水果装到盘子里,放在炕上丽波面前,让我们一起吃。不知怎么的,用盘子装橘子香蕉什么的,再放在丽波面前,我突然感觉就像是在放祭品。丽波说要回老家,我们知道,她说的老家是她老公的老家鸡冠山乡常家堡子。我心里明白,丽波实际上对自己的病情非常清楚,死后要葬在那里,生是冯家人,死是冯家鬼(丽波老公姓冯),人就要走的时候,大概都归与传统了。
   我们临走的时候,丽波对我们说,能不能在她家住一个晚上呢?我们没有这个准备,说过几天接她来铁岭聚一下,开心一下。我们出院子的时候,丽波没有出门,我看她是把头扭了过去。
   文章刚写到这里,小娟突然进来跟我说,今天她打电话给丽波,丽波说,昨天吃饭时,疼得要命,没有吃,而今天也吃不下去饭了。她只是不停地跟小娟说,想天天看到我们,让小娟跟她住一晚上,这是我今生听到的最悲凉的声音。
   我们会去的,就在明天。
   [死亡的距离]
   今天下午,我们在乐购买了一大堆东西,驱车来到了丽波家。事先,丽波并不知道我们要去看她,对于我们的到来,她看起来非常激动,但是,直到我们离开她家,她也没有起来床,多么热情而又乐观的人,现在也只能躺着跟我们说话了。我今天第一眼看到她时,吓了我一跳,36岁的她就像50多岁了似的,面容变化得太大,瘦得已经没有人样了,就像聊斋里的女鬼。小娟看到这种情形,哭了,丽波也哭。而我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开门出去了一会才又进来。
   丽波老公已经把病情告诉她了,她已经知道自己是肝癌晚期,对自己的病情已经没有了幻想。她说话已经比较吃力了,我听着她喘着粗气,说道:“人总有一死,不过就是活多大岁数的事,我想得很开,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丽波说这话的时候,我看了看她老公,又看了看她的儿子,也看了看她的妈妈,都很默然,没有人接话,在场的人全都知道,死神就要拉住丽波的手了。
   小娟了为了却丽波的心愿,说要在这里住一个晚上,陪陪她,丽波却说:“不用了,我家里太冷,晚上睡觉冻脑袋,你受不了。”又过了一会,她又跟小娟说:“很多事我已经安排给老公了,夏天时跟你借的钱,只能让他以后再还你。”我们怎么能让她还这个钱呢?丽波她人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整天还是念念不忘欠别人的钱还没有还!我的心里啊,真的,真是太难受了。
   丽波说后天就要回到婆婆家了。我跟她和她老公说,希望能让丽波回老家前在医院住些日子,毕竟医院的条件好些。其实我是想,让丽波最后死在医院,至少可以让她死得舒服些,我们也可以帮助他们一些。但他们没有明确表示什么,贫贱夫妻百事哀啊。
   丽波就要走了,家乡的山岗正在在向她招手,死亡的距离已经是如此的迫近,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挺到春节。丽波是这样的纯净和善良,这样年轻就要扔下老公和孩子走了。都说上天是公平的,难道是吗?
   [西方极乐]
   下午2点30分,我正在办公室,接到小娟打来电话,语气低沉,与以往风铃般的声音判若两人,她问道:“老公忙吗?”我觉得诧异,说道:“不忙,怎么了?”小娟突然呜呜哭了:“老公,丽波没有了,在上午11点多,丽波老公才打来电话。”我看了看日历,今天是2011年2月22日。
   对于丽波的死,我们大家都有心理准备,她活过了正月十五,都觉得已经是个奇迹了,但还是觉得突然,我只觉得血往头上涌,身体发软,立时说不出话了,我从来没有过悲痛的感觉,但是这回,我很悲痛,眼泪止不住。停顿了一会,我说:“好的,我知道了,老婆别哭了,明天我们就过去。”在这一个多月,丽波一直住在鸡冠山乡常家堡子的婆婆家,是个交通非常不便的山区。我看了一眼天气预报,明天雨夹雪,山区路陡且滑,但是都无所谓了,我们要见到丽波最后的容颜。
   写到这里,竟无法继续,只是想告诉一直关心丽波的善良的人们一声,丽波终于走了,她带着无尽的遗憾走了,扔下了老公、孩子,还有父母。病魔折磨了她将近半年,走了也算享福去了。都说好人来世还能托生为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很希望这是真的。
   晚上,小娟一直不说话,也不吃饭,我也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安慰一下她,最后,我憋出了几个字:“我们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赶路。丽波很有智慧,往生西方,西方极乐。”

共 302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每时每刻都有生老病死的事情发生,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但是,如果近距离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病入膏肓,最终溘然长逝,我们会有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并真真切切地感觉到生命的脆弱,人生的无常。这篇文章写的是妻子的同窗好友佟丽波的悲惨遭遇。她家境困窘,一直热衷于做“无限极”产品的销售。最不幸的是她年纪轻轻就得了不治之症,不久即丢下亲人朋友,命归西天。作者以散记的形式,通过自己和妻子与佟丽波的交往片段,真实地再现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逐渐枯萎凋零的悲惨历程,令人心酸。这篇文章也从侧面表现了作者和妻子的心地善良,对朋友的真诚无私。同时,透过字里行间,让人感受到了作者对生命所怀的一颗悲悯之心以及对死亡的思考。文章语言朴实,感情真挚,读后感喟不已。荐阅!问好作者!祝编写快乐!【编辑:燕剪春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20822000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2-08-15 22:22:42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每时每刻都有生老病死的事情发生,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但是,如果近距离地看着自己的亲人和朋友病入膏肓,最终赫然长逝,我们会有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并真真切切地感觉到生命的脆弱,人生的无常。这篇文章写的是妻子的同窗好友佟丽波的悲惨遭遇。她家境困窘,一直热衷于做“无限极”产品的销售。最不幸的是她年纪轻轻就得了不治之症,不久即丢下亲人朋友,命归西天。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1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2-08-15 22:57:59
  谢谢春光姐的编辑和按语!
2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2-08-15 22:23:30
  作者以散记的形式,通过自己和妻子与佟丽波的交往片段,真实地再现了一个活生生的生命逐渐枯萎凋零的悲惨历程,令人心酸。这篇文章也从侧面表现了作者和妻子的心地善良,对朋友的真诚无私。同时,透过字里行间,让人感受到了作者对生命所怀的一颗悲悯之心以及对死亡的思考。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2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2-08-15 23:00:48
  这是我2年前的散记,当时的心情确实非常悲戚。
3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2-08-15 22:25:32
  文章语言朴实,感情真挚,读后感喟不已。
   问好鸿渐!祝编写快乐!
   奉雪的旨意给你编发,不足之处,海涵!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3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2-08-15 23:04:58
  雪社忙大事儿,春光来救驾。问好春光姐,祝你开心快乐。
4 楼        文友:王世热        2012-08-16 11:10:45
  看了几篇鸿渐的文章,里面饱含的真情令人动容。多有关于友情的文字,对友情逝去的遗憾和无奈,为朋友的悲欢而悲而喜。“老婆的同学”看来不是一般的同学,还是一家人的朋友。“老婆的同学”善良而重情,却贫困多舛,为了生计误入传销,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甚至,当病笃之际还指望保健品可以使己脱离病魔。最令人感动的还是,“我”夫妻为朋友的境况而深深忧虑的心理,这种真挚友情几人能有?确实,正如作者所说,生命是脆弱的。在生命之路上,随时都会有暗礁和浅滩,生命也会在瞬间殒落。所以,活着不易,每一天的光阴都值得我们慎重珍惜。
岁月会流逝,对文学的追求永不变。
回复4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2-08-16 12:06:42
  为兄与世热贤弟是神交!世热乃青年才俊,对生活有着很深的感悟,一定会在文字上走的更远,在生活中游刃有余!
5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2-08-18 12:56:44
  这篇散记,零零总总地将一个叫做“佟丽波”的老婆的同学短暂的一生记录下来,舒缓的语调,真挚的感情。目睹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儿从康健活泼的状态至病入膏肓,感怀人生无常。透过文字看出作者以及妻子悲悯的情怀,这是为文者必须具备的素质。透过文字,不难看出,人在面临生命的最后阶段的无奈所表露出的愚昧,比如不去医院医治,依然相信“无极限”保健品的功效,这看来极其荒诞,或许这是对生的渴求,又或许还有其他缘故。而她在最后的日子里,要求将她接入丈夫的家,表明一个人终将归于传统。
   这篇文,期间包含了很多东西,每个读者的看法不一,对于我,感触良深。
   问好三哥。期待更多精彩。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5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2-08-18 17:56:00
  几篇散记,都是当时的日记,当时的心情,没有想过雕饰一下,今天把它合起来,发在江山安放,心里似乎踏实了。谢谢小娴了,认识你很幸运。
6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2-08-22 10:07:3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7 楼        文友:宫德志        2012-08-28 21:39:51
  虽说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但年轻轻就逝去实在是令人惋惜,读你的文章很感人,问好!
公民
回复7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2-08-28 22:44:13
  多谢老乡光临
8 楼        文友:隐冬        2016-06-10 17:12:27
  不知道谁和我说的:人没死之前,对死都很看得看,到临死时,却又最看不开,想再活久一点。
   我爷爷患的也是肝癌,开始时,医院一直都没有检查出来,说是其他的一些病症,等真检查出来了,已是晚期。爸爸不愿告诉他,怕打击他。爷爷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就瘦的不成人形,小便还失禁。
   医生和爸爸私下说,爷爷没有多少日子了,与其在医院里耗着,还不如回家养着。
   可爷爷听了,却不愿意,和爸爸说:“我要在医院里医好了再回去。”
   爸爸始终没告诉他,他的病没法治,就和医生一起哄他回的家。然后,回去几天就没了,死的时候没闭眼。
回复8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6-06-12 15:35:04
  是啊,看到经常在一起的年轻人突然得了绝症,在死亡之前,她无助,我们也无法帮助,那种感觉极为茫然。
9 楼        文友:西鋂铃铂        2018-08-21 20:30:12
  拜读了,非常感人生动真情的文字。生老病死,谁能躲得过呢?
江山文学,天下文人的精神家园。
回复9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8-08-21 20:50:13
  前几天我跟同事还谈到了佟丽波,心情依然不好受。
   活着就要珍惜眼下的生活,爱身边亲近的人,不使我们后悔。
共 9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