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逝水流年*散文』化作千风

精品 『逝水流年*散文』化作千风


作者:lo.vekim 秀才,2458.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157发表时间:2012-10-02 18:04:29

『逝水流年*散文』化作千风 他已经离开多年,可以想象,早已是徒留尸骨而精魂不复。
   我曾想刨开那坟墓,重新收殓之后,安放到本应去的地方。
   某夜醉酒,忽而顾念十数年前往事,电联母亲時抚桌大恸道:早知我就是跑上十数里路,也会把那烟给他买回来,何况小店近在咫尺。
   是時,表姐大婚,入夜,醉酒过后差我去帮他买包烟。我盯着电视,以太晚、太黑为由,冷言拒绝。
   他大怒,进而咒骂:你丧尽天良,老子当初背你背少了还是抱你抱少了,甚而不慎抱坠時为了给你垫底,差点儿摔死在桌下。
   我的心思在电视上,任其骂天骂地,竟也能悠然自若、充耳不闻。
   最后,他自己踉跄着去买烟。
   次日我临行,他依旧喝醉,斜倒于沙发喃喃自语:不要怪公公,公公一时之气,不要怪我……
   母亲在电话里少许沉默过后,淡淡道:在生時,你见他烂醉模样,心生鄙视与轻蔑,如今死去多年才来怀念,已无必要了吧。
   轻轻一言,令我瞬时咬紧牙关啜泣,终是噤若寒蝉。
   20后生人,曾是风流倜傥,诸君瞩目;三教九流,莫非朋友。
   初,父母先后早逝,鳏寡孤独,早早便占一份時,尚不足十四岁。
   兄嗜鸦片,云雾人生,早已无谓悲喜;彼时的他尚不会饮酒,独自匿于老屋,沉默三天后,狂奔一老秀才处索了支壮毫。家里有墨,楼上楼下辗转间,留了忠、孝、临、敏四个大字。
   如今只剩一字,楼下正堂侧壁处:孝。
   墨迹已斑驳,然王氏的路子依旧可观可鉴,妙手孤命,撼人心魄。
   恃才傲物,聪慧如他的人,大多深谙姻缘可定身、齐家的道理。故而多为早婚。
   前人生得娇俏、乖巧。可惜里子单薄,终是为他生下一儿一女过后,再难以为继。
   一日夫妻百日恩的老话儿终还是抵不过“平淡夫妻百事哀”的命数,恩爱一场,离散一朝。
   后者便是我至亲了。
   二人分别于应“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之号召与未成行后从教之历程中相识相知。
   他姻缘再续。然都是才气纵横、饱阅万卷之人,而后一生的日子并不顺畅,大多在吵闹与妥协中度过。
   但是,他如此爱她。不爱也难。老婆子八十岁归集天堂,临走前一年,站着对我训话時,虽已病入膏肓、鬓发散乱、犹似飘雪,却也未见驼背弯腰——个头比我还高。
   当地国立女子中学首届毕业生,虽一生终老乡里,依旧卓尔不群。同龄老太太,比她过得差的自然不提,比她过得好的,数日子都靠看晴天里的太阳,而她不。侍奉她的,是那款手动上发条的春兰表,一辈子就用了三只。如今最后那只还在,做工之精细依稀可感,可惜,已无法运作,随她的生命那般,弃了时间,归于永寂。
   母亲是个极孝而念家之人。他在世時,但逢大小节日,总会引我归去。
   先,是负一个揽一个;后来,揽一个牵一个……终于,轮到我与弟用车载她,徐徐北归。
   少时归去,偶有与他一起看电视的经历。与之抢台,说我要看打架的。适逢甲A赛,他和颜悦色,循循善诱道:打架的天天有,抓(音,即踢之义)皮球的过了便没。
   我一时郁郁,斜望着屋顶默不作声。他便走过来,如我尚是婴孩那般摸摸脑袋讲:要不……公公给你“米米”,去桃姐家代销店买酸梅粉……要不,多给你点儿,外加果丹皮儿?
   他赢了。
   渐入晚年,无事且清贫,有于市场经济洪流中一夜暴富的所谓亲戚,介绍老两口去看管电子游戏室。
   暑假——老父手高眼高心更高,终是一事无成——到头来还得靠母亲忙于一家生计。疏于照管,便将我送至他处。
   其间,街机经典小飞侠(又名《铁钩船长》)、快三(又名《恐龙保卫战》)、街霸等等,皆是他手把手给教授的。
   假期完结,回到乡里后,一时坊间无敌手,声名大噪,粉丝众多。
   一日,有个玩麻将机的主与他发生争执,他三言两语便将对方轰出门去,对方阴阳怪气道:人老了,要栽花,别栽刺儿。老婆子在旁侧无针对性地劝解:都是来玩,别扫了兴致;你刷你的牙,少说几句。终是有涵养的人,也不排除有担心他吃亏之嫌,毕竟对方身强力壮,又是市井野民。
   时值清晨,正在刷牙,一听,苍颜大怒,视老婆子于无物,三两步追出门去:老子他妈给你栽什么刺了今天?
   一杯漱口水就泼到对方脸上,没完,回身还要操家伙。
   结果对方边骂骂咧咧“疯老头,早死吧你”边悻悻速离。
   公乃良人呐,令人振奋,教人怀念。对方所惧恐非公之躯体、力量,终还是潺于君之言辞与气质吧——尽管老去了呢。
   幼不更事真教人羞耻,不说当下,即便时值再大点儿,老子不当日当时把那人送进州一医院我就此便叫月明時秦。
   命运不会偏爱任性的人,可惜,大才者,总是任性。
   烟酒一生,终于到了偿还的时候。一日有感微恙,以为此生总有所谓神灵护佑,草草在集市上的小诊所领了几副药便回。
   结果,瞬时严重。危难间,不得已,直接去州一医院——整个川南最好之治愈所——一查,大限来临。
   然他却不知,开腔、引流,忽感妥帖少许,竟天真对母亲道:哈哈,这个管用,看来痊愈在即……
   母亲昨日电联時劝诫我:我早已不求你此生有多大本领,多华彩之前途,只求你安然度日,莫葬身于非常,以得善终——少喝酒。
   我说,我知晓,且哪儿会,我虽生活低贱,命却硬得很,如行迹与市井之虫蟊、地鼠,定当长命百岁。
   心想母亲会训斥,毕竟逆了她真意。
   结果没有,她浅浅道:当日你外公似孩童般笑言自己即将痊愈時,我心如刀绞,却还是要强颜欢笑,慰之周全,他一生恃才放旷,眼里空无一物,以至于死到临头都浑然不知。
   闻罢,我双目瞬时激涨,难再复言。
   然而,他终究是他,敏灵如少。虽然母亲、院方极力周全、隐瞒,没过几日他还是觉察——不,洞悉了真相。再者,毕竟你眼睁睁看着有异样组织物从引流管不断流出……
   写到这里,我确实有些手颤,他这一生怕过什么?从来没有。但彼时彼刻,神情淡然自若如他,谁知道有多无助。
   很快,他对母亲淡淡道:晓妮,我们回去吧。
   母亲心中大恸,她太了解她父亲;她终于明了,他已知道真相。母亲装作没听见他的话,继而用少有的、不太客气的语调唤喊:护士、护士,再输氨基酸,要快,快点!
   他沉默。很快,护士来了。
   第二天,他笑着对母亲说:我已心满意足,你如此有心,胜过他们(别个子女);只是,于这副身骨,本就是在浪费,所以不要再百费周章了。
   母亲强忍泪水,安慰道:什么都试试,好了再说。
   结果,他怒了。
   他说:马上,去办出院手续,否则即便你们日夜守着我,也有睡着的时候,等你们睡着了,我就下去。
   病房在十一楼。
   我与他,自表姐结婚之后,便几乎再没相见过,直到他病入膏肓時,来市区检查,适逢我在,迎了扶他行走。一时疏忽不够体恤——我步子太快,他的脸瞬间就通红通红的,最后难耐苦痛仍傲然道:稍,稍等一等……
   母亲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结果,归家三日未到,他走了。
   走之前,以孱弱之躯跪在老婆子面前讲:原谅他,他是我们的儿子,小儿子。
   他生前风华无限,诸所服之众,后来大多都成了一方大神或小吏。某年,舅舅与他起争执,小吏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就是一耳光:你敢对老师不孝?!
   舅舅自此到终,未叫过他一声父亲。
   只是,前两年,我与舅舅畅饮,他喝多了,红目、大戚而喟然道:这世上数谁有本事?你公公。
   公,可知闻?君心可安了。
   当时,老婆子含泪直点头,说:你起来,你给我起来。
   最终,他没能自己起来,是母亲扶起来的。
   终言:好呐,一切都好了……
   死在了母亲怀里。
   后来。
   我要求打开他旧居室。
   浏览众物,所剩无几,一本汉版《约翰.克利斯朵夫》,一本《雁儿在林梢》。其实远不止这些,但皆被他们遗落甚至销毁了。
   如今千人万人,来来往往,却长时难觅足以对话、畅言之人時方知觉,当初所面临的,是多么巨大的损失。
   母亲曾泪言:你公公,走得太早了,怎么才七十岁……
   抱憾、痛惜之情时时在耳,尤为蚀心。
   依稀昨日。
   不复当知。

共 320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人生乃各种机缘的邂逅,缘遇公公,便是冥冥注定。公公逝去,方知痛楚,终究晚矣。公公乃上世纪20年代生人,才华出众,其弟子多官吏。然恃才傲物,性任侠,终其一生怀才不遇。公公再娶,夫妇均为为那一时代少有之文化人,书香门第,生逢乱世变局,可惜了那一世光阴,枉费了那一生才气。公公绝顶聪明,性情刚烈,然病榻前,也英雄气短,风华不再。生而不知与之畅言,悔之无用,只愿公公化作千风,于天涯处,斗酒恣欢虐,纵声笑往昔。感谢您投稿流年,祝节日愉快!【编辑:鸿渐于陵】【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003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2-10-02 18:06:11
  人生乃各种机缘的邂逅,缘遇公公,便是冥冥注定。公公逝去,方知痛楚,终究晚矣。公公乃上世纪20年代生人,才华出众,其弟子多官吏。然恃才傲物,性任侠,终其一生怀才不遇。公公再娶,夫妇均为为那一时代少有之文化人,书香门第,生逢乱世变局,可惜了那一世光阴,枉费了那一生才气。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2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2-10-02 18:06:29
  公公绝顶聪明,性情刚烈,然病榻前,也英雄气短,风华不再。生而不知与之畅言,悔之无用,只愿公公化作千风,于天涯处,斗酒恣欢虐,纵声笑往昔。感谢您投稿流年,祝节日愉快!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3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2-10-03 13:01:46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4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2-10-03 16:06:34
  彻骨的痛在文字里来回穿梭,公公的音容言行从灵魂深处诉于笔端。
   其刚烈的秉性,其不遇之才华,其豪爽的性情,其偶尔流露的温情,拭去时光的灰尘依旧鲜活而真晰。
   斯人之去,牵去明月思亲的魂,天人之隔,唯愿安好。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4 楼        文友:lo.vekim        2012-10-14 01:36:42
  谢谢秋水。
5 楼        文友:轩程        2012-10-03 21:14:04
  文字颇有质地,篇幅不长,但是撼动人心的东西却足够丰富
   每一个遣词都让人有种古风的东西回味。
   念安!
卖文字的人
回复5 楼        文友:lo.vekim        2012-10-14 01:38:57
  与兄弟相识,深临、淡遇、诚奉——
   也算秦时明月福气了吧。
   加油啊,轩。
   于你,于我。
6 楼        文友:悠云微澜        2012-10-05 00:57:04
  依稀昨日。
   他。她。犹静走。不着灰尘。
   世情凶恶。虽千万人,你独往之么?
   蹑掠生命来途,恐他们亦已入睡。
   此际,一声叹息穿过尘空。
   人间,还是太苦了。让他们都走吧。
恰恰用心时,恰恰无心用,无心恰恰用,用心恰恰无。
回复6 楼        文友:lo.vekim        2012-10-14 01:40:12
  可惜我们留下了。
   所幸我们留下了。
7 楼        文友:暮十一        2012-10-08 16:45:26
  化作千风,深感。。
天涯走远,人心无尚。落地薄凉,尽拾遗光。
回复7 楼        文友:lo.vekim        2012-10-14 01:41:10
  半夜还来跑堂?
   当然,我是不信的。
   因为,你是十一啊。
8 楼        文友:lo.vekim        2012-10-14 01:35:15
  谢鸿编巧评。编我第二篇文了吧?好像是,缘分。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