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文学联盟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联盟★散文】青丝三千,柔绾成髻

精品 【联盟★散文】青丝三千,柔绾成髻


作者:香尘 秀才,1230.9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29发表时间:2012-11-30 22:53:14

于路上某个拐角处,遇到一女子,我的脚步落于她后,只欣赏了她的背影。红色短羽绒服,黑色牛仔铅笔裤,款式简单的中靴,背负一沉重背包,西风中的步子甚是轻快。真正吸引我眼神的,却是她脑后盘起的发髻,简洁光滑,斜斜插着一支银簪。银簪亦古朴简单,一头尖一头扁无丝毫花纹图样,在乌黑发间似刺破黑夜的一道光。跟在她后面的那段路程,我忽然起了心思,想写上一些关于青丝三千、柔绾成髻的文字。
  
   算来,我对发髻最初印象深刻是来自我那已离世的奶奶。奶奶是老式女子,一辈子都梳着发髻,且那发髻总是梳得油光水滑规规矩矩,或斜插银簪,或黑丝网包住,展现在人面前的永远是一派贤淑温婉。一如她穿的衣裳也始终是一个款式,中规中矩,斜斜的大门襟,唯一翻花样的地方就是根据衣服色泽匹配的那些雅致的纽扣,如琵琶扣、蝴蝶扣、十字扣等。
  
   小时候,奶奶是不允许我们看她梳头洗头的,好似那是秘密事情一般不容外泄,后来知道那是老式女子承传的一种习俗。也只有在七夕的时候,一清早她就会叫我提上竹篮去野地的木槿树上采摘叶子回来,用水洗净后,把木槿叶子悉数浸泡在装着大半盆水的木盆里,待得午后,那水已被叶子褪色成了深绿,用手捞出叶子时,明显有一种浓稠之感。随后,奶奶就会用这水洗头,也是每年我们唯一能看到她在大庭广众下洗头的时光。我总是先在井上替她打好一大桶水,然后手里拎着个小木桶搬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这样方便随时听她吩咐去灶上提来热滚水调节她洗头的水温。
  
   老式女子的发髻,是传统美德的变相。她们自小被熏陶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所以视头发与身体同样宝贵,十分爱惜。就像我的奶奶,每次,奶奶卸下发髻洗头的时候,是我最惊叹的时刻,那头发长至膝盖,虽然颜色已经掺杂灰白,但在水里起伏,在指间轻揉,仿若在回忆一个珍爱的故事,徐徐铺展,细细打捞,碎碎牵念。待得头发被阳光与风吹晒干后,我就兴奋地跟随奶奶去她的卧室,看她坐到梳妆台前,打开那个在我眼里如同藏着宝藏一般的神秘梳妆盒,其实里面不过是装着梳子、篦箕、香发油、银簪、黑发夹以及发网等梳发髻用的工具与饰物。奶奶梳头时是很细致考究的,她先用梳子把长发理顺,再用篦箕反复梳理,遂抹上香发油,把长发与头绳一起编成发辫,再一圈一圈盘成髻,套上发网,若要精致些,则插上发簪。心情好时,还会差我去自家门前摘下一朵半开的花插在髻上,那份款款细致,如同把一个老旧的年代鲜活了过来,煞是好看。
  
   我在九岁以前,因为母亲整日忙于生活度日,她和我一律短发,图个好梳理不浪费时间。九岁那年,村里唱大戏,我钻到后台看那些做戏人化妆,其中一个黑发及腰尚未戴头面,但已穿上生花重叠的锦衣绣襦,只见她水袖翻扬,练习起身段,让我惊艳的是她那头长发,随着身姿婉转舞动,徐徐迢递,恍若隔世的梦境里,一段山水遭逢刹那的波动缠绵,原来真可以是诗词里描写的白玉青丝醉仙姿。回家后我向母亲强烈要求让我留起长发,母亲未再反对,只说你自己只消会梳理齐整就随你怎样。
  
   想也奇怪,留了长发,人居然也跟着晓得静婉起来,不再跟男孩子们胡天胡地下河爬墙,不再全身脏乱灰头土脸,而是很认真地梳理那头还没长长的发,学来各种梳法,时而马尾,时而麻花,时而披散着黑亮的在脑后飘荡着。终于到得足够长时,便想梳发髻,如奶奶那般光光的一尘不染,可以插簪可以别花,可惜自己挽发髻不是凌乱就是松散,总挽不出好看的样。好不容易挨到暑假,兴冲冲赶去奶奶那里,央求她教我梳像她那样好看的发髻。她说像她那样的不行,老发里有讲究的,年龄越小发髻越高,年龄越大发髻越低,所以,你只能梳那种盘在头顶上的。遂后,她手把手教我梳理,盘好的发髻确实光滑漂亮,那时我虽觉着揪得头皮很疼,但是心如雀跃,特别是她去采了一朵栀子花插在我的发髻一侧时,那一瞬间,花香轻易侵袭了周遭空气,染在她的指尖我的发鬓,让我情不自禁地深深深呼吸起来。
  
   真正对发髻有所了解,是初中以后。那时开始爱看闲书了,每每看书里描写到那些古代女子挽发髻、画眉眼,点绛唇、着罗衣时忍不住生羡,想象着那些女子梳妆时镜子对面定然映着芙蓉般的颜,秋水般的眸,乌云般的发,定然有一双灵巧抹香的手指相帮着梳理出各式各样的髻。光听听那些发髻的名字已是动人:凌云髻、步摇髻、迎春髻、飞仙髻、九环髻、同心髻、欣愁髻、涵烟髻、随云髻、翻荷髻、坐愁髻、堕马髻、盘桓髻、惊鹄髻、锦绞髻、百花髻……那段时光里,我更是时常在课堂里,在书本上找个空白处,画古装美人,必然个个皆是高挽宝髻,斜插珠花,环佩叮当,自己瞧着以为那就是风情万种。为此我那时候还有了收集盒面的嗜好,因为那时的一些月饼纸盒或糕点纸盒上都印着各式的古装嫦娥,她们就成了我笔下那些古装美人的原型。亦有一亲戚送了我一套老版的《红楼梦》小人书,令我对里面人物的服饰和发式着迷不已,所以有阵子纸张上画的则都是金陵十二钗云髻高耸锦衣罗裙的模样。
  
   我读高中时,家里才添置了电视机。从此开始迷恋古装电视剧,里面的袅娜女子,吸引我的不是她们的红颜和裙裳,而是她们头上造型各异妖娆旖妮的发髻与头饰。总是边看边想,为什么她们的三千青丝可以绾得那么优美呢?看罢这边场景里“宝髻送送挽就,铅华淡淡妆成”,再看那边画面中“妆罢低眉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一款款美人髻仿佛是一朵朵穿越时空而来的妩媚花开,该有多少女儿家的心思悄悄隐匿于这丝丝缕缕的绕指柔中呀!
  
   高中的少女自然也有了初开的情怀。骄阳似火的时候,虽爱绾起高高的发髻,到底不敢插簪别花读书去,有时候爱美最多是绕上有颜色的头绳。并不是漂亮的女孩,所以被人说发式很老气很难看,遂上学时不再绾发髻,或一束马尾或披散着,母亲有劝说剪了,但我怎么也舍不得,对长发始终有份情结。记得某次,约了同学看电影,迫不及待换上白衬衫束腰及膝裙,用蓝色绣花丝帕扎成马尾,书包里悄悄装了母亲的那双蓝色高跟凉鞋,一出家门就换到脚上,走路顿然觉得摇曳起来,似乎一刹那脚下开起了花。有风吹,索性扯下丝帕让头发散了开来,飘来荡去,爱美的年龄啊,连发丝上似乎都能泛出诗意,我忍不住陶醉于这种欲语还休的光华之中,一不小心脚下踉跄就崴了脚腕,心里那个懊恼呀,都是长发惹的祸。
  
   我与奶奶最融合的时光是我读大学以后。那时,我已经很会翻花样地替自己绾发髻了,且不再介意别人说什么我是一个骨子里与时俱退的人,一年四季我自己喜欢头发盘绕的模样就一直是这个模样。我那老奶奶也很赞赏我的手艺,开始很放心地让我每次去她那边时替她打理发髻,只是她不许我弄花样。记得有次我帮她盘了竖爱司,她镜子里瞅见忙不叠地说,哎吆,这个样子走不出去的哦,要被人家说我老来俏了,你个鬼丫头,快梳回原样。如此几次,我便乖乖地不再惹麻烦,一直保持她那中规中矩的发髻。她的发在我的手里从青灰、灰白到全白,犹如一场场这世间的人事变迁,直至如今,她人去影犹在,照片里发髻徒苍白。每每想起花样年华里与她晒着太阳梳着发髻低眉敛目私语的辰光,那样的情,那样的景,只要在眼前晃一晃,刹那间就感觉人生沧海桑田,怎么也飞不过时间的天。
  
   飞不过时间这片天的,还有我的三千青丝。二十八岁,大好的年华,患了癌,做化疗。一直引以为傲的长发一梳一把,一梳一把,脱落,在泣不成声里,变薄,变稀。到得后来,我站在镜子前,看着显山显水的头皮,不再哭,反而笑。手里抓着最后一把头发时,突然就想到,古代女子,卖身葬父或葬母,便是插根草签在头顶的发髻里,前面铺张白纸黑字,跪于街市路口,素缟水袖掩着手,戚戚哀哀低着头,眼泪时不时滴落如愁。我寻思着,那女子若如我般头发掉光了,那该把那草签插在哪里呢?这人世间所谓的一见钟情,钟的其实不过是色吧,还有谁肯与这样病态憔悴的女子签那一纸卖身契呢?亦曾努力安慰自己说,这样也好,这样也好,三千烦恼丝去尽,此生再无纠葛。只是,夜深人静时,到底阻挡不了悲伤的汹涌,看着浸透自己的月色下,冷冷地映出锋芒的光头,似乎世间一切,犹如那长发,再也无法触手可及,我只能眼睁睁任凭情事如刀日渐磨利最终洞穿我的心房,任凭日月如尘日渐烟迷最终沦陷我的美好。
  
   现在,不间断的化疗或发病,我再也长不出那黑亮囫囵的一头长发,头上的发一直迷失在长长短短的轮回里,渐渐黯然,渐渐如草,渐渐干枯。在这样细水长流的光阴里,我居然也渐渐不再期望那青丝纠葛也不再上心发髻缠绕。我总不能把一段缺憾如一枚尖锐的针般时刻刺在心头吧,这样动不得、扯不得的情绪,索性通通不要了,反正最终的结局,无论长短,都是随我而去,落满尘埃,独自寂寞。
  
   风依旧在陌上,月依旧在天边,我的发颜已然饱尽沧桑,只合在暗夜里慢慢把发的黑当做水墨写这一行行寂寥的字句,直至发色如霜如雪。至于,谁拥有着青丝三千,谁正把它们柔绾成髻,再不与我有丝毫相干。

共 349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看作者美文的题目和前面部分,首先想起了《洛神赋》里的“云髻峨峨,修眉联娟”。拥有一头如瀑乌丝,配上典雅韵致的发髻,估计是许多女孩子曾经的梦想和追求,就如作者所说“一款款美人髻仿佛是一朵朵穿越时空而来的妩媚花开,该有多少女儿家的心思悄悄隐匿于这丝丝缕缕的绕指柔中呀”。文章的前面部分,香尘用如诗般的语言给我们描述了奶奶的发髻和她自己与发髻纠缠几十年的过程,赏读中,巧笑倩兮、若弱柳扶风,又仪态万千、风情万种的女子,便从历史的厚重中走来,从江南水乡的柔婉中走来,真是好一种美的享受。而文章后面部分,作者淡淡地诉说着自己的不幸遭遇,和那不得不终了的青丝梦、发髻缘,无奈、忧郁、悲痛、愤闷等情绪,都在浸透血泪的文字里有了生命,一切真犹如一枚尖锐的针,深深刺在了读者的心头,让人忍不住泪流满面,为集才情和美于一身的不幸的女子。祝福作者。好文,联盟倾情推荐!【素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01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素馨        2012-11-30 22:55:29
  有点情绪失控,什么也不说了,香尘,祝你一切安好!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2 楼        文友:容柒柒        2012-12-01 05:47:23
  老四,我记得这篇文字,是你们的一个同题,那时我初到红枫,对你的字爱不释手,到如今依然是大爱。好好活着,好好爱我们自己。与我们不想干的都一边去。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