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年轻一代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情感小说】 你是我的眼

编辑推荐 【情感小说】 你是我的眼


作者:明天过后 童生,591.3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05发表时间:2013-01-16 15:15:34

今天的雪下的很密,夹杂着西风碎碎地轻打着路上的行人。沈阳的霓虹晚景着实很美,而今天,仿佛整个城市都幻化成精灵王国,朦胧中的世界被净白的细雪渲染成了一座奇幻古堡,仿佛每一个人,都被镶刻在这一瞬间,定格了匆匆的喧哗的都市。
   小熹抖了抖自己留海上散落的雪花,继续走着。不知多少个夜,小西独自穿梭在这个城市里,夜对她来说仿佛是最亲近的家,而这个家好过她同张健的家。很多时候她徘徊在行人稀疏的商场,细数着每一个装修奢华翠精玉透的店面,充分享受偌大的空间,她喜欢整个空间就她独自一个人的感觉,她觉得这样冰清的世界能净化她那些不净,洗涤她身上被男人们的欺骗与占有后留下的溃殇。她感到自己肮脏得像个垃圾桶,被人踢来踢去不曾真正被做一个人,不曾被当做一个女人;有时她觉得自己更像是一只残破的风筝,绣满了娇枝艳花却断落在无人触及的角落,她想飞,仅仅是幻想而已。
   回到家,小熹脱下ugg雪地靴放在门口,突然看到张健的皮鞋也在旁边,紧紧地挨着ugg,她突然一阵眩晕。这些天来,小熹努力不去想张健,因为一想到他的那些背叛与欺骗,心就像被捅了个窟窿,空空地痛。
   小熹忍不住拿起电话想打给张健,尽管张健伤得她体无完肤,伤得她去无度地放纵与摧残自己,她仍然想着张建。张健说要带她去西藏看指间的白云,看白云后的蓝天,她想去,非常想。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满目满心皆是虚无,她放下了举起的电话。
   小熹抬头看了看门口的时钟,已经凌晨3点了。她吃了两片艾司唑仑脱下自己被那些臭男人拉拉扯扯且一身烟味的外衣,她靠在沙发上,开始哭泣。家早已不像个家,夜更像是无尽的炼狱。她看到玩具小熊还在飘窗上荡着秋千,摇摇摆摆地晃个不停,她想着好多年前与张健一起打拼的日子。在那清苦的日子里,张健把玩具小熊送给她做生日礼物,礼物虽然很小,可是她喜欢,她看到小熊就能感受到他满满的爱。可如今,再看到这只小熊,她觉得满心满眼都是恨,都是怨。小熹闭上眼,仍感觉有东西在晃,她想把夜撕开,逃离出去,可夜依旧张牙舞爪地吞噬着小熹,她才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什么叫千疮百孔。
   多年以前,小熹与张健一同来到这个城市,张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做业务经理。因为经理经常接触一些各行各界的人物,所以形象好是这项工作的首要条件。张健形象好,谈吐优雅举止得体,年轻的董事冰洁对张健格外青睐。尽管张健学历较低,冰洁处处帮助他,毫不吝啬的给予各种机会与平台。张健不负众望,业绩节节高升,在公司如鱼得水。冰洁十分欣赏这个自己提拔的优秀人才,久而久之,张健与冰洁从工作上的合作发展到在生活上也处处牵连。
   “张健丢了,丢了!”朦胧中小熹呼喊着挣扎着醒来,她看了看窗外,天际泛白,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开始痛还是开始舒缓?小熹拖着沉重疲惫的身体冲了个澡依然头痛剧烈。
   小熹看看时钟,已经要迟到了,她急急忙忙地下楼,走出单元门口的时候一辆英菲迪尼差点把她撞了。车窗缓缓的拉下,她居然看到了张健。
   “小熹,我是来搬东西的,不会逗留太久,我们上去吧。”张健硬生生的拽着小熹,小熹瞟了一眼车内,她看到驾驶座上一个戴着太阳镜的女人高傲地看着她,从那种不屑的眼神中,小熹想那就是王冰洁了。
   小熹看着张健来来回回搬动着,突然发现张健瘦得不成样子了,她心疼得想过去抱住他。可她看到张健忙碌的双手,是要搬走那些他们曾经一起买回来的东西,要搬到那个座驾上的女人那里,她怒火中烧。他觉得,张健忙碌的双手,简直是在慢慢掏空她的心。想到这,小熹双眼暗涌,她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息。小熹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这竟是最后一次见到张健了。
   日子慢慢悠悠地随时间的跳动向前推移,冬去春来,小熹盘算着他同张健分手的日子,已经103天了。小熹白天上班,晚上依旧去夜店放纵自己,她不知道自己一向传统羞涩的性格在一夜之间怎么会变得如此之快。小熹依稀记得有一天晚上,她独自坐在夜店的一个角落,灯光打落在她的身上一个帅气的服务员走了过来。
   “小姐,高哥想见你。”
   “哪个高哥啊,高歌一曲啊。”小熹说完捂住嘴跑向洗手间,吐的一踏糊涂。
   小熹走出来的时候那个服务员给她一张龙卡,服务员什么都没说,让小熹尤为奇怪,她看了看卡的背面,上面写着高哥及一个电话号码,小熹顿时明白了。
   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小熹给张健打电话,那边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小熹挂掉电话坐起来抱了抱自己,感觉这个世界上没有在乎她的人了,她抽泣着无法入眠。无边的黑夜,让她浮想联翩,她想象着张健和冰洁甜蜜恩爱的样子,她苦笑着,她不愿意自怨自艾了。她想:我凭什么还要守着自己过得这么辛苦呢?他张健可以背叛我,我守身如玉为了谁?
   小熹给高哥打电话,高哥告诉她一个密码,小熹轻松的得到了100万,这些钱是小熹用自己身体换来的,小熹从那以后过着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
   小熹恨,多少个在和高哥同床共枕的夜晚,小熹想着和张健租的那个简陋的小屋,那个他俩拼打几年买下的小房子,那个张健费劲心思装潢布置的卧室,还有他俩无数个恩爱的夜晚;小熹恨,恨高哥这个肆虐玩弄她身体的男人,恨自己的不争与卑微的双手,恨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脱胎换骨。她宁可扒了皮回到那个赤裸裸的从前,甚至回到张健舍她而去的那个最初的日子里,她想那时她并不肮脏,也不必因为什么任人摆布,呼之即来。
   小熹不知道高哥是做什么的,总之她会把自己按照狐狸精的标准去刻意的打扮并让每个男人都欲罢不能。小熹恨死了那些个臭男人,在一次酒会上,当高哥突然把小熹推向另一个脑满肠肥的官员时,小熹狠狠地把龙卡摔在他的脸上,颤颤的走了出去,她不知道自己既然当了婊子还要立什么牌坊,她觉得这种行径像极了张建对她的那种方式,同时,小熹也把自己推向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小熹不知道高哥什么时候找上门来,她害怕,有张健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而今不同以往,她得生活只剩下去迎合她不喜欢的男人,去放纵自己、发泄仇恨。
   随心所遇的日子让小熹突然的不在那么裂肺撕心的痛了,时间真的是一种奇特的涂抹剂,它能让人窃喜于在伤害的夹缝里苟活着并乐此不彼,面面俱到的爱情真的不适合也不存在她的世界里,又一次,她坐在夜店高高的坐台上,轻轻点去许久的烟灰,举着红杯独自斟饮,她喜欢红酒不是因为名贵与酒品,她觉得喝完后嘴唇像是燃着鲜血,她想喝尽所有负心男人的血。
   “小姐,你好漂亮”一个男人举杯坐了过来,
   “滚开啊”,小熹今天没心情只顾自己饮酒。对于勾三搭四的男人也是冷言冷语的冲撞。
   “这是你的卡,高哥让我还给你的。”一个人拿着张叫韩雨的名片冒充龙卡送到小熹的面前。
   小熹仔细地看了看坐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她突然记起了他,他就是那天给他龙卡的服务员啊,今天穿着便装,前后都判若两人了。小熹举起了杯,两人对视而笑。
   夜,不在依赖于某一个人,而被另一个人取而代之,那晚,小熹与韩雨举杯痛饮,韩雨的举止言谈深深的吸引着她,清爽的香水味与淡淡的香烟让她迷恋于这位干净利落的服务员。她仔细打量着韩雨,秀气与温存足足吸引感情迷乱的她。走出夜店时已是深夜了,他俩狂奔在宽阔清凉的的街道中,踢打对方嬉笑打闹着。小熹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她同韩雨谈不上爱,更没有感情,她厌倦了那些一身臭铜钱味的大款富哥,她仅仅需要一个肩膀,一个能支撑她凌乱的干瘪的不再沸腾的心。小熹挽着韩雨,在路过华府时,韩雨突然抱住小熹低下头深深地吻了她。
   “小熹,跟我走吧,高哥不会放过你的,上次那个官员是厅级的领导,你搅了他的生意让他损失惨重”韩雨急切的说着,仿佛晚了小熹就走了,或者害怕小熹醒酒后慢慢清醒来。
   小熹不明白跟他走是什么意思,是去一夜情还是离开这座城市,她敏锐的直觉这次放佛失去了功效,弱小的她真的很需要找个安全的肩膀靠一下,她就这样靠在了韩雨的怀里。就这样又一次用身体去报复张建去麻醉自己。
   小熹醒来的时候阳光肆虐的寝噬着她那冰体玉肌,偌大的房间只有赤身裸体的自己,她失落的张望着,床边几张零散的钞票像极了烧给死人的冥币,第一次,小熹想到了死。
   小熹回到家,使劲冲刷着自己,然后戴上自己最喜欢的戒指耳环穿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这些都是张建结婚前给她买的,她恨,可她究竟该去恨谁呢?她恨自己,恨世事,恨不公的老天把如此荒唐的命运强加于她,小熹拿出之前买的艾司唑仑倒出来,数了数还有二十八片,她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小熹,不要再做傻事了好吗?”小熹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魂飞魄散,小熹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她努力的睁开眼睛仍无济于事,她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到了阴曹地府,她想原来阴间就是看不到啊。她明明听到了张健的声音怎么找不到他呢,她在想张健良心发现后也同她殉葬了吗。
   张健看到挣扎的小熹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他箭步跑去找到了医生。
   “张先生,小熹吃了太多的艾司唑仑,抑制了中枢神经进而抑制了视网膜的神经血管从而损伤了角膜的内皮细胞,此内皮细胞层具有防水屏障功能,受损将不能再生。”医生面无表情的叙述,对于张健,如同晴天霹雳,他眼前一黑居然倒在了医生面前。
  
   小熹出院时,王冰洁开车去接的她,小熹当然不知道,因为她不会再看见任何人,包括那些个伤害她的人与她深深痴爱的张建,回到自己的小家,只有她与张建,张健偷偷的把所有的东西又搬了回来,这些小熹都不曾看见了,张健回忆着起初他们恩爱的点点滴滴,他守着不言不语的小熹,吃力的照顾着她,有时小熹听到张建唉声叹气和呲牙咧嘴的疼,她不知道张建是累还是病了,尽管如此她仍不同他说一句话,偶尔她会把张健端来的饭菜打翻在地,更多的时候她时拒绝吃他做的饭。她恨!恨的咬牙切齿!
  
   日子在张健的照料下开始有滋有味了,半年的时间里,小熹开始习惯于失明的事实,她有时摸索的找东西时不小心摸到了张健,依旧心跳不已。可张健依然同冰洁保持着暧昧的关系,这时时刻刻提醒着小熹不能再对张健存在幻想。小熹也渐渐习惯了张健如同家人的照顾,对张健得恨意,虽然没有全部消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变得很淡了,再渐渐的,小熹已经把张健当成了一位亲人,以为挚友,一位能与她同甘共苦的人。
   半年的时间又过去了。元宵节那天,张健兴冲冲地回到家,他抱着小熹说他敲定一个大单,这个客户是东北亚最大的强生器械商,这份订单下来他个人便提到了50万。张健说完开始哭了起来,他说这份订单是冰洁一手推荐的,他说他的目的达到了。张健指着窗外的烟花对小熹说:“看那烟花,竟和你一样美!”
   小熹不会哭,所有的泪都掉落在心里了。小熹还是替他高兴,小熹想他的努力终于有所回报了,小熹摸着张健的脸,觉的他又瘦了,瘦的像个干瘪的像个行将死去的老头。
  
   小熹有好些日子没见到张健了,这些天一直是自己的母亲在照顾她,小熹想着张健那瘦弱的身体如此奔波开始心疼起来,她摸索着家里的物品突然摸到了他们的结婚照,还有很多张健的东西,小熹正诧异这些东西的时候,门铃响了。
   “小熹,我叫冰洁,张健的老板。”冰洁依然用居高临下的语气说。
   “他不在我这,和我也没有任何关系你走吧。”小熹已经看透某些事,这次她来无非是要彻底夺走张健。
   “小熹,张健他走了。”冰洁说完从包里拿出一张卡,递给小熹的母亲。
   “小熹,卡里有张健的70万积蓄,他临走时让我交给你,说要治好你的眼睛,还有一封信”。说完冰洁低泣着开门离去了。
   小熹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不知所措。
   “张健呢?那个该死的张建呢?”小熹竭力的喊着。
   小熹把信递给母亲,母亲也颤抖着折开来:
   “小熹,不可否认,我深深的伤害了你。一年前医生告诉我患了淋巴恶性肿瘤,那个时候就决定离开你。我去爱了冰洁,因为我不想在我走后让你再过那种穷苦的日子,我必须挣钱,卡里的20万是我那一年的积蓄,是我没日没夜奋斗的钱,还有五十万是冰洁得知你失明后帮我接的大单,我的眼角膜捐给你了,冰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会带你去最好的医院做角膜移植术,你很快就能康复的,
   对不去,亲爱的,我不能陪你了,我走后,要做你的眼睛,我说过要带你去西藏,看近在咫尺的那只片白云,还要看白云后的蓝天,我相信你会带我去的,你一定会的......
   小熹,人们说的天空蓝,还有那和你一样美的烟花,我好想去看...
   小熹,我想我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特别想...”
  
   小熹木然,她竟不晓得张健何时患了病,
   小熹想着那时瘦小的张健竟哭的泣不成声...
  
  
  

共 487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故事本身很吸引人。无巧不成书,张健和小熹本来是一对非常恩爱的伴侣,天意弄人,张健得了不治之症,为了让小熹少收到伤害,张健假意移情别恋,让小熹彻底对自己丧失希望。可是小熹面对张健的“背叛”,选择了放弃自己、伤害自己以报复张健的方式。小熹的放纵和自我伤害导致自己失明,张健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把角膜捐献给小熹,为小熹安排好未来的生活。直到这一刻,小熹才明白,原来张健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为了爱自己。小说在这一刻揭晓了所有的谜底。作者构思故事的情节的能力还不错,不过,建议作者下次投稿之前对文章的细节多做一些打磨,比如标点符号的运用,字词的校对等等。纯属陋见,希望对作者有所帮助。 【 编辑:黄娇娇】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年轻一代        2013-01-16 19:24:51
  悬念感强,向作者问好。
“创年轻家园,立一代骄雄!”一代热枕欢迎各位方家到访,让我们携手一起在这神幻年轻的家园品名赏艺,诗写梅花月!
2 楼        文友:年轻一代        2013-01-16 21:37:22
  非常感谢娇娇老师的按语,谢谢,对里面的建议,我会认真改正。问好娇娇老师!
“创年轻家园,立一代骄雄!”一代热枕欢迎各位方家到访,让我们携手一起在这神幻年轻的家园品名赏艺,诗写梅花月!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