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此去经年,时光是朵快乐的忧伤

编辑推荐 此去经年,时光是朵快乐的忧伤


作者:风子 白丁,14.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77发表时间:2013-04-13 15:27:12

与你有关的东西我都烧掉
   灰烬,带着凄凄惨惨戚戚的妖冶。伸手抓了一把,浑身解数使尽地蹂躏,摊开手心,再轻的风一来,都灰飞烟灭。
   我笑了,难以言喻的笑了,但我知道,一定未含一丝伤感与遗憾。
   星空真美啊,阳光下终究看不到星星,星星下,却有数不尽的流萤,真想捉一只捂在手心,跟它说句悄悄话,捎去给你:哥哥,妹妹长大了,不会再那么任性,而你,要连着我的份,没心没肺的幸福。
  
   相见恨晚,遇见,该有怎样的对白
   那时,我木头一样杵在店中,姨姨说,子木,这是你的叶礼哥哥。我闻言才机械似的转头,他倚在门边,遮住了些许光线。那时我或许是无感的,因为我觉得我只是看着他,呆呆的,没有说话,也没有胡思乱想,而他,也淡淡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对话,眼神却在空中,没有道理的相遇。不知那一刻的沉默,要用什么来诠释,才不显得唐突也不带着别的什么意味。
   四姨说,小礼,带妹妹回家,她晕车不舒服,好好照顾妹妹。他依旧一言不发,只是转身,而我,乖巧地跟在他后面。应该那时我们都很腼腆,心里有些小心事,各自走着路,我看着他的脚后跟,他停我就停,他走我便跟着走。突然,我的视线范围之内没了他的踪影,我或疑惑或慌张的抬头,一只手却紧紧拽住我的手腕,只轻轻一带,我便狼狈的朝后踉踉跄跄退了几步,然后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白痴,没看见有车吗?走路怎么不带上眼睛。我睁大了眼睛瞪着他的背影,愕然得不知所以,直到他再次回头,带着无限好笑的神情将我击得溃不成军时,我才冲着他再次留给我的背影吐了一下舌头,心里却有着某种情愫汩汩流淌,带着些许幸福的味道,静默无言之中,我们,原来是彼此早已了然了?
   到了家,我站在门口手足无措,脚尖抵着脚尖,挑唆着自己要做些什么才能把这紧张掩盖掉。
   傻站着干嘛呢。他扔出一双人字拖鞋,大大的,涂满了灰太狼。我的拖鞋,将就着吧,我家可没女孩子。我忍不住地好笑了一下,小声嘟嚷了一声:幼稚。他许是听见了,于是气势强大的睨着我:谁幼稚了,灰太狼多好啊。丫头,原来真是个白痴呢。我撇撇嘴,把脚伸进大拖鞋里,动动脚丫子,第一次穿男生的鞋子,小有感慨,我是女孩中的男孩,在女生面前时如何强大啊,此刻莫名的觉得,我显得有些弱小,要谁来保护我。
   其实,我也喜欢灰太狼,喜欢他那么笨,喜欢他永远捉不到羊却从没放弃过。
   那是我们第一次遇见,那是我们的第一轮对白,有些口不对心,还有些心不在焉。
   踏着笑声,跟风儿流浪
  
   那天早早的,我顶着乱蓬蓬的头发起床时,他坐在客厅沙发上,盯着电视头都不回地说:今天我带你去骑自行车。
   为了骑自行车的事,我们闹了一架,只因他说将我的手机留下作抵押,我倔强着死也不要,我说我不想骑,可他就是要租两辆,两个大小孩,却吵得像小屁孩一样热闹。僵持了半晌,他愤愤咬牙,眼睛一横,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拍在桌上,还毫不吝啬的赏了我两个字:白痴。我木然地嘴角一咧,朝他吐了一下舌头。他白了我一眼,转身去停车场推车,我快乐地跟上去,置身事外很无辜的摸样。
   我们忽快忽慢地骑着自行车,耳旁的风唱的歌,我好似听懂一些,是快乐的调调。
   在我得瑟得不知今夕何夕时,自行车滚动的节奏戛然而止,我像根葱一样,倒载到草地上,摔得龇牙咧嘴。
   他跳下车,急急地将两眼冒着星星的我扶起来,面部表情却微微扭曲,分明就是一副忍笑的表情,我脸臭得不行,就讨厌这个怀着无耻装善良的混蛋。
   我拍掉他的手,歪歪扭扭地准备去扶单车,当我与那肠子一样掉出来惹人讨厌的链条大眼瞪小眼时,世界,像极了一个冷笑话。
   他终于不再隐藏地狂笑,看见我抽搐的嘴角,笑得更痴狂,可想而知,我那时该是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克制住那股想踹他几脚的冲动。
   终于,他折服了,被我的威逼折服。他蹲下身,仿若一个专业的修车师傅。战利,他用手背拂了拂额头,手心黑黑的,油油的。我面无表情,却突然抽风一样笑得嚣张。在我癫狂之际,他突然伸出食指,不留意间便在我的脸上抹了一痕。意识到什么的我在原地气愤地跺脚,因为他是只脚底抹油的狐狸,贼,跑得还快。
   旁边有无限的欢声和笑语,赤裸裸的快乐,在我的不快中更加显得张扬。一路上,我们行行停停,多少次,我都是在翻车的危险中强大的冲破逆境。
   在我想把车给踢到旁边的河水里时,他也没耐心的怒喝一声:去给我搬块石头来。我热切的寻找,此刻才发现这太过平坦的路比他嘲笑我时还要讨厌。
   我在一旁看着他对单车如何的不绅士,思想九霄云外神游。直到他递给我一样黑乎乎的东西,恶狠狠地嘱咐道:还车时你可别话多啊,不知道你的木鱼脑袋会唆使你说些什么惊世骇俗的。那口气,那德行,就是肯定了我一定会拿着那俩黑乎乎的东西去跟租车的大叔说:叔叔,我哥把你这自行车的刹车给拆了,您老人家要好生收着一样。不过,我确实是想过要把刹车还给大叔的,不然良心难安不是吗,横竖都觉得这事做得很缺德。
   之后,我们骑着自行车,跟着风流浪了好久。
   亲爱的哥哥,我想,趁我们年少,再轻狂,也要快乐一次。
  
   流萤与星星沉默时,我们流落成诗
   当耳机里,“阳光下的星星”一遍遍的流淌时,漫天的星星与流萤,互相交叠成一轮仲夏夜之梦。梦中,并肩坐在草地上的我们,都是主角。
   哥。我望着他,眉开眼笑。
   嗯。他头也不回,仰望星空,看得出神,就像已与这个夏夜融为一体,美得不像话。我的哥哥,像星空一样明朗,漂亮,再暗的环境也遮盖不了他身上那无法掩饰的晕圈,而且很张扬。
   哥,我想天天在阳光下看星星。我嘿嘿地望着他傻笑,心里无限想象,天马行空,那痴呆摸样,或许也不是“白痴”一词变能够诠释的得彻底的。
   傻了吧你,阳光下看星星,白痴,等下回家要当心些,别再把头给撞了。他敲敲我的脑袋,发言一本正经。眯眼凝视我几秒钟,然后回头。继续仰望星空,转头之际,还喃喃一句:傻丫头。我知道,他一定没有发现我一点点的小心思。
   怎么,你就知道阳光下没有星星吗?我倔强地凑上前去,像一个小孩提了一个错误的问题却还渴望得到很多意料之内的答案。
   他直接以漠视的态度否定了,不动声色,唇角含笑,温柔而美好的姿态,就像星空是他的情人一样。
   我从鼻孔里闷哼一声,也不再说话。用眼神努力的想寻找某一个星座,就是那个七月份的尾巴,八月份的前奏。
   夜晚的空气总是魅惑,有萦绕无限暧昧的嫌疑,特别是还有这样的一片草地,这样的一片星空。于是我有了邪念。无声无息地,我一点点,一点点的靠近,终于当我的脑袋落在他肩头时,心里邪恶的小天使朝我比了一个“V”的手势,它得逞了,他很乐意。
   他的肩头微颤了一下,我感觉到了。但是之后他再也没有动过,我那么清晰地听到他的呼吸,他的心跳,梦,变得越来越安静,夜,也越来越静谧。散落在草地上的耳机,依旧循环着播放那首“阳光下的星星”。
   吮吸着淡淡的青草香,我渐渐的睡去,在不知不觉中,依着星星睡去。
   我已记不得那时是如何醒来的,只记得漫天繁星,漫天流萤,被我倚在肩头的哥哥,以及倚在哥哥肩头的我。我知道那场景一定美极了,这个夏夜,也一定在我们毫不知情中,悄悄把我们写成了一首小诗,零落却妙不可言。
   或许在我睡着的时候,还曾有流星划过,不知哥哥有没有许了一个什么愿,但我遗憾的是,忘了跟流星说,请把时光定格在此刻。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他有了一个女朋友,而且,来历貌似与我有着几分渊源。他说那女孩很有趣,我诺诺地附和着,他说得兴致勃勃,没有发现我的音色,已经不及他未告诉我时那般活泼。
   随后不过几天,她的女朋友过生日。他没在她的身边,于是他打了电话给我,他或许是已笃定我会帮他,怎样都会帮他,然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的委托,我从未拒绝过,是不是该说,对他的事,总会自然而然的迁就着,固执又很倔强。
   我见了他的女朋友。看上去应该是个好女孩。我面带微笑地向她递出那束红艳而灼热的11朵玫瑰,无限浪漫,我还没有收到人生的第一朵玫瑰花,却因为我的哥哥而送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束玫瑰。
   她接过玫瑰,止不住地笑了,那幸福的笑容与我的微笑其中意义相差甚远,她的笑容,把我映衬得很多余,还有些尴尬。于是我匆匆跟她告别,回家的路上,心不在焉。
   之后他问我对她的印象如何,我说不错。我跟她只不过草草两句话的接触,那就是我的“生日快乐,我有事先走了”和她的“谢谢,再见”,要我谈感觉,除了“不错”之外我就找不到其他的答案。
   我形态认真地听他说着他们的相遇,相知,到相恋,却未真正听进一句。
   之后,他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好妹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我。我也一遍又一遍的答道,你就只知道麻烦我。
   中间省略很多,因为我沉默着,居然找不到话跟他说,于是就不说了,我不知怎样挂的电话,也不知是谁先挂的电话。当我意识到耳边没了他的声音时,便扑到床上,闭上眼睛,昏昏欲睡。那天,我想我可能生了大病,不仅头昏,胸闷,浑身无力,连看到我最爱的彩虹糖,也没有丝毫想吃的欲望。我想我确实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睡梦中,泪水斑驳了太干净的年少,我却浑然不知。原来,我终于是感到累了。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陈奕迅教会了我们释怀迷恋的小感伤。哥,或许我该和你保持一些距离,用不尽的勇气来不在乎你,你才会懂得,那晚我说的晚安,带有几万分的珍重。
  
   那些我没说的,他不知道的事
   那该有多久了,他有了不知是第几任,却固定了的女朋友。我听说后,居然傻傻的笑了。
   曾经,我对他是那样的坦白,无所不言,言无不尽。我总是跟他无所顾虑地倾诉,都不曾想过他爱听,亦或是不爱听,就只是自顾自的说,自顾自的说。
   现在,我终于学会了适可而止,因为他有了他的她,他的烦躁或是开心都该因她而起,与我没有一粒米的关系。再难过,我都不再对他说,不对任何人说,什么都总是笑得灿烂而放肆,以此带过,因为我想他一定有讨厌过,讨厌过我的无话不谈。
   于是我知道再多的事,自己认为再大的事,别人都不以为然,所以何必要说,不如烂在肚里,自己烦躁,自己难过就好。
   他偶尔会问,妹妹,怎么了。我都总是轻描淡写的带过,他也许终于发现我对他的愈加沉默,所以才偶尔主动询问我的不快与难过,可是我却再也不能对他一如既往的坦白。若是从前,只要他问,我什么都会说,因为受宠若惊而一字不漏的说给他听,再伤心的事对他说时我都会笑着。
   很久没有上网,某天我打开空间,看到他的心情:大小姐我错了,大小姐原谅我,我错了还不行吗?晚安大小姐。顷刻间的,我的眼泪簌簌掉落,我用双手捂着脸,泣不成声,那是我为他的一句话便第几次掉眼泪已经记不清了。我知道他一定不是乞求我的原谅,他也从来不曾主动跟我说过晚安,即使曾经我无理地强迫他每天都要给我道过晚安才能睡觉。可是他却曾经说过我像个大小姐,任性而霸道。我握紧双手,心里骂了他无数遍,他总会莫名其妙的把我惹哭,却从来不曾安慰过我一次。
   他的17岁生日,我买了一块手表,沉静而雅致的黑色石英表,附上一张卡片:亲爱的哥哥,生日快乐。好早前我便想送他一块手表,这个念头却因为他说带上很土,而且寓意是“送终”而不了了之。他17岁,我终于不犹豫的送给他。我知道他是刻意扭曲,我知道他懂得手表真正代表的是“喜欢”而不是“永别”。某年某月某天,他突然的跟我说,我送的手表,他每一天都带着。我的眼睛在那刻又湿了一次,因为他从前没有强调过这种无关紧要的珍惜亦或是不珍惜,因为从前我的心疼他都看在眼里,却不提。
   我不顾一切扑上去阻止他打开的书柜里,有他送的小夜灯,棒棒糖,巫毒娃娃,钥匙扣,他说很幼稚的一瓶纸鹤,每一只都有关于他的秘密,还有他用笔写下的我的名字,我珍之重之的折成心,夹在日记本里。
   这些,都是我没说的,他不知道的事。这些珍藏都是一阵太懵懂的风,我只是在它来时忘了关上窗户,然而也因为它是风,所以它会散去。
  
   关于我们的小故事终于画上句号
   当熊熊火光燃烧得如此明亮时,我才发现我是如此毫不犹豫,我的房间里,再也没有关于他的一点一滴。从灰烬不复存在时,他也就注定永远只是我的好哥哥,它曾随风而来,现在,便该随风而去。曾经随他而来的我自认为多震撼的伤,其实草草,无关痛痒,即使留下再缱绻的痕迹,也只是过眼云烟。好遗憾呢,这些,我都懂得有些晚。
  
   此去经年,时光不过是朵快乐的忧伤。

共 481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人生若只如初见,一份少年时的心情在女孩心中偷偷起收藏成海,翻涌的浪花里有快乐,有烦恼,也有说不出道不明的小秘密、小情怀 。这份算不上青梅竹马但却两小无猜的情感在男孩眼中却只是兄妹情谊,在女孩心中却是一种仰慕与爱恋,女孩只在心底收藏却不对男孩说起,所以这一切只能是“那些我没说的,他不知道的事”。简单的故事却充满了清纯的浪漫情调,所有的一切跌宕与起伏都是女孩心中的情感,如一朵雏菊带着淡淡的香,淡淡的愁,惹人怜惜。【编辑:瞳若秋水】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3-04-13 15:30:50
  其实主动表白也是一种幸福,两人之间的亲昵与相惜不该如此便错过经年,成为忧伤。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2 楼        文友:姚福因        2019-09-11 21:48:30
  写的太好,深受感动,想与作者交个朋友。我也很喜欢青春文。
Never give up!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