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茅林草舍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草舍小说】朱门

编辑推荐 【草舍小说】朱门


作者:lo.vekim 秀才,2458.4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420发表时间:2013-05-25 13:59:38

往东,是路的尽头。
   取而代之的是骄傲的裸子植物,而后,一片石山。
   往西,才是尘世的端口——十里长街。
   我不知道祖辈从哪儿来。
   眼目能识别风景时,已身在此处。
  
   那年下雪了,大片儿的雪。
   我举着串糖葫芦在雪地上飞奔。
   看见雪我就欢欣,因而不由自主地奔跑起来,像一只快乐的牛犊。当然,也因为冷。
   我怕冷,我不是一个地道的北方人。多年后我这样诘责过自己。
   不知跑了多久,摔跤了,跌倒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原来,跑得太远了。
   有些惨,摔了个狗啃屎。我很快就爬了起来,吐掉嘴里还没来得及化被人们踩得黄乎乎的雪。没哭,因我惦记着我的糖葫芦。
   果然,好几颗摔得老远。
   我一颗一颗捡起来,捡完最后一颗,我竟傻傻地笑了,擦都没擦,丢进嘴里,生怕再次遗失。
   抬头,便看到了朱门。
  
   好漂亮啊。
   我看到这道门时,居然在心底用了个词语。
   隔壁阿芳向我显摆她小姑姑送的发卡,好看不好看不,脸笑得像个苹果。
   我说:呀,好好看啊。
   她捏了捏手中物,抿抿嘴,大声说:我送给你吧。
   我说我男生哎,不过好啊好啊,你送我我就给阿姐。
   好好看啊。是,阿芳的发卡真的好看,浅粉色的,上边儿还有一小颗钻石——后来知道那是颗玻璃。
   但是,这门,好漂亮啊。
   我第一次用关乎美的词语,却将它给了一道门。
  
   我要仰着头,才能看到门顶那些木雕。
   金色、靛蓝、朱红,有些像鸟儿,有些似云彩,还有老虎跟长龙。
   整个门顶向个漂亮的帽子,稳稳当当地戴在一个红衣贵妇人的头上。
   啊,我竟然把门当作了女人。
   门环是铜的,我要一跳一跳地才能够着。我脸都挣红了才触摸到一下,又一下。
   叮铛叮铛。声音非常好听。
   越好听我就跳得越起劲,当我气喘吁吁时,听到了人声——
   徐伯,有人吗。
   没呢小姐,小孩子稀罕门环捣蛋吧,我这就去撵开。
   不理会了吧。
   噢,好。
  
   后来才知,这是我此生唯一一次获得朱门音讯。
  
   这年最后一场雪散去,我暂且忘记了朱门,跟阿芳蹦蹦跳跳上学去。
   先生的山羊胡子很有趣。阿芳曾偷偷告诉我她想去摸摸。
   我说那怎么可以,会挨尺子的。阿芳有些委屈地说:怎么只准先生自己摸呢。
   我斜睨她。心想:阿芳,你真是个蠢丫头。
   她却以为我在看她那宝贝发卡,乐得直笑。
   先生举着诗书摇头晃脑地走近了我们:朱雀桥边野草花……
   我们跟着念:乌衣巷口夕阳斜……
   我有些不开心,先生为什么还在教这首诗啊,我都会背了——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再次想起朱门,却是因了阿芳,多年以后。
   阿芳站在门外大喊:你给我出来!
   我开了门又关上,说:你一个大姑娘家能不动辄就吆喝么,卖糖葫芦的?
   阿芳穿了件儿粉色对襟衣裳,两根儿辫子老长老长,垂到腰际。
   我走到她跟前,慢慢踱了一圈,笑道:身段儿挺好,要不是总吆喝人,找个婆家不难的。
   她回手就掐我胳膊。我躲开问:啥事儿。
   这下子她倒细声细气的:我给你的信看了没有?
   我说有事你不知道直接说啊,你那手字儿也敢拿我面前来,忒胆儿肥点儿了吧——看了。
   咋想?
   得问我妈。
   你自己咋想嘛!
   得问我妈。
   她转身就走,边走边大声自言自语——其实是讲给我听:我又不像张家,要八抬大轿,有这么难么,没出息的家伙……
  
   张家。朱门。
   那年过后不久,我再次念及朱门,便问阿芳知道那是哪家不,阿芳说没去过不知道。
   又过了些日子,阿芳穿了件儿新衣裳顶着俩黄不溜秋的羊角辫儿跑来问我:漂亮不?
   恐又是她小姑姑买的。城里人,鲜货见得多。
   我说好好看啊。她乐了,说:过来,悄悄话。
   不,上次你咬过我,我可不上你当。
   上次是问你要不要我做你媳妇你不干我才咬你的。
   那这次你要问啥?
   过来。
   不。
   你是不是啊?!
   我竟被吼得勉强凑了过去。真丢脸。
   阿芳的气息烘得我耳朵痒痒的:那家人姓张,张家小姐前段儿才从西洋回来,平时没人。
   小姐叫什么?
   听说福云罢……
   我“噢”了一声,便遐思了。
  
   之后某一天,我被隐约的锣鼓鞭炮声吸引,开门跑出去。
   刚出门口,差点儿跟阿芳闯个满怀,她小脸通红,扑哧扑哧喘着气,揪住我衣裳就跑:走、走看娶亲去,要不是折回来喊你,我都追上那轿子了,好大好漂亮噢!
   我被她拽着一路小跑,终于赶上迎亲轿子时,哑然了——
   轿子停在了朱门那里。
   周围好多好多人。一听是张家大事儿,一传十、十传百,都来看稀奇似的。
   不怪,朱门深深,世人不知几许。
   过了半晌,朱门轻启,人声瞬时鼎沸起来。
   我跟阿芳都被挤散了,我在大人们腿间艰难穿梭,死命往前挤——
   原来,我一直惦记着当日传自朱门的轻短音讯。
   我感觉我都要哭了,甚至想你们再挡我,我便冲着哪扇屁股就是一口。
   结果,我刚看到一袭朱衣出现在半启的朱门旁,就被淹没在人群中。
   音消人散时,阿芳找到了我。
   我没去找她,因为我正坐在满是爆竹屑的地上哭。
   朱门紧闭,了然无声。
   阿芳急了,说:怎么了怎么了,谁踩到你了,谁,我去打死他!
   我摇摇头,继续哭。
   阿芳抹我脸,我别开,她就大声吼我了:那你哭个啥嘛!
   我摇摇头,不哭了,起身拍拍屁股说:我们回家吧阿芳。
   三步一回头,看到有只顶大顶大的青色鸟儿落在朱门雕栏上,左右看看,自在地绣着羽毛。
  
   阿芳终于如愿了。
   那天我说我妈同意了,她冲过来就咬了我一口。
   我边擦耳朵上的口水边说:你以后再咬我,我就休了你。
   她哼哼道:你敢。
   我呐呐言:不要这样了阿芳,很疼啊,知道不?
   她瞬时温柔了倒,凑过来:噢,人家开心嘛,我给吹吹……
   这天,我出门备物事,因要娶阿芳了。
   备好要回时,才发现前面儿不远便是朱门了。
   自那次在门前哭过之后,再没靠近过这里。
   忽然间,一抹红从远处朱门那儿飘进眼眶。
   我稍稍一愣,“轰”的一声把大堆东西往店门口一扔,边跑边回头:掌柜的帮我看着下。
   老板不知所以,手伸到半空虚招着:哎、哎?……
   追到朱门,女子已经走远,背影叫福云。
   转眼多年,好似流水不复,面前的朱门已经褪色,且发现,它本没那么高大的呀。
   一把大锁与门环痴痴缠,锈迹斑斑。
   有只青鸟飞落门顶。我倏忽间有些哀,心问:是你吗,青鸟。
   鸟儿“啾”的一声,不答,扑呼扑呼飞远了。

共 267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朱门如同一次意外突如其来地出现在“我”幼小的世界,它美丽、新奇,一如人们对于新鲜事物的向往,它有限几次降临到我的世界,却陪伴了我整个成长历程,是爱情吗?让“我”充满幻想和探知的欲望。每个男人心中都应该有这样一扇“朱门”,时过境迁之后,它依然会选择一个角落,横亘在“我”的心间。【编辑:凌泽风】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凌泽风        2013-05-25 14:01:18
  很有感觉的文字,欢迎来茅舍,问好作者。
闲杂人等
回复1 楼        文友:lo.vekim        2013-05-26 12:42:43
  谢谢编发,辛苦了,周末愉快。
2 楼        文友:慕容游        2013-05-25 19:19:11
  静静锁闭的朱门,却锁不住深深的暗恋情结,带着几分好奇,又带着些许的失落。让人黯然伤感。欢迎新朋友。
回复2 楼        文友:lo.vekim        2013-05-26 12:45:08
  说不定抱回自己屋亲一口(只需一口)困一觉(无需反复),也就不是那个味儿了。
   人,有时就是这样。
   当然,也有不渝的,我就挺不渝的。
   哈哈……
3 楼        文友:茅店月        2013-05-25 22:02:59
  文字的感觉很好啊,绵密、柔顺,像在宣纸上画画一样。问好。
回复3 楼        文友:lo.vekim        2013-05-26 12:46:26
  这不见老兄你开张了么,来支持下。
4 楼        文友:伤雨        2013-08-12 16:10:23
  朱门,该是那些得不到的,甚至看不见的美好,终究只是场难以企及的年少的梦吧。。恐怕也只有醉意盎然时,才会想起她?哈哈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