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江南】落尘云,易水正寒(散文)

精品 【江南】落尘云,易水正寒(散文)


作者:芈蜜 童生,704.3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089发表时间:2013-07-11 20:56:46
摘要:  落尘云,易水正寒,寒哥,但是我更期待着,易水向暖。

落尘云,易水正寒,寒哥,但是我更期待着,易水向暖。
   ---题记
  
   时光的罅隙里,我们的左手里是过目不忘的萤火,右手里是十年一个漫长的打坐,在这个空灵而又诗意的宏大世界里,我们终将给予自己的改变以默许,那是长久以来,我们写在诗词中、刻在墓碑上、记录在流言或经文里的方式,以一种光怪陆离的方式让每一个明朗的日子都更加明朗。就这样把时间记录在无谓的虚影中,用文字把明天也碾成影子,生命依然成长在岁月的河水上,交出自己全部的花瓣,流水无情冬自去,落花无意恋旧尘。
   流水无情冬自去,落花无意恋旧尘。我和你说过的,我第一次看见这句话,是在我刚来江南不久的时候,小白姐姐做的三月的人物专访的帖子,你是主角。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开玩笑地和你说:“当时就是因为不熟悉,如果我提问了,你不回我的话,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然后就没去提问,只围观小白姐姐的采访帖子了。”你也开玩笑的说:“我那么礼貌,一定会回的,幸亏你不认识,不然不知道你会提什么奇葩问题。”其实,我当时就想对你说,寒哥,还好当时我没提问,尽管礼貌疏远的官方笑意永远是王道,但是,你懂得。也可以说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吧,我又一次看见了这两句诗,这次我百度了一下,欣赏了几篇文中有这句话的寒哥的旧作,在另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们不约而同地聊到了这个话题。
   于是,你告诉我说:“流水无情,落花有意,没有两情相悦,冬天离去,留下的只有寒冷和孤独。所以,下半句就是落花无意恋旧尘,执着已经没用了,放开才是最好,告别过去,面向未来,尘埃落定。相对过去,是离开,相对未来,是落定。”这句诗未完待续可惜,于是我对你说:“寒哥,我感觉你的这两句诗后面绝对还会有另外两句的,到时候记得写出来哦,我等着看。”你的回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既然都有了过尽千帆的飘然沧桑,告别过去的尘埃落定,那么,一季季的芳菲韵染、一帘帘的暗香疏影就在柳暗花明处。”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寒哥多舛的冬天我未曾涉足,我和你相识于春天,熟识于夏天,如此便该一同静待下一个秋。
   三月三号,我在江南发了一篇名为《一点相思何忘,任自东西荡》的散文,这是我发在江南的第四篇散文,碰巧是寒哥编审的,寒哥的按语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我笔下易安的婉约、潇湘的惆怅、红酥手黄藤酒的悲戚,寒哥五行半的按语比我那两千字的散文都要挥洒得淋漓尽致。“我最近眼疾,编辑的不是很多,有缘编辑到你的,理解不到之处,要见谅了。”这是寒哥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其实,寒哥,我当时只当你是江南的散文主编,并没有太多的了解,我想,你给我逆向落差的主要原因应该是你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古板吧。五月六号,我写了一篇师尊大人命名的《花约》的擂台文,默契的是我和我家亲爱的熙童鞋都写的寒哥接稿。寒哥你承诺说,我的《花约》最迟七号一定放出来,寒哥跟评的时候说到:“小蜜,我终于放出来了,不过告诉你,今天喝了点酒,在半醉半醒间看了这篇文章,不过,值得肯定的是,这是一篇优秀的文章,个人非常喜欢这种风格,青春的淡淡情思,让人眷恋,让人回味,让人追忆,问好,希望更多精彩。”其实当时看到这条评论的时候,我就猜想,寒哥应该是因为和我不熟,我的文在后台放的时间久了,怕我着急。后来,又为《花约》的复审加精帮了我很多,虽然结果不如人意,但是我还是对你满心的感激。
   五月十七号,凌晨,我一般喜欢凌晨以后把QQ挂成在线的状态,我想这才是我们相识的开始。你在等你的夜班车,我在做我的夜猫子,你问我为什么不睡,我想我那样奇葩的一个回答你应该是不会忘掉的,果然寒哥没叫我失望,一段“斗地主”成功的让我发现了寒哥竟如此的和我志同道合。再后来,寒哥,你吃惊我是东北人的同时,我也在吃惊你竟然知道我念书的这个小城,竟也还知道我家乡那个同样不大的城市。
   五月二十九号,我在看后台的时候,看见了寒哥发的一篇散文《浪迹天涯》(我记得《漂浪》的,但是我想在这里还是写这个吧,大家普遍只知道这个。)因为不太会写文章的编者按,所以很有自知之明地知道自己写出来的编者按很水,配不上作者的文章。所以,我和你说:“寒哥,我在后台看见你的散文了,但是你放心,我就是看看,保证看完了就马上放弃编辑,一定不会糟蹋这篇散文的。”但是,后来在你威逼利诱的善意鼓励之下,我说:“我审,但被我糟蹋了,我就无能为力了。现在是晚上九点半,估计这篇散文要被我蹂躏一段时间了,我还有些其他事情。”寒哥的这篇美文,终于在第二天的凌晨两点被我放了出来,我用了四个小时的时间写了一份九百字的编者按,质量上我不敢自夸,但是用心程度上我却可以保证,那也是我审过的文章里面写过的最长的一份编者按。我自知我的按语和寒哥的那篇《笑傲江湖》的观后感在整体来说不算太搭调,我记得寒哥的《浪迹天涯》字里行间都充满了江湖儿女的侠骨柔情,还有寒哥作为一位浪子想要尘埃落定的淡泊心愿。但是,本该是一份大气磅礴的编者按和寒哥的散文相得益彰,却被我一贯柔美风的按语打破了。极不相称的文和按,让我至今都觉得对寒哥有些抱歉。
   你说你叫云正,我记得最早知道“云”这个姓氏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看范冰冰和黄海冰主演的2003版《萍踪侠影》里面,范冰冰饰演云蕾这个角色,当时就对云这个姓氏有了很深的印象。貌似云这个姓氏的人并不多见,如今过去了整整十年,我竟然还真的认识了一位姓云的人。你说你是落尘,落尘,取自于落花无意恋旧尘,告别过去,面向未来,尘埃落定。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时间是经,空间是纬,细细密密地织出了一连串的喜怒哀乐,织出了极有规律的阴差阳错,而在下一个转角,每一个绳结之中都有着一个秘密的记号,当时的我们茫然不知,却在蓦然回首时,忽然间发现一切脉络全都历历在目,方才微笑着领悟,或许这才是人生,就算花落了也不要觉得悲。你说你是易水犹寒,易水犹寒取自“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去,今日水犹寒。”寒哥,其实在我刚来江南的时候,是不知道如何称呼你的,一切还是因为那个让我很痴迷的女人,师尊大人对我说:“是你寒哥说。”我才知道我应该这样喊你,然后就有了后来的从寒哥到寒大爷再到寒大叔,兜兜转转了一圈又绕回到了寒哥。寒哥,易水犹寒,我期待着易水向暖。
   和你说着三叶草里面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四叶草、双色球的中奖历史、你无数次纠正过的我说的‘柿子鸡蛋’、我上课那条路上的‘大灰起兮沙飞扬,我背书包上学堂,人人都说风景好,我却仰脸不忍看’、给10086的短信,还有简单叔叔抢走了寒哥的《又是一年夏至到》,我说我去跟让你凭轩涕泗流的千字长评。后来寒哥发江南竞猜的帖子,那一夜雪飘、似我挥剑,我投机取巧地赚了师尊大人的一节情书,赚到之后的我不敢去给师尊大人道歉,一般别人的好坏我都是记在心里的,就像那天我和你说过的给我八个字的那位历史老师,说着说着也就熟悉了一些。从我的《甄嬛体情书》再到《芈蜜给您说“呵呵”之易水犹寒》,和寒哥多了一些接触,渐渐地知道了他成熟之下的幽默,他淡然之下的沧桑。我想,那时候的我们应该还不算熟悉。
   七堇年说:只有面对特定的几个人的时候,才会有说话的兴趣,毕竟说话是让人疲倦的事情。2013年6月26日12时40分51秒,寒哥你问了我一个问题,这样才算熟识了吧,我因为这个问题熟识了江南最有“内涵”的醋坛子易水犹寒。我在《甄嬛体情书》里面写到:寒哥,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好东西就要大家一起分享嘛。寒哥应该是记住了这句话,历时八个半小时的持之以恒,在中间断了十四次以后,终于功德圆满了一份众乐乐。因为我一直是一个比较任性的人,做什么事情我都喜欢可劲儿的折腾。而寒哥应该也是比较能忍受我折腾的人吧,我开玩笑地说:“寒哥,今天晚上半夜三点,我一定把你折腾醒。”本来是一句玩笑话,可是我这个人一向玩心比较重,就又说:“寒哥,我就这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哈。”本来只是想开一个玩笑的,无奈我太能没事瞎折腾了,就这样,你终究还是没有逃过,大半夜三点多也只得忍受着我的荼毒。寒哥,在这里我想对你说,谢谢你的包容,有的时候我就是那样无端端的发脾气,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你开玩笑地说我习惯就好了,但是如我所说,这真的不是什么好事,以后我还是压着一点脾气比较好,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寒哥你也就别习惯了。
   寒哥说:“人都是这样的啊,从不熟悉到熟悉,从客气到不客气,从说什么都顾忌到无所不说,有些人愿意说出来,明骚,有些人不愿意说出来,闷骚。”我想明骚和闷骚没有很明显的界限,对于有内涵的人们,从闷骚到明骚需要一个沟通的过程,寒哥,就像那天我在人人网上看到了然后发给你的那句话,你看过了以后问我:“那么我们是不是已经很熟了?”当时,我很想用寒哥的“明骚闷骚理论”来回答寒哥的这个问题,但是后来一想若是我真的如此回答的话,寒哥岂不是又会说:“你记性真好,以后不敢和你说话了,万一哪天我说漏嘴了,就被你抓住把柄了,你记性这么好,那我不就完蛋了。”对于有趣儿、幽默的人,我一向都是很乐意去接触的,因为天生就是随和的性子,至于聊天的内容和谈论的话题更是只有你猜不到,没有我想不到。再加上我的健谈,可能就是这样和寒哥一回生二回熟到了今天的无话不说。
   我一直很喜欢寒哥的行文风格,寒哥的散文自然也是我的钟爱,我编过寒哥的三篇散文,《浪迹天涯》,《水的遗址》,《初伏》。从浪迹天涯里面的‘有所思’‘有所念’‘有所愿’‘有所终’,到水的遗址里面以微笑的姿态对未来生活的安排和对生命的思考,再到初伏里面的伏下去是为了更好地站起来,其中的韬光养晦和一鸣惊人更让我知道了寒哥不是池中物,一定会有一飞冲天、搏击长空的那天。在这里也祝寒哥壮志早酬,一生平安喜乐。
   时光的最远处混沌着的天,浅到白色,又越过了模糊的雾,走过了繁冗的下午,就是疲倦的黄昏,直到某个星光灭绝的夜晚,这样的夜里瞬时萧条无边,眷顾着那个不知名梦里的袖珍彩虹。当我们静静地低头走上一场逆向的旅途,忽然明白悲伤深处空无一物,没有曲高和寡,全部都是历历在目。当事态以刻薄和荒芜相欺,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到了后来,世界上有了很多路,有些路,走的人少了,渐渐便也成不了路。所谓路,便是朝朝夕夕孑然又繁华的印证,让我们明白不管被生活怎样对待,依然要许诺自己明日必有阳光,然后踏上这条路。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寒哥,最后我想对你说:寒哥,我只要你信我。
   孤独的最高境界是繁华,走过了春寒料峭,走过了夏雨微漾,我们便应在人生须臾的荒凉中走出繁华,相识于春天,熟识于夏天,静待下一个秋。落尘云,易水正寒,但是,我更期待着易水向暖。

共 423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以文识人,从这篇长长的细碎里,我读到一个可爱、善良、深情、感恩的灵性女巫:任性,却不矫情;谦虚,却不造作。她,给江南人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也给江山带来了风光无限。人与人之间的投缘,总是说不清道不明,无法解释的欢喜。因为欢喜,所以喜欢,喜欢靠近,喜欢搞怪,喜欢缠腻。蜜儿的不耻下问,寒哥的有问必答,你来我往的编文与交流,这份兄妹情便点滴叠加,在无尽流淌的时光里刻下一份安然静美、岁月悠长。从初识时两人小心翼翼的留言,到两个夜猫子的志同道合,到哥哥对妹妹的鼓励、宠爱与包容,再到后来的无话不谈肆意捉弄、审文时的用心与懂得,细节处无不彰显着友情的真挚,散发着灿烂的光辉,在心中照耀久久。字字句句,串起情感的冗长深沉,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与懂得。“落尘云,易水正寒。但是,寒哥,我更期待着易水向暖”,更是情感的升华,谁都渴望温暖,蜜儿同样希望寒哥永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寒哥,我只要你信我”,那又是一份怎样的纯粹?只是一个“信”字,便胜过了万千言语。因为温暖,所以感动。因为感动,所以深刻。因为深刻,所以记得。文中无一疏漏的碎碎念,犹感真切切。天然的铺陈,将情感的画卷徐徐舒展,蕴染陈香,余味久久,在读者心中激起阵阵旖旎的心波,美丽着,延伸着。浓情美文,倾情推荐!【编辑:简希】【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07122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简希        2013-07-11 20:58:00
  好感人的兄妹情深!羡慕啊!蜜儿抱抱!
简希
回复1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1:19:32
  哈哈,,我就喜欢麻烦简希姐姐,,嘿嘿,,抱抱简希姐姐。。。简希姐姐审文辛苦了。亲一个。
2 楼        文友:简希        2013-07-11 20:58:32
  蜜儿,我信你!
简希
回复2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1:20:26
  简希姐姐,我不仅信你,我也爱你,简希姐姐,哈哈,,你是我的人了,
3 楼        文友:简希        2013-07-11 20:59:39
  破寒,我也期待着易水向暖,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简希
回复3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1:21:37
  哈哈,简希姐姐,我也期待哈,,,易水向暖
4 楼        文友:易水犹寒        2013-07-11 21:38:44
  千言万语在心中,欲说还休。因为我不知道如何来表达此刻的心情,激动,高兴,欣喜若狂,我想遍了所有可以用来表达此刻心情的词语,但都显得不够。我很感激能在江南遇见你,这个可爱的,古灵精怪的丫头,虽然我们年龄相差很大,但是我们却志同道合,没有代沟,我很庆幸。
   我也记得那个晚上,我从安徽滁州坐夜里11点半的火车,是你的一个笑话,让我困顿的旅途有了精神。现在想来,那个笑话,我依然会笑,我甚至完整的记下来了,还讲给别人听。生物老师谈到细胞分裂,问学生,细胞分裂后,数量会不会加倍?一个同学说,加倍;一位同学说,不加倍;第三个睡觉的同学被叫起来后,直接喊了句:抢地主。我当时笑的前合后仰的,还分享给了我的同事。
   易水犹寒,易水向暖,谢谢你的祝福,我也正在流逝的时光中放下过去,面对未来。我想起了林小溪的签名,向暖,何以为暖?是啊,何以为暖,我想有你出现在江南的这段日子里,我就感到了很多的暖意。不管是甄嬛体情书,还是江南恶搞之“呵呵”都足以让我感觉到温暖。你给整个江南带来了一股春风,让大家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感到凉爽,充满精神。
   只有面对特定的人,才有话题,毕竟说话是件让人疲倦的事情,很荣幸,我成为了这个特定人群中的一员,并且能够得到你的信任。是的,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有时候啰嗦,有点小婆妈,喜欢嘱咐。希望你能习惯,其实,我不愿意谈信任这个话题。我认为无话不谈就是信任,嘱咐只要是基于好的出发点,就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信任你,丫头,江南很多人都喜欢你。
   记得你问我,你说你是不是太能折腾了?这有什么不好呢,年轻就是折腾嘛,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这是我说过的话。我觉得,有时候不必太在乎一些人的想法和看法,过好自己最重要。我说,人的一生中,有一两个真正知心的朋友就足够了,不必要求全责备。
   繁重的社会压力之下,我们都要学会自嘲,甚至自轻自贱。偶然的作践一下自己,也不是不行的,生活不能一板一眼,如果那样,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呢?所以,善于自嘲,才能放下。这也是我在修炼的,永远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要,否则这能让自己委屈。
   你说你智商不够,我只知道这是开玩笑的,其实你记性好着呢,真的。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自然不知道,就像你说的很多东西我也不知道一样,所以,每个人都可以做另一个人的老师,只要我们愿意去学习。好了,不说那么多了,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还希望你讲话给我听呢,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回复4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6 19:06:41
  哈哈,寒哥,我有一个习惯,就像给幻娘娘的情书一样,喜欢把最好的评论放在最后回复,这就是压轴嘛,哈哈
   这篇文发出来了五天了,寒哥,这条评论一直没回复因为网络不太方便,还有就是压轴的嘛自然要在最后,你懂得。
   寒哥,嘿嘿,现在过了五天了已经,,不激动了吧?
   但是高兴和开心这个可以有,这个必须有的,哈哈
   寒哥,我也感激能在江南遇上你,很感激。嘿嘿,志同道合就好嘛,其他的都不重要。
   说实在的,当初的 那个笑话,我不太敢讲给你听的哦。
   因为不知道你的脾性,摸不清你的性格,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这个笑话而开心,不知道你会不会因为这个讨厌我。
   但是,,还好你喜欢,还好,还好。
   易水犹寒,易水向暖,这是我对你的祝福,最真挚的祝福。
   我看过了寒哥的一些旧作,所以想对寒哥说,我希望你以后的日子都能暖暖的。
   我记得那天群语音的时候,我唱过梁静茹的暖暖,我希望大家一切都好,希望寒哥从今以后都能暖暖的。
   从甄嬛体情书,到芈蜜给您说呵呵,自我来了江南,我也感受到了很多江南家人们给的温暖,还有就是寒哥给的温暖。
   寒哥,其实只一句你信我,就胜过了千言万语,谢谢你的罗嗦和小婆妈哈,很好,这样的感觉不错。
   寒哥,等我给你讲笑话哈,哈哈。
   寒哥记得要易水向暖,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你能好,大家都能好。
5 楼        文友:易水犹寒        2013-07-11 21:39:46
  小蜜,我激动了,我真的激动了,这篇文章写的好啊,我要收藏起来,没事就拿出来激动一下。
回复5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2:12:18
  哈哈,,寒哥,激动可以有,收藏也可以有,你不嫌弃的话喽。
6 楼        文友:易水犹寒        2013-07-11 21:40:47
  分享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或者,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哈哈,你自己选择吧。
回复6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2:13:06
  寒哥,你肯定知道我选哪个的,,对吧
7 楼        文友:易水犹寒        2013-07-11 21:43:13
  第一次编辑你的文章的时候,我的确患了眼疾,眼皮子老师跳,两个眼睛一起跳,好难过的,这个你师尊知道的,我用了好几瓶眼药水,才勉强好。还有,第二次编辑你文章的时候,也的确喝了酒,事情就是这么巧合。不过,在江南,我看到共同成长,我很高兴。最后,寒哥希望你学业有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回复7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2:14:43
  哈哈,无巧不成书嘛,,,我决定了,寒哥,简希姐姐的情书,就交给你了。。。
8 楼        文友:易水犹寒        2013-07-11 21:44:38
  今天的验证码,每一条我都两次才成功,看来是考验我耐心的,不过我经受住了,哈哈,今天早点休息吧,不要再搞怪了,半夜三点折腾我,我可受不了的,年纪大了,精力不行了,哈哈
回复8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2:16:09
  哈哈。。每条都两次啊,,验证码还挺有分寸的,,事不过三嘛。。
9 楼        文友:简希        2013-07-11 21:48:21
  破寒,你就得瑟吧!还知道姓什名谁不?我知道了,呵呵!
简希
回复9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2:17:04
  简希姐姐。来来来,,,拽上寒哥,,师尊大人。。咱们四个一起得瑟,,哈哈
10 楼        文友:秋梧飘絮        2013-07-11 22:07:51
  小蜜,是江南的活宝,师尊抱一个,我羡慕嫉妒来了,不恨。
回复10 楼        文友:芈蜜        2013-07-11 22:18:22
  矮油,,来了一个让我很痴迷的女人啊,,哈哈,师尊大人亲亲,师尊大人是我的宝。
共 17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