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如果誓言可以修改(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如果誓言可以修改(短篇小说)


作者:风飞沙 进士,6187.7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105发表时间:2013-07-20 22:05:42

1.
   五月的雨,下得有些恬不知耻,那偶尔出来走一下过场的太阳,把姚善才家那两间屋子里的霉味诱发出来。姚善才躺在床上,床单下面铺着的谷草在霉味中叠加,可姚善才一点也感觉不出屋里的那股味来。这也许是习惯了,也或许,是他觉得屋里的这种味道远远不及他心里的味道——他觉得,再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自己霉了。
   外间传来大嫂的声音,她高声地叫着姚善才女人的名字:“罗英,罗英……”姚善才想赖在床上装着没听见,可大嫂的声音越来越响,他的腿就像重力不平衡的跷跷板,朝天耸了一下,身子则像重压着的另一端,费力地从床上翘起。
   打开房门,大嫂端着一碗猪油,笑眯眯地站在门外。姚善才揉了几下他不太大的眼睛,再耸了几耸他的朝天鼻:“大嫂,你找罗英啊?她到地里摘菜去了。”大嫂脸上的笑容打了一个顿号,继而又笑了起来:“善才,别怪大嫂多嘴,罗英怀身大肚的,虽说咱乡下的女人没那么金贵,可你是男子汉,既然在家里,就应该多替她分担一点。”姚善才挠着自己的头尴尬地笑:“我昨天回来得有些晚,今天睡过头了。”
   大嫂也不用他招呼,直接进了屋,把手里的那碗猪油放在了姚善才家满是锈痕的三角炉上:“你哥昨天从城里割了几斤肉回来,我全部熬成了油,给你们端一碗过来,告诉罗英别太俭省,别委屈了肚子里的孩子。”姚善才一边谢着大嫂,一边却想着自己的无能。那碗里的猪油有多白,他的心底就有多灰,脸上的那一片黯然毫不保留地显露出来。
   看着他的样子,大嫂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变得肃穆:“你去请姨妈的儿子教你学开车的事,我都知道了。别人越瞧不起我们,我们越要争一口气。躺在床上蹉跎时间,只会让自己更加颓废,矮不要紧,只要心比身高!”姚善才本来在心里暗骂罗英嘴快,可是大嫂的话让他为之一振,他皱着眼睛,回忆着表哥说自己的话:“你坐着都没有方向盘高,还想学开车?”姚善才的手又不自觉地放到头上,他用力地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他在心里默想:表哥长得高又怎么样?不过开着一辆破解放,就这么趾高气昂,他的心也高不到哪里去。我发誓,我不仅仅心比身高,我还会让我的心变成巨人!
   2.
   村里来了一个算命的,姚善才本不信那些,可大家都在相传那人如何的算得准。姚善才不甘心自己在乡里握一辈子的锄把,原来想学驾驶混条出路的雄心又被姨妈的儿子打击得体无完肤。如何来改变命运,确实有些迷茫,如果那个算命的真有那么神,也许会给自己指点一下迷津。
   算命的是一个瞎子,他一只手摸着姚善才的左手,一只手摸着他的脸。突然,他的手停止了,死灰色的眼睛如凝了一道光:“出生年月?”姚善才答:“一九五五年五月初六,卯时。”算命的在自己的指节上掐算着:“乙未年生,属羊,今年三十一岁。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手指纤长,目前是一个农二哥,但你心比身高,将来找的钱会像羊身上的毛那么多。但是,你唯一的缺点就是长了一个朝天鼻,如不行善事,走正道,你的财会被天收回。”
   姚善才听得激动,他握住算命的手:“真的吗?我真的可以挣那么多钱?请您指点迷津,我要怎样才能……”算命的把手抽了出来,坐在那里闷着不说。姚善才拍了一下脑门,从兜里拿出十元钱放在算命的手里。在座的有人说话了:“善才,你给这么多,我们都不敢算了,大家都给的两元钱算一个。”姚善才红着脸:“各给各的,没事、没事!”算命的接口:“他的命,值这么多,等他挣了钱,这一点点,算得了什么?九牛一毛!”姚善才有些得意,又有点迫不及待,他陪算命的坐在一起:“先生,请你说说看,我这命是天上有馅饼掉下来呢?还是……”
   算命的干笑两下:“嘿嘿,命虽如此,也要争取才会有的。人不出门身不贵,你的命,不适合呆在家里。”姚善才习惯性地挠自己的头发:“可是,我要走哪一方比较顺利呢?”算命的又掐了一下指节:“除了东方,其余均可。”
   3.
   火车站,姚善才只买了一张站台票,从检票口混了进去。当时正有一列开往昆明的火车,趁人多的时候,他灵活地挤了上去,并没有引起列车员的注意。这是他第一次感激自己的矮小和瘦弱,不再为自己是“特等残废”而自卑。在火车上,他辗转在各个车厢的厕所边,过道里,与列车员们玩起了捉迷藏的游戏。他最佩服自己的本事,就是随便靠在哪儿也可以睡着,却又能够从稍有动静中惊醒。
   在他靠壁的对面,是一对年轻夫妇,两人的胳膊都戴着黑布织成的孝字,女的抱着一个熟睡的孩子,在跟着一起打瞌睡。男的双手环胸,头靠在座椅上,眼睛微闭。这时过道里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姚善才的耳朵略动了一下,继续闭着眼睛小憩。可对面座位上男人的一声厉喝让姚善才不得不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留着长发的男人的一双手正抓着行李架上的一个包,正欲从车窗往外扔的时候,被手臂上带孝字的男人及时地拖住了。
   对面女人怀里的孩子嘎一声哭了起来,女人惊醒,看见男人拉着的包,她也用手来帮忙,一边骂着长头发的男人:“不要脸的强盗!”长头发男人的手放开了包,他的右手悄悄弯到后背,取出一把匕首。就在匕首离女人一寸的位置,他的手腕被姚善才捏住了。女人护着怀中的孩子,身子有些颤抖,他的男人放下手里的包,与姚善才合力制住了长发男人。他们的动静惊醒了车厢里许多熟睡的乘客,有人叫来了乘警,长发男人被带走了,车厢里逐渐恢复了平静。
   火车在中途的一个站台停了下来,被劫包那家人对面的乘客下车了,那家的男人用他带着孝字的那只手指了一下座位,热情地叫姚善才赶紧坐下。他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给姚善才点上:“刚才太险了,谢谢你!”姚善才咧嘴一笑:“嗨,这没什么,我女人也快生了,还不是得拜托乡里乡亲的照顾。”男人接口:“你出门应该有急事要办吧?不然也不会丢下家里的女人。”姚善才叹气:“我是有急事,最急的事就是挣钱。就算再舍不得离开家,可成天呆在家里,越过越穷,正因为我女人快生了,所以更急着出来……”
   男人盯着他看了一会:“看样子,你应该比我大一些,按理说你的孩子应该比我的孩子大才对,怎么现在才要孩子?”姚善才尴尬地笑了一下,又用手挠他的头发:“家里穷,再加上我这种‘等外材’的身高,很难被人看上。去年才结婚,还是我大嫂帮忙,从她村里介绍的。”
   抱着孩子的女人恢复了镇静,她也同他们一起聊了起来:“大哥是个实诚人,你会好起来的。只是你出门打工,有什么目标或者门路吗?”姚善才苦笑着摇头。对面的男人将手里的烟灭了:“大哥,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暂时跟着我们。我们在昆明开了一家过桥米线,生意还马虎。如果不是这次家母病逝,回家耽误了半月,我们的分店也应该开业了。要是你愿意,我们的分店正缺人手,就麻烦你在那里帮忙打理一下。”
   姚善才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他心里明白,别人并不是找不到人,对他说得那么客气,完全是因为刚才自己的见义勇为。他在心里也感激着那个算命的——看来做善事,也是一种生财之道。
   4.
   四年后,姚善才踏上了回家的列车。他怀揣着米线老板一家的厚意,想着还未建起的店,想着素未谋面的孩子,想着罗英那如肉丸子一样光滑圆润的面容,他那紧绷的脸逐渐地舒展开来。
   一月后,姚善才在县城里开了第一家过桥米线的店。经济的逐步发展,人们的口味越来越喜欢吃一些新鲜的东西。他的店,生意出奇的好,第一天开业,就卖了上千碗米线。渐渐地,他把手艺传给了罗英,就罗英那长相往灶台一站,生意更加的好。幸好有大嫂时不时地过来帮忙,不然就凭他们那两双手,实在是忙不过来。他们开始招聘小工,从一个到三个、到五个、到十个……又从一个店,到两个店,到三个店。他们发了,姚善才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不敢声张,他觉得,目前的钱,还谈不上羊身上的毛那么多。
   如果不是姚善才与罗英的眼角多添了几条细纹,如果不是他们的儿子姚品高个子越来越大,会让人觉得时光仿佛在原地踏步,可日子真真切切地从他们身上划过了六年。米线店里的收入,再也满足不了姚善才那颗巨大的心,他习惯了在夜里躺在床上抖落一地的烟灰,就像洒下他一点一点的失落。罗英白天忙店里的事累得够呛,晚上总能甜美地睡着,她不懂姚善才为何哀叹,也不懂那满地银灰及黄色烟嘴的对白。她是满足的,也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如果可以,她愿意就那样过一辈子。
   然而,姚善才大哥与他们的谈话,把他们的生活送到了极端。姚善才取出了所有的存款,还转卖了所有的店,在他大哥的帮助下,去银行贷了款,买了两座山,买了机械,请了工人,开始挖矿。一车车的矿石运出去,那一堆堆的钱财就滚进来。
   又一个六年过去,姚善才算是日进斗金了,他再也不躺在床头吸烟了,他会在人前,把烟叼在嘴里,让烟雾从口腔闷到鼻子,再从他朝天的两个鼻孔里窜出。他抽的烟,从红塔山,变成钻石芙蓉王,又变成了软中华,再变成冬虫夏草。他是那样张扬的快乐着,把自己的座驾从丰田换成了宝马,把罗英脖子上的项链,从黄金的变成了铂金的,又变成了镶钻的……
   他还混迹于一些赌场,跟着那些人用尺子量着桌上的大钞。当他赢了的时候,他觉得钞票里毛主席的头像仅仅是冲着他姚善才一人微笑的,他总会忍不住唱两句“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他的一举手一投足,无不显出暴发户的痕迹。为了办事更加便捷,他还去笼络一些官员,请他们桑拿,带他们嫖宿。有一次,在嫖宿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完全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姑娘,年仅十八岁,一夜春宵后,他惊奇地发现原来自己是女孩的第一个男人。他如获至宝,把女孩赎了出去,给她买了一套房子,让那里成了他的第二个家。
   5.
   姚善才在外面的那个家,很快就被罗英知道了。可知道了又怎么样?罗英的骨子里,塞满了封建的思想——男人在外面有一两个女人又算什么?古时候谁家没有个三妻四妾?那还得有本事的男人才可以找到那么多女人呢!她毫不节制地放纵着姚善才,唯有自己那金光闪闪的身子坐在梳妆台前,那一瓶瓶高档的化妆品,才会明显地提示着她逝去的时光和目前的寂寞。她取下脖子上的项链,觉得那亮晶晶的东西不是别的,恰似自己滴下的眼泪。
   罗英成了外人眼里的阔太太,可她再也找不回卖米线时累得直不起腰的那种快乐了。她的抑郁和落寞被逐渐懂事的儿子姚品高看在眼里,姚品高带着他的一些小兄弟,去了姚善才的另一个家,砸烂了那里的大电视和冰箱。他用逃学来抵制姚善才的责骂,跟那些小兄弟混在一起,去歌厅、去酒吧,时不时又去他父亲的另一个家捣乱。
   姚善才遇不着儿子,把一切都责任都推到了罗英身上,怪她没教好儿子,没管好儿子。从那以后,姚善才回来的日子越来越少,而责骂却越来越多。罗英也在责骂自己,为什么不管着品高任由他胡来呢?他砸烂的那些东西,不是那个女人的,而是自己破碎的心。可姚善才却会用钱一样样把那边补上,自己的那颗心呢?怎么补?谁来补?她想把姚品高的奶奶接家里来,一是与自己作个伴,二是便于找机会让姚善才回家。可她的婆婆呆在姚善才大哥那里,哪儿也不想去,推脱的理由就是——在那里住惯了,和周围的老太太熟悉了,大家在一起可以聊聊天,打打小麻将。这打麻将或找人聊天或许还好办,可那句住惯了,让罗英心里难过——以前家里穷,婆婆说来了多添一张嘴;现在家里富,婆婆又说住不惯了……
   她把儿子找了回来,她清楚儿子再也读不进书了,可总在外面晃荡也不是个事。她几乎集了她所有的智慧对儿子说:“妈妈求你一件事,不要去那边捣乱了。如果你真的心疼你妈,就去你爸爸的公司做事。你得尽快熟悉那里的一切,一方面可以替你爸爸分忧,另一方面,可以防止外人去掌控一切。我知道我的儿子是聪明的,你会成为你爸爸最得力的人,即便将来那个女人生了,也及不上你分毫。”
   姚品高很听罗英的话,他去了姚善才的矿产公司,并没有像公子哥那样成天呆在办公室里享清福。他去了矿山,跟工人们一起下井,和他们交流,与懂行的前辈学习,了解了井里要怎样才最安全,设备要怎样才算先进。他还跟司机一起搞运输,弄清了矿石究竟是发往哪些站台,继而了解到需要跟铁路运输的哪些部门打交道。他还特意和公司的出纳与会计靠拢,从而了解到外地汇来的每一笔货款。
   三年后,姚品高对公司的一切了如指掌,他劝姚善才进了更先进的设备,每天的出矿率翻了几番。他又去联系一些加油站,让他们以油票的方式每月到公司结账。
   6.
   他们的钱,来得更猛了。姚善才的家,也从两个变成了八个。姚品高开始怀疑他妈妈的话,他的爸爸并不会因为自己的努力而有所改善,只会变本加厉的让他在外面花天酒地。他回了家,不再去公司,在家里守着他孤寂的妈。

共 807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读完令人扼腕,为主人公的命运叹息痛心。作者用波澜壮阔的大场景将姚善才从贫到富,从富又到贫,以及思想的转变,人生的变迁全部纳入小说中。这种大场面的描述,大场面的构思,大场面的镜头给读者感觉犹如品一部人生大戏,让读者在悲喜之间领略命运的反复无常,残酷。主人公的大起大落的人生行程,以及大起大落之后方悟出平平淡淡才是真,和他所遇的种种经历何尝不是我们现实生活中所见到的呢!作者在写作技巧上,善于设置伏笔,设计了以一个算命的来改变这个身材矮小却心比天高的姚善才的命运,给读者一种传奇色彩的感觉。小说整体构思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领读者,步步读下去。其实,作者取材很好,姚善才的故事,现实中有的是,还多。大多体现在一些暴发户上,因某种原因,一夜致富,却无能享受。有钱了,不会用,却去吃喝嫖赌,恶习都占,最后很多身败名裂。很多夫妻就如文中的主人公一样这样,困难时恩爱,富有时同床异梦,花天酒地,灯红酒绿,坐吃山空,最后落得一贫如洗甚至负债累累的可悲下场。很深刻的作品,令人深思,给人警醒。所以,珍惜自己的家庭,夫妻之间,彼此忠诚最重要。男人要爱家,不沾花惹草;女人要自爱自尊,守得住寂寞,否则只有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 !好在姚善才多次跌倒后,如梦初醒,终于深深地懊悔:“如果誓言可以修改,他不再索求自己的心有多高、有多大,他只渴望自己矮小的身体,能与罗英和品高,离得更近…… ”还算主人公醒悟得早,避免了进一步的悲剧。结局给人一种欣慰感。文字从深层次方面剖析了人性的贪婪以及到处充满诱惑的社会阴暗面,荡涤人的心灵,具有一定的社会现实意义。小说写法精巧,意蕴厚重,贴近生活,通透流畅,描写细腻,人物性格突出,主人公姚善才的形象塑造得十分成功,栩栩如生。佳作!流年倾情推荐赏阅!【编辑:山地731828829】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30723000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阳光下的红叶        2013-07-20 22:41:55
  看完这篇小说,忽然就想起了那句老话:“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作者用质朴却细腻的文笔,为我们讲诉了矮小男子“罗善才”从贫到富又从富到贫的这样一个传奇故事。
   这篇小说,无论是从框架的构思还是到情节的安排,无论是从线条的衔接还是到语言的组合,都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同时,这篇作品的人物性格刻画,也是非常真实饱满,使得整篇作品,非常具有感染力,并很容易就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
   一篇很好看的小说,红叶拜读并问候沙沙,创作愉快。
做一个简单的人,平和而执着,谦虚而无畏。
回复1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0 22:51:24
  谢谢红叶的精彩点评和鼓励,祝你夏安!
2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7-20 23:07:39
  一篇耐读耐品的文字,寓意深刻,意味深长……
回复2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1 10:11:30
  谢谢山哥的精彩编按,辛苦你了!祝你好!
3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3-07-20 23:18:00
  一不留神,沙沙的文就被抢走了,呜呜呜……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3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1 10:12:13
  呵呵,谢谢鸿渐,山哥还是比你快哈。祝你夏安!
4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3-07-21 13:00:49
  终于看完了全篇小说,看了好几遍。小说整体构思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主人公姚善才是位个子低矮的男人,由于家境贫寒,心中就有一个誓言,要做金钱的巨人,不做金钱的矮子。为了这个目标,他找了算命先生,而算命先生的一席话,让他茅塞顿开。原来他命里是有钱人啊!顺着算命先生的指引,他走出家门挣钱去了。在火车上遇到了给他工作的男人和女人。姚善才学会了做过桥米线的本事,几年后,回到家乡的县城,开了米线店。钱财也滚滚而来,可是,姚善才根本不满足。他要挣更多的钱,于是,又去开矿,这生意真的是发财了。发财的同时,姚善才变了。应对了那句老话:“男人有钱就变坏。”他去赌,去嫖女人。这样的结果一定不会是好结局。果然,不出多久,矿山的生意不行了。姚善才的女人们纷纷离他而去。只有他的原配女人罗英没有走,一直守候着他。这个女人一直跟随着姚善才,因为心中有爱。心中有这个家和孩子。姚善才如果此时醒悟,不算太晚。可是,迷了心窍的男人,执迷不悟,又去找女人了。罗英终于忍无可忍。离他而去。重新和儿子过自己的新生活。当一切都过去了,姚善才再去找到女人的米线店的时候,一切终将是过去式了。沙用一副大的场景将姚善才的从贫到富,从富到贫,思想的转变,人生的变迁全部写入小说。如同人生一场大戏,我们在悲喜之间领略命运的无常。我又一次品味了沙的力作,大气,耐读!欣赏佳作!问好沙!
永远红梅
回复4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1 14:47:04
  谢谢红梅的精彩点评和鼓励,问你好!
5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3-07-21 13:01:50
  沙的小说总是让我折服,大场面的制作,大场面的构思,大场面的镜头,哈,沙,你能做电影导演了!我自叹不如!
永远红梅
回复5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1 14:47:59
  红梅过誉了,你的小说才是我佩服的,我们一起努力。
6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3-07-21 23:15:06
  失去后才懂得珍惜,貌似很多人都是这样,看到男主人公的境遇,心里有怨恨,但更多的是美好的期许,期待他可以迷途知返,重获新生,这样,这个家还会是一个完整的家,也给这个守候的女人一个爱的回馈。
   恭喜沙姐姐突破瓶颈阶段,文字行云流水,一如往昔气势。可喜可贺!
回复6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2 08:26:58
  谢谢平淡,祝你夏安!
7 楼        文友:天上雪        2013-07-22 08:20:59
  此小说的确是如同人生一场大戏,把人的一生,富贵贫贱,相聚离愁在如珠的字句中倾泻而出。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精彩的戏,最终是悲是喜,如何收场,取决于那个的悟性,如果誓言可以修改,一切可以重来,或许,人生的路便会少却许多不必要的凄苦,还有许多的悔恨。如果誓言可以修改,或许,我们,便会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沙沙的小说很精彩,给人一气呵成之感,读之, 酣畅淋漓。
流云本是天上雪
回复7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2 08:27:43
  谢谢琉璃的精彩点评,你给了我不少的勇气。
8 楼        文友:静如画        2013-07-22 10:47:53
  沙的构思非常巧妙,从一个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自卑男人入手,由一次算命切入主题,这个一步步走向成功,继而又迷失本性的男人,在最后时刻方悟出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一则故事揭露现实物欲横流的社会一角,发人深省!欣赏,祝好!
回复8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2 12:32:05
  谢谢如画的美评和鼓励!
9 楼        文友:上官风        2013-07-22 11:41:06
  应该是小说男主人公姚善才追求更优质的生活,努力改变现状的态度并没有错……错就错在他的欲壑难平、贪婪忘本。如果说,姚善才“奋斗”之初,表哥明明白白、彻彻底底的给他学习开车,泼了一头凉水,狠狠打击了他的生活信心;那他大哥就给了他隐隐约约、狂乱自大的危险指引,促使他一步步陷入——欲望之海,不能自拔!小说中并没有明确提及“誓言”的描写,但文章主旨无一不在诠释一个人对家永恒的“誓言”。
   小说很成功的利用周边的环境对比、衬托了主人公错综复杂、千丝万缕的心境,使人物更加形象饱满!
   问好:沙姐!
回复9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2 12:32:44
  谢谢小风的精彩点评!
10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7-23 11:43:05
  恭喜沙沙美文成精!
回复10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7-23 18:06:14
  谢谢山哥!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