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刹那,读尽一生(小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刹那,读尽一生(小小说)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64.5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712发表时间:2013-07-21 23:00:01

【葬心】
   旷野荒漠,雪花飘飘,北风啸啸,冷雨瑟瑟,天地一片苍茫。远远的,站着一棵沉思的抖树,顶天立地。
   近处,一群披着味道深重的褐黄色外衣的人,错落有致地往深坑里铲土。冷凝的表情,忙乱的身影,机械的动作,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进行。飞扬高旋的沙土在低空翻几个前滚翻,继而缓缓地跌下黑黑的深坑……
   一铲铲褐黄色的湿土砸在黑墨棺木上,层层叠层层,簌簌的声响压过了呜咽悲泣。
   一口偌大的墓坑,渐渐地与地表平行了。当最后一抔土扬起,最后一缕光也倏然消逝了,墓坑连同棺木内那具冰凝的尸骨,一同沉入了暮天黑地的炼狱。
   亲,亲,亲爱的,请俯下身来,轻轻一吻,一个,就一个,一次,最后一次,成全一个无可救药的爱的耽溺者。
   一个吻,就能成全一份爱,让一颗心在爱里活下去,活成爱本身。
   旧颜不去,新欢何来?一声裂帛爽脆的狂笑,势若破竹,在凄风冷雨中打个转,在空白的墓碑上停息片刻,垂直跌落在了高而尖的新坟堆上。曦雨,走好!话音未落,旋起的一缕轻尘,迷了葬心者的眼。
   也许,冬天,注定是个死亡的季节,爱情也不例外。但,心若不老,就会邂逅新的遇见,也就会有爱的生机。一缕绝处逢生的浅笑隐隐然笼上了柳眼杏腮、欢情凝固的脸庞。冰凝的心魂,又充盈起漫无边际地炽情与苦痛的爱欲情愁。
   一匹红儿马,带着撕裂的锐鸣,向荒漠更深处狂奔而去。
   无人的旷野,凄寒无边,谁在守候一份没有命名的完美?
   抖树,不相信眼泪。他只是缄默,战栗地守护着一个秘密。
   为她,爱的拾荒者,默然地请求——一个不想拥有一颗心的愿望的愿望。
   一阕完美的凄美旋律骤然在苍茫的夜空中响起,伴着一声声低吟浅唱,似耳语,又似轻雷,悠悠地升起又跌落进荒漠中。
  
   【撒旦的世界】
   春暖千山绿,一树一树的花开。
   一颗盖棺薄葬的种子,死而又生,萌活了奇葩一朵。迷醉般的芬芳,氤氲在栖心亭畔。嗅着清芬,一只彩蝶来了,另一只花蝶也来了。虽然,只是蝶,但,他们本能地依恋着城市,那些来自红尘的甜蜜感觉。
   玲珑的月湖,若一弯半月卧在街心,尘绝如洗。古居、园林、小桥、流水,丝绦、落红、花影迷离,老少皆宜。湖是孩子和情侣的领地。老人或垂钓、在此游耍、闲聊,如在画中游,其乐融融……
   春夜,似乎来得早了些。溢彩的光影,停留在迟睡的窗台上。
   英台,轻点,再轻点。花蝶耐着性子低语。英台,陌生又熟悉的昵称,我与英台,互为一体?斗转星移,她的心里,倒映出一袭青衫的男子。难道,他,是她的?“三……”还未出口,一抹羞红就上了脸。一种遥远的幸福感击中了她。花蝶剜了她一眼,“哼,又在惦念那死心眼的山伯?吐血而亡,活该,今生变了个瘪三,还是痴情不改……我,撒旦,转世马文才,要风得风,要什么有什么……”心下狂澜,却不动声色。英台轻巧地栖在另一叶窗,与他并肩。他偷偷地挪近了几寸。比翼而栖的剪影,美得惊魂!双双相倚着探身,望向窗内的世界。
   薄如蝉翼的纱裙,吊在圆润的粉肩上,背对轩窗,一堆细皮嫩肉倚进猩红沙发里。这个曼妙的女子,正对了荧屏的对镜框,顾盼又生姿。那里堆了满屏的情话:我的乖蛋蛋,想呀……嘎嘎嘎,我的女皇……我的超人,快……笨重的猩红椅晃曳着,女子的身子开始燃烧,纤指上的火光一明一灭。一个寂寞的女子,沦陷在欲望之海中。墙头挂着的男一号,一脸皱褶的灿烂,坦然地俯视着这一切。老爷不实诚?妾,也不正经!走吧。彩蝶的心莫名地抽了一下,嘟了一下嘴,别过了脸。花蝶的身子也传染了一份颤栗,强咽了口唾沫,“暧昧才开场。小三正点……” 英台已怒目相向了。双目冒烟的他咽下了“我喜欢……”夏娃,英台,我的心肝,从开天辟地,一直逐到2013,我岂可罢手。
   黑漆漆的城市工地,发着酸味的小工还在忙碌着。那个投胎为人的瘪三,一副穷酸样,他看到了,但不能说。华灯下,情侣相偎,香风缕缕……他多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分子,但更不能说。嗅着英台的清香,他追着她,在霓虹溢彩的城市没有目的的飞。
   飞倦的一对倩影,终于停在一栋别墅的窗口。敞亮的空间,豪奢的家具,一家四口,有说有笑地,享用着晚餐。那男子,一脸皱褶的灿烂,又绽放在温馨的家。爸,今晚你必须在家。稚气的女儿,气哼哼地甩出一句。爸,陪我玩游戏……小男孩也抛过来一句。扫一眼风韵犹存的妈妈,端庄的她埋头就着一勺汤。却不时瞄一眼砖头机,有点魂不守舍。或许,一锅汤,并不是唯一的美味,但混沌本身,就是生活的真味。
   现代、富丽、温情、幸福,却又充满混沌、龌龊、荒凉、孤寂的现实世界。爱不为了爱,家不像个家,完全不是味了……英台呻吟般吐了一句。山伯,我不想留在这里。好,这就回去……
   Q视频、YY语音、三p迷情,科技时代的衍生物,将身心灵离析的人与人拉进,然后背离。四通八达的网路信息,迷离错乱的现实关系,在惨淡的月影下,冷艳妖冶的美,越发散出某种不可言说的蛊惑力。迷乱的自我在信息之流中漂浮,成了一个空虚的符号,我已然患上失心疯,深受辐射之毒。但,我欢喜,我歌唱——
   国际歌嘹亮
   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指尖。
   旧世界
   已被新时代的旋律敲得七零八落。
   充满了喧嚣的爱欲
   哪怕是虚无的承诺
   哪怕是激情更深的漩涡
   我甘愿做一尾泥鳅
   或者锅里的沸腾鱼。
   在传统之外,以谎言的形式
   做着落花情,流水意……梦!
  
   月是一泓水,水是一泓月,
   英台与山伯,梁祝传奇中的一双苦情人
   倒影的是撒旦的场景。
  
   穿越,回到哪里?伊甸园,还是仨,我撒旦,戏份有几成?
   留下,非人类的我,只是蝶,一只工蝶,但,却有属于我的光明……
   月湖畔,那一群妩媚的雌蝶,都是我的,属于我撒旦的!我不是傻蛋,我是撒旦,招蜂引蝶的圣手。为一只雌蝶,神话?
  
   【断崖惊梦】
   山浸层霜、道生苍藓的断崖上,长发飘飘的曦雨,昂首东眺,迎候初阳。一幅晨曦远眺图,渺远着一种不真实的朦胧之美。
   但,她梦着她的梦。她在守候……她的生命,盈满了阳光。
  
   矜持地一脚
   向千年难遇的堆雪踹去。
   只为寒窑里那位
   人生不愿被宰割的王宝钏
   讨伐薄心郎。
   绵绵怅恨,怨沉之身
   垂直坠落。
   咫尺之间
   即是暗流湍急的炼狱。
  
   500年之盟
   谁来践约?
   轻喃的超人
   扶摇着托起了失魂之魄。
  
   天际
   一辆马车驰过,
   再一次残酷地错失。
   她茫然地站在崖上,再也找不到记忆中的来路。她的梦,生命之旅,将毫无章法地再度轮回于天堂与地狱之间……除非?
  
   【伊甸园】
   英台,振翅一飞,就穿越到了一汪神奇的夜光中。
   一片黑黢黢的工地上,一个清瘦的男子偎着一堆钢管呼呼地打着酣。她的心里,又滑过青衫男子的面影。一股清雅的汗香。是他,这才是她的山伯。近了,她几乎贴到他苍白的额头。蓦然,一股世俗女子的媚味冲鼻而来。她又一个腾飞,翀上了半空。山伯是人,是她的异类,自然有了世俗的爱欲。山伯,不是她的山伯了。一个声音固执地在体内絮叨——我不是英台,我是夏娃,我不怨他,一如不恨文才的离弃,我必须离开。
   她飞着,不知疲倦地飞着,为了那个纯粹的念想。
   断崖上,一帧凝固了的画。她哈了一口气,画里的女子,曦雨竟然活了?跟我走吧!她载着她的魂,上路了……
   疾风箭雨的精灵,触手可及的星子,暖意拂面的风,带着剔透的友好,一一从她们身边掠过。
   一阵刺骨的寒风,呼啦啦地叫停,迫使她们回降到了地面。
   塞外四月天。一望无际的沙地,一群无邪的小孩,追着漫天的风筝,老人们偎在斑驳的墙角,安然地晒着柔柔的阳光。地里,有一群劳作不休的人。饥饿与荒凉,让清浅的笑纹里,蓄满了苦痛与艰辛……
   仙子,请,带上我……气若游丝地央求,从荒漠的另一端传来。地下的一缕幽魂,等着拯救。她们汇合了,但拒绝了她的附加条件。灵魂也有重量,蝶的凡身,载不动诸多情。那棵曾经沧海的抖树,站在属于他的宿命的荒漠中,地老天荒。
   快些,再快些,红、黄、绿、兰、紫……七霞霓虹之门已徐徐开启,迎候着这群回归的幽魂。
   天空明净,修木滴翠,秀竹轻鸣,佛叶颤袅,林夕漫洒,一片片果园站在山坡,一畦畦菜园泊于溪畔,如茵的大草坪上错落着红色挡风窗的小白屋。
   牧归的闲翁,荷锄的农夫,戏水的童稚,斑斓色、清爽气、诚挚情在春光里酝酿,似静默回环的电流温暖了每一张脸,彼此间谦然地微笑着,坦荡荡地互作生命的仆从。
   伊甸园,这边情境独好。
  
   伊甸园
   拂去雪絮飞花。
   驱散朔风残泪。
  
   伊甸园
   把寂寞和仇恨雪藏了,
   只保留了天使
   银铃地笑——
   于是,春色便挂弯了眉。
  
   澄净的蓝天
   做被
   斑斓的晴川
   当床。
  
   即使,无人作陪的冬夜
   一种寡淡的甜蜜
   也会漾出陈年的润香。
  
   亭亭华盖的香樟树下,女娲端坐于中,童子垂手侍立。童子盈盈一揖,曦雨被聘为心灵之师了。另一位侍女,舒眉,笑了。
   一个笑,因为懂得,便胜过了千回百转的爱。
   一群克隆的孩子拥上来,被庄严的欢欣包围了的她,内心涌动着一种久违了的舒心适意。历经生命的劫难,她抵达了精神的麦加,回归她的乐途——自由神圣的讲坛。
   梦,一个续着一个,拯救着另一个自我。上场、离场,走过自己。刹那,便是久长一生的简本。

共 348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当爱面对生死,那么心是解脱还是囚禁?当爱面对选择,那么心是浮萍还是归根?当爱面对怀疑,那么心是坚持还是放弃?当爱面对诱惑,那么心是成全还是折磨?当爱穿越生生世世,变换无数模样,是否还可以记得最初的心动?当爱被俗世困扰金银纠缠,是否还可以找到最初的方向?当爱超越爱,沉静成无争、无欲、无求,那么克隆基因的下一代,是否还可以继续传承这份爱的基因,他们是否相信,刹那的相遇,读尽一生的守候。如在曾经的那幅身临其中的画境中,穿越朦胧、伊甸园,寻到心的方向。本篇小说讲述的是一份穿越千年的爱,爱在生生世世间不停流转,选择,背弃,坚守,抵抗撒旦的诅咒,超脱伊甸园的虚空,沉淀梦境中的真实,最终找到爱的归宿,读懂生世相守的爱恋。作者采用玄幻手法构架一个多时空的框架,浸润完美的爱情的文字,以及超脱俗世的结局都让人感觉意料之外,又在情意之中。反复品读,意犹未尽,却无法说清心里升腾的那种情感!无言的感动。佳作,流年欣赏并倾情推荐!【编辑:平淡是真】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3-07-21 23:05:27
  很少看到这种视角写的爱情小说,反复品读过之后,发现是一种新颖的爱的领悟。雁子姐姐真是深刻,让我们从新的角度感悟爱情,珍惜美好的生活!也是一种别致的关爱!
   问候姐姐,此篇文章不知是否解读正确,烦请指正、包涵哈!
回复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3-07-21 23:12:57
  谢谢真真的精彩编按!深得姐姐心意!
   抱抱
2 楼        文友:公子穆殇        2013-07-21 23:13:23
  作者的作品给了我很多感悟,穆殇受教了,问安,作者。
待我长发及腰,便勒死你可好?
回复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3-07-23 19:41:08
  谢谢文友到访,上茶
3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7-22 07:03:27
  读完,发觉雁子文采超棒!运用文字的能力超强。
   雁子的另一种体裁,棒!意味深长的小小说,耐读耐品的文字,欣赏!
回复3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3-07-22 10:15:06
  谢谢山兄到访,给予雁子鼓励和支持。上茶。
4 楼        文友:千层雪        2013-07-22 09:16:31
  刹那,便是长久一生的简本!
   想不到小说也可以这么写!
   文中,充满了凄美华丽但仍然简洁的画面。不知道这是否属于耽美一派。但似乎更适合那些80,90后的读者群。雁子的心依然停留在纯洁年代。我们复杂的成人很难理解了。
   节奏感是文章的灵魂了。我们感受到了。尤其内中的诗。更强化了这种节奏。
   偏执的理解,不知是否在作者意料之中。
回复4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3-07-22 10:16:03
  雪兄好,谢谢你的长篇评论。雁子会认真思考,并努力找到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
   辛苦啦,上茶
5 楼        文友:风逝        2013-07-24 07:16:01
  雁子写的是悬疑小说还是什么?只觉得很美,却看不懂啊。主人公穿越时空,衔接历史与现实,构思很是别致另类。学习学习再学习,努力弄明白空中飞翔的雁子表达的不一样的爱。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5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3-07-24 08:41:42
  风姐姐好。不是悬疑,亦非穿越,只是想找个表达方式来写出不同阶段女子之于爱的心理成长而已。
   损伤姐姐的脑细胞,雁子暴汗中。下次一定努力,写出通俗易懂的字来。
   抱抱风姐姐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