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民主决策程序省不得

  民主决策程序省不得


作者:张贤春 举人,3410.0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260发表时间:2009-03-09 00:12:09

2009年2月8日,即正月十四14时许,德江县县城几支青少年龙灯队未按政府要求,试图进入主城区舞龙时,受到执法、值勤人员阻止,拉扯中龙灯被损坏,遂引发矛盾,舞龙人员随即到县政府大院聚集,先后引来约2000名群众围观。部分龙灯队员涌向县政府办公楼大门,与民警和干部发生冲突。冲突中3名公安民警和5名群众受伤,县人民政府办公楼的牌子和铝合金门及一辆民用轿车受损。在县四大班子在家领导和100余名机关干部劝导并答复其要求下,21时许,舞龙人员及围观群众全部离开现场。
   德江舞龙事件发生在正月十四,出乎笔者意料,笔者以为发生的时间可能是正月十五晚上。其原因是:数十条大龙将全部上街,为穿越如林鞭炮的轰炸,以青壮年为主的近千舞龙人员为壮胆御寒,都将喝得微醉。与往年在主城区舞龙、炸龙比较,在外环少有人看少有人炸且规定起点和终点又相隔近千米的情况下,舞龙人员难免借着酒胆失去理智,不按规定的线路舞龙,强行进入主城区,这必然与严格执行上级指令维护治安和秩序的警察、城管、干部发生冲突。
   实事求是说,事件发生在正月十四白天,比发生在正月十五晚上要好得多。每年来自县内外观看元宵炸龙的观众达10来万,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摩肩接踵分布在各条街道。内心窝火的舞龙人员,受阻中在一些不理智观众的高声蛊惑、挑唆下,很可能对阻止者使用手中舞龙的木棒进行冲击,执法、值勤人员要么自卫还击,要么退让。不管是哪种情况,都会引来其他舞龙人员同情和支持,迅速聚集数以万计的人员围观。冲突一旦发生,聚集围观的人员就会如波浪般挤让,此时的结果,就不仅仅是舞龙人员与管理者受伤了,拥挤、推搡中,退让不及的小孩、老人及其他体弱者,倒地就可能发生,是否踩踏其身,是否会出现伤亡,已不是某一人或几人所能控制的了;如果冲突演变为骚乱,上级命令武警进驻平息。往下……笔者不敢再想象。
   事件发生后,网上有很文章对此进行迅速报道,分析其成因。
   笔者受命连夜参与组织撰写上网的《德江县舞龙聚集围观事件得到有效处置》的说法是:“由于城区街道狭窄,围观市民较多,存在安全隐患……为确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维护市政设施……,将传统舞龙线路进行了部分调整,但部分群众对此不理解,引发围观事件。”应该说这一出发点是好的,但也有网友反驳:改在外环就不存在安全隐患了?是不是往年发生过重大安全事故?往年的市政设施是不是因此损坏很多?如果有安全隐患就一禁了之,那常常发生交通安全事故的公路就该禁止通行了!
   有人撰文认为,“德江舞龙事件”是懒政作风酿就的。文章的分析是到位的,但仅就“懒政作风”而言,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这正是决策者急于想办一件文明、安全舞龙好事的缘故。为改变舞龙、炸龙线路,县内各级召开的会议,下发的方案,组织的人力,拟投入按规定线路舞龙奖励的资金,都是历年最多的。
   还有人撰文说,这是强制拆迁、高考舞弊、扶阳古城职工游风波等矛盾长期积压的结果。笔者觉得这种说法是越来越离谱了。尽管这一过程中,有前段“两违”建房被强制拆除户的个别人在现场怂恿、唆使,但置身舞龙事件的青少年的目标很明确:允许按照往年习俗开展舞龙灯、炸龙灯活动,赔偿因舞龙过程中被损坏的龙灯,医治受伤人员;自始至终都没有其他诉求提出来。这些要求得到满意答复后,就陆续离开了。晚上一些舞龙人员重新聚集,甚至一些不明理的人唆使小孩、老人扛着胡乱绑扎的龙灯前往政府院内,目的已仅仅是想“敲”几个钱而已。
   尽管有许多让人“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观点发表出来,但省略民主决策程序却少有人提及。置身其中略知一二的笔者认为,这一事件与只是如何执行决定的扶阳古城职工游风波一样,是省略民主程序决策的结果。
   腊月二十九日上午,笔者参加2009年春节期间群众文化活动筹备会议,与会人员得知从正月十四开始的游行、舞龙及十五晚上炸龙线路改在外环时,不同的反对意见不断提出来。不少人认为,土家族聚居的德江县,少数民族人口占了近7成,元宵节舞龙是德江县春节期间最热闹、最隆重的群众活动。舞龙经过上百年的传承和发展,现已成为德江每年春节期间群众文化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德江土家舞龙》已被列入贵州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要改变这一风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有人提出,为保护市政设施,可否将主城区的护栏拆除,过后再安装。主持人答复::领导的答复是“谁拆护栏先撤人(职)”。有人建议,可否由各单位分段负责市政设施。主持人回答,本次会议重点是讨论如何贯彻执行县政府常务会议关于调整元宵节活动线路的精神,其任务是加强宣传,张贴公告,加强烟花爆竹销售安全检查,打击非法制售窝点,加强治安管理,维护活动秩序。直至会议宣布结束时,还有人在高声疾呼:“这样搞要出事啊要出事啊!”
   笔者不知政府常务会研究时是否有反对之声,也不知反对之声多少,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次“集中决策”的会议,只有“到群众中去”,省略了征求县城所在镇、社区领导和街道热心舞龙人员以及居民意见的“从群众中来”。不了解德江舞龙习俗的决策者们,听信的只是少数人对德江炸龙灯的评价:花钱炸龙灯的是傻子,赤裸上身找鞭炮炸的是疯子,一句话“不安全不文明又野蛮”。如果将线路改在外环,这样,往年从正月十四开始,白天县城满是游行的花车和飞舞的龙灯,十五晚舞龙人员在一片鞭林炮雨中穿梭的场景将不复存在,这一习俗也将随着氛围的不具备而逐渐退出德江历史舞台,因此引发的不文明现象和安全因素,将会得到彻底解决。
   真如此,没有什么少数民族节日的德江,让老百姓自发组织同时得到非常快乐的活动就再也没有了。于是,这一决定遭到了大多数干部、居民的反对,尽管这些干部居民在事件发生时很理性地参与劝阻、疏散舞龙人员。
   回想起来,这真是没有必要的官民冲突,请看新华社记者的报道:
   第二天是元宵节,德江县1000多名机关干部和执法人员一起上街分片负责,维持秩序,确保舞龙、炸龙活动安全进行。记者在德江县主城区看到,元宵节晚上,县城鞭炮声此起彼伏,烟花五彩缤纷,舞龙人按习俗赤裸上身,脖子上围着毛巾,头戴安全帽,任凭鞭炮在头上炸响。舞龙、炸龙表演高潮迭起,一片节日欢乐气氛。
   笔者认为,许多少数民族习俗,在短期内是不可能用“科学”去说服的,也不可能用“文明”去阻止,对一些陋习性习俗,也唯有在不支持、不组织、不反对中,加强管理,让其随着时代的进步而“自生自灭”,比如盛行于本世纪以前德江婚嫁中的一些程序性习俗,就已消亡。就德江舞龙、炸龙而言,比起西班牙百年历史的奔牛节来,要安全、文明得多。只要像往年一样,做好安全预案,加派安保人手,维持好公共秩序,及时疏通交通,安全事故隐患是可以降低的。即使舞龙过程中会发生一些矛盾,甚至引发一些安全问题,但都是单一的,容易预防和化解,近20年也未发生过重大安全事故。
   更重要的是,处在社会矛盾多发期的政府来说,德江舞龙、炸龙存在的问题与维护社会稳定比起来,只能算是不急于解决的小事。即使在今后,也应对民意多一些了解,多听一些反对意见,对传统习俗多些尊重,做好服务和管理工作即可。——比如像今年一样拆除护栏,或部门与沿街炸龙住户共同维护和修复损坏的市政设施等。
   2009.2.12香树园

共 294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新闻报道需要实事求是,如果像当今有些记者为了炒红自己而捕风捉影的将事实歪曲,是缺乏新闻读者职业道德的行为。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难处,不明真相的群众需要疏导,这个工作的分寸在特定的时刻是很难把握的。【编辑:邬海波】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邬海波        2009-03-09 15:48:23
  更重要的是,处在社会矛盾多发期的政府来说,德江舞龙、炸龙存在的问题与维护社会稳定比起来,只能算是不急于解决的小事。即使在今后,也应对民意多一些了解,多听一些反对意见,对传统习俗多些尊重,做好服务和管理工作即可。——比如像今年一样拆除护栏,或部门与沿街炸龙住户共同维护和修复损坏的市政设施等。
   新闻报道需要实事求是,如果像当今有些记者为了炒红自己而捕风捉影的将事实歪曲,是缺乏新闻读者职业道德的行为。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难处,不明真相的群众需要疏导,这个工作的分寸在特定的时刻是很难把握的。【编辑:邬海波】
以真情打动读者,用灵魂感知世界。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