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存在(短篇小说)

精品 【流年】存在(短篇小说) ——迷失的天空


作者:风飞沙 进士,6187.7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766发表时间:2013-09-16 16:44:41

1.
   吴家院子里的几只鸡扇着它们的翅膀一会飞向这边,一会又逃向那边。它们扑地时落下的鸡毛和扫起的灰尘,让有着哮喘病的吴秋桐,无法去拉正在打架的嫂嫂王华和妹妹吴梅香。她躲回屋子里,盼望着上街赶集的母亲早点回来。
   一只白鹅伸长了它的脖子要来啄王华的腿,被她狠狠一脚射得嘎一声扑在地上。吴梅香趁机用一只手揪住了王华的头发,另一只手欲伸去掐王华的嘴巴。王华张大了嘴,用迅猛的方式咬住了吴梅香的手指。吴梅香痛得钻心,她用一只脚踩在王华的脚上,再用自己的头朝王华的脑门上撞去。王华松开咬住吴梅香手指的嘴巴,两手像用力伸展的螃蟹一样去抓吴梅香的胳膊。
   吴炳南看着王华和吴梅香打斗,却拿自己的妻子和小妹一点办法也没有。关于拉架的事,他以前是吃过亏的——小妹是妈的心头肉,他动不得;王华是自己的心肝宝,他不敢动。若去拉架的结果就是两边不讨好,王华会怪他没有帮自己的忙,吴梅香会怪他没管好自己的妻子。最终落下的,不过是他妈骂他时的那句话:“没用的东西!”该怎样才能让这俩姑嫂停战呢?吴炳南觉得无奈又无助。他就像探出圈门口的那头牛,张嘴磨了一下牙,似要说什么,却用无声替代着,只有干鼓着那一双大眼……
   吴老太婆回来了,吴炳南又惊又喜。他惊的是以往他妈上街赶集,不等太阳落山是不会回家的,今天怎么这么早?喜的是只要他妈回来,这场姑嫂之战就再也打不下去了。吴老太婆看着王华与吴梅香散乱的头发和脸上的指甲印,又想起这次赶集本来是想托隔房的妯娌帮忙,在街上给吴梅香找一个婆家。那样的话既解决了姑嫂不合的现状,又可以让梅香离自己很近。不想隔房妯娌说:“你家梅香啊,已经在这个街上出名了,恐怕没有哪一家敢招惹!”吴老太婆莫名其妙:“我家梅香怎么了?她长得也差不到哪里去,做事也能干……”隔房妯娌一副大惊小怪的表情:“我说嫂子,上次王华来陈家药铺买药,可不是当着一个人说被她小姑子梅香打了!要不这样吧,我帮秋桐找一家……”吴老太婆心里冷哼:我们家秋桐温柔、漂亮、又能干,若不是她一心要等她那个未婚夫龙庭海,还会留在家里?
   吴老太婆的胸膛,就像丢了肉皮的火炉,燃烧、卷缩,她拿起她那把出门必带的大黑伞,朝王华和吴梅香的背上打去:“你们都吃胀了是不是?能有精神打架了!”吴梅香一边闪躲一边指着王华:“是她,是她先骂我,她骂我烂货!”吴老太婆的火更大了,好你个王华,太不是个东西,谁知道她在陈家药铺除了说被梅香打之外还说了些什么?她扔掉手里的伞,直伸伸地站在王华面前:“我三十几岁就守寡,你仔细打听一下整个吴家村,有哪一个敢说我半句闲话?梅香是我的女儿,你的小妹,你什么时候看到她行为不检了?”王华急急辩驳:“我看见她故意把我晾在竹竿上的衣服扯到地上……”吴老太婆的手比王华的嘴还快,她一巴掌打在王华的脸上:“就这样你就该骂她是烂货了?”
   王华抚着脸,她恨恨地看着吴炳南:“你们一家都欺负我,在这个家里,我过不下去了!”吴老太婆冷冷地:“过不下去你可以走啊,没人拦着你!”一听这话吴炳南有些着急了,他大喊了一声“妈!”就这一声,让王华就像点了鸡血一样:“炳南,你都看见了,你们家是怎么对付我的!”她的鼻子呼一下冲出一个泡来,用袖子横着一抹,眼泪顺势而下:“我走!”
   吴炳南要去追王华,吴老太婆拦着他:“每一次她一跑你就追,都是你惯的。我给你保证,她在她娘家呆不上三天,她嫂嫂就会嫌弃家里多了一个人吃饭。”吴炳南更加着急:“妈,既然你知道她回娘家不会有好日子过,你干嘛还拦着我?”吴老太婆怜悯地看着儿子:“没用的东西!你得先让她好好体会一下怎么做姑子,然后她才会做得好嫂嫂!我向你保证,三天之内她不回来,我陪你一起去接她!”吴炳南一听他妈说的话有道理,他想着,如果王华真的不来,有妈陪着去接,自己会少受些苦,王华也会觉得有面子。他回屋去了,第一次,在王华跑出家门后,他没有追上去。
   2.
   夜晚,尖嘴蚊在屋子里宣泄着它的烦躁,蛐蛐在墙角诉说着它的忧伤,吴老太婆在床上辗转难眠。吴秋桐掌着灯进来:“妈,你睡不着啊?是不是还在为嫂嫂和梅香的事烦恼?”吴老太婆从床上坐起来:“梅香和王华总是不合,长期下去也不是个事。男服学堂女服嫁,我琢磨着给梅香找一户人家!哎,若不是你婶婶说王华在街上去乱说,也没这么难!明天我打算去梁风镇,那里有一个灵山,山上有一尊石头,特别灵验,许多人都去那里烧香祈福。当初能有你哥哥,就是我和你爸爸去那里求来的呢!我要去那里,求求神灵保佑梅香,能早点找到一个婆家。”
   吴秋桐心里凉飕飕的,平日里她觉得妈是宠着梅香的,可关键的时候还是向着哥哥。就因为梅香与嫂嫂不合,所以妈才想早早把她嫁掉。她暗自捏了一把冷汗,幸好自己与嫂嫂没有什么冲突。
   两天后,吴老太婆从梁风镇回来,乐滋滋地告诉吴秋桐:“我就说那是一尊灵石嘛,我刚许了愿,你在梁风镇的蔡姨妈就说想给她在远方修铁路的侄子说一门亲。我提到梅香,你蔡姨妈满心欢喜地答应了。”吴秋桐满怀疑虑:“就凭蔡姨妈答应了就行了吗?她侄子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人家都答应吗?”吴老太婆解开她的头巾,用篦子梳着头:“好就好在她侄子是一个孤儿。我觉得这门亲事就是专门留给梅香的,以她的性格,家庭简单一点的比较好!”
   吴秋桐还想向她妈多打听一点梅香婚事的事情,看见王华回来了。她喊了一声“嫂嫂”,便起身把自己的那根板凳让给了王华。吴老太婆放下篦子,把头发挽了一个髻,又用头巾把头包上,她不紧不慢地问王华:“回来啦!这次有没有想清楚这个家还过不过得下去?”王华垂着头不说话,吴秋桐想着自己要在家里待得久,就必须和嫂嫂搞好关系。她歪着头朝另一间屋子喊:“哥哥,嫂嫂回来了!”
   3.
   一年后,吴梅香出嫁了。自她出嫁以后,有半年没有回过娘家,吴老太婆总是在村口的路上眺望,却从不说她想女儿了。王华在吴老太婆的面前,总是大气也不敢出,深怕吴梅香不回娘家的事,被怪罪到她头上来。
   又过了三月,院子里梨树的枝桠被一个个梨压得低下了头,吴老太婆叫来吴秋桐:“去拿根竹竿来打梨,梅香这个死丫头,以前最爱吃家里的梨,都熟透了还不见来。”吴秋桐把竹竿拿来,准备打梨,她妈一把将竹竿夺了过去:“我来,你负责捡就是了。”
   地上的梨把背篼装满了,吴老太婆还在打,且越打越来劲。王华拿来了箩筐,勾着背正准备捡地上的梨,谁知吴老太婆的竹竿就像长了眼睛一样往她的方向倒去。吴秋桐想去捉竹竿,却听到吴老太婆大声哼了起来:“哎哟,我闪到腰了!”吴秋桐急得忘记了竹竿,跑过去刚把她妈扶住,王华就被倒下的竹竿打了个正着,她“哎哟”的一声大叫后,手里的梨就像被人拍落的皮球,跳了几下,就滚到了一边。
   在吴老太婆的安排下,吴炳南和吴秋桐背着梨去了梁风镇。那是吴秋桐第一次去梁风镇,虽然吴家村离梁风镇只有一二十里路,可吴老太婆家教严,从来不许吴秋桐单独出门。尽管吴秋桐早有要来看望梅香的心,可吴老太婆不开口,她也不敢去。至于吴炳南,因为梅香与王华不合,他更是不敢提看望梅香的事了。梁风镇虽然不是很大,可对于从来没有来过的吴炳南和吴秋桐来说,想要找到吴梅香的家,也是不容易的事。
   他们按照吴老太婆指的路,先在梁风镇找到开裁缝铺子的蔡姨妈,再请蔡姨妈带他们去找吴梅香。蔡姨妈看见他们,主动谈起了梅香家里的事:梅香的丈夫蒋兴中的假早过了,铁路部门催得很,说那里搬家了,得到另一个省去修铁路。蒋兴中走的时候,梅香就有了身孕,如今都要临产了。
   不知不觉到了吴梅香家,低矮的土墙房子,用茅草盖的房顶,就那么一进两间,还是租来的。看着顶着大肚子在用一根锄把杵着煤的吴梅香,吴秋桐的喉咙哽得发痛,好不容易抑制了自己的情绪,轻唤了一声“梅香”。梅香手里的锄把稍作停留,又继续杵了起来。吴秋桐觉得心里辣辣的,她又叫了一声:“梅香,妈让我和哥哥来看你!”梅香手里的锄把从手里滑落,溅起一些煤浆,泪把溅到梅香脸上的煤浆拉得老长老长……
   第二天,吴炳南回去了,吴秋桐留下来给吴梅香作伴。吴梅香一边嚼着梨子一边对吴秋桐说:“我们去灵山拜灵石,求神保佑我顺利生产。”吴秋桐早从她妈提起灵石的时候就动了心,吴梅香这个要求她正求之不得。爬到山顶,灵石周边的树上都挂满了红布条,所谓灵石,不过是长得比较雄壮的一尊大石。吴梅香跪在地上,嘴里念念有词:“菩萨,求您保佑我顺顺利利生产,保佑我生个儿子!”见梅香对那尊石头顶礼膜拜,吴秋桐也跪在地上,心里默默地念着:“菩萨,如果您真的灵验的话,请您保佑龙庭海早点回来!”
   从山上回去,吴梅香的肚子就开始疼痛,那晚,她顺利地产下了一个儿子。吴秋桐为妹妹高兴,也惊叹灵山上的那尊灵石,企盼着自己的祈求能够如愿。
   4.
   梅香满月后,与秋桐一起去了吴家村,同去的还有蔡姨妈。秋桐不明白,为什么蔡姨妈会舍得那么忙的生意,与她们去吴家村。等大家在一起吃饭的时候,蔡姨妈一边逗着梅香背上的儿子蒋贵一边看着秋桐:“哟哟哟,小蒋贵,你要是会叫人了的时候,该喊秋桐什么呢?叫姨妈?可是她还是一个没结婚大姑娘,那样叫多难听啊!”秋桐的脖子都红了,她担心蔡姨妈继续说下去,给蔡姨妈碗里夹了菜:“蔡姨妈别客气,您尝尝这个菜。”
   蔡姨妈打了两个哈哈,秋桐夹的菜并没有堵住她的嘴,她看着吴老太婆:“她姨妈,秋桐是个好姑娘,她在我们梁风镇住这段时间,街坊邻居都夸呢。我这次来呀,就是受许青松的托,上门来帮忙求亲的。”梅香喷了一口饭:“许青松?”吴老太婆停住筷子:“许青松是谁?”秋桐放下手中的碗筷绷着脸:“我不认识谁是许青松!”
   送走了蔡姨妈,秋桐双手合十:“梁风镇的灵石,求您保佑我妈不要同意这门亲!”吴梅香在娘家呆了十天,就死活要回梁风镇了。吴老太婆叫秋桐陪她去,秋桐原本想陪,可想起蔡姨妈说亲,就再不想去梁风镇了。她咳嗽两声:“妈,我觉得我的哮喘又犯了,叫哥哥送梅香去吧,他是男子汉,一个人走回来的时候也不会害怕。”
   梅香和炳南走了,吴老太婆也不避讳王华,她叫住秋桐:“梅香一个人在梁风镇,蒋兴中又常常不在家,若有什么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找不到。哎,你蔡姨妈说的那个许青松,她跟我说那个人还不错……”秋桐急了,她不愿意听她妈继续说下去,就吭吭吭地咳个没完。吴老太婆有些愠怒:“那个龙庭海,同你刚定完亲就出门了,一去就是四年,音信全无。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戏弄我们家,哪有去了好几年连个信也不带来的?如果他不是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就是在外面有了人不敢回来。你这丫头,也太死心眼,天下不止他龙庭海一个男人!”
   秋桐不咳了,她脸上挂着泪:“妈,您为什么就那么相信那个蔡姨妈?您有没有去看过梅香过的什么日子?她害了您一个女儿不够,还要害另一个女儿!我不相信庭海在外面有了人,他一定是被什么事耽搁了。当初我们定亲,也是您同意了的。当初您也说庭海是个重情的人,我相信庭海,也相信妈的眼光。所以,除了庭海,我谁也不嫁!”
   又一个四年过去,吴老太婆有什么话也不大和秋桐说,她会当着王华的面冷哼:“水灵灵的一个大姑娘变成了老姑娘,不清楚的还以为咱家把这么老的姑娘养在家里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吴秋桐不管她妈怎么念,就是不答应另外嫁人的事。她觉得,坚守就是一种幸福。然而,她在街上的大姐带来的一封重庆发来的电报,让她默守的幸福——从此沦陷……
   5.
   龙庭海真的死了吗?吴秋桐想不明白,自己在满含希望中等待,却从不曾想过等待的会是绝望。她不想相信,可是又不得不相信。因为大姐是从来不会骗她的,从她的大姐含泪点头的那一刻起,她相信了这个事实。
   吴老太婆在吴秋桐之前,先病了!吴秋桐躲在被子里哭,她不敢生病,她甚至觉得在人前自己连哭泣的权利都没有。是自己的固执,害得妈病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咬着自己的痛,全力照顾生病的母亲。
   吴梅香带着她四岁的儿子来看外婆,看着活蹦乱跳的外孙蒋贵,吴老太婆的病一天天地好了起来。吴秋桐还来不及松一口气,梅香的儿子蒋贵因为玩耍的时候扭断了腿,吴老太婆拖着还未痊愈的身体,叫上秋桐一块把梅香母子送回梁风镇。蔡姨妈带着她们找了一个土医,把蒋贵的腿刚归了位,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从里屋钻出来,长长的脸,细细的眼睛,头发像钢丝一样往前伸。土医叫了一声“青松!”吴秋桐心里一颤,这是巧合吗?
   不容她多想,土医又叫了一声:“青松,把柜台下面的那几块木板拿来,得给这孩子上夹板。”许青松一边找木板,一边斜着眼睛看吴秋桐。吴秋桐的脸就像一不小心触摸了蛤蟆的身子,觉得发麻。好不容易等到蒋贵的夹板上好,又因为给钱的事拉扯了半天。吴梅香死活要给,土医死活不收,临末了,许青松还要帮忙把蒋贵送回家。如果不是看着吴秋桐的脸色难看,他怎么也舍不得把蒋贵放到吴梅香的背上。

共 12400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让人一气读完才罢休的佳作。作者开篇就设计得叫绝,吴家姑嫂两人在自家院子里打得不可开交,其他人都不敢上前去劝,直到吴老太太来才罢手。由于嫂子不淑,四处乱说,小姑子梅香的名声在本地受到影响,吴老太太只得把小女儿嫁到二十里路外的梁风镇;作者第二个巧妙设计把读者带入更深的情节中。由于梅香嫁出去后就没有再回来,让吴老太太伤心,想到梅香平时爱吃梨,就打下梨来叫大女儿秋桐与儿子炳南送梨给梅香,其实就是去看看她过得如何,免得担心。这里作者描写非常细腻,吴老太太用竹竿打梨,却借机松手用竹竿打了儿媳妇,释放自己心中的怒火;作者第三个设计精华就是去梁风镇看梅香时却发现梅香过得穷困潦倒,加上即将生孩子,作为姐姐,吴秋桐就留下来照顾她。从而为下一步精彩的情节埋下伏笔。当姨妈又来给吴老太太说媒时,才知道吴秋桐在妹妹梅香家照料她时,她的漂亮被一个土医生的舅子看中了,就请姨妈来说亲。当然吴秋桐不同意,因为她心里早就有意中人龙庭海了。可是龙庭海已经出去四年还未归家。这时,传来消息,龙庭海死了。吴老太太立马答应把大女儿许配给许青松这门亲事。可怜的吴秋桐的厄运来了,毫无人性的许青松对她三天两头施暴;作者第四个精彩设计就是吴秋桐的心上人没有死,回来了。她见到了他,但并没有答应跟他走,说嫁狗随狗。后来许青松自作孽弄瞎了自己的双眼。但是,善良的吴秋桐并未抛弃他,不愿意离开他与龙庭海远走高飞。可是,瞎了双眼的许青松不但不悔改,反而变本加厉,施暴更厉害了,连亲生女儿都毒打。走投无路的吴秋桐,在妹妹梅香的帮助下,终于与心上人龙庭海远走他乡了。看到母女被自己打得逼走了的许青松自杀了,死前充满了悔意,说:“……如果——我对她好——她就——不会走了!”整个故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读完后久久走不出小说,为吴梅香吴秋桐等社会底层妇女的悲惨遭遇鸣不平,为农村父母干涉子女的婚姻的恶习感到愤怒,为世上有许青松这样野蛮无知残忍的恶汉感到羞耻,为吴梅香吴秋桐等社会底层妇女的软弱、任人宰割和不会利用法律武器捍卫自身的权益而感到遗憾。嫁给这样的蠢汉整个天空就迷失了!小说从这些底层农村妇女的婚姻生活遭遇揭示了习俗和人性的某些丑陋,给人警醒!好在小说的结尾让人松了一口气,好人好报恶人有恶报,这一道理自古就存在着,引人深深地反思!通篇文字流畅,人物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画面感强,描写细腻,语言感染力穿透力强,非常接地气的作品。整个作品叙述干净分明,不拖泥带水,情节一波三折,人物众多却分外清晰,充分显示了作者较强的构思能力、语言文字组织能力和表达能力。流年倾情推荐阅读。【编辑:山地73182882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09171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9-16 16:48:14
  沙沙,好作品,读完为你喝彩,为你的作品叫绝!
   你为啥这么能干呢?你总是那么文思如潮涌!
   一篇耐读耐品的佳作,谢谢你赐稿流年,祝你写作快乐!顺祝你中秋佳节快乐!全家幸福!
回复1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16 17:40:24
  呵呵,山哥,我飘飘然、昏昏然、不知其所以然了!谢谢山哥夸赞!顺祝你中秋快乐!
2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3-09-16 17:14:39
  看到沙沙姐的文章很开心,可是临近下班没有时间欣赏,先感谢沙沙姐支持流年征文,然后定会过来仔细阅读,认真学习!
回复2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16 17:48:14
  平淡客气了、谦虚了!我对流年有深深的感情和眷恋,把文章安放在这里,是情理之中的。上次我看过你的小说,进步飞速,这大概也是你来到流年最好的回报。我们相互学习!
3 楼        文友:静如画        2013-09-16 22:49:51
  沙沙,好作品。
   整篇文章读罢,有心酸,有无奈,有不平,有欣慰。
   文章以一个家庭中姑嫂不合的场面引出全文的故事情节。
   在那样一个年代,农村妇女过着不能主宰自己婚姻自由的日子,日子清贫不要紧,最怕嫁错郎选错人。
   在一对姐妹互帮互助下,有情人虽然历经坎坷,但终成眷属。
   虽然结局很符合读者心里需求,但是故事里人物的命运总让人心生怒意,好好的两个姑娘,却在人言可畏中,糊里糊涂的嫁人,遭遇来自生活上逼迫。
   一份迷失的希望,在存在于内心深处的感情中,再次飞翔。
   整篇文章荡气回肠,人物情节丰满生动。
   佳作,画欣赏学习!预祝沙沙中秋快乐!
回复3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17 08:12:46
  谢谢如画的精彩点评,祝你秋安!
4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3-09-17 15:28:00
  沙沙,恭喜你美文成精!祝你节日快乐!
回复4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17 15:47:06
  谢谢山哥,也祝你快乐!
5 楼        文友:天上雪        2013-09-17 16:25:03
  呵,沙沙,你小说开头两个女人打架那一幕,写得简直神似,太生动形象了。看来在这一点上,我要向你学习一下。沙沙的小说看完了,让我很深切地感受到了一些偏僻农村底层女人的辛酸与无奈。很发人深省的一个小说,问好沙沙,感谢对流年的支持!
流云本是天上雪
回复5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17 16:27:44
  琉璃那么忙,还花时间来看我的劣作,感动又感谢!谢谢你对我的鼓励和表扬,我会更加努力!提前祝你中秋愉快!
6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3-09-17 16:44:0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6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17 19:33:39
  谢谢流年!
7 楼        文友:上官风        2013-09-17 17:40:05
  读完这篇小说,给我印象最深的感受就是作者成功塑造了故事中的人物,包括语言和行为!“吴梅香身上的刚强与善良;吴秋桐的逆来顺受;吴炳南的软弱无用;吴老太婆的倚老卖老;王华的口是心非……包括许青松的野蛮憨傻。”而导致吴家姐妹悲惨命运(至少是不顺命运)的原因依稀可以看到“包办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影子。好在,故事的最后:吴秋桐在遭受了丈夫无情凶残的家暴后,终于冲破传统思想的束缚,在妹妹的帮助下,“回到”初恋情人龙庭海的身边!故事的结局,让我想到了“我的婚姻我做主”的主题,哈!问好沙姐,中秋节快乐
回复7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17 19:34:36
  谢谢小风的点评,祝你中秋愉快!
8 楼        文友:风逝        2013-09-18 10:42:42
  沙沙,好深厚的生活底蕴!在沙沙精彩文笔下,文中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小说写得相当有带入感,秋桐的命运一直让人揪心,所幸最后结局还不错,让人舒了一口气。沙沙的小说中的女主角的悲惨经历与她听天由命不去抗争不无关系。小说贴近现实,很有警示作用。
   沙沙,中秋快乐,佳作不断!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8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18 11:02:45
  谢谢风,你身体不好,还花费那么大的精力来看我的文章。祝你健康,愿你安好!中秋快乐!
9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09-22 10:24:23
  沙,打开几次,总被事务打扰,读至一半,我要出门,等回来读完再评。
   我在构思存在,试图读你们的文来刺激我的灵感。
   安好。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9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09-22 11:05:21
  谢谢小娴,百忙之中还来读我的文章。你真厉害,这月就写了好几篇,祝你的存在早日出炉。问你好!
10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3-10-20 12:44:15
  真是庆幸秋桐终于得到了自己的幸福!一味的忍让只是换来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盼头,小说很吸引人,从妹妹梅香与嫂子王华打架引出开头,让读者认识了秋桐的一家,秋桐的哥哥与嫂子,还有个性突出的妹妹梅香。秋桐的妈妈吴老婆子,这些人物都是从动作与语言向人们展示了各自的性格,哥哥个性懦弱,嫂子王华与妹妹相处得不好,所以,吴老太太总想把女儿梅香嫁出去。农家人喜欢迷信,认定了山上有灵石。迷信的老太太把女儿梅香嫁了出去。可是,梅香的生活并不好,而秋桐为了等心上人,在家苦苦等待,却没有等到意中人的到来。只等到意中人已经死亡的消息。心灰意冷的秋桐被吴老太太快速的嫁了出来,仿佛晚了就没人要一样。可是,这回,吴老太太又错了,秋桐过得更不好。
永远红梅
回复10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10-20 13:05:29
  秋桐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还好她最后冲破了束缚,走了出来。谢谢红梅!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