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笔尖为暖 >> 短篇 >> 传奇小说 >> 【笔尖】金丝楠木象棋被劫之迷(小说)

精品 【笔尖】金丝楠木象棋被劫之迷(小说)


作者:腊狗进山 秀才,1611.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876发表时间:2013-11-14 16:56:23


   诸葛西淼记得,一九八二年,是在他参加工作的第二年,他专门去县档案馆查找了太爷爷诸葛开枰和日本人斗棋那场事件的史料。《民国葫芦洲县志》上有这样一段话:
   “1940年(民国28年)1月16日(腊八节)。是鸭子湖周边曹家河、李家渡、鸭子湖、郑家口、冯家口等五镇一年一度的“执湖会长”决定日。寒潮将到,天气阴沉。
   上午十时。鸭子湖正中的楚河汉界水面上,由六条渔划子撬绑结成的棋台船上。鸭子湖镇乡绅司马儒和曹家河镇乡绅曹继操,正在沿袭从清朝以来整整二百九十五年的“象选”传统方式竞争下一年度的“执湖会长”。这是曹继操在1935年腊八节,被木匠诸葛智弈以闭目棋夺走执湖会长五年之后的第一次披挂上阵。正当司马儒和曹继操策马驾车杀得难分难解之时。为枣宜大战筹集军粮的日军第3师团山胁正隆所部第3联队长池田好弈大佐,率领三个中队的日军,分乘六艘汽艇,从长江扑向葫芦洲,欲从李家口进入鸭子湖,国军第5战区张自忠将军所部一个排的守军浴血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全部殉国。日军长驱直入鸭子湖,搅停“象选”执湖会长赛事,抓绑老弱妇幼百余人欲杀,以此要挟乡绅司马儒和曹继操动员百姓捐粮捐物。二位乡绅为救百姓性命,慷慨解囊,司马儒认捐三百担稻谷、一百担小麦,曹继操认捐四百担稻谷、二百担小麦。但日军仍不释放所掳老弱妇幼,池田好弈大佐宣战要与中方江湖象棋高手诸葛开枰分高下,派手下山本次郎中佐与中方李三斤比赛喝酒决胜负,如中方获胜,日军方可生还所掳老弱妇幼。在鸭子湖从不涉足棋事的诸葛开枰,在诸葛智弈和李三斤陪同下,闻讯来到“象选”棋台船。诸葛开枰抽签执红先行,以中炮开局,仅仅用时六分之一支燃香,池田好弈大佐在第十三回合推枰认负,不得不佩服中国棋手技高一筹,伸出大母指赞叹不绝,当场释放了所有被抓乡民。翌日夜,月黑风高,鸭子湖集镇和曹家河集镇,同时遭受大火灭顶之灾,鸭子湖集镇东南北三街房屋付之一炬,仅剩西街幸免。百姓死伤无数,乡绅司马儒和曹继操当场遇难于大火之中。江湖棋手诸葛开枰当夜遭劫,胸部受重创,痛失祖传金丝楠木棋悲愤而亡。诸葛开枰管家大脚当夜被冷枪击中要害部位死于曹家河镇,曹家河镇“烧鸡公”餐馆店小二当夜被刀劈抛尸于荒野。曹继操被日军挟持运送粮食的船队全部扣留,无一返回。”
   ……诸葛西淼从上述史料记载的文字中,的确看不出太爷爷诸葛开枰和日本人池田好弈大佐鲜明的立场。如果排除血缘关系,跳出亲缘的蕃篱,换一种身份看这场事件,诸葛西淼同样会提出很多疑问。诸如:那盘棋为什么结束得那样快?号称中国通的池田好弈大佐难道棋力就那么不堪一击吗?次日的大火又那么蹊巧,司马儒和曹继操都被大火烧死,唯独太爷爷诸葛开枰居住的房子没有起火,他受的是刀伤?为什么日本人知道他有祖传金丝楠木棋?管家大脚为什么遭冷枪死在曹家河镇?曹家河镇“烧鸡公”餐馆店小二为什么当夜被刀劈抛尸于荒野?还多次听老人们讲,当天日本人将曹家、李家的妇幼都抓到汽艇上去了,唯独诸葛家的人没有抓……就是这些疑问,让诸葛家的后人,在半个多世纪中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也是诸葛家和曹家多年来磕磕碰碰、心理上难以逾越的一道鸿沟……解放后,夷洲地区和葫芦洲县统战部门,曾经想树起诸葛开枰为智斗日军救乡亲的爱国棋手典型,成立联合组几次前往上海找爱国棋手谢侠逊求证。谢大师只能证明诸葛开枰曾经联合他,先后在上海、武汉、沙市、宜昌、枣阳等地,以下“莫忘国耻”棋的形式,从事过抗日宣传活动,并不能证明诸葛开枰后期没有投靠日本人的嫌疑。因为诸葛开枰是民主人士,非党非派,参加抗日宣传活动纯属个人一腔热情,没有组织安排和指挥,很难找出证人证据。
   既然无正面的证据,也无反面的证人,既是在“文革”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十年里,造反派也没有过分拿诸葛开枰和日本人下棋的事说事;改革开放以来,诸葛宇入党和当生产队长,以及诸葛西淼、诸葛北焱、诸葛中垚三兄弟的入党、提干也没有因为诸葛开枰的棋事受到多大的影响。
   但是,那事件一直是诸葛开枰后人的一个心结,特别是诸葛戒棋和诸葛宇的心憾事。
   1981年11月,诸葛戒棋去世前的弥留之际,唯一的遗嘱是要求儿子诸葛宇在他的有生之年,代其完成找回丢失的金丝楠木棋、弄清解放前鸭湖子镇和曹家河镇那场不明不白火灾的真相。
   在诸葛戒棋去世前两年的1979年7月中旬,天气十分炎热,诸葛西淼放暑假从火炉般的江城回到了鸭子湖。
   一天晚上,左右邻舍围在大门前的晒场上,摇着莆扇,数着星星,听青蛙叫,和蝈蝈鸣,天南海北,说天谈地。
   隔壁的李三斤老人家不经意间叫爷爷一声“智弈贤侄”。诸葛西淼第一次听到爷爷这个陌生的名字,十分诧异。他是一个爱“打破砂罐见到底”的人,追问李三斤老人家是怎么回事。爷爷急忙说“三斤叔啊,四十年前的那些陈芝麻难谷子的破事,您老还提它干嘛?”
   李三斤老人家说“怎么不能提呀,三骡子他们都长大成人了,你还担心他们玩棋惹事?你想把过去的风光和那场不明不白的火灾真相带进棺材埋到地里去么?”
   那次,诸葛西淼第一次从李三斤老人家和爷爷嘴里,听到了一些关于1935年“象选”执湖会长,爷爷闭目斩杀曹继操的故事。同时也听到了一些1940年1月,太爷爷诸葛开枰速战速决巧胜日军池田好弈大佐,李三斤老人家比酒当场醉倒日军山本次郎少佐,解救乡亲们的传奇。
  
   二
   话说1940年腊八节,鸭子湖“象选”执湖会长进入决赛的关键时刻。日军池田好弈大佐的六艘汽艇还没有进入鸭子湖,遭遇驻守东边李家口国军的抵抗,顿时,枪声大作,不到半小时,枪声渐渐稀疏。紧接着是南街头小学那边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响。
   正在棋台船上作最后对决的司马儒和曹继操,不约而同地向湖外东边集镇南街的方向望去。
   “曹贤弟啊,不该来的真的来了,这个会长还选吗?”
   “是福逃不脱,是祸躲不过。司马兄你说咋办?”
   “我们两家斗了这么多年,那毕竟都是一个大家里自家人的事啊”
   “你别教训我,我曹某人虽然平时喜欢在家里逞强,但内外的大道理还是分得清的”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我们双方的火枪手赶快撑渔划子埋伏到南北两边的芦苇丛里去。我俩继续下棋,见机行事。放心吧,不管谁输谁赢,这个会长我都禅让给你的”
   “钉是钉,铆是铆,管他个会长球的。只要小日本敢在鸭子湖撒野,老子让鸟枪发言、用抬铳说话。”
   司马儒、曹继操两个冤大头很快达成了默契,迅速指挥自己的枪鸟队、抬铳队,撑着渔划子进入芦苇丛中布阵。棋台船上,只留了几个保镖和裁判员、公证员,继续看他们下棋。
   李家口和鸭子湖集镇方向的枪声停了,随着轰隆隆的汽艇声。第一艘装满老弱妇幼乡民的汽艇已拐进入了楚河汉界东段。
   三挺歪把子机枪呈品字形架在汽艇的桅楼上,一挺正对着甲板上手无寸铁的乡亲们,另两挺分别对着南北两边的芦苇丛。第二艘汽艇紧跟在其后,桅杆上一面太阳旗就象今天早晨司马儒刚贴上屁股的一块伤湿止痛膏。
   池田好弈大佐双手杵着武士刀,立在第二艘汽艇的船头,他的两只鹰犬般的眼睛在厚厚的镜片中转动。左边是他的学生—日军特高课情报官山本次郎少佐;右边是汉奸翻译官“哈皮欢”。
   池田用他那半生不熟的汉语大声问道。
   “那位是司桑?”
   “敝人正是!”司马儒坐在棋台船上稳如泰山的说。
   “那位是曹桑?”
   “老子就是操丧,你想死丧么”曹继操瞪了池田一眼,抖动着络腮胡子,用土话回答。
   “曹先生的不够礼貌,大大的坏”池田真不愧为中国通,鸭子湖的方言土语也听得懂。
   “八格呀路,死了死了的!”池田身后一名头戴钢盔的卫兵狂叫着,“哗啦”拉开了三八大盖枪栓。
   曹继操盯住脚下那把短柄鱼叉,正欲伸手,被司马儒用脚踩住了,示意曹继操不要轻举妄动。
   “你的不要,翻译官的说话”池田抬起右手呵住了身后的卫兵。
   “是!”哈皮欢向前一步,开始发话。
   “鸭子湖的乡亲们,大家不要害怕。皇军是来征军粮的,只要大家老实实的交出粮食,皇军是不会为难大家的。皇军大东亚共荣的政策大家是知道的,皇军以后要把我们鸭子湖长期作为军粮供应基地,怎么会伤害他的粮民呢?但是,咳咳哼哼!如果不交粮食的话,我不敢说皇军动不动怒,那船上的老弱妇幼嘛……”哈皮欢说着,用手一指前面船上被抓的那群乡民。
   两个日本兵从船仓里拉出了几个女人和一群孩子。有“曹黄骨”的老婆魏氏,她怀里抱着刚满两岁的小儿子曹孙虎,手里牵着12岁的大儿子曹孙龙;还有李三斤的老婆汪氏和11岁的儿子李大壶;还有司马坤的老婆李菱和双胞胎女儿司马艳荷、司马香莲;唯独不见诸葛家的黄氏和孙子诸葛宇、孙女诸葛凤。
   一条伸出长长红舌头的大狼狗“吠吠!”两声,欲扑向那几个女人和孩子们,狼狗被另一名日本兵紧紧勒住了。
   “爷爷!爷爷呀!快救我们吧”孩子们呼救声一片。
   “爹!爹!,快救我们啊!”那几个女人哭哭啼啼。
   “吠吠吠!”日本兵正准备松开发怒的狼狗。
   “且慢!”司马儒站起来,大呵一声。他看到被抓的儿媳李菱和两个孙女,以及曹、李两家的妇幼,已明白刚才学校方向枪响的原因,这几天该子们都在南街小说补课。
   “司老爷有什么要说的?”哈皮欢问。
   “你能保证小日本说话算数吗?”
   “当然算数”
   “要多少粮食?”
   “不多,一千担稻谷或者小麦”
   “是吗?一千担!”司马儒愣住了。他库存的稻谷、大小麦、高粱加起来勉强可以凑够五百担,去哪里弄这么多的稻谷和小麦?兵荒马乱的年月,国军要征粮,政府要课税,眼下就是年关节,过了年又是青黄不接,莫说是财主司马儒,老百姓更困难,让人整么活啊。月初,他已收到大儿子司马乾寄回来的家书,儿子在家书中说,日本人正在筹备枣阳大战,司马乾已申请从淅江调往国军第5战区张自忠将军所部,正准备开发到枣阳集结和日本人大干一场。儿子提醒他说,鸭子湖是有名的粮仓,日军有可能到鸭子湖抢粮,要他有所防备。接到儿子家书的第二天,司马儒分别通知曹继祖、李三斤商议,先将库存的粮食放在木船上藏进鸭子湖的芦苇丛,待时局明朗后再作打算。今天,强盗果然来了,如果日本鬼子到各家各户去搜查,肯定会扑空。饿极的狼扑了空,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看来,不得不得先喂饿狼一口了。
   “不能少一点吗?杂粮不行么?”司马儒讨价还价的说。
   “主粮一斤不能少,杂粮一斤都不要。你想一想,皇军是金贵之身,怎么能吃杂粮呢”
   “呸!你个狗汉奸。小心老子抓住你剐掉你的皮”曹继操气愤地插了一句。
   “我只能拿出三百担稻谷和一百担小麦,要杀要剐随便”司马儒说。
   “哎哟!”随着痛苦声传来,只见对面船上一位老人的大腿,被日本兵的刺刀穿出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住手!余下的粮食我认了,赶快放人”曹继操大声呵住那个端着刺刀的日本兵。
   “这就对了,何必刚才吹胡子瞪眼呢?”哈皮欢说着,示意前面船上的日本兵准备释放乡亲们。
   “放人的不要!”池田好弈举手呵住了手下。
   “池田先生不是深谙中国文化吗?我们中国有一句古训叫‘言而有信’。看来池田先生是一个假中国通啊!”司马儒说。
   “司马先生大大的对,我的十分佩服中国文化。听说你们的祖先铁拐李和吕洞宾,当年把一副棋、一个酒葫芦丢在鸭子湖之后,从此,你们鸭子湖的人,大大的会喝酒,大大的能下棋。我今天要见识见识。如果大日本皇军输了,我统统的放人。”
   “小日本,你说错了,铁拐李和吕洞宾也是你们的祖先,那二仙一步腾云驾雾几千里,连你们那小岛就是二仙经常下棋的地方。”曹继操插话道。
   “八格呀路,死了死了的!”池田身后那一名头戴钢盔的卫兵又狂叫着,“哗啦”拉开了三八大盖枪栓。
   “你的不要,我和司马先生的说话”池田抬起右手呵住了身后的卫兵。
   “怎么个比法?”司马儒问。
   “我要和你们鸭子湖的象棋高手诸葛开枰比棋,其他人的不要;我的手下山本次郎少佐出场比酒,你们的可以随便派出一个”池田说。
   这下可难住了司马儒,比酒,鸭子湖不缺人手。比棋,专点诸葛开枰,他可无法控制。因为自从日本人入侵中国两年以来,诸葛开枰寒暑假总是外出遍访棋友不归。昨晚,司马儒去吊脚楼渔行巡视,路过诸葛开枰的住处,顺便进去拜访老朋友诸葛开枰,欲邀请他到今天的“象选”执湖会长决赛现场助阵。家里只有黄氏和诸葛宇、诸葛凤三人。黄氏说公公爹诸葛开枰去沙市、宜昌、枣阳访问棋友一月有余未归;这段时间临近年关,李三斤漕坊的生意特别红火,人手不够,请诸葛智弈过去负责仓库发货,晚上都不回家;还有管家大脚回冯家口镇多时了,说是老母亲病重在床。

共 18468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一段史料记载,的确看不出太爷爷诸葛开枰和日本人池田好弈大佐鲜明的立场。带给后人的是疑云重重。诸如:那盘棋为什么结束得那样快?号称中国通的池田好弈大佐难道棋力就那么不堪一击吗?次日的大火又那么蹊巧,司马儒和曹继操都被大火烧死,唯独太爷爷诸葛开枰居住的房子没有起火,他受的是刀伤?为什么日本人知道他有祖传金丝楠木棋?葛开枰曾经联合他,先后在上海、武汉、沙市、宜昌、枣阳等地,以下“莫忘国耻”棋的形式,从事过抗日宣传活动,并不能证明诸葛开枰后期没有投靠日本人的嫌疑。因为诸葛开枰是民主人士,非党非派,参加抗日宣传活动纯属个人一腔热情,没有组织安排和指挥,很难找出证人证据。诸葛戒棋去世前的弥留之际,唯一的遗嘱是要求儿子诸葛宇在他的有生之年,代其完成找回丢失的金丝楠木棋、弄清解放前鸭湖子镇和曹家河镇那场不明不白火灾的真相。鸭子湖的一场血腥之灾,暂时被诸葛开枰一盘棋、司马儒和曹继祖几船粮、李三斤几坛酒消除了。一段迷案,最终水落石出,尘埃落定,民间人士抗日的情怀和智勇故事永远流传。这是一篇爱国主义情怀的小说,充满正能量。同时,对下棋的描述出神入化,可见作者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造诣。拜读大作,推荐赏析!【编辑:航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111804】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肖潇        2013-11-15 10:24:37
  喜欢腊狗老师一惯幽默深刻的文风!遥握!
把最好的一面留给世界,并用文字作衬。
回复1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3-11-15 10:53:22
  肖潇老师过奖,我属老朽级的,还要向您学习。
2 楼        文友:阔野瘦江        2013-11-18 21:05:12
  故事挺吸引人的!也给小说带来了厚重感。
悠闲读书郎,快乐写作者。
回复2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3-11-19 09:01:15
  有很多细节问题来不及琢磨、修饰,为了凑足五篇一万字的文章,赶在11月18日签约,这是从长篇第七章:”风吼雪夜宝棋遭劫,火光冲天日寇离间”提出来的,这篇毕竟虚构的多,写起来不顺手,很多漏字、错别字及标点符号来不及改,我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现在主要是按你说的“先把各种菜扯进篮子”,接下来才是研究如何将菜做好的问题。
回复2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3-11-19 09:04:38
  有很多细节问题来不及琢磨、修饰,为了凑足五篇一万字的文章,赶在11月18日签约,这是从长篇第七章:“风吼雪夜宝棋遭劫,火光冲天日寇离间”提出来的,这篇毕竟虚构的多,写起来不顺手,很多漏字、错别字及标点符号来不及改,我自己看了都不好意思。现在主要是按你说的“先把各种菜扯进篮子”,接下来才是研究如何将菜做好的问题。
3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3-11-19 09:20:11
  辛苦社长费心给按语和推荐,深受鼓舞,感激不尽。遥握!
还童心本真,续文学旧梦,不计名利得失,只求一吐为快。
4 楼        文友:朱法强        2013-11-19 12:40:31
  这是一篇场面较为宏阔、人物较多、故事情节饱满的小说,看了,如同看了一部精彩的电影。可见作者驾驭故事的能力!文章的主题非常好——为民族的大义,司马儒、曹继操父子、诸葛父子,能做到相逢一笑、杯酒释恩仇,团结一致抗日,体现了民间抗日人士的民族气节。忠义一曲传千古,蓝天碧水慰英魂,鸭子湖的涛声不绝,像颂歌,又像一款深情的悲咽。
   老朽愚笨,行动迟钝,欣赏来迟。小说还有许多精彩之处,其精妙,自有高人评说。
啼笑世象皆有因缘,苦苦求索心灵中那一缕阳光。
回复4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3-11-19 14:07:04
  朱老师过奖了。令我汗颜,只有借老师期望的一席话,努力,努力再努力。遥握!
5 楼        文友:内蒙古飞雁        2014-01-16 10:14:08
  老师好,这篇小说写的好,值得学习和推荐,我拜读过几遍。每一次都有新的感触,先不说语言地道,只看布局就十分佩服,随着故事展开推动情节,不经意间把沧桑表达得淋漓致尽,真的佩服。
回复5 楼        文友:腊狗进山        2014-04-25 11:50:56
  不好意思,我很久没有上来了。谢谢文友捧场,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