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午夜拾贝】秋日书简(散文)

精品 【午夜拾贝】秋日书简(散文) ——写在一朵怜幽生辰


作者:温柔小娴 进士,11390.6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813发表时间:2013-11-15 21:09:37

【午夜拾贝】秋日书简(散文) 你来,就别走了。
   怜幽,你的诗歌,当我初读到这一句的时候,我已经泪流满面。那是春天,我捧着你写给我的诗句爱不释手,当夜静下来时,我便会一遍又一遍地默默吟诵。我知道,你写那些诗句的时候,内心一定是复杂的。
   但是,我没有因为你的挽留而继续停留,停留在属于你我的那个花园。你说我负心也好,说我决绝也罢,我还是坚持了我的选择。对于平素优柔寡断的我,这个决定我感到由衷地欣慰,怜幽。因为你,我去了流年文学社团,因为我自己,我选择了离开,伤感的话我不想再说起,时日过去已久,于今日,你我仍能在屏前面对面谈笑风生,这是多么弥足珍贵啊,怜幽,你从来都不知道我内心的欢喜。
   前阵子收到你的来信,你说,因为我的离开,你都不来江山了。你不知道我内心的自责,倘若,我早一点知道你的心思,我定然不会仓促做出决定,哪怕前方的路都是荆棘,我也愿意一直走下去。就算,为你,怜幽。
   生活没有假设,怜幽。如若重来,我定会与你并肩前行。走在尘世,太多的因素让我们活得小心翼翼,而我是自由随意散漫惯了的,厌倦那么多条条框框的规定,我是风的孩子,注定飘泊。
   两年前的深秋我们在网络初相遇,我记得那天的暖阳,记得那天的黄叶美丽极了,在秋风中飘逸地飞舞,诉说着季节的变换。我喜欢淡泊的秋,喜欢每一个因为一个人而铭记的日子,怜幽。就如那天我兴奋地在qq签名里写道:深秋,遇见,怜幽。
   时光飞逝,两年过去,我们后来的相见寥寥,尤其我离开流年社团以后。但我每天上线习惯看你的头像是否亮着,若亮着,我便心安;若是黑着,在忙碌工作之余,我定然会胡乱猜测的,猜测你一定有事外出,猜测你家里有急事不能上网……
   那是去年阳春,你去老家为祖父迁坟,头像黑了整整三天,我问我们的好朋友鱼,鱼说不知,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着急。三天后,你回来看到我的留言,你说你忘记带手机,还说了离开的事由,我才安心。你还说以后你要有什么事一定事先给我打招呼。
   知道你的忙碌,所以我不经常给你信息,怕打扰你,这并不表示我不在乎你。我始终相信,君子之交淡如水。纵使我们有些日月不见,当一个话题被彼此挑起来时,还是当初的味道,还是原来的感觉,这一点,我一直相信。
   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习惯在深秋通信,平素,我们都把自己逼得太忙了,总是没有闲暇的时间,深秋,我们的生辰,借着这个由头,我们互诉衷肠。你说,对吗,怜幽?
   我清晰地记得,自从我们相识后我的第一个生日,你邮寄来的礼物——一枚蝴蝶形状的胸针和一个圆形镶嵌有“LOVE”字样的金黄色小镜子,你让我把小镜子随时带在身边,每天出门照照镜子,一定要微笑。听到你的言辞,我内心有种无法言说的温暖。
   现如今,虽然胸针被女儿无意中弄坏了,但我仍然保存在我的首饰盒里,纪念着一份深情。你说坏了别自责,以后给我再买,果不其然,第二年,你又为我寄来不同花色不同形状的胸针,也是我极其喜欢的。往后的每一个生日,你都不会忘记给我邮寄礼物,当那些小玩意儿穿越时空,像一个个小天使,载着你的情意,飞到我的面前时,我想告诉你我有多么幸福。
   旧年的秋,因为家中无人迫使你寄来的快递送到家以外五公里处的站点,下班后,我急匆匆地去取,取到后,走在路上,一边打开包裹,一边搜寻你的信件,当我边走边读完你的信时,我发现我早已泪流满面,那一刻,这个城市灯火阑珊,夜风从我耳边吹过。我确信,我的泪,是因为幸福而流淌的。
   怜幽,年生又走了一程,我们已近而立,感叹岁月如流水的同时我们也要学会珍惜和感恩。这一点,我一直确信你做得比我好,你的沉稳,你的理智,都是我遥望的。怜幽,我始终相信,你就是我的避风港,无论我走得多远,行得多累,你总是在原地等我,当我把劳累、委屈、伤心一一向你倾诉完时,我发现在我最孤单无助的时候陪在我身边的还是你,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怜幽。我一直记得。
   天色已晚。
   怜幽,当我敲下这四个字的时候,我仿佛看到年幼的你学着妈妈的样子拉开打架的弟弟妹妹;仿佛看到乖巧懂事的你拿着蒲扇给父亲扇凉时的样子;仿佛看到你和你的先生争执朝阳和夕阳哪一个最美时的娇嗔表情……怜幽,无论是哪一个你,我都是喜欢的。
   而我,也因为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喜欢怀旧了。我时常想起我的童年,我的乡村,时常想起幼年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时光倒回。约莫七八岁那年的初冬,父母把地里的种植物都收回了家里,冬闲时,我的父亲,为了多赚回一点生活费,买了一台制作棉花糖的机子,去数十里以外的集市上卖,一天早晨,我执意要跟了去,父亲阻止,怕我在街道上受冻,再三呵斥我,可从小执拗的我哪里肯听话,一直站在院落里闹腾,直到父亲点头为止。
   那天,母亲破例从衣柜里取出她为我准备过年穿的红棉袄,提前让我穿上。出门时,我破涕而笑,跟在父亲的身后,一直朝集市的方向走去,父亲推着车子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到集市时,父亲停留在他时常停留的那个位子放置好了车子,取出白糖,动作熟稔地开始制作棉花糖,边制作边吆喝——棉花糖哦——甜甜的棉花糖哦——父亲忙碌的时候,我有时还能把插在车子边缘的棉花糖取下来递给来买棉花糖的客人,然后学着父亲的样子收取五毛钱。那天父亲兴致很高,说卖了好多钱,我问是多少,他说有十来块呢。哦,怜幽,岁月如梭啊,如今,我们的孩子都到了哭着喊着要吃棉花糖的年龄了,可分明与父亲卖棉花糖的场景,仿若就在昨天。
   怜幽,这两年来,我们一同走过的足迹依然清晰可见,每一步都充满幸福和甜蜜。初记得,浅秋里,我为你缝制十字绣,静谧的午后,阳光趴满窗台,我一针一线,只为你。虽然针脚凸显出拙略,但那是我浓浓的情意啊;第一次接通你的电话,你的声音与我想象中的那么一致,那天,我们说了很多,虽然我在大街上很吵,但没有打消我挂电话的念头,我知道你是冷到极致的女子,可对我捧着一颗热烈的心,怎能让我不感怀;前不久的一天,你说只是看到一件漂亮的几色拼凑的连衣裙,想来我们穿了是极合适的,就买了两件,一件给我,一件给你。我想象着,你在屏前向我说这些的时候,一定是极其安静的,嘴边挂着微微的笑意,是我喜欢的样子。
   收到快递的时候,兰州的天空灰蒙蒙的,而我的心暖极了,那是飘在我心头的七彩虹。当我想象着你与我着同一款服饰的样子,幸福在内心深处肆意蔓延。
   闲暇的午后,你分享过来我们彼此都喜爱的音乐,我从背包里取出耳机,边听边与你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那种感觉,和两年前一样,从来没有改变。怜幽,请你相信,红尘之上,网络之上,在我所有的朋友里,你在我内心深处的比重最大,我也相信,无论时光如何转变,你都是我最珍视的知己。
   在你离开网络的那一年,你不知道我是如何等你的,当你在群里说回来的那一刻,我泪已决堤,原来,我等你等得那么久,等得那么苦。好在,我们还在一起,从来没有走散。
   二零一三年,是个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我亲历了家乡地震后我的父老乡亲脸上恐惧的表情,也让我对生命的理解更加深了一层。地震几天后,听说余震减弱的时候,我不顾家人的反对回到了我的故乡——那个贫穷偏僻的小山村。
   看到我的五婶因为五叔的去世,因为地震来袭,因为女儿婚姻不顺等诸多原因而憔悴不堪以及脸上麻木的表情时,我的心生生地疼。我太想念她了,童年时期,她给了我太多的欢乐,我忘不了趴在她背上的日子,忘不了每次假期她总是把稀罕的零嘴吃食留着给我吃。
   晚夕,与她同睡在帐篷里的单人床上,听着她重重的叹息,我一夜未眠。我知道,我的责任重大,对于她的养老,我极早地规划在了我的人生范畴。
   第二天,随一些志愿者去发放食物,方便面、矿泉水、袋装咸菜、棉被……看着村民坐在角落干吃那些方便面的时候,我知道,我只有卖力地发放,争取每个人都有一份,才能让我心安。
   怜幽,你知道吗?那一刻,我在想什么?倘若,我没有出来读书,没有上学,不识字,也不会在城市定居,不会认识我的先生,还有你。或许,我如同地震后那些村妇一样,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抱着自己年幼的孩子等待一些救援物资的发放。所以,我时常因为我的安宁而赞叹,而感怀,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懂得珍惜。
   灾情得到缓解后,武警官兵拆除了一些危房,我选择在一个午后去看我的恩师白,地震刚刚发生的那个早上,我就去了电话问候他,知道他家的房子受损,人却安好,我便放心。虽然他只教过我小学,可是他对我以后的人生造成的影响最大。他是我小学三年级开始带我的,当时我学习成绩差得一塌糊涂,在白的班上,我时刻面临着被降级的趋势,当我接到被降级的通知时,父亲来到学校苦苦哀求白,他才答应留一个学期,自此,我刻苦勤奋,终于把期末成绩赶在了班里前五位。
   怜幽,我给你说过,我出生的那个地方太偏僻了,好老师很少很少,好多老师都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大多学生小学毕业因为家境就回家放牧或者学着干农活了。而白,在一个学期以后,把我当成他最得意的学生,每一点微小的进步他都鼓励我表扬我,让我在同学中站了起来。我能考上中学,他有着莫大的功劳。
   走二里路,过一座桥,就到他的村庄了。就在我走到那条河前,却发现因为发洪水的缘故,一根被当做桥的电杆被洪水冲在一边。之前和同学敏(白的女儿)通电话她要我朝小路走,可我没听,搭了顺车走上大路远远看到有电杆在,还以为可以过去。敏在河对岸叽叽喳喳数落着我不听她的话,响动的河水把她的声音冲得一高一低的。师母跟在身后出主意,白打发村子一个小伙子背我过河,我拒绝了。看着面前四米多宽浑浊的河水,我竟然没有一丝恐惧,脱下凉鞋,挽起裤腿,把凉鞋提在手里,连同给老师提的重重的礼物一起勇敢地趟过。河水几乎没过我的大腿根,可我没有一丝害怕,一步一步地趟过。跨上岸时,敏开玩笑说:当年抓鱼的勇气不减啊。
   我一边拧着湿了的裤腿,一边笑着骂她取笑我。
   同师母问了好,她们接过我手头的礼物,重新穿好鞋。三人一同走进那个熟悉的去过多次的老师的家,一些往事又在我脑海升腾,过往有太多的往事值得我去回忆,想着想着我的眼眶又湿润了。
   师母准备了丰盛的水果,端来让我们吃。敏给我们沏了茶,师母说:你们师生仨聊天,我去厨房准备肉馅,晚饭我们吃饺子。
   那是我相距近十年后第一次去看望恩师,看样子他刚从地里背田禾回来,换了干净的汗衫,洗过的头发湿漉漉的,有一捆田禾还没有松绑,躺在打麦场上。五十多岁的他已经有了白发。许是他累了,靠在床边的被子上,我和敏喝着茶,说一些事。从毕业后的飘泊到成家后的琐碎,从孩子的哭声到婆婆的难缠,一并讲给恩师听。他一边听着一边用欣赏的目光看着我,说:我一直相信你处世的能力,你的选择,我以前有过责怪,但是现在不了。
   我知道,他是指我抛弃了在家乡国家公务员的工作,跑去城市飘泊。面对如今的我活得滋润的样子,他说他很欣慰。
   说话间,师母已经调好了肉馅,还用压面机压好了饺子皮。放在茶几上让我们几个人包。净了手,恩师说,人生最大的享受就是做饭的过程,辛辛苦苦一辈子,还不是为了吃饱肚皮嘛。是的,我认同。我们几个包的饺子形态各异,不一会儿,饺子已经摆满了案板。下饺子吃时,家里来了客人,是和我一个村子的,嫁给了敏的亲戚,我们都熟识。坐着一同吃了饺子。那一餐饭,我们吃得很香。
   敏送我出来的时候,天上已经挂满了星星。我提前告诉五婶不要等我吃晚饭,于是没接到一个问询的电话。一个人静静地朝着小路走去,月光将我裹挟,那一刻,我的 内心无比满足。大灾难前,只要你在乎的亲人都还安然无恙地活在这个世上,就是一种幸福。
   怜幽,经历了一些人事带来的烦恼,经历了地震对我的恐吓。八月的一天,我决定远行。那天,我终于放下所有的冗杂,终于放下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一个人乘火车选择在一个安静的地方住了几天。在网上订了房间,很漂亮的洋房,淡淡的黄色,如我二十三岁穿过的那件连衣裙。
   沿途的风景,尽收眼底,火车疾驶的瞬间,脑海中浮现出各种想象,有对生活的感慨,有对心灵的释放。天很蓝,那一刻,我过于专注那个颜色。而我想起雨亭的作品《看云》里面的句子:看云的日子让我的内心得到宁静,我感觉到云在我心底强烈地碰撞上了什么东西,让我的这个夏天,变得与众不同。而我内心的阴霾也被一扫而空。我想以后无论我走到哪里,我依然还会想起这片天空中的云彩,我知道,它们会把我带到我想要到达的地方……
   怜幽,你知道吗?那一刻我的心情,与雨亭描写得这些是那样得相似。我也相信,看到蓝天下飘荡着的如棉般的白云,心里的阴霾会一扫而光。我们要学会过滤,过滤掉一些烦恼的因素,这样,我们的心就会是晴朗的。
   徘徊在木桥上,我想象着与你穿着碎花裙一起走过的样子,那一定美极了。于是,我大胆地想象,今生,我们相见,哪怕一次,就足够。如果我们相见,必定是在夏天,湖水清澈,花香扑鼻,鱼儿畅游,有轻风吹过,与你一起听夏夜的虫吟,还有蝉鸣。
   那天,你在我空间的一张照片后面评论:我想和你坐在这里看夕阳。我回答说:这是我的村庄。那是我在家乡用手机拍到太阳落山的场景,远处的山被太阳的影子割成了两半,一半透着墨绿,一半透着金黄,那是夕阳中的盛景,那是我记忆中的最美。那个景象,铭刻在我的记忆中很多年。清晰地记得,幼年时期,每每夕阳落山之时,便是我等待父母做完农活后归家的时刻。每看到父母出现在视线的一端,内心里,比吃了蜜还甜。等待,就那样划上圆满。
   长亭外,月华如水。我心清朗,一个人把心交给夜色,与一朵莲花交谈。夜深了,我醉在那夜的月色里,不知道今夕何夕。
   怜幽,一场行走,定会洗去无数内心的尘埃,行走,让我回归最初的清宁。你知道,那是我喜欢的。
   归来,还原原来的日子,女儿的吵嚷,先生的叮嘱,婆母的唠叨,井然有序,其乐融融。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我想我是成长了的,你说你看到了,我很欣慰。走过很多路,看多了许多人,有些人来了,有些人又走了。来来去去,本也常事。但我相信,无论我如何行走,你都在原地,等我。所以,我安心。只要你在,我就安心。
   文字带给我的快乐是无穷尽的,我的生活若一潭平静的湖水,你的出现,让我的湖面上晕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那些涟漪,美丽,飘渺,而又有韵律,又似一曲柔美的曲子,在我的心头奏响。
   怜幽,借着生日这个由头。让我对你再一次说:但愿我们不要在网络里走散,不要在文字里走散。
   这篇文字,从昨夜写到今日午后。粗浅自不必说,我的絮絮叨叨,你可读懂了?
   最后,我想告诉你:我从来就没离开过。因为,你从来都没离开过我的视线,我的心底。
  

共 591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读到这篇散文,我很感动,相信作者的朋友怜幽和读者朋友也会感动。这是一篇真正的散文,作者面对朋友,讲述了很多的内容,每一个内容都讲述得很真诚很真挚很感人,让我们在众多的细节里看到了生活里那众多的感人的值得我们珍惜的东西。文章开篇部分,讲述了作者和怜幽的交往,写了怜幽给作者的每一次生日礼物,讲述了两个人的视频交往,特别是那让人难忘的衣服,这些都凝聚着两人深厚的姐妹情。作者给怜幽讲述了父母的爱,这是在类比怜幽对作者的爱;讲述了2013年地震后作者回家看五婶的细节,讲述了作者参与自愿者给受灾老乡分发食品的细节,讲述了作者涉河去看她的老师的细节……这些细节里,让我们看到了爱的重要,特别是灾难面前爱的力量。这些让我们看到了作者的善良,作者对生命和人生的感悟,宣扬着善良和爱的社会主题。同时,作者对亲情和友情的无比珍视,和作者对怜幽的珍视也形成了类比。作者给怜幽慢慢地讲述这些深情的往事,多像一对姐妹在倾述往事啊!倾述里写出了作者对怜幽的姐妹深情。好文章!【编辑:春雨阳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31116002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素馨        2013-11-15 21:41:48
  薇儿,知道你在为怜幽的生日写这个文,所以晚上上来江山首先看的是你的文集,没有。刚才再上来在首页第一眼就看到了你的名字,便抢着来看了。你终于赶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把文写了出来,把对怜幽的一片情写了出来,真好!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1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15 22:53:16
  嗯。亲,你知道的,我为了写这篇文,今天放弃了工作。所以周末不休,我写完后心情是舒畅的,因为忙碌,还没有来得及为她邮寄礼物,索性就先写了文上来吧,这样也使我能心安些。
   谢谢你,这样等待我的文出来。
   同时,我也要对你说,你同样也是我最珍视的。不多说,你懂的。
2 楼        文友:素馨        2013-11-15 21:44:58
  “我是风的孩子,注定漂泊。”真心喜欢你的这个句子。我也是风的孩子。看到这句话时,我最先就想到了你寄来的披肩——满是蒲公英种子的披肩。心里就涌起说不出来的温暖和感动。是的,我们都是风的孩子。但无论飘到哪里,我们的心意还是相通的。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2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15 22:55:04
  嗯。选择那款披肩的时候,大朵大朵的蒲公英吸引了我,起先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没有告诉你披肩的花色。我是风的孩子,注定飘泊。这句话是写的那一瞬间飘到我脑海的,我也很喜欢。?。
3 楼        文友:素馨        2013-11-15 21:46:53
  最后说一句非常俗气、但又是真心的话:怜幽,生日快乐!虽然我跟你没有太多交集,但你一直是我心中那个有着绿茶一样清凉的颜色和清新的香气的女子!
借用中医手段,切脉世间冷暖。
回复3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15 22:56:09
  嗯。我的朋友没一个差的,相信我的眼光。前一句回复的问号是个笑脸,出来就成问号了。看完《爸爸去哪儿》早点睡,我准备下明天早起穿的衣服,就睡了。晚安。
4 楼        文友:春雨阳光        2013-11-15 22:05:32
  这是一篇从写法到情感都感人的散文。
语文教师
回复4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15 22:58:27
  感谢春雨阳光老师为我的拙文写下精美的按语,我很感动。再次感谢春雨老师对我的鼓励。其实我一直写散文,后来发觉自己在网络写字写的散文过于长,不适于发纸媒,于是我停了好长时间不碰散文。这篇文字,只是一篇流水账,为了朋友的生日,写一点小心情。没想到得到老师的鼓励,很是欢喜。
   祝福老师,文安笔祺,编写愉快。晚安。
5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3-11-16 18:08:00
  读完了,急着出去,回来再跟评。
   怜幽,生日快乐。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5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22 17:07:43
  嗯。一直等你的留言。今天等到了,很开心。
6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13-11-16 18:56:55
  谢谢小娴,这文我看得有些迟,孩子这两天持续发高烧,我一刻也不得闲。
   你的祝福我都记在心里,这份生日礼物很特殊,我心欢喜。
   感谢这场遇见。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
回复6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22 17:09:09
  嗯。孩子最重要,这个季节,照顾好孩子,还有自己。
   我们之间,我会珍惜。
7 楼        文友:墨璃        2013-11-18 15:04:19
  怜幽是个好妹子,娴亲也是个好妹子,很庆幸这两个好妹子我都认识,我相信缘份妙不可言,幽,天天快乐
回复7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22 17:11:39
  嗯。你们都是我最珍视的。
   墨,你也要天天快乐。
8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3-11-22 12:04:56
  这两个好妹子恰好,都是我好友,哈哈,墨你可是羡慕吧。
   文章这么深情,让人眼湿。话说,小娴,不带这么煽情的哈。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9 楼        文友:小人鱼在天堂        2013-11-22 12:05:39
  左搂小娴,右抱怜幽,我有艳福了,哈哈哈。
河南省作协会员。西平县作协副主席、《西平文学》副主编。
回复9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1-22 17:13:37
  左拥右抱,鱼公子。哈哈,今天在群里找你,没见上面。
10 楼        文友:庄明        2013-12-18 10:10:18
  所谓高山流水,大抵如是。人生得一知己,足以。祝福!
飘着的庄明。
回复10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24-02-08 22:12:24
  十年前的评论,我才看到,真是抱歉。安好!
共 11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