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江山散文 >> 父亲的遗嘱

编辑推荐 父亲的遗嘱


作者:陈惠方 布衣,195.6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884发表时间:2013-12-05 15:53:38

每当我父亲的忌日——12月24日到来或临近之时,我总是要把父亲弥留之际由他一字一句口授并亲笔签名的遗嘱,郑重其事地从珍藏的档案袋中取出来,独自一人默默地重温和凭吊一番。当我一字一句地默念着父亲的遗言:“我身后的丧事,一定要按照三儿的意见,不搞迷信,一切从简,此嘱。陈南京嘱言。一九八三年十一月二十日。”以及目睹父亲在“陈南京嘱言”左下方亲笔签名的“南京”——这两个厚重拙朴的毛笔字时,每次,我都会感佩不已,心潮难平,泪水模糊!此时,我的脑海里,就会自然而地浮现出父亲当年口授遗嘱并在遗嘱上签名的动人情景,对父亲的缅怀和崇敬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迄今年12月24日,我父亲去世整整30周年!那一年——1983年,我父亲73岁。这一年的年初,时任北京军区政治部宣传部干事的我,奉命参加军区守备边防部队建设调查组。11月初,第一阶段调查结束。我随同调查组,从边防部队返回军区机关参加调查组第一阶段工作总结。我大哥听说我已从塞外边陲回到北京,于是便瞒着患癌症的父亲,特地从老家温州风尘仆仆地赶往北京,将父亲病危的消息告诉了我,说:“老爸的胃癌,已是晚期了,从发现半年多来,他老人家一直不让我们告诉你。这些日子里,老爸越来越瘦,看起来,挺不了多久了,我想让你同我一起回去一趟。”在大哥的督催下,我立即向领导请了假,和大哥一起星急火燎昼夜兼程地回到了生我养我阔别多年的小山村——位于楠溪江畔的东岸村,探望患病卧床的父亲。
   这天,当我一进了村,就三步并做两步地向父母住的屋子奔去,迫不及待地来到父亲床前,只见原来身材高大、手脚壮健的老父亲,现在却瘦小得如同一包棕子,身体蜷缩着睡在床杠边,头朝床底角一声不响地躺着。见这情形,我刚叫了一声“爸”便一下子忍不住哭泣起来。父亲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我回来了,他又惊又喜又感到很突然,便转过头来用那混浊的目光看着我,却责问道:“你怎么回来了,谁叫你回来的?”我哽喑着说:“你都病成这个样子了,我还不应该回来看你吗?”
   “老三!”父亲又瞅了瞅我,声音沉沉地说,“你小时候,我给你讲的岳母剌字、精忠报国的故事,你难道忘掉了?”
   “没有忘,爸!”我知道一向关心国事的老爸,又要给我讲“自古忠孝难两全”的道理了,果不出所料,紧接着,他便说:“你在队伍上,忙工作,这是大事;我这把老骨头,犯一点病有什么要紧,值当你扔下工作,千里迢迢地跑回来吗?哪头重哪头轻你不会惦量吗?”
   “阿爸,这不怪老三,是我把他叫回来的!”大哥帮我打圆场。
   “亏你还是个工作同志,你以为你不糊涂?”
   我大哥时任永嘉县七都公社管委会主任,即老爸所说的“工作同志”。大哥见老爸如此认真,一时也不好说什么。
   为了尽孝道,我回到家的这些日子里,昼夜陪侍在父亲身边,给他端茶送水,擦身喂饭。父亲便秘,大便干燥,常常在马桶上一坐老半天了也拉不出来,每次我总是把手指洗净消毒后,伸进父亲的肛门里,一点一点地将坚硬得如同石头子儿一样地干大便抠出来,直到父亲说“好了”为止。
   时间过得真快,回家一晃半个月过去了。父亲的病情愈发严重,身体也越来越消瘦了。我们在家的6个兄弟商量着,要不要让在安徽开理发店的妹妹回来,万一妹妹没有见上父亲最后一面,就会造成永久的遗憾的。谁料,父亲一听说要把我妹妹惠香从外地叫回来,他就跟我们急,说:“现在改革开放形势这么好,你们妹妹妹夫在外做生意,一天能挣能好几十元,这是我一辈子做梦都想不到的,时间比金子还珍贵,你们把她叫回来干啥?”由于父亲坚执不肯,所以后来一直到父亲临终也没有叫妹妹回来。
   一晃,又是半个月过去了,父亲病情虽然越来越重,已经好几天粒米未进了,但他的生命依然还很顽强,头脑还异常清醒。我请的一个月的探亲假,眼看就要到期。我正要和兄弟们商量如何打电报向领导续假时,被躺在床上的父亲听到了,他立马从床上挣扎着要坐起来,他使出全身的力气说:“什么,老三还要续假?使不得,马上回部队!俗话说:‘等死等死’,死日无期,我七十多岁老人了,死有何懼,死有何惜,老三是个军人,部队上的事要紧,回,立刻回!”我说:“我把情况向领导上说清了,再续几天假,领导上也会同意的!”“我不同意!”我的话还未落音,父亲竟然吼了起来,“你马上走,你今天就走!”“那,我明天走!”父亲一向说话算话,我只好让步。“不,今天就走!”父亲毫不退让。“爸,那我也得准备一下子啊!”“有什么好准备的,当兵的还不是说走就走!”“到明天走,还不就是就差多半天嘛!”我坚持明天走。“你走不走?你不走,就是等到我死,那好,我现在就死!”说时迟那时快,老父亲使出浑身劲儿,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伸手揽住床框,将头扬起,一下子就要把头往床框上撞:“我现在就撞死!”这一来,全家都慌了,我妈妈也哭着说:“这死老头,一辈子性子刚烈!老三,你就依了你阿爸,今天下午就走吧!”于是全家聚拢在一起,商量父亲“走”后,丧事如何办。家里多数人的意见是,我们这个家,是个大户人家,在村上也是有点体面的,主张把老爸的后事办得大些,风光一些,唱戏念经,这些惯例也得随俗。而我则主张,父亲的后事还是要从简,且不能搞迷信。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也没有理会躺在床上的老爸。只见他一声不响,我们还以为他睡着了,或者是认同大多数人的意见。未料,他又挣扎着要坐起来,嚷嚷着说:“拿笔来!”“干啥?”大哥问。“我担心我死后,你们不按我的吩咐办,我要留遗嘱!”“留遗嘱?死老头,你一个一辈子头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的种田佬,也没有什么家产留给孩子,你有什么遗嘱可留!”我老妈对我父亲说。“有!”父亲从大哥手中接过笔,他已经没有力气坐起来了,于是他躺着,让我大哥把他随身带来的一张七都公社管委会的信纸,铺在他胸口的被子上,父亲说:“老大,我说,你写,我说一句,你写一句!”我大哥乖乖地听从老父亲的摆布,擎着笔,等候老爸口授。只听老父亲一字一句地说:“我身后的丧事,一定要按照三儿的意见……”我大哥照着他说的写下了父亲的遗嘱后,又一字一句地给他念了两遍,父亲听后才放心地说:“好,就这样!”于是,他从我大哥手中接过毛笔,身仰卧,倒擎笔,在“陈南京嘱言”左下方,恭恭正正地签上“南京”两字!
   我遵从父命,当天下午即离家归队。20余天后,即12月25日,我接到三弟发来的电报:“父24日18时40分亡故”。我手握电报,望着放在书桌上的父亲的遗嘱,泪流满面,唏吁不已!
   (本文作于2013年11月14日,父亲去世30周年前夕。)

共 260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挺感人的一篇文章。老父亲只是一个性格倔强的普通农民,但他却时时刻刻以一个干部家属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坚决支持儿女的工作,生前不拖后腿,逝去不搞排场。老父亲走了,却在儿女心中树起了一座丰碑。文章表达了作者对老父亲深切的怀念之情,读来感!问好,推荐!【编辑:姜光丽】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姜光丽        2013-12-09 14:27:09
  看似有些不通情理的父亲,却有着深厚的家国之爱!
共 1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