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山同题】遗忘

精品 【江山同题】遗忘


作者:风飞沙 进士,6187.7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28发表时间:2013-12-30 17:11:27

1.
   “我走了,把远萍留给你。”吴少安拿着他妻子蔡秋红留给他的字条,就像冬天里被鸟儿栖息过的树枝,在鸟拍翅高飞时,留下的那一身颤动。他知道这一天终会来临,可在他们的女儿吴远萍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心里免不了多一些幻想——希望蔡秋红可以看在女儿的份上,与他踏踏实实地一起生活、一起到老……
   然而,这短短的几个字,就像一个个带血的铁钉,把吴少安钉在梦想之外。他仓惶地甩掉那张字条,以为没看见、或装作不知道,蔡秋红离开的事实就可以扭转回来。然而,那张字条就像冬天的枯叶,在失魂坠落之后,软软地趴在他的鞋面上。吴少安把脚抬起,狠狠地踩在那张字条上,用鞋底来回蹭着,把可恨的字条变黄、变黑、变皱、变破……那字条还是毫不识趣地贴着他,就像吴少安挥之不去的离别。
   隔壁的李大妈把在她家睡醒后的吴远萍给吴少安抱了过来,吴少安接过不到两岁的远萍,嘴唇抖了几抖,想要说声“谢谢”,却未能发出声来。李大妈把身上的围裙拉上来,轻轻擦了一下眼角,深深地叹了两口气,也没说什么,就回去了。吴少安把远萍塞在自己的怀里,他的心抽搐一下,就把远萍箍紧一下。远萍偎在他的怀里,以为爸爸在逗着她玩呢,乌溜溜的大眼珠盯着吴少安,咯咯地笑了起来。吴少安松开女儿,瞪着她看了一会,干涸的眼眶里一下子蓄满了水,他复把女儿抱紧,仿佛想用自己脉搏的强音告诉远萍——我还有你,我只有你了!
   打从蔡秋红走后,吴少安行走在路上或出入于单位,都不敢抬头,他怕看到周围人嘲讽的嘴唇和怜悯的目光。他总是那样小心翼翼,尽量让自己悄无声息。然而,一些无聊和自大的人,总是忍不住会在背后议论:吴少安这傻儿,也太孬了,连自己的婆娘都看不住。嘿嘿,是不是他那方面不行啊?不过话说回来,像吴少安这把年纪的人,还能找到那么漂亮一个女人来做几天老婆,也算艳福不浅了……
   吴少安终于明白,就算自己卑微到尘埃里,还是会有人对他指指点点,蔡秋红的离开,将会是他永久的笑话和伤痛。恰逢单位来了一个只要工作年满二十五周年的职工,可以提前内退的文件,他觉得那成了他被人们遗忘的最佳路线。于是,内退的名单中,他是申请的第一人。
   办完各项内退的手续,吴少安带着女儿来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小城。把仅有的积蓄用来买了五十平米的房子后,每月那百分之七十的退休工资,要带着女儿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生存,成了很大的问题。吴少安背着女儿在街头游荡,希望能找到一个工作,可招工的地方看他带着一个孩子,都拒绝了。
   为了可以一边挣钱一边照顾女儿,他去粮油批发市场进了一些桂朝米,又买了一台打米浆的机子,在他五十平米的小屋里,开始加工手工米皮。远萍睡着的时候,是他工作最轻松的时候。可一旦得把加工好的东西拿上街去卖的时候,无论远萍是醒了还是睡着,他都会用背带把她背在身上,不让远萍离开他半步,感觉这样有女儿相伴又忙碌着的日子,也是一种幸福。
   吴少安手工米皮的回头客越来越多,有时候他还未来得及拿到街上去卖,就已经有等不及的顾客到他家里取来了。时间越久,吴少安干脆就不到街上去卖了,每天加工一点,在自己的小屋里就地销售。来的熟客越多,好奇的人也就越多,他们总会逗一下越来越大的远萍,时不时地问怎么从来没看见过远萍的妈妈。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吴少安的脸就像冻僵了的茄子:“她妈妈死了!”
   那种久违了的怜悯的目光又出现了,好事的人忍不住想要再给他介绍对象。吴少安拒绝的次数多了,给人的感觉也就更奇怪了,背后的各种猜测跟流言就像难以遏制的臭屁一样熏了出来。吴少安以为,只要到了陌生的地方,只要说远萍的妈妈已逝,那些不愿想起的记忆就会死掉。可是,周围人的“关心”,让他有一种衣不蔽体的尴尬,那些人的嘴,犹如锋利的刀子,把他本要愈合的伤疤狠狠地剐了下来,露出刺目的猩红和难以忍受的的痛痒。他匆匆处理掉家里值钱点的东西,接着找中介把现有的房子给卖了,然后带着五岁的女儿,去了另一个城市。
   2.
   如果不是吴远萍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吴少安真不想放开女儿。他觉得最安全最幸福的生活,就是寸步不离地与女儿在一起。每把女儿送到学校后,他总要在学校门口转悠半天,等上课的铃声响起,校门口看不到一个老师和同学,他才肯恋恋不舍地回去。同时他也是最早去学校接孩子的家长,往往会站在最显眼的位置,不让接孩子的人群遮住他矮小的身材,可以让吴远萍一走出校门,很容易地找到他。这样的日子,一直坚持到吴远萍上小学四年级。
   一天下午放学后,吴远萍和几个同学与老师一起走出校门,看到吴少安接吴远萍,老师点头致意,然后不经意地问了句:“吴远萍,你爷爷来接你啊?”吴远萍脸红扑扑的,明亮的眼眸笑着一弯,露出她细白的小牙:“老师,这是我爸爸!”老师脸上一热,尴尬地笑了几声后:“哦,是爸爸啊!都怪老师眼力不好。怎么从不见妈妈来接你呢?相信远萍的妈妈一定长得很漂亮!”老师以为,自己夸一句远萍的妈妈长得漂亮,就可以弥补刚才自己估计的失误。再说了,谁听说自己老婆长得漂亮心里不美滋滋的呢?可这句话在吴少安听来,就是绝大的讽刺——说远萍母亲漂亮,间接的就是说他吴少安长得丑了!考虑到吴远萍还得在老师门下求知,他没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只是站在那里,皮笑肉不笑地目送老师离去。
   回到家里,吴远萍在吴少安的房间里翻箱倒柜,吴少安走来:“你在找什么?”吴远萍一边找一边答:“我找妈妈的照片。”吴少安在后面整理着吴远萍翻乱的东西:“别找了,吃饭去,你妈妈没有照片!”吴远萍不死心:“老师都说了,妈妈一定长得很漂亮,怎么会没有照片呢?”吴少安把一个被吴远萍打开的抽屉嘣一声关上:“我说没有就没有,什么都是老师说的,老师如果放个屁也会是香的吗?”吴远萍从未见爸爸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吓得哭了起来:“别人都有妈妈,为什么远萍没有?我要妈妈,我想妈妈……”
   吴少安的眼睛就像秸秆上结满的冰花,他用干枯的手抚摸着吴远萍的头:“你妈妈——不要我们,她走了!”吴远萍仰头看着爸爸,用她暖暖的小手捂着吴少安的眼睛:“那妈妈还会回来吗?”吴少安抱紧吴远萍,失声哭了:“远萍,我们把你妈妈忘了吧,今后就咱们俩,我们都要习惯没有你妈妈的日子……”些许是坚强的爸爸一下子变得柔软;些许是严肃的爸爸变得感性……吴远萍一下子好像长大了许多,她偎在爸爸的怀里,不再吵着要妈妈:“远萍不会离开爸爸,今后有远萍陪爸爸。”
   第二天上学,一些同学围着吴远萍嬉笑:“吴远萍,今天是你爷爷送你来的吗?”吴远萍追着他们打,同学们起哄,教室里弥漫着同学们蹦跳时弹起的灰尘,吴远萍追不上,也打不着,她趴在自己的课桌上,把喧嚣淹没在眼泪里。
   放学后,同学们大老远就看见了吴少安,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吴远萍:“你爷爷来接你来了!”吴远萍乌溜溜的眼珠朝他们一瞪,径直朝吴少安的方向走去。在路上,吴远萍也不像平常一样爱说话,也不让爸爸给她买路边的零食。吴少安有些奇怪:“远萍,今天不买东西吃吗?”吴远萍撅着嘴:“爸爸,今后我想自己来上学,您不要再接送我好吗?”吴少安停了一下脚步:“为什么?有爸爸接送不好吗?”吴远萍低着头:“我们班好多学生都自己上学的!”吴少安不以为然:“他们是他们,你是你,爸爸没事,我高兴接送。”吴远萍停住脚步:“那今后您只把我送到这个位置,也在这个地方等我!”吴少安盯了吴远萍一会,没再问什么,嗫嚅着,然后眼睛望着别的地方,对吴远萍回复了一声:“好!”
   3.
   尽管学校门口再也没有了吴少安的身影,可班上同学的嘲笑还在恣意妄为地进行着。吴远萍不再像以前一样去成群地追,她改变了方针,盯着第一个嘲笑她的人死追猛打,直到那个人哭着求饶,她才放手。
   挨打的同学等吴远萍转身,就去了老师的办公室,哭哭啼啼的对老师说:“吴远萍恨您说她爸爸像她爷爷,我上去说她,她就打我!”老师把手里的钢笔往桌子上一放:“吴远萍真是人小鬼大,无心说了句她爸爸看上去像爷爷有什么关系,还动手打人!你先去教室,一会我叫她跟你道歉。”挨打的同学得意洋洋地回到教室,从吴远萍桌子旁经过的时候从鼻子里长长地“哼”了一声,然后昂着头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老师来了,在一阵“起立”、“坐下”之后,叫吴远萍站了起来:“吴远萍,知道老师为什么叫你起来吗?”吴远萍低着头,用细微的声音回答了一句:“打人!”老师接着问:“那打人究竟对不对呢?”吴远萍想不到被自己打得求饶的同学会去告状,她急得脸红到了脖子根:“老师,是她先说我,她说我好多次了……”老师打断她:“说你有什么关系呢?说你就要动手打人啊?赶快给同学道歉,以后不许犯这样的错误!”吴远萍乌黑的大眼睛里啪嗒啪嗒地流出泪来:“是她先说我,他们常常取笑我,为什么不让她给我道歉?”老师两只手撑在课桌上:“说你还犟嘴,不管怎么说你动手打人就是不对!给我站到讲台上来!”
   吴远萍磨磨蹭蹭到了讲台上,老师黑着脸:“蹬马步,双手向前伸平!”吴远萍按老师的规定做好,一双凝水的眼睛像两个透亮的玻璃球,座位上的同学轰一声笑了起来。老师朝同学们吼了一声:“不许笑!”便开始了那天的新课程。
   下课后,吴远萍拖着酸麻的腿回到座位上,无心再去理会同学们的嘲笑。她把对同学的恨转移到了老师身上,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听老师的课。
   对同学的排斥,对老师的记恨,让吴远萍的成绩一落千丈。也因此,她更让老师和同学鄙夷,她也就更加破罐子破摔。她的落后,使她跟班上成绩最差的调皮王施世楠走得很近,俩人臭味相投,都不爱学习,都看不惯班上那些同学,都不喜欢老师……渐渐地,班上的同学都说他俩是一对。但他们又害怕施世楠的凶恶,因此这样的议论,也只有私底下进行。
   就这样,九年的义务教育,很快就被他们混过去了。吴远萍和施世楠都没有考上高中。吴远萍的成绩不好,吴少安把所有责任都归咎在自己身上——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女儿;怪自己没有巴结好老师;怪自己学习的基因不好……女儿还小,让她做事又太早,而且这些年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能做什么呢?思来想去,吴少安觉得还是把她送到学校是最妥当的。可现在上高中的费用不小,何况吴远萍的分数那么低,要想进去,就得花大价钱买分读。而吴远萍的分数,就算肯花钱,学校还不一定肯要呢!最后,吴少安花了三万九千元,外加求爷爷告奶奶才把吴远萍送到离城较远,教学质量不是很高的一所高中就读。
   吴远萍去的学校离家远了,只得住校。女儿不在家的日子里,吴少安就去找零活,他得把交学费的钱挣回来,还得保证女儿每周的各种开销,也想着适当的存一点钱,以备不时之需。
   4.
   凑巧的是,施世楠与吴远萍又在一所学校上学。他们虽不在一班,却经常走到一起。比如谁周一带了好吃的,他们会一起分享。有时候上晚自习,施世楠看见吴远萍班上招呼晚自习的老师刚走,就会在窗外用口哨嘘着吴远萍的名字。班上的同学听到声音都装着没听见,在他们心目中,施世楠就是一个地道的混混,一个痞子。有同学在背后议论,施世楠的背上随时藏着一把刀,打架的时候特别下得手,狠着呢!吴远萍溜出去,与施世楠一起到外面玩。他们去逛附近的夜市,吃夜宵,逛得久了,一看时间学校的大门已经关了的时候,他们就去网吧泡上一晚,第二天才晕晕乎乎地上学。
   在别的同学为单调乏味的高中生活强迫学习和努力冲刺时,施吴二人却一点也不为高考的事情担忧。在他们看来,以自己的基础,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考上大学。既然努力也不过是白努力,还不如及时行乐。逛街、跑网吧,才是他们的必修课。
   有一次,从一家服装商场的橱窗经过,看着熠熠灯光下的一条白裙子,吴远萍回头问施世楠:“你说我要是穿上这条裙子,会不会很漂亮?”施世楠点点头:“嗯,一定像公主一样漂亮。”吴远萍一脸的失落:“可惜,这裙子太贵了,我上星期来看过,标价八千多,不然我就叫爸爸给我买了。”施世楠用手贴在橱窗的玻璃上:“回去好好做个梦吧,也许会梦见穿上白裙子。”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吴远萍的眼皮跳得厉害,内心也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上了不到三节课,她被老师叫去了校长办公室。校长的办公室里还坐着一个民警,见吴远萍去,一脸严肃地问:“昨晚你是不是跟施世楠在一起?你们都做了什么?”吴远萍觉得自己不守校规跟施世楠出去,顶多就是被老师或者校长批评,怎么连警察也来了呢?她惴惴不安地撒了个谎:“我昨晚没跟他在一起,我去上了晚自习,然后觉得肚子疼,就出来上厕所,之后就直接回宿舍睡觉了。不信你问我的室友,她们昨晚都看见我了。”

共 17010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是你的惊鸿一瞥,却成了我今生割不断的念想。那些伤痛,被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深深隐藏,他不畏惧,千辛万苦把唯一的女儿拉扯大,无奈患病身亡。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却为你打开了一扇窗,汪默飞的出现,让丧失父亲的吴远萍感到慰藉。而那个同样缺失母爱的施世楠从小成为一个恶棍,在看守所的大门里进进出出。更为凑巧的是吴远萍的亲生母亲竟然是汪默飞的继母。文章情节一波三折,把那种反遗忘衬托得更加鲜明。而结尾处的一笔令人意犹未尽。故事的看点在于作者给予读者的无限想象,文章很吸引眼球,让人欲罢不能。佳作,推荐共赏!【编辑:温柔小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31231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3-12-30 17:13:47
  亲。很棒的作品,故事情节取胜。语言较之之前的更加精练了,尤其对90后孩子的描写更加超级切合现实,从语句中就能分辨。不管怎么说,这是一篇成功的作品。
   按语粗浅,见谅。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1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12-30 18:09:27
  谢谢小娴的美评,辛苦了!
2 楼        文友:1121672144        2013-12-30 17:21:29
  先留个印,一会拜读
回复2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12-30 18:10:21
  谢谢高山来访,祝福安好!
3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3-12-30 19:42:12
  看得我眼花缭乱。这么复杂的情节沙沙是怎样串联到一处的?怪不得总在椅子上发作多动症呢。再说小说吧,情节曲折,感情丰沛,比喻恰当,关于人性,关于本性的思索,在文章中安排的妥帖周到,让人思悟多多。这结局,如果牙不好,需要咀嚼好久呢。欣赏了!提前祝沙沙元旦快乐!
紫玉清凉
回复3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12-30 20:17:49
  紫玉真幽默,谢谢你的鼓励,你也要快乐!祝福安好!
4 楼        文友:陆军中士        2013-12-30 21:22:04
  情结紧凑,一环扣一环,充满悬念,读后令人思索。拜读欣赏!
回复4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12-30 21:23:30
  谢谢中士鼓励,祝你快乐!
5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3-12-30 22:03:49
  哎呀,沙的遗忘也完成了啊,真是没想到,天天为遗忘痛苦纠结的沙少也写完了,恭喜。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5 楼        文友:风飞沙        2013-12-30 22:16:32
  谢谢秋水,这一篇可把我熬坏了。
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4-01-07 09:19:31
  读完了,心理异常不是滋味!为什么不爱自己的孩子,还要生下来?为什么当初的誓言变得不值钱?当初走进红地毯,走进婚姻殿堂时的海誓山盟呢?难道这就是人性?
   丢下女儿走了,一走就是十多年,没有半点生息。女儿在没有了妈妈的情况下,由爸爸一人抚养大, 但这样的单亲家庭,孩子能健康成长吗?女儿学习一步步下滑,谁之过?家庭是I第一位的原因,学校是第二位的原因。那些漠视的教师,枉为人师!
   尽管女儿大了,父亲不得不把妈妈不要他们的真相告知给女儿,可是母亲怎么就杳无音信了呢?而且父亲还这样惦念着母亲,一直保存着母亲的照片……
   这又是一个伏笔!
   那么,到底真相是什么呢?
  
  
   情节在继续发展,从第一部分,到第二部分,抽丝剥离般,逐渐展现在读者面前……
   女儿的痛苦磨难,人生的复杂,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母亲对她的抛弃,甚至害母亲的心都有了……
   汪默飞却不允许她这么做,甚至鄙视,当他正要离开她时,得知她怀了他们的孩子。这对多灾多难的恋人终于走在一起了!
   沙沙文笔老道,人物众多,却各有性格,毫无凌乱之感。文笔通顺流畅,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颇合情合理。佳作!
  
   顺祝好沙沙,新年快乐!写作愉快!
回复6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1-07 09:36:59
  在文字路上,一直有山哥,很亲切、很感动!祝福山哥,愿你一切都好!
7 楼        文友:内蒙古飞雁        2014-01-15 14:41:27
  别有味道的一篇文字,小说构思巧妙,剪裁合理,人物描写细腻到位,笔法生动逼真,语言流畅优美!推荐共赏!谢谢赐稿,值得一读,祝老师创作愉快!硬顶了!
回复7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1-16 15:28:32
  谢谢飞雁的鼓励,祝福冬安!
8 楼        文友:芳芳        2014-03-06 14:18:22
  有时觉得,生活是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难忘这里的文字
回复8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6 17:15:43
  谢谢芳芳,远握、问好!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