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把我的土地还给我(土地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把我的土地还给我(土地征文·小说)


作者:风飞沙 进士,6187.7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9670发表时间:2014-03-07 22:06:52

【流年】把我的土地还给我(土地征文·小说) 1.
   袁家湾首富人家的二爷过世了,年仅三十二岁的他,就撇下了二十九岁的妻子李珺梅和十一岁的儿子袁启文。这让前去吊丧的人无不唏嘘,不仅仅为二爷年轻的生命,也为留下来的孤儿寡母。
   人们正计划着如何给二爷风光大葬,看地的阴阳先生打断了他们的计划:“二爷须葬在地势较高、土地较瘦的地方才行。不然,会克掉整个袁家湾的人。”这句话立马引起了骚动,那些眼角还挂着泪珠的人,随手将眼角的泪拭去,露出迷茫而又惊恐的眼神。他们将信将疑,小心而又谨慎地问了句:“二爷一向心慈,怎么会……”阴阳先生捋了一下有些油腻的头发:“我言尽于此,信不信随你们!”
   灵堂上传来李珺梅的哭声:“我的二爷,你在生时连只蚂蚁都怕踩着了,死后又怎么会去克乡里乡亲的族人呢?二爷啊,你怎么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二爷的大哥袁志方走了过来,他扶起李珺梅:“我也不信志心会克袁家湾的人,咱们再请一个阴阳先生来看看?”李珺梅用手绢擦了一下眼角:“全凭大哥做主!”
   角落里,管家张仁苟用胳膊肘拐了大太太张素娥一下:“我没说错吧,大爷对二太太有意思!”张素娥嘴角一撇,“哼”了一声,扭着身子回屋去了。
   袁家湾来了一个更有名的阴阳先生,他的话断绝了李珺梅的念想,使得二爷的葬身之地铁钉钉木地定在了袁家尖山上那块久不耕种的地方。人们的同情心是有限的,尤其是在关乎自己利益的时候,谁还会去同情那些于己无关的人呢?李珺梅一想到二爷将葬在那样的地方,自己与儿子想要去上个坟都不容易,便扑在二爷的棺材上哭得昏厥过去。
   深夜,李珺梅醒来,那些做道场的锣鼓声已经停下了,周围一片寂静。她悄声下床,准备去灵堂守夜,刚走出屋子,就看见张仁苟鬼鬼祟祟地给了新请来的阴阳先生一包东西。她的心战栗着,喉咙梗塞得说不出话来,她觉得自己像掉进了一个圈套——原本那些族人还对她们母子有些许同情的,却因自己的愚昧,想要第二次证实……那张仁苟本就是大嫂的远房亲戚,胳膊肘怎么也是朝大房弯的。如果没有大哥授意,一个小小的管家,哪来的钱财去打点?李珺梅朝大房的方向冷冷地看了两眼,悄悄退回到自己的房中,她在床上辗转难眠,二爷的事已成定局,就凭他们这孤儿寡母的,已无力回天了。只不知,今后的路是否还有荆棘在等着?
   2.
   袁家湾的人按照阴阳先生的旨意,把二爷葬在了尖山。李珺梅除了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就是对二爷的思念。她常常不辞辛劳地去二爷的坟前看望二爷,在那里说会话,或哭一场。面对她的悲伤,张仁苟表现出极度的同情和殷勤。可不管他怎样表现,李珺梅就是讨厌看到那张脸。但碍于大太太的颜面,又不好给他脸色看。
   一天,李珺梅收拾好东西,又准备去看二爷,管家张仁苟勾着如猫一样轻灵的脚步窜进她的屋子,李珺梅心里愠怒:这厮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胆子越来越大,未经我的允许竟然敢到我的房里来!她极力压制住怒火:“张管家,你有什么事,通知我的丫环小兰就是了,用不着自己来。再说了,寡妇门前是非多,张管家总往我这跑,也不太好!”张仁苟低眉顺眼的:“二太太息怒,我今天确实有要事,所以故意支走了小兰……”李珺梅心里暗念,怪不得找不到小兰呢,原来是被他给支走了。她仰着头盯着张仁苟:“说吧,有什么重要的事?”
   尽管屋里没有旁人,张仁苟还是用他的桃花眼谨慎地四下望了望,才不疾不徐地说:“二太太,你是知道我的,尽管我是大太太的远房亲戚,可我的心是向着您的……”李珺梅很烦他这句不变的开场白:“你不是说有重要的事吗?说重点!”张仁苟用衣袖抹了一下脸上的汗:“二太太,大房歹毒啊!他们想要分家,也就是想要分财产……”这个消息虽然让李珺梅吃了一惊,但还是不以为然地说:“分就分吧,打从二爷去后,我知道这一天迟早来临。”张仁苟声音压低:“二太太您有所不知啊,真要分了,你就一无所有了!大爷是长子,袁家的那些土地,他得首先分一份长子田;他的儿子启明少爷又是长子,又要先分一份长子田;然后是按人均分,大房的人也比二房多啊!按他们的意思,您二房能分到的土地,就只剩下葬二爷的那一片了!”
   李珺梅原以为,大爷会看在死去的二爷的份上,会给她和二爷的孩子留一条活路,却不想他们早已经谋划好了,给他们母子的,竟是这样一条绝路。她来不及绝望,张仁苟又继续说:“只分土地,这倒还没什么,他们说了,这袁家大宅里的东西,也应该拿出来分一分,而分的方式,也是长幼优先……”李珺梅强撑着不让自己晕倒:“长幼优先,他们以为他们是太子吗?这里不是皇宫!”见她如此,张仁苟怜悯地安慰了几句,就蹑手蹑脚地出去了。
   张仁苟走后,李珺梅趴在梳妆台上哭了一会:“二爷,你不该走啊!你叫我和启文现在怎么活啊!”哭着哭着,李珺梅就趴在梳妆台上睡着了,睡梦中,只听见二爷的声音在叫她:“珺梅,快跑啊!珺梅,快跑!”李珺梅慌不择路,梦里想跑,她有些发麻的腿猛朝后面一踢,打在了后面的床架子上,她哎哟一声疼醒,擦了一下脸上的泪和汗,才慢慢回味刚才做的梦。她觉得,那一定是二爷给她的指引,预示着自己的处境危险。再加上刚才张仁苟的话,她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不能坐以待毙,得给自己和孩子留一条后路。她把一些值钱的首饰收拾起来,打好包,放进装有香烛冥币的提篮里,暗自思忖,今天上坟不能让小兰跟着去了。她想起了儿子启文,叫上他是最好不过的了。哎,这孩子,关键的时候总不见人影。算了吧,他毕竟只是个孩子,不等他了,现在就去的话,回来的时候天应该还没有黑。
   而此时的启文,正在宅子外面跟启明打架。说到打架,启明永远都不是启文的对手,这得益于二爷,可能他早就知道自己会先李珺梅而去,从小就让启文学武,还口口声声说只有他身强体壮了,才好保护他娘。启明虽被启文打趴在地上,嘴却不认输:“你娘就是一个狐狸精,不信你现在回去看,张管家还在你娘的房里呢!”启文骑在启明的身上,用手挤着启明的嘴:“你再敢说我娘,我会在你的嘴里灌大粪!”
   启明吓着了,担心启文真给他灌大粪,他用力摇头,好不容易挣开启文的手,他喘着气:“我不说了,你放了我吧!今天是我不对,只要你答应不去我爹那儿告我,我保证今后不再说婶婶。”启文本来害怕启明回去告状,见他这样说,就顺势放了他。悄悄回去的时候,恰巧看到李珺梅提着篮子出去,张管家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他心中狐疑,莫非启明说的是真的?
   3.
   李珺梅走到尖山,少不了又在二爷的坟前哭一场,把心里的委屈和怨尤发泄一通后,便从篮子里取出一把剪刀,在离坟不远的一棵松树下刨土。好不容易才刨出一个坑,估摸着应该能放下篮子里那两袋东西了,李珺梅取出两袋用布包裹好的东西,放进坑里,准备用土覆上。这时,身后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让李珺梅心头一紧,她的手停了下来,慢慢转身。
   张仁苟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李珺梅:“想不到二太太还有这么多的宝贝呀!”李珺梅笑了笑,那笑容,就像有人用剑划过的石头:“感谢张管家同情我们孤儿寡母,才让我想着得给自己留条后路。还望张管家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张仁苟用手在李珺梅面前摆了摆:“不说,我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这句话刚落,他那只伸出去的手却掐在了李珺梅的脖子上:“放心吧,等你走后,我保证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人知道这个秘密!”
   李珺梅用满是泥巴的手挥打着张仁苟,却觉得自己的手像棉花一样地无力。张仁苟突然放开了掐着她脖子的那只手,一下子把她按到地上,阴笑着:“我今天就来个财色兼收,当着二爷的面,尝尝他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滋味!”李珺梅的眼角流出泪来,她想起了那个梦,那个二爷叫她快跑的梦,都怪自己蠢啊……就在她准备咬舌自尽的时候,有一根棍子突然打在了张仁苟的背上,李珺梅顺势将张仁苟一推,张仁苟的头上又挨了一棍,顿时晕死在那里。
   当袁启文准备打第三棍的时候,李珺梅抱住了他:“儿子,娘的乖儿子,咱们先不理这畜生。如今看来,袁家湾是不能呆了,就趁现在,咱们赶紧逃吧!”袁启文放下棍子:“娘,咱们不用怕他,等回去告诉大伯,让大伯把他赶出袁家湾。”李珺梅抽泣着:“儿子,打从你爹走的那一天起,咱们娘俩就再找不到撑腰的人了。张管家是你大伯母的亲戚,你大伯又听你大伯母的,他们早就在算计咱们母子了,能够收租的那些土地,咱们一块也分不到……回去,就是等着他们来加害咱们啊!”袁启文握着他的小拳头:“娘,我听您的,咱们走,现在就离开袁家湾。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叫他们把我的土地还给我!”
   李珺梅从地上捡起准备掩埋的两袋东西,把一包藏在儿子身上,一包自己藏着。她抚摸了一下儿子的脸:“只要我们翻过这座尖山,就可以到达孔家寨了,穿过孔家寨,就能到县城。咱们可以在县城雇车,去更远的地方。总之,离袁家湾越远越好。”
   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走起来却是那样的难。眼看天色已晚,离孔家寨也还有一段距离。李珺梅的鞋底都踩破了,如果不是担心山上有蛇虫野兽,她真想坐下来歇会儿。她咬紧牙关,拄着一根棍子走着,不能让自己输给孩子。
   月亮仿佛特别的眷顾这对母子,跑出来跟他们作伴。李珺梅与儿子不敢懈怠,加紧赶路。忽然,她手里的棍子不知跺住了什么东西,只听见“唧”的一声,李珺梅细看,是一条蛇,她的手一抖,棍子一松,那条蛇如箭一般弹了出去。李珺梅吓得头皮发麻,前行的脚底有些打滑,她的手一慌抓住了身旁的一株茅草。那茅草甚是锋利,把她的手划出血来。她疼痛难忍,把抓住茅草的手一放,脚底又滑了一次,她一个趔趄,摔在了悬崖边上。
   袁启文本想着自己在前面开路,他的娘就好跟着他走。突听后面的声音,他急忙绕回,试图把他娘从悬崖边拉上来。李珺梅揪住的草根眼看就要离开土壤了,袁启文不但没把他娘拉上来,自己也险些掉了下去。李珺梅用一只手的手指用力地抠在土里,另一只手从身上吃力地掏出那袋首饰:“儿子,别忘了你的誓言——一定要让他们把我们的土地还回来!好好活着,等有钱了——把你爹的坟前种满鲜花!不要管娘,赶紧走,走得越远越好!”袁启文不放手,哭喊着一定会把娘给拉上来。李珺梅掰开他的手,把嵌在土里的那只手给取了出来,瞬间从悬崖边掉了下去。尖山上,传来袁启文凄厉的哭声……
   4.
   张仁苟醒来,已经是第二天黎明了。他摸了摸淤血的脑袋,忍着痛从地上爬起,觉得周围是那样的诡异。看着二爷的坟,心里发虚,来不及想李珺梅和她的那些首饰,屁滚尿流地跑了回去。刚走进后门,就被大太太张素娥给拦住了:“昨晚你跟那个贱人都没回来,你们躲到哪里偷腥去了?”张仁苟大惊,他以为李珺梅早已经回来了,还担心她会去大爷那里告状,所以才不敢从大门进去,准备悄悄从后门溜进袁家大宅,以便见机行事。谁知他还未打听,张素娥就把消息透露给了他。他眼珠转了转,猜测着李珺梅遇了难,如果自己曾在二爷坟前见过李珺梅的事让大爷给知道,不把他的皮给剥了才怪。
   他嬉笑着捏了一下张素娥的脸:“我已经有了你,哪里还敢在外面偷腥呀?你可别瞎猜,我昨晚赌钱去了。本来赢了钱,走在半路上又让人给抢劫了,不信你看,我头顶还有一大个包呢!”张素娥紧张地看了一下张仁苟的头:“真有一大个包诶,我老早就叫你少出门去赌钱,你就是不信,这下吃亏了吧!很疼吧!”张仁苟抱住张素娥的腰:“有你关心,早已经不疼了。”张素娥把他的头抱在胸前:“只要你对我忠心,我保证对你好。”
   “谁对谁忠心呀?”后面传来大爷的声音。他们俩,全身象被电击一样倏然分开。张素娥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我——是叫,他——效忠我们袁家,我就会——对他好!他的头部受了伤,刚才我——帮他看了看。”
   大爷盯着张仁苟看了几眼:“头怎么会受伤啊?一到叫你做事的时候,你就受伤了,倒也巧得很!”张仁苟低着头:“不知大爷有何吩咐?我这点伤算不了什么,为大爷办事,我一定肝脑涂地……”大爷极不耐烦地打断他:“得了得了,用不着你肝脑涂地,你只要把二太太跟二少爷找回来就行。”张仁苟故作惊讶:“二太太跟二少爷都不见了?”大爷急躁地朝张仁苟吼:“啰嗦什么,赶快带人到处去找找!”张仁苟故作沉思:“大爷,二太太跟二少爷会不会是去看二爷去了?”大爷拍了一下脑门:“尖山那么危险,珺梅跟启文一夜未归,可别出什么意外才好,否则我怎么对得起逝去的二弟和袁家的列祖列宗!赶快把人叫上,我跟你们一起去尖山!”
   尖山上响起一阵又一阵对李珺梅母子呼喊的回声。天快黑了,大爷不叫收队,谁也不敢说回家。张仁苟在心里暗骂着:老子昨晚才在这里睡了一夜,难道今晚还要叫我在这里过夜不成?大爷在二爷的坟前站着一动不动,张仁苟琢磨着今天他跟大太太在一起时,大爷是什么时候去的?都听到了什么、看见了什么?而此刻大爷心里又在跟二爷说些什么呢?他是不是知道自己昨天对二太太的事?他是在对二爷说要处置我的事吗?张仁苟越想越害怕,他心里诅咒着:躺在地上的是死人,如果站在那里的也是死人就好了!

共 9203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篇充满创奇色彩的小说!”文章开篇便介绍了袁家湾“首富”二爷去世的消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之后故事有关钱财的话题。同时,也就很自然而明确的交代了小说的主题思想。紧接着,二爷的大哥、大嫂、妻子,甚至管家……相继出场。依据文章交代:大哥袁志方在兄弟去世以后,依着兄长的本分,不仅尽可能的为兄弟操办后事,而且主动承担起照顾弟媳——孤儿寡母的责任;而大嫂张素娥与管家张仁苟狼狈为奸,由管家出面行贿阴阳先生,将二爷的墓地选址在袁家湾不毛之地——袁家尖山;二爷的妻子李珺梅,作为一介妇人,能力有限。在丈夫去世后,更是无依无靠,只能指望大爷一家可以顾及“兄弟之情”,照顾自己和儿子……而随着故事的发展:李珺梅在给丈夫上坟,回来的路上,摔下尖山;而袁家也在大爷去世以后,逐渐被管家张仁苟控制,并且(管家张仁苟)翻脸将“昔日的情人”张素娥母子关押……当然最终的结局,“恶有恶报”:张素娥幡然悔悟,留血书自杀;张仁苟陷于绝境,绝望自杀;而李珺梅的儿子袁启文也依靠自身的努力,终于“拿回”了本属于自己的袁家土地。当然,其中最震撼人心的,还是“在张素娥的血书中,公开袁启明却是张仁苟的骨肉”,真真讽刺!遍览全文,这篇文章使人感动,充满正能量。同时,文章众多的意外和巧合,也增添了文章的趣味性和神秘感。冥冥之中,正邪之分,分外鲜明,分外使人振奋!文章语言流畅,结构严谨。层层递进,环环相扣,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阅读欲望!【编辑:上官风】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30800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风        2014-03-07 22:10:08
  “失去的,早晚都要还的!”哈哈
   问好:沙姐,欣赏美文
回复1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7 23:54:53
  谢谢小风辛苦编按,祝好!
2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4-03-07 22:56:57
  读罢不由感叹,果然不负一场辛苦。从沙开始写到今天发出来,其中的辛苦与用心我都清楚,在坚持工作之余,仍能坚持严谨的创作态度,沙,好样的。抱抱,晚安。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2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7 23:55:22
  谢谢秋水鼓励,晚安!
3 楼        文友:向维鑫        2014-03-08 03:52:08
  向风飞沙问好,向风飞杀致敬,向风飞杀学习!
   大半夜醒来,读了一篇好文,也让我掉进了另一个世界里。
   可怜的珺梅最终好人好报,有了一个美丽的结局!善恶到头终有报,管家终于被迫死去,特别是交待启明是他儿子的时候,故事发生了质一样的变化,使整个文章画龙点睛,增加了不少讽刺性。
   在此有幸拜读!
在文学的海洋里我是一条小鱼,我要穿越在大海的每一个充满生命激荡的地方,那里有我的热血在流淌。
回复3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8 10:33:19
  谢谢维鑫的鼓励,辛苦了!祝福、问好、远握!
4 楼        文友:向维鑫        2014-03-08 03:53:23
  向风飞沙问好,向风飞杀致敬,向风飞杀学习!
   大半夜醒来,读了一篇好文,也让我掉进了另一个世界里。
   可怜的珺梅最终好人好报,有了一个美丽的结局!善恶到头终有报,管家终于被迫死去,特别是交待启明是他儿子的时候,故事发生了质一样的变化,使整个文章画龙点睛,增加了不少讽刺性。
   在此有幸拜读!
在文学的海洋里我是一条小鱼,我要穿越在大海的每一个充满生命激荡的地方,那里有我的热血在流淌。
回复4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8 10:34:38
  本来我对这篇文章的感觉不是那么好,经你一说,又多少找回了一点信心。谢谢你!
5 楼        文友:雪飞扬        2014-03-08 08:53:58
  沙沙的文笔超老辣呀!这才是真正的好小说!一切都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张素娥和张仁苣罪有应得,无辜的李珺梅等人终于重见天日。沙沙的想象力超丰富哈,能把古代的以些场景写得活灵活现,欣赏就,问候沙沙!
回复5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8 10:35:15
  谢谢飞扬,你的鼓励总是那么温暖人心。
6 楼        文友:平淡是真        2014-03-08 08:56:18
  沙沙姐的小说一如既往的好,语言凝练,情节婉转,想偷学几分,却感觉力不从心呀!
   姐姐,还有一天,再来一篇如何哈!
回复6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8 10:37:32
  谢谢平淡的鼓励!哎哟喂,叫我在这一天之内再写一篇,用我这木鱼脑袋?那会比去逼公鸡下蛋还要难啊!哈哈!
7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4-03-08 09:27:0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7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8 10:37:59
  谢谢流年!
8 楼        文友:1121672144        2014-03-08 10:37:50
  小说情节曲折跌宕起伏感人至深,拜读欣赏。
回复8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8 10:38:19
  谢谢高山!
9 楼        文友:秀子        2014-03-08 12:30:45
  拍手叫好!喜欢看这样豪宅里的坏人明争暗斗、喧宾夺主,最后落得个多行不义必自毙的下场!喜欢看这一波三折、好人终有好报的故事!
回复9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8 12:56:39
  谢谢秀子,你的叫好让我为之一振。拥抱!
10 楼        文友:风逝        2014-03-08 20:47:56
  好小说!情节跌宕,悬念不断,文笔老辣,故事动人。
   沙沙,了不起!
   美女才女,节日快乐!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10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3-08 21:48:41
  谢谢风的鼓励!你也要快乐哟,更愿你健康!
共 21 条 3 页 首页123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