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大海滩上的小旅馆

绝品 大海滩上的小旅馆


作者:林儿 探花,15764.2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26880发表时间:2014-03-13 09:55:46
摘要:槐花不知是怎么走出小旅馆的,因为她实在忍受不了那里的一切。她也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仿佛是受尽了世间的所有磨难。当她跨出小旅馆走在这片沙滩上时,她感到一种莫明其妙的解脱。

大海滩上的小旅馆 (一)
   槐花不知是怎么走出小旅馆的,因为她实在忍受不了那里的一切。她也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熬过来的,仿佛是受尽了世间的所有磨难。当她跨出小旅馆走在这片沙滩上时,她感到一种莫明其妙的解脱。
   他在哪儿?到哪儿去找他?望着这片无边无际的大海滩,她感到茫然。一种凄惶的楚酸又在心头隐隐泛动。她是下最大决心来这里找丈夫的,丈夫已两年多没回家了,村里人说什么的都有,她信也不信。一个四处不靠的大海滩能有什么好女人?可丈夫一走就是两年多,渺无音讯、无影无踪。
   一阵沙尘飞起,她感到全身颤栗,那个神秘的小旅馆,那个骚兮兮的老板娘。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丈夫和老板娘之间定有隐秘……
   槐花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和丈夫见上一面。当然,她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也许,这是他们见最后一面了,不管是好是坏,都要当面锣对面鼓地把事情说清楚。想到这些,她便困惑起来,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感到心痛,还恋着他吗?到底恋他什么?谈恋爱时不清楚,结婚时也不清楚,现在更模糊了。她走走停停,不知他在哪儿。想找个人问一下,可四周连个人影都没有。她害怕起来,别说是找不到人,就是找到了,她该怎么说?她的思绪乱成一团麻。不!她不能退缩,她一定要找到他,这不仅是她对丈夫的挑战,也是对那个女人的挑战,她恨丈夫,恨那个女人,也恨自己。
   她不后悔来这里找他,为了找他,她在沙滩上整整摸了三天,最后花了二十块钱,搭上一辆拉沙石的手扶拖拉机才找到那个小旅馆。来到小旅馆时,天已经黑透了。拖拉机司机对她说:“这是沙滩上最好的小旅馆,你就在这里住下吧。”
   “这……得要多少钱?”她不好意思的嘀咕着。
   “要不了多少钱,没钱你住大通铺就行了。”她愣了一下,明白大通铺是什么意思。正当她进退两难,犹豫不决时,从小旅馆走出一位模样标致的年轻女人,看上去比自己的年龄小。只是她的穿着打扮比自己洋气多了,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紧紧裹着她性感的身材,透出一股神秘的野性。她一边接待顾客,一边分咐手下的工作人员安排住宿,倒茶送水。她显得沉稳干练,说话极快,咯咯的笑声给这片荒漠的大海滩增添了不少活力。当她把客人安顿好时,才发现她站在昏暗的角落里。
   “你是来住宿的?”她一边说,一边向她走来。
   她很不自然地把手中拎着的旅行包从右手换到左手,悄悄地瞥了她一眼。
   当她来到她面前时,不由一愣说:“是你……”她显得有些慌乱。
   “你是谁?你认识我?”槐花吃惊地问。
   “我是这里的老板娘。你……你是路生的老婆王槐花!”老板娘忽然大笑起来说:“我没猜错吧?”
   她愣住了,一时不知所措,就懵懵懂懂地被老板搂着进屋了。
   “你怎么认识我的?”她茫然地问。
   “哈哈哈……我会看相呗。”老板娘笑着说。
   她忐忑不安地望着眼前这位漂亮神秘的老板娘,不知说什么好。
   “路生就住在我这里。”老板娘说着把她领进一个布置得十分清爽干净的小房间,“这是路生的包房,你先住下吧。”
   “噢……”她终于轻轻地吁了一口气,便在房间里寻视起来。
   “看看,这照片上的大美人是不是你啊。”
   她接过照片,这是她和路生结婚时照的。照片上的她依偎在路生的怀里,笑得那么甜蜜。
   “瞧你这脸蛋子嫩的,两个指头就能捏出水来。”老板娘笑着说。
   她羞涩地笑了笑,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二)
   门外站着几个陌生的男人,他们推推揉揉、叽叽喳喳地滴咕着,目光硬扎扎地野气扑人。
   看得出他们是这里的老客户了,和老板娘挺熟。他们穿得又脏又破,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腥臊味和汗臭味。他们所有目光都盯在槐花的脸上,那目光中有一种神秘的怪异色彩。
   “都在这里张望什么?这是路生的老婆。去!都给我滚一边去。”老板娘说着,朝他们投去一个奇怪的眼色。
   “路生的老婆?”一个男人惊异地问。
   “去去去,都给我滚得远远的。”
   “滚就滚。”一个黑脸汉子冲着老板娘嬉皮笑脸地说:“老板娘,今晚我帮你捂脚吧?”
   老板娘大大咧咧地迎上去说:“好啊,别说捂脚,老娘这儿还有奶喝。”说着,她猛一把揪着黑脸男人的耳朵,黑脸男人驴叫般的喊着,连连求绕。老板娘哈哈大笑着说:“老娘我怕过谁啊,想闻骚味,到圈里抱老母猪去!”
   黑脸男人捂着耳朵走了。老板娘回过头对她说:“槐花姐姐,你先洗个澡休息一会,等我把这帮饿狼打发了,再陪你吃晚饭。”
   槐花实在累了,在沙滩上折腾几天,好不容易找到这里,她也算松了一口气。洗完澡,她感到舒适多了。当她回到房间时,桌子上已摆好热气腾腾的五菜一汤。老板娘笑眯眯地说:“我们这里靠近大海,吃的都是海货。”
   槐花看着桌子上的菜,心里感到一阵不安。辣炒竹蛏子、清炒蚬子、油焖大对虾、炒扇贝、清蒸大闸蟹、一婉白得象奶似的鲈鱼汤,鲜香四溢。这五菜一汤得要多少钱?虽然她几天没好好吃过一顿饭,肚子也在不停地唱空城计,可她不敢动筷子。
   “愣着干什么?吃呀。”老板娘催促着。
   “我吃不下,端几个下去吧。”槐花说。
   “吃吧,每样都尝尝,可新鲜呢。”老板娘说着把一只大闸蟹放在她的盘子里。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馋样了,心一横,吃!
   老板娘笑着说:“这就对了嘛,吃。”
   “路生什么时候回来?”
   “他……他每天很晚才能回来,你先填饱肚子,好好睡一觉。”老板娘看着她说。
   她的脸上漾起淡淡的红晕。
   晚饭后,老板娘风风火火地忙她的生意去了。她感到一阵紧张,除了门外的马灯,四周一片漆黑。她想起村里一位闯过关东做生意的远房叔叔,讲过很多深山老林住野店的骇人听闻。她慌乱了,心也紧抽起来。这个荒无人烟的大海滩小旅馆,是不是和深山老林的野店一样?远房叔叔讲述的野店情景又浮现在眼前……
   白毛子风怪啸着,山林在黑暗中呻吟。野店门前的灯光像鬼火似的摇幌着。大土坑上男男女女挤在一起,有走南闯北的江湖骗子,杀人劫道的逃犯、神出鬼没的药材商、皮货商、上山挖参的,买命淘金的,还有进关卖身的女人和逃婚躲债的……进了野店,就是天底下最自由的人了。他们在野店划拳行令,喝酒赌博,谈生意、做买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睡到半夜时,女人的裤子一准被人扒掉,三五块钱一塞成全好事,大伙各做各的事,谁也不会在意。
   想到这些,她有点害怕了。这个沙滩上的小旅馆和野店有什么区别?油灯吱吱地冒着黑烟,脚丫臭与汗腥味混杂在一起满屋横溢。昏暗的灯光下,一张张被风雨磨砺得粗糙不堪的陌生面孔显得怪异可怕。他们有的在大碗喝酒,肥肥的猪头肉塞得腮帮子鼓鼓的。有的围成一团,两只碗合起来摇宝赌钱,花花的大票子堆得像小山似的。他们肆无忌惮地大声叫喊着、疯笑着。老板娘微笑着穿行在人群为他们送茶递水,高耸的胸脯在那帮人身上挨挨擦擦,人群中时不时有人伸出手在她的胸前、屁股上、大腿根摸上一把。她一转身,端在手里的茶水便洒到那个揩她油水人的脖子里。“嗷!”立时那人杀猪般的嚎叫起来,引得满屋子人一阵哄笑。老板娘却笑微微的没事人一样,仍然和别人有说有笑。
   槐花不得不佩服老板娘的机智,她觉得老板娘身上有一种奇异的光环。这沙滩、这旅馆、这神秘的老板娘……她实在不敢再想下去,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惊恐和孤独。她万万没想到,在这片荒凉的沙滩上,路生是怎么当上大老板的,他在这小旅馆和老板娘是什么关系?他们都干了什么?
   老板娘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便温和地对她说:“槐花姐姐,你好好睡一觉。”
   槐花惴惴不安地看一眼外间的男人,她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那个卖弄风骚,又凶悍得无法让男人近身的老板娘;此刻她温柔敦厚的模样,没有一点做作和娇情,自自然然,本本份份。俨然是一个热情能干,好客又体贴的女主人。槐花低着头说:“今晚,你……你陪我睡这里好吗?”
   “咯咯咯……”老板娘哈哈大笑着说:“放心睡吧,别怕,在我这里没人吃了豹子胆敢打你的主意。”
   槐花脸一红问:“到这里住宿的都是什么人?”
   “什么人都有。现在改革开放,不管什么人都可以来大海滩淘金发财。明天我带你去大海滩转转,你就知道了。”
   槐花睁大眼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老板娘笑眯眯地看着她,看了好一会,一句话也没说。槐花感到她的目光象虫子似咬人,看得她脖子痒痒地满脸冒火,浑身不自在起来。
   “睡吧,路生肯定会回来的。”说完,老板娘关上门走了。
   不一会,外面响起老板娘的声音:“今晚上大家早点挺尸,店里有尊贵的女客人,别闹得人家不得安宁。”
   “正宫娘娘来了是吧?”一个粗野的声音引来一串嘎嘎地怪笑,“你拍马屁,还让我们也跟着受拘束。”
   “放你娘的屁,一个个再犯邪,都给我滚到大海滩上去睡。”老板娘大声骂起来。
   一阵稀稀拉拉的杂乱声,外间慢慢平静下来。一个男人哼着十二月调情小曲,紧接着几个男人跟着一起吼起来:
   正月里调情正月正,
   我看到二小妹子俊俏又年轻,
   皮白肉又嫩呐,我的妹子呀,
   玩耍没关门,
   乖乖,你爱坏多少人……
   听到这儿,槐花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不睡觉嚎什么?”老板娘又叫起来,那些人不再唱了。一些粗野的脏话又断断续续地传过来。她静静地听着,越听越睡不着。外间的客人天南海北地拉呱着,说着他们认为最离奇古怪的故事。说话声音虽然不大,她却听得清清楚楚。说话的人漫不经心,她却听得惊心动魄。
   说什么某某地方有一家弟兄五人,阳春三月下海捞鳗鱼苗,一夜就赚上几万块。徐绍军去年在内蒙贩奶牛被狼叼去一条腿,差点连命都丢了。张大狗夫妻俩在大海滩淘金时,被大海潮卷得无影无踪。又是张三李四从老家跑到这儿来承包对虾塘,一夜功夫被强行起走上千斤对虾……天啊!这是什么鬼地方,还有王法吗?她感到气愤,也感到新奇。她越想越为丈夫担心。
  
   (三)
  
   暖暖的灯光,在房间洒下柔和的雾霭,槐花感到累了。迷迷糊糊中她惊坐起来,这床上怎么会有两个枕头?她最担心、最可怕的预兆网一样散落在心头。她在房间里寻觅起来。掀开枕头,她惊呆了。借助微弱的灯光,她终于看清它是女人的一只胸罩。她的眼窝冒出青烟,差点没昏过去。倏地,外面一阵哗哗乱响,只听见吵骂声夹着啪啪的巴掌声,还有人哭哭啼啼的哀求声,她慌忙起身躲在门后,朝外间张望。
   一个粗壮的男人,揪着一个瘦得就剩皮包骨头的年青人,卟嗵一声扔在地上。老板娘端着油灯,拦着粗壮的男人喝道:“你给我放手。”
   “这个狗日的竟敢摸我的腰包。”男人气愤地说。
   “告诉我,是不是这样?”老板娘拢了拢蓬乱的头发。
   “我……我……”年青人说不话来。
   “你知不知道,在老娘这里住宿有规矩?”
   “……”年轻人茫然地摇摇头。
   “好吧。老娘告诉你,那个狗日的敢在老娘店里偷鸡摸狗,抓不住拉倒;要是抓住了,让店里每个住宿的人打五棍子。”老板娘扫了众人一眼,冷冷一笑说:“你狗日的走运,今天客人不多。来人啊,拿绳子和棍子来。”
   槐花的心悬了起来。十几个男人,一个个摩拳擦掌,脸上露出极快乐的光彩。好象打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眨眼之间,年青人被捆得象死猪一样,呲牙咧嘴的直哼哼。粗壮的男人操起木棍怪笑着:“我让你偷,打死你这个狗日的。”还没打到五棍,年青人惨叫一声休克了,粗壮的男人一看,年青人躺在地上不动了,照准年青人的屁股猛踢一脚,年青人哇一声大叫又醒过来。其它人嗷嗷叫着去抢男人手中的木棍:“让我打,让我先打……”
   木棍在年青人身上砸得咚咚直响,年青人痛得死去活来。最后被打得皮绽肉开,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了好了,大家就放他一条活路吧。不过狗日的你可得记住,人再穷也不能偷。”老板娘不紧不慢地说。随即又招呼人把死狗一样的年青人架回房去,外间也安静下来。
   槐花目睹所发生的暴行,她的眼窝差点渗出血来。长这么大,她第一次看到人间还有这样的酷刑!她看了老板娘一眼,老板娘忽然变成一条吐着红星子的毒蛇。
   “把你吵醒了?快上床,别着凉了。”老板娘看她站在门口,讪讪地开了腔,脸上极不自然。
   她没有答话,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到床前。老板娘跟进来说:“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天高皇帝远,开个小旅馆成了贼窝,谁还敢来住宿?不立下个规则,生意也没法做。”不知为什么,老板娘说话口吃起来。
   槐花不想听这些解释,她懒懒地掀开被子,那只胸罩又跃入眼帘。她感到一阵心酸,她死死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她不抬头地问:“路生住这里多久了?”

共 19336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在无边无际的大海滩,有一个简陋的小旅馆,寻找丈夫的槐花,在这里遇见了骚兮兮的老板娘。女人的直觉告诉槐花,他的丈夫路生和老板娘之间,肯定有一些隐秘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自己的丈夫两年多没有回家?小说一开始,就给读者设下了悬念。然而,随着情节的展开,读者看到的却并非是一个预想的香艳故事。小说的构思独具匠心,以一个小旅馆为基点,以槐花和老板娘的回忆为线索,叙述了路生创业的艰辛以及与两个女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待到谜底揭开的时候,至于老板娘与路生之间到底有没有隐秘,此时,已经不重要了。怎样继续路生生前未竟的事业,才是摆在两个女人面前最为现实的问题。作者在人物塑造上,采用先抑后扬的手法,以槐花的视角,完成了她对老板娘由厌恶到接受的转换。从而,将故事推到了高潮。对其他人物的塑造,也各有特色。另外,作者驾驭文字的功夫老练,无论是对话,还是场景的渲染,以及歌谣的运用,都很好地烘托了主题。这是一篇揭示人性的佳作,推荐赏阅!【编辑:庄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31328】【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40331第95号】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庄明        2014-03-13 10:01:24
  问好林儿老师!
   感谢您支持情感小说栏目。
   昨晚,我一直在想,如果路生还活着,故事的结局将是怎样?
飘着的庄明。
2 楼        文友:云水之间        2014-03-13 21:49:35
  此作真好,贴近原始生活,展示人生百态,剖析人性根底,诠释生活真谛。
   插叙和倒叙交替,文字老练而活泼。人物形象鲜明,场景活灵活现。拜读此作,受益颇多。问好作者!
3 楼        文友:林儿        2014-03-14 10:34:47
  庄明老师辛苦,感谢您的编辑。如果路生还活着,故事的结局将会是另一个模样吧。
4 楼        文友:林儿        2014-03-14 10:44:11
  谢谢云水之间驻足阅读, 小说的本身就是让我们展示人间百态。我们也需要在人世百态中学习和生活……也许写作就是我们学习的过程。
5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4-03-14 11:01:00
  一直忙工作,快下班了才有时间仔细读了一遍,不禁为姐姐奇妙的构思、别致的创作手法而喝彩,学习,问好。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5 楼        文友:林儿        2014-03-14 14:53:26
  谢谢秋水,问好!
6 楼        文友:三月传奇        2014-03-29 21:31:51
  小说情节驾驭可谓是出神入化,小说表现手法精巧灵活,语言更加精炼生动!激赏老师新作!
回复6 楼        文友:林儿        2014-04-01 16:26:50
  谢谢三月传奇朋友,我们一起努力。
7 楼        文友:你猜        2014-03-31 19:52:49
  欣赏林儿老师佳作,祝好。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7 楼        文友:林儿        2014-04-01 16:27:45
  谢谢驻足阅读评论,问好!
8 楼        文友:阳媚        2014-03-31 21:22:53
  一篇荡气回肠的佳作,读后受益匪浅,不愧绝品之作!姐姐的文笔老辣,构思巧妙,值得妹妹学习!
回复8 楼        文友:林儿        2014-04-01 16:29:10
  谢谢阳媚 ,其实你也写得很好,我们相互共勉吧。
9 楼        文友:萧关雪影        2014-04-01 09:02:47
  解读人性,文笔老道,绝品实至名归!
回复9 楼        文友:林儿        2014-04-01 16:30:00
  谢谢萧关雪影,问好!
回复9 楼        文友:林儿        2014-04-01 16:30:37
  谢谢萧关雪影,问好!
10 楼        文友:江山绝品评议组        2014-04-01 12:28:11
  这篇小说讲述一个女人槐花的人生坎坷,年轻梦想失落,青春爱情失意,最后与所爱的路生结成夫妻,虽生活诸多不顺,但她仍欲追寻幸福。围绕人物展开故事,情节发展汇集在改革开放的大海滩上,各色人等表演集中于一个小旅馆,颇具寓意;虚实结合,正面与侧面描写融于一体,线条清朗明晰,悬念设置巧妙合理,技巧运用炉火纯青;构思缜密,文笔老道,章法严谨,布局恰当。上乘之作,堪称绝品,隆重推出共赏!
共 55 条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