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杨柳春风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杨柳征文】慈母心,亲娘泪(小说)

精品 【杨柳征文】慈母心,亲娘泪(小说)


作者:蒙山笑兰 秀才,1971.2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129发表时间:2014-05-20 18:49:12
摘要:有一次,因哥哥的挑衅,梅儿不服气的与他争吵起来,自然又是梅儿受到母亲严厉训斥,看到哥哥脸上那得意的神情,梅儿愤怒的含着眼泪摔门而去。

沂蒙山老区境内,号称“山东屋脊”的沂源县燕崖村,风景秀丽,土质优良,山顶松树带帽,山下林果缠腰,是樱桃生产重要基地。
   五月份,正是樱桃成熟的黄金时节,又大又红令人垂涎欲滴的樱桃,掩映在绿叶中,一颗颗,一丛丛,为这个初夏增添了一抹晶莹剔透的绯红 ,如农家少女,天生的纯朴,给人一种可亲可爱的感觉,为这个酸楚的季节带来一份令人振憾的美。漫山遍野的人们,都在兴高采烈地采摘着樱桃。梅儿一袭素色长裙站在院中的樱桃树下,望着晶莹剔透的红樱桃,抿着嘴微笑,幽静的脸上浮起一层红晕来。
   今早上,母亲来电话,欣喜的告诉梅儿,哥哥回来了,不但去给继父磕头上坟,还给了她一千元钱,母亲的笑声如一缕阳光照在梅儿的心田,嘱咐梅儿尽快找到哥哥,让他们一家回来吃樱桃。梅儿知道母亲并不是因为一千元钱儿高兴,而是因为哥哥那颗一直漂泊的心终于回归了。只是想起哥哥,一丝担忧随着记忆飘来,眼里不由得噙着泪水,在这个五月,雨水和阳光一样的充沛。
   哥哥是继父的亲儿子,自己的亲生母亲则是哥哥的继母,这没有人告诉她,梅儿从小就知道,所以,梅儿与哥哥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曾几何时,她们成了互相敌对的陌路人。
   如果不是母亲告诉她这则消息,梅儿早就忘记自己还曾有个哥哥,想起哥哥来,小时候的记忆也在这一刻复苏了。无论时光怎样流逝,梅儿都不会忘记,自己小时候的事情都会记得一清二楚,往事不堪回首,想起往事,心里有一种隐隐的疼痛在蔓延,一瞬间,眼泪就不听话的从眼睛里跳出来,顺着鼻翼滑落至嘴里,咸咸的。
   并非梅儿容易感伤,也并非梅儿的记忆力强,完全是属于她的往事太痛苦,是母亲用心血一滴一滴地堆砌起来的,所以,痛苦的泪雨涟涟,痛苦的刻骨铭心。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泪水通常成为女人痛苦的明证。这句话真是经典,母亲亦是,但她有着抽刀断水水更流的柔韧,母亲凭借着这股韧劲坚守来自生活的所有苦难和不幸。所以,梅儿一出生就看到了母亲的泪,一个寒冷的冬天,一家破旧的医院里,因难产大出血的母亲,不顾身体的虚弱,硬是抱起了身边柔弱的像猫一样啼哭的婴儿,轻轻的一吻,她消瘦的脸庞,挂着莹莹泪光,流淌着万般的疼爱与慈祥。
   梅儿稍大点,经常看到母亲在屋外棚里烧火的时候,暗自落泪,或者嘤嘤哭泣,不谙世事的梅儿走过去,挨着母亲坐下,母亲摸摸梅儿的头,把她拦在怀里,哭诉着她的不幸,母亲以为她不懂,只是把她作为一个忠实可靠的听众,没想到梅儿能懂,从那时起,梅儿慢慢知道了,自己有一个非常不听话的父亲,于是经常做噩梦,梦中的母亲与父亲扭打在一起,父亲的拳头雨点一样落在母亲身上。
   哭,是女人发泄愁怨与不满的工具,眼泪是缓解疼痛的药水;哭,是女人抗争命运的武器,眼泪是女人反醒时的镇静剂,母亲整整哭泣了五年,终于哭醒了,在梅儿五岁时,母亲与父亲离婚了,法院把刚刚三岁的弟弟判给了父亲。当时,在那个逆来顺受的年代,离婚是件很丢人的事情,住在姥娘家的母亲为了不影响舅的婚姻,带着梅儿很快进入了另一个家庭中,做了继母。继母顾名思义,是母亲的继续。自古以来,母亲是最伟大的,拥有无私奉献的精神,以仁慈的爱心呵护孩子健康成长,继母,则背负的大多是骂名,似乎是邪恶与凶残的化身,因此,再善良的人也会对这个角色望而生畏,做女人难,做母亲难,做继母更难。难就难在那个家中有一个大她六岁的哥哥,缺少母爱的他许是被继父宠坏了,过早执行了青春期的叛逆,不愿意和陌生人分享父亲的爱,所以很不欢迎她们的到来。母亲为了和谐百般讨好他,他偏不领情,从来都没叫母亲一声娘。就是放学回家见了,也是白眼一翻,转身离去,根本无视母亲脸上凝固的微笑,有时在一旁的继父实在看不下去了,愤怒的瞪着哥哥,准备训话,这时,母亲又不忍心了,安慰他说:“你这是干什么,孩子还小,一切可以慢慢来,不用着急。”但这并依旧没有影响到哥哥的恶作剧,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继父爱母亲,但更爱他的儿子,于是,本来沉默寡言的继父越来越沉默,为此,母亲不知咬着被角流了多少的泪,每颗泪珠都镌刻着对未来的迷茫和对美好的向往。
   当时梅儿尚年幼,完全不懂的人情世故,总是像尾巴一样跟在哥哥身后,甜甜地哥哥长哥哥短地叫,对哥哥也是仰慕的,包括他的书房,小人书,书包,特别是他的一个漂亮的钱包,经常拿着就跟宝贝似的高高的举着在梅儿面前炫耀,却从来都不允许梅儿动一动,梅儿很眼馋,因为只要哥哥拿着在她眼前一晃,梅儿就会看到里边有很多漂亮的卡片还有几张崭新的五角钱,还有几枚硬币,在那个一分钱就能买到一块水果糖的年代,五毛钱对于孩子来说可是相当大的一种诱惑。
   梅儿至今清楚的记得,一个周六的下午,哥哥正趴在桌子上写作业,看到她进来了,突然,他把自己的钱包丢在桌子底下,梅儿以为是哥哥给她的,于是高兴地捡起来,毫不犹豫的来到了小卖部,结果是哥哥找到母亲,怨梅儿偷他的钱包,并领着母亲追到了小卖部,在母亲狠狠的抽打梅儿的屁股时,梅儿泪眼中看到哥哥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
   从这件事情之后,梅儿明白了,原来自己的哥哥很坏,一点都不喜欢她,就是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也会偏心眼,对自己远不如对哥哥好,经常偷着给哥哥零花钱,就连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也大都是哥哥身上退下来的破烂。为此,梅儿的心情越来越烦躁,也经常发小脾气来抗议,锅碗瓢盆弄得重重响,或者发狠的踢着椅子凳子解气。每次哥哥不是幸灾乐祸的唱着歌,就是在一边嘲笑,说她也不是母亲的亲女儿,当时年幼的梅儿或许正处于容易被激怒的年龄,自控能力差,感情用事,得理不饶人等很多缺点?。于是,梅儿越发狠的怨母亲傻,牙齿往往都快把嘴唇咬出血来。
   有一次,因哥哥的挑衅,梅儿不服气的与他争吵起来,自然又是梅儿受到母亲严厉训斥,看到哥哥脸上那得意的神情,梅儿愤怒的含着眼泪摔门而去。
   此时的天早已黑了,梅儿当时那股劲儿真想一辈子也不回这个没有一点正义,没有一点人情味的家了。可是梅儿毕竟还小,在外徘徊了好长一段时间后,还是害怕了,还是偷偷的溜回了家,梅儿看到屋里的灯全亮着,院子里没有人,就悄悄地爬上了西屋的房顶,梅儿躺在了凉凉的石灰板上静静地望着天空中的星星发呆,此时,梅儿听到了屋里继父大声训斥哥哥的声音,听见了母亲正在遥远的村外近似哭喊的呼叫着自己的名字,一开始梅儿心里还有点得意的,可是当她想到母亲不管严寒酷暑,无论刮风下雨每晚都在自己放学的路上等候着,想到母亲每次吃饭时都不忘记把自己跟前好吃的推到自己跟前,想到每天劳累的母亲为了支撑这个家自己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想到每晚睡前母亲总不忘记到房间为怕冷的自己掖紧被角……梅儿的心里酸楚楚地,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对自己刚才的举动顿时感到无比的懊悔。想到这里,梅儿连忙从屋顶上溜了下来,悄悄地进了屋,继父看到梅儿后高兴的说:“梅儿回来了,你娘找你去了还没回来呢?还不出去找找!?”
   在自己经常玩的胡同里,梅儿终于找到了母亲,扑倒在母亲怀里,母亲紧紧搂住她呜呜的哭起来,眼泪一颗一颗滴到梅儿嘴里,咸咸的,酸酸的,每颗泪珠都镌刻着无限疼爱和辛酸无奈。从此以后,梅儿好像懂事了许多,任凭哥哥怎么挑衅,梅儿不再理他?。即使这样,也驱散不了哥哥心中的怨恨,总是是想尽办法的搞些恶作剧,一会儿逃学,一会儿装疯装死,一会儿又离家出走,折腾的母亲跟继父精疲力尽,折腾地家里鸡犬不宁。
   有人跟母亲说,找人看看吧,肯定是宅子的窍,于是母亲不远千里找到了一个神道半仙儿,可那位半仙已九十多岁的高龄,一般不轻易出门,是继父送了红包,然后背着他走了十几里路的山路把他背回来的,只见那神半仙儿拄着拐杖,围着院子转了一圈说:“坐北朝南,大门口在东,对子女不利,尤其是长子,大凶。”于是又很详细的描述了一番,算是对他说的话打圆场。
   若是西边没有房子,改门口是很简单的事情,把现在的门口堵上,直接在西边墙上破一洞当门口就可以了,可西边两间西屋是与北屋连在一起的,要想把门口改在西边,就要拆掉西屋。梅儿听了心想是不是半仙老糊涂了,她们这排房子家家户户全是坐北朝南,大门口全在东边;继父听了深信不疑,立刻有了拆房子改门口的想法;母亲则犹豫着,不知怎样才好,为了盖这座房子,她与继父在山上开采了一个多月的石头,为了盖这座房子,她不顾娘家人的冷眼,一趟又一趟的跑到姥娘家借钱,盖起这座房子后,劳累虚弱的母亲躺在床上养了一个多月才恢复了元气。
   哥哥见状又哼哼哈哈的开始装疯卖傻,梅儿一看就知道是装疯,因为他装的太假了。只见他扑通一声跪在神半仙跟前说:“师傅,请受弟子一拜,我知道您是太上老君派下来的,收下我吧,我不在这里受罪了,我跟您一同上西天。”
   继父看到后急的直摇头,更加相信了神半仙的,于是吩咐母亲杀鸡宰鱼伺候,把神半仙送回去没几天,就找来了作坊,仅仅一天的时间,两间好好的西屋没有了,门口终于改在西边。
   母亲心疼的流泪,继父却终于舒了一口气,梅儿心想,那时候继父大概是疼儿子疼疯了,有点着火入魔,他不知道,哥哥得的是心病,心病其实是生活中、思维方式和个性上出现了一些问题而产生的不适应状态。俗话说:"心病还需心药医!”只有把他那自私狭隘的心态放平,任何事都不要太强求了,顺其自然就好了,面对困境要勇敢的面对解决,面对生活要努力去爱,去追求,而不是把自己封闭起来怨天尤人自暴自弃。这下可好了,门口改后,哥哥还是一如既往,继父时常望着被拆掉的西屋叹气,白忙活了,所以,心里的疾病,与其他无关,一切不会因外界的改变而改变。
   梅儿家的村子外边有条小溪,小溪的周围是闲场子,每五天逢一次集,村里人都喜欢到这里来赶集,平时集市上总会有讨钱的,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十多岁的孩子。
   一天下午放学时,梅儿看到家里来了个陌生的小男孩,细细的打量他,虽然穿着新买的一身衣服,可瘦瘦小小的身躯看着还是让人 心疼,正在包饺子的母亲高兴地告诉她:“这是你弟弟,你的亲弟弟。”
   梅儿紧挨着弟弟坐下,问:“ 你几岁了?”
   他看了看梅儿没有说话,眼睛里却留露出几份冷漠与敌意。哥哥也放学回来了,当看到这个男孩后,厌恶的转身欲走,母亲连忙站起身来,急切地说:“你不吃饭吗?我这就去烧水给你下饺子。”
   哥哥却吼着说:“你这是给我吃气包子吗?我吃不了这个气!”说完摔着门走了。
   母亲无奈的叹了口气,跟梅儿说:“唉!正好碰上了,我今早到去赶集,正好碰上他,脸上脏兮兮的,身上穿的破破烂烂的,我问他是哪个村的,他说是桃花崖的,我就问,你是松儿吗,他点头是,我马上给他买了新衣服新鞋换下来,接着就把他领回来了。”
   梅儿看了弟弟一眼,弟弟独坐在一角一句话也不说。梅儿心想,或许是从小缺乏母爱的他才会清淡如水,也正是他这幅模样,唤起了母亲心底深处那份与生俱来的母爱。
   母亲叹了口气解释:“唉!可能让你爹打怕了,你弟弟才这么老实听话,听说他跟你爹还住在那间破屋里,屋子的墙是用土砖围砌的,土砖上雨水冲刷的沟痕清晰可见,房顶的稻草破破烂烂的,屋里的横梁得用一截木桩支撑着,不然随时有塌落的危险,每到下雨天,房屋漏水,须得用盆接着往外端水,别看你弟弟才这么小,却很懂事,每天都得干很多活,烧火,做饭,倘若干不好,就会挨揍。”
   梅儿听了若有所悟的说:“怪不得姨说我命好呢,原来是与弟弟相比而言的。”
   母亲叹了口气说:“唉!若你爹单是好吃懒做不过日子,为了你们我也能忍,可是我实在忍受不了他酗酒后的打人,没命的打,往死里打。”母亲呜咽起来。
   “娘,都过去的事情了,别提了,快跟弟弟吃饭吧。”梅儿安慰母亲,母亲擦了擦眼泪拽着弟弟到桌前吃饭。
   没想到接下来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弟弟吃了饭就跑,梅儿跟母亲就追,一直追到桃花崖村口,一个认识母亲的人问:“你追他干什么?”
   母亲几乎哭着说:“这不是俺家的松儿吗?他怎么在俺家吃了饭就跑。”
   那人听了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就告诉母亲:“唉!看你真是想儿子想疯了,松儿爹也真是的,孩子这么大了也不让他见见你,他不是你家的松儿,是王麻子家的那个哑巴,跟你家松儿差不多大,也难怪你会把他错认了。”
   母亲惊愕了,梅儿也惊愕了。当然,母亲的这个错很快就被当成村里的一个笑话传开了,且风靡了很长时间。这,也不怪母亲,那时候,离婚的双方都不让对方见孩子,怕他们会把孩子的心带走,影响他的生活。梅儿甚至觉得很庆幸,庆幸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世,因为那时候的弟弟却不知道自己还有个母亲,因为母亲跟父亲离婚后,梅儿的奶奶跟父亲就在家里烧了纸,上了香,意思是送母亲上路,之后就一直哄骗弟弟说母亲死了,见不着母亲的弟弟当然信以为真了。尽管母亲每年都会给弟弟缝制鞋子,棉衣,棉裤等,拖人送去。后来那个捎东西的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跟给母亲说,别做衣服了,送了也白搭,我问穿着新衣的松儿,谁给你做得新衣服,没想到松儿摇着头说不知道,我告诉他,是你娘,松儿却惊恐的瞪大眼睛摇着头说,不,你胡说,我娘早就死了。

共 11208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我是含着泪拜读完这篇小说的,一个母亲,山村母亲。在和男人离婚后,嫁于第二任丈夫后,所忍受的对方儿子的百般折磨与刁难,女人却无声无息,默默扛起了一个做继母的担子。为了供他读书,母亲几次三番回娘家给他借钱。最后,供他上了大学,他贪图富贵,入赘一个城里人家做了上门女婿。却不懂得知恩图报。当梅子的继父死于肝癌后,母亲更加憔悴了。继父的儿子不但没有报得三春晖,还把梅子母亲管理的果园与土地都据为己有,让他的大伯大娘管理,结果,年关回来,他大伯一家人连个门都没让他进。后来,哥哥被查出患了乙肝,被嫂子一家人赶了出来,回到村子里后,哥哥做了最后的诀别,跳海自杀了。在这个樱桃熟透的季节,梅子在家里没见到母亲,就到了继父的墓地,看到母亲瘦小的背影,梅子心如刀绞……母亲还在自责没有照顾好梅子的哥哥……母亲,余下的时光里,让女儿用心灵去爱您吧。抹了把脸颊的泪很,我只想说,你道出了所有儿女心里想说的话,爱自己的母亲吧!是母亲给了我们生命,给了我们看到这个美好世界的机会!“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愿天下做儿女的都好好的尽上自己的孝道!小说采用倒叙,抒情,首尾呼应等几种写作方法,语言历练老道!欣赏!推荐阅读!建议加精!【编辑:雅苑琼林】【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5211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青州大浪        2014-05-20 19:18:37
  本文言语流畅,情节真实感人,是难得的一篇佳作。问好作者。
回复1 楼        文友:蒙山笑兰        2014-05-21 09:22:20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比一代强,感恩生命,感恩母亲,惟愿孝心也要跟上!
2 楼        文友:青州大浪        2014-05-21 09:13:37
  祝贺作品加精!
回复2 楼        文友:蒙山笑兰        2014-05-21 09:23:27
  谢谢老乡的鼓励!
3 楼        文友:张松        2014-08-22 13:13:01
  祝贺作品加精!祝创作愉快!
青春永远是自己的,回忆有时是他人的。似水流年,些许感伤,些许幸福;挥别黄昏,几分挂念,几分诀别。【贵州铜仁,沿河土家族,黄土(麻阳河)】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