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峥嵘岁月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峥嵘】小女子的情怀(散文)

编辑推荐 【峥嵘】小女子的情怀(散文)


作者:蒙山笑兰 秀才,1971.2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68发表时间:2014-05-30 08:17:20

爱来,暖来,一朵朵花儿开始苏醒;一座座青山,挽起臂膀舞起来;一条条碧水,拨动着琴弦唱起来。
   素面净心的我,纵使挣脱不了生活的羁绊,亦会于时光中偷半刻闲暇,领着孩子们,走进春天里,将心于寂静的原野中放牧,硬要把平淡的日子过得幸福、安宁。
   今天是周一,老公难得有时间,愿意陪我前往青州赏花,黎明时分,万籁俱静,大地还在酣然的沉睡着,我们便踏上了去青州的旅途。初次出远门,儿子兴奋的在车上观看着路上来往的车辆,对拖拉机、挖掘机等情有独钟,每每见到就要吵闹着停车下来观看,没有办法,我们只好哄他说,等着,黄楼有好多好吃的,还有很多挖掘机,这一招还真灵,暂时稳住了淘气的儿子,此时的我们只盼尽早到达目的地。
  
   (一)
   我们先是来到临朐奇石市场,临朐,山清水秀,境内奇石资源丰富。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丰富的奇石资源使临朐人民自古就有赏石、藏石的传统和习惯。以前来过两次,这里面积虽大,但石头精品并不多,摆满了比较俗气的大路货,没啥看头,于是直接把车开到一个专门卖玉石的朋友家门口,此时,儿子已经躺在车椅上睡着了,怕吵醒他会哭闹不止,只好打开车窗把他留在车上。
  
   朋友看到我们,马上沏茶,非常友好的接待。朋友是当年老公卖玉石时认识的,长我们一辈,我们称他为叔,几年不见,老公与他们并不陌生,仍然谈笑风生,一见如故。我却独自观赏着柜台里的宝贝,没想到会从柜台里爬出来个小女孩来,我惊喜的喊着:“哇!没想到这里还藏着个小宝贝,快来,快来,让阿姨抱抱!”
   原来她是朋友的外甥女,不仅感叹,岁月不饶人啊,一眨眼功夫,几年过去了,孙外甥女都这么大了。小女孩不仅长得漂亮还很惹人喜爱,一下子就黏上我了,让我抱着上这去那的,无论她姥娘怎么哄也抱不了去,还是婶子会说话,笑着跟我说:“你看你,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身段还这么好,这孩子就喜欢找漂亮的阿姨。”
   “哈哈!是吗?这说明我还没老。”身着一袭青花瓷样旗袍的我笑着说。这样说也是一种自我安慰吧,都两个孩子的妈妈了,能不老吗?不过,每个年龄都有她的精彩,就像每个季节都有她的美丽一样。流年清浅,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喜欢简单、自然的,一份素颜,一片净心,无浓郁的装扮,任红尘纷扰,独守一隅风光,落落清欢中一份安然若素,就是属于自己这个年龄的精彩。
  
   本想这次去青州黄楼赏花,途径临朐奇石馆定要寻到心仪的一块琥珀,没想到叔跟我们说这里没有,仅有一些缅甸翡翠等玉石,当叔看到我脖子上佩戴的玉佛后,立即把他收藏多年的一些缅甸翡翠饰件拿出来,有金枝玉叶,平安豆,玉葫芦等,都镶着金边,非常漂亮气派,跟我说带这样的才显档次,身份,富贵,可我佩戴这块玉已经多年,她是在我们生活还很困难的时候,用老公第一次做生意时挣得第一笔钱买的,有贫贱夫妻的真情在,这是无论什么也不能替代的,我岂能把这份真心真情真乐趣给丢了,叔得知后,先是夸我重情重义,又对着老公夸他找了个好老婆,惹得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低下头不再言语。
   不愧是多年的生意人,叔看到我手腕上什么也没有,于是为我选了一个上等的翡翠手镯戴上,我说:“漂亮是漂亮,有股沁人心脾的凉爽舒缓的荡漾,却没有琥珀生香的感觉。”在我心里,只有琥珀是我的最爱,是一次偶然的遇见,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喜欢,以至于对它有了一种痴迷的眷恋,也许是来自于思想中的真和纯,在自己的意念中,希望世间所有的人和事,都能像自己想的那样纯净和美丽。所以,一直深深的喜欢着,且深入骨髓。
  
   “只喜欢琥珀?”叔一开始不相信似的问,但当看到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后,就跟我说:“你若真的喜欢,等我下次去缅甸进货时,给你捎一件来。”
  
   我说:“太好了,就是蜜蜡色的串珠手链,能围着手腕三圈的那种。”
   叔说:“我知道了,以前卖过,行情不怎么好。”
   “在这物欲横流的年代,认识它的人很少,俺们县城也只有一家卖的,我花了近三千元买了一串蜜蜡,还带有几颗血珀和蓝珀,很漂亮,回家盐水里鉴定也是真的,不过两天后那蓝珀掉色了,原来蓝珀是假的,我退回了,一直到现在也没买上。”我详细解释说。
   “你放心吧,交给你叔吧,这方面他最懂行了。”婶子安慰我道。
   于是,我不再说话,只是微笑,因为此时的幸福是不言而喻的。
   总觉得佩戴琥珀的女子,一种说不出的婉约,那一脉脉,一丝丝的古典风情,如水波一样,缓缓的浸没了现代的坚硬与冷漠。如今终于可以做一回琥珀女子了,终于可以与书香,茶香,琴瑟为伴,万丈红尘惊扰不了,不随时间老去,不让春夏秋冬的轮回在脸上留下一丝痕迹,即使是风雨交加,抬眼一笑,仍是清风白月。
  
   (二)
   儿子醒后,在朋友极力相邀下,吃过午饭后起身告别,车子在一家人的激情中,不知不觉来到了青州黄楼。上世纪80年代初,青州黄楼的花卉产业开始起步,以农户零散种植、传统培育、集市销售为主。如今黄楼一举成为全国最大的南花北运、北花南移中转站,江北最大的花卉交易中心。
  
   隔着车窗,我便看见道路两旁的游人或抱着,或手捧,一盆盆花儿,姹紫嫣红,一团喜气。我们像兔子一样一个个蹦下车,兴奋地奔向花棚里的人流。儿子吵闹着吃好东西,还追问挖掘机在哪里,可这里除了花卉之外没发现什么好东西,好再发现了个小卖部,只好买了一瓶饮料打发他。
  
   我与老公领着儿子漫步在花棚里,里面清香袅袅,花繁似锦,许多人匆匆的从身边走过,欢笑着,低语着,想来也与我们一样,走进春天,同阳光,微风一起奔赴这一场花的盛宴。观赏着,寻觅着,近了,更近了。一片淡粉淡绿交织的云霞流入眼眸,在大棚阳光的温柔抚摸下呈现出倾城的美艳,粉面含娇,黛眉轻扫,宛若从时光深处款款而来的仙子,素雅端庄,不染纤尘。花木之中,最喜欢的要数兰花了,那种清逸,那股幽香,只需闭眼一想,顿觉妙不可言。于是站在花丛里,流连忘返,目不暇接。端起一盆,拥花在怀,馨香陶醉,顿感草木与人,性情是如此相依,可家里兰花已经很多了,走廊里,窗台上都已经摆满了,如果再买的话,用老公的话讲就是泛滥成灾了。
  
   看到老公与儿子弯下身子闻着花儿,灿烂甜蜜的笑脸,神采飞扬,美丽得令人嫉妒,我于是快速地用相机将这美好的一瞬定格,不买也罢,有了此留念,终于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诺大的市场,却没有寻到芦荟的踪影,偶然的一次与朋友聚餐,在厨房点菜时见到了食用芦荟,惊讶于整棵芦荟像人参一样,于是迷恋上了她。院子里有一片空地,还等着她去安家立户呢?游弋在花如海,人如潮的花棚里,怎么会寻她不遇?经过询问,终于在另一个花棚里,发现了她。我仔细地看着她的一片片叶子,每片叶子就像一把长剑,漂亮而神秘。欣喜的上前用手捏捏叶子,感觉芦荟的肉厚厚的、软软的,感觉也非常舒服。
  
   花农跟我们介绍着:“芦荟的用处很大,它能吸收有害气体,释放出氧气,让室内的空气更清新;如果不小心被烫伤、烧伤了,用芦荟一擦,伤口很快就好了。更神奇的是美容,吃了它,可以使人的皮肤变得细腻、光滑,所以,好多化妆品的主要成分都是芦荟。”
   问了问价格,并不贵,大的三十元钱一棵,小的十元,于是买了一棵大的,九棵小的。
  
   老公问:“还买什么花?既然来了,一块满足你。”
   我欣喜地说:“当然是红千层了,它跟红豆杉一样神奇,能够二十四小时放氧的,很适合放咱们的大卧室里,在咱们县城一百多元钱一盆,我看了好几次了都没舍得买。”
   “你们说红千层吗?在南边就有卖的,价格也很便宜。”花农听到了我们的谈话热情地告诉我们。
   “大哥啊,你们这里有厕所吗?我记得以前来时有个公厕的怎么现在找不到了。”老公问。
   “早就拆了!”花农说。
   “呵呵!怎么会把厕所拆了,难道你们这里的人都是实心的,不上厕所?”老公开玩笑道。
  
   “唉!拆了可把我们好治啊,都不敢喝水,上个厕所还的骑着电动车跑大老远的。”大哥无奈地说。
   ”你们青州人怎么这么办事的,真是不顾实际。“老公有点气愤。
   ”可能是为了搬迁,让我们挪到西边,没有行动的,所以采取这个措施。“大哥解释说。
   “那完了!没个厕所可真是治人啊!你跟孩子在这里等着,我开车过来,买上花咱们就走,此地不可久留。”老公吩咐我说。
   看来只有这样了,老公走后,本来想领着儿子再转转,没想儿子开始哭闹着找爸爸,顿时,赏花的心情全无,心想,幸亏没有领着你去青岛玩,下次要领也领你姐姐,绝对不会再领你来。
  
  
   因为没有厕所,买上红千层,我们就匆匆返回了,顿时感觉有点乘兴而来,扫兴而归的遗憾。上车的时候我默想着:“美丽的黄楼,再见!”只有再见才能再见,因为爱,即使那不顾实际的禁令,也不能能亵渎我心中的春天!
  
   回家的路上,儿子一个劲的问:“家在哪里,家在哪里,家在哪里?”显然儿子也坐够了车。来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啊,感觉很快就到了,同样的路程,为什么回家的时候却这么慢?看来,人的感觉也会欺骗自己。
  
   一开始老公还有信心的哄着儿子:“快到了,宝贝,这就快到家了。”可禁不住儿子无休止的吵闹。
  
   烦躁的老公只好在路边停下来对着儿子喊着:“家在这里,你下车吧。”
   看到最宠他的爸爸都发脾气了,识趣的儿子乖乖的依偎在我的怀里,终于不在哭闹。
  
  
  
  
   (三)
  
   芦荟买来了,我不顾晕车的疲劳,拖着疲惫的身体,急匆匆的回家,一棵棵地把它们栽倒院子里,欣慰的望着它们,不知不觉中已是十点多钟。老公喊我睡觉,而我仍沉浸院子里的寂静、安详中,在黑幕笼罩的夜空下,谁能知我此时的心如止水?
   第二天,刚要起床,老公把我拽回被窝说:“天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我看了看熟睡的儿子,挣脱老公的怀抱兴奋的说:“赏花,我要起来赏花。”
   院子里,一地暖绿润了眉,一架紫藤醉了心。昨晚栽上的芦荟葱油油的,鲜亮的叶子似乎刚出生的小生命,阳光很淑女地吻在上面,那叶子更是透明的清澈,再看一条条脉线,相互交织在一起,似乎是这芦荟的嫁衣,端庄,秀美,高贵,气质,典雅!一树紫藤花渐渐的开满了整个枝头,大串大串的像紫色的风铃。一阵风过,便摇响了轻柔的曲调。香味儿也越来越浓,弥漫在整个晓园里。
   记得当时盖房子时,公公提议把院子用花砖铺盖起来,当时时兴用花砖铺院子,这样下雨时就不会把泥土带到屋里,我却让建筑工只铺了一条进屋的路径,其它空地或栽花,或植竹,或种菜,贪婪的把春光霸占在自己的院子里,每当雨后,清晨,淡淡的泥土芳香撩拨着让人亢奋的生机,小院里便充满了诗意,不仅成为我的精神乐园,还成了珍藏孩子们快乐的花园。
  
   能够漫步清晨,打量着自家的小院,是我一天当中最幸福的事情。中间是一条人行通道,用水泥铺垫,镶上与老公道小河边捡来的鹅卵石,从院门一直延伸到正门口。左侧则用红砖砌成宝葫芦形状的鱼池,中间是老公从临朐买来的假山,高约一米多,爬满了青苔,幽幽苍苍,凭空给假山增添了几分浑然天成;鱼池里的锦鲤鱼欢快的畅游,一支莲,亭亭净植,莲叶田田;总有几只飞来的野斑鸠驭着缕缕霞光,在院里落脚,再振翅飞远,一点一点地,落进远处的春色里;榆钱在地上铺了一层浅黄,牡丹花儿静等着好日子含苞待放,海棠花还未谢尽,蒲公英摇摆着夹道左右欢迎,葱、蒜、春韭,茎壮叶茂,绿意盎然;笼里长着大红冠子的公鸡雄赳赳气昂昂的唱着春天的歌,突见鸽子又产下一枚蛋,心下便添了许多欢喜,让人感到舒心。
   我来到芦荟旁边,蹲下仔细端详了一番,心想,若是这块空地密密麻麻的栽满芦荟该是怎样一份美丽?于是禁不住对着它悄悄细语,”在这里好好安家,快点生长,快点繁衍!“然后拿起了喷壶,尽管花儿已经很干净了,但这是自己每日的习惯,因为我喜欢花儿喜欢露珠,只要不下雨,我就会给她们喷水,这似乎成了我的一种责任,觉得自己必须每天这么做,也应该这么做,我相信,她们也会喜欢。
  
   西方先哲曾说过:“做妻子的要爱自己的丈夫……做丈夫的也要爱妻子……做儿女的要孝敬父母……做父母的要爱护儿女……”这些话看似老生常谈,却都是维系家庭关系的重要原则,不消几日,芦荟的叶片渐渐打开,招摇着、炫耀着满怀的喜悦,好像在跟我说:”谢谢你的照顾,我很满意这儿的生活,不久的将来,我定会子孙满堂!“
  
   老舍先生理想的家庭是一妻,一儿,一女。今生能修个儿女双全是我这辈子的福气,家和万事兴,从小父母离异,没有尝到家庭温暖的我深谙家庭的重要性,家无可取代,用心经营着就是幸福的,于是想方设法留下更多的时间给家里人,可能爱好广泛的自己因此而失掉不少成功的机会,但得到的是全家人的欢乐相聚、恩爱幸福。
   如今,宁静的小院,不仅盛满了春光,还盛了满怀的亲情惦念,是我们快乐的港湾,是我们最柔和的栖息地!每天,下班后的我们,都迫不及待地踏进小院,把世间的纷扰关在门外,这里,与老公一起安静的聆听音乐,安静的沏一杯清茶,能够敞开心扉、诉说衷肠、淡淡的茶香裹着书香,生活,也便是芳香着!
  
   古人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既然做不了圣人,也济不了天下,那我们能做的或许就是独善其身吧。世界喧嚣,凡尘琐事与我无关,守住内心的淡然,是一种宠辱不惊的豁达与从容,是一种大彻大悟的宁静与洒脱,更是一种为人处事的智慧和艺术。洁身自好,不与虚伪者同行,不与不诚者结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怨天尤人,不妄自菲薄,不见异思迁,淡然处世,真诚待人,静静地看时光老去。
  
   夜色来临,淡淡的月光洒在院内的花草树木上,惊奇地发现,老公,女儿,儿子,已置身于一幅淡淡的写意天伦之乐画中了。那美,赏之醉心,思之梦香!那美,不带一点烟尘,不沾一滴粗俗,让人看见就有一种舒心的喜悦!
  
   低眉呼吸,我醉在这浓浓的春色里。只要心有灵性有爱有暖,眼前终有万千风景,心中纵是万般情长,但愿,幸福像花儿一样永驻画中!

共 536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本篇散文构思新颖,立意清新自然,生动可亲,语言生动唯美,字与字之间仿佛流动着清脆活泼的声音,给人一种自然的感觉,简单若素,却又充满着浓郁的心安,的确,心安自是归处,作者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仿佛看懂了岁月的流畅,时光的静好。这是极美的人间享受,也是一种大智慧,大领悟吧。问好作者,倾情推荐此文,以飨读者!【峥嵘社团编辑:於星月】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共 0 条 0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