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江南】蛇吻(小说)

精品 【江南】蛇吻(小说)


作者:陈戈 秀才,2411.3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6847发表时间:2014-06-18 00:45:38

一、
  
   南山深处,桃红点点,却只是四月月中。吴老太坐在屋后的草坂上,抚摸着坟头的花花草草,喃喃地唤着春儿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午后的太阳暖暖的,山风刮过的时候,已有了一丝凉意。可是,对于这位老人来说,这算不了什么,真正让她寝食难安的是春儿已好几天没给她托梦了。
   吴老太今年已年过古稀,吃喝不愁,可她总是感觉生活中缺少了滋味。在吴老太看来,生活可以没有荣华富贵,可以清汤寡水,可不能没有闺女的梦。
   人常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这话着实不假。要是她的春儿现在还在的话,今年也应该三十一、二了。如若和村里同龄的女孩一样结婚生子,她连孙子也该有了,整日里含饴弄孙,安享天伦,那该多好呀!
   可天有不测风云,春儿偏偏就在出落得如同三月桃花时走了,留给吴老太的只能是钻心的痛和无尽的梦。
   春儿是春喜的妹妹,是吴老太的第二个孩子。只因吴老在太生春儿时差点没挺过来,村里人便说,春儿这孩子命硬克母,让吴老太把她早点送人得啦。可吴老太死活不愿意。
   孩子就是娘的心头肉啊,打生下来那天起,春儿就成了吴老太心中的春天,孩子的一颦一笑,一哭一闹都好像关联着她的每根神经,也给她带来无尽的快乐。
   说老实话,和农村人故有的男尊女卑观念不同,从怀上春儿那天起,吴老太就没指望着是个男孩。这样一来,尽管吴老太年近四十才怀上身子,分娩前苦没少吃,分娩时更是遭了些罪,可春儿的降临,仍使得她觉得自己所有的吃苦受罪是值得的。
   人常说:养儿防老,积谷防饥。可有时候也未必,儿子也不一定就能指望得上,而闺女也不一定就不堪大用。就像对河的刘老太一生六个儿子,最后竟没人养活,三九寒天活生生冻死在自家的炕上,最后还是在村里人的帮衬下才入土为安的。
   人这一辈子,难着哪!在吴老太心里,闺女比儿子心要细一些,懂得当妈妈的难处,更会体谅大人。人生在世,谁没个头疼脑热,生老病死?年轻的时候,无论是华贵风光还是一贫如洗,到了年老体衰,力不从心时,只要有子女给喂口饭,端碗水,或是陪着说说话,她就心满意足了。而这些事情,显然闺女更称职一些。男孩子大不咧咧地,哪里比得上闺女知热知冷?
   要生个闺女多好呀!吴老太这样想着,然后又是请人占卜算卦又是烧香拜佛的,功夫可是没少费,而且后来还真是有了春儿……就这样想冥着、思念着已经和自己阴阳两隔的春儿,吴老太竟然在春儿的坟头睡着了,黑子蹲坐在身边,一丝不敢松懈。
   黑子是条义犬,是在春儿三年忌日期满时来的。黑子来时带着缰绳,项圈上还用手绢结结实实地扎裹着20元钱,想必他原来的主人心眼还不是很坏,大抵是怕黑子被捉去买到了狗肉店里才这样做的。
   吴老太是有情有意的人,既然得了那不知名姓的人家的钱,而且黑子一来就不走了,所以对黑子很是照顾。农户人尽管没什么好的,但黑子倒也被她养得毛发油滑,膘肥体健,于是自然而然,自打春儿三年后,便只有黑子时常陪着她了。
   这条狗呀,机灵着呢!看到吴老太要出门,它就会跑过去把拐杖给叼过来;每逢电闪雷鸣天要下雨时,就会轻轻扒拉吴老太的鞋帮子,提醒她去收回晒在户外的衣服、粮食什么的,或是催促着她回家。
   当然了,黑子没有见过春儿,可从吴老太的举止里它能辨别出一二。毕竟狗通人性,更何况是黑子这条忠犬呢。这会儿,看着吴老太睡着了,黑子蹲坐在吴老太身边,两只眼睛机警地观察着周围,没有丝毫懈怠。
   不远处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谁在拨拉着干枯的树叶、干草。黑子定睛四望,只见是一只体型硕大的老鼠,正贼头贼脑地在草地上觅食。
   大概是闻到了祭品的味,这只老鼠绕过了吴老太,慢慢地靠近了坟头,靠近了搁在坟头石板上的祭品。可这哪里能逃得过黑子的眼睛!说时迟,那时快,黑子猛地跳起来,朝着那只大肥鼠冲了过去。
   这简直让老鼠猝不及防,夺路而逃,慌乱间竟撞翻了石板上的祭品,引得黑子一阵狂吠。
   狗叫声惊醒了半睡中的吴老太,吴老太睁开了眼睛,慢腾腾地坐了起来,将散落的祭品归整好,又想睡去,却被黑子扯着鞋帮子,劝了起来。
   “闺女呀,时候不早了,娘该回家了,明儿再来看你。夜里天凉,冷了就多穿些衣服;而了就吃些东西;若是觉着一个人孤寂,你言语一声,娘就过来陪你。”吴老太喃喃地说着,跨上篮子,站起身,接过黑子递过来的手杖,一瘸一拐地向家里走去。
   天已向晚,太阳已没有了中午时的炽热,却依旧光焰明丽,把老人的影子拖得长长地,几乎将坟茔和家连在了一起。坟茔,房屋,草坂,老人与狗似乎成了这个时空所有要素,亦动亦静,亦步亦趋,却都披着夕阳,透着殷红的记忆……
  
   二、
  
   县医院妇产科手术室里,负责接生的胡医生和护士心急如焚。由于孩子是头胎、逆生,产妇年龄过大,且失血过多已经昏厥过去。而且,更让他们揪心的是,这孩子虽是生了下来却双眼紧闭,没有一点声响,生命体征也相当微弱。
   其实,这种情况他们之前已有所预料,可却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对她们来,新生儿不会哭叫的,以前也见到过十几例,可一般都是侧放着,到小屁股轻轻打上几巴掌就解决问题,可这次,这一招不怎么管用,情况好像有点异常。
   小家伙在挨了几巴掌之后,眼睛倒是睁开些,却依然没有哭声,恹恹欲睡,没多大一会眼睛又闭上了,似乎对周围人焦急的人们毫无觉察。
   “上呼吸机。”胡医生当机立断。
   “老师,孕妇呼吸也开始急促,怎么办?”旁边的李医生问到。
   “孕妇?……嗯,先给孕妇上呼吸机,”胡医生稍作迟疑,然后果断地说到。
   不大一会,孕妇终于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大概是听到了医生和护士的话,她侧身发现孩子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孩子,我的孩子……”孕妇失声的痛哭起来。那声音悲惨、凄厉,回荡在手术室里,让在场的医生和护士也更加揪心。
   听到妈妈的声音,忽而,只听“哇”地一声,那个襁褓中小家伙睁开了眼,可着劲地哭了起来……
   胡医生这才如释重负地摘下口罩,擦拭着额头的汗。手术室里想起了一阵掌声。
   “这小家伙,也真抻得住,太不给人面子了”,李医生轻轻地说了声。然而话一出口,她还是觉着有点不妥,便冲着胡医生歉意地摇了摇头。
   对李医生来说,胡医生是她所敬重的老师,也是妇产科的权威。在她亲眼所见或是亲耳所闻的故事里,胡医生精湛的技艺已经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坐标。所以,对于胡医生,李医生经常是谨小慎微。
   可胡医生似乎对这一点毫不在乎,她只是在面对患者时才显示出严肃和认真,有时候近乎到了苛刻的地步。
   就这会儿,虽然孩子和大人身体状况都已趋于正常,可职业的本能告诉她,这孩子有点异常。于是,忙完手术后,胡医生在医嘱里写道:建议孕妇出院前,对孩子抽血体检。可写完之后,她又把“抽血体检”改成“继续观察”,而后,却又叹了口气,删除掉了所添加的内容。
   他知道对于农村人来说,来医院生孩子的孕妇本来就很少了,母子平安后谁还愿意留院观察呢?
   农村人经济上都不宽敞,常常恨不得将一分钱掰成两半用。而在县城、医院,却举手抬脚都得花钱,这让省吃俭用的她和丈夫来说又怎么能支付得起。
   事实证明,胡医生的猜测是对的。在春儿降生的第六天下午,刚拆完线,吴老太就催促着丈夫办了出院手术,用架子车拉着回家了。尽管因难产差点搭上了命,可既然大难不死,吴老太已没什么害怕的了。
   “农家人,命硬着那!死不了的,这是老天给的照顾,要不这世上怎么抬轿子的总比坐轿子的人多呢?”吴老太这样想着,渐渐心也宽了,竟然就把春儿刚出生时异样给淡忘了。
   而春儿,也在全家人的喜悦中一天天的长大。有着父母的呵护和哥哥的照看,春儿似乎比一般孩子长得更快。转眼间就已经六岁,该到上学的年龄了。
   吴老太让老汉从镇上扯了二尺花布,一针一线地给春儿缝了个新书包,又买来了纸笔和其他文具,为春儿做好了上学的准备。春儿竟也缠着哥哥春喜问这问那的,激动得不得了,可是,她哪里知道,命运正在暗自酝酿着一个阴谋,将一双魔爪伸向了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
  
   三、
  
   吴堡小学座落在村口的宽阔地带的草甸上,依山傍水,风景很是优美。这座学校原本并不是学校,而是临近几个村庄与吴堡集资合建的戏楼,到了后来,由于不再时兴革命样板戏,才被改建成了一所小学,贴上三个面向的标语,供吴堡和临近几个村庄的娃娃念书。
   当然,尽管名为吴堡小学,可学校却是只有一个教室、一个民办老师、三个年级的复式学校,学生上完三年级,就必须到较远一些的庙湾小学去上。
   对于这种情况,乡里和有关教育部门也考虑过取缔,可由于几个村庄村民的一直反对,甚至联名上书,这才保存了下来。
   当然经过那么几次闹腾,吴堡小学也只剩下了三十多个学生,那些有头有脸的人家的娃娃们要么被转入了庙湾小学,要么被转入了镇上或是更加正规一些县城中心小学。
   春儿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平民百姓,春儿自然就得在吴堡小学念书了。然而,对于这样的条件,吴老太看得很淡。吴老太并不是不想送春儿去更好一些的学校,而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孩子念书并没有过多的奢望。
   吴老太觉着,自己一家人斗大的字都不识几个,对闺女也就不再苛求什么了。女孩子家,自一生下来就已经注定是别人家的了,学那么多文化有什么用?再说了,吴堡小学离家近,上学接送都很方便,碰到农活多的时节,让娃娃自己上学、回家,大人还可以多干些农活,这样的事何乐而不为呢?就这样,春儿的小学生涯开始了。
   在同龄的一年级十几个娃娃中,春儿的生月稍大些,便显得特别懂事。课堂上,春儿听得很是用心,领悟能力很是不错。在课后,春儿嘴巴甜,腿儿勤,责任心强,经常帮老师收发作业,帮助同学打扫教室,这样春儿很快便成了一年级的课代表,深得老师和学生们的喜爱。
   记得有一次,忽然间天下暴雨,当时学校已经放了学,想到老师和同学们都已回了家,春儿竟然一路小跑到了学校,关好了教室的几个敞开窗子,避免了同学们的书籍和文具被雨水淋湿、浸泡,自己却被浇成了个落汤鸡,甚至感冒发烧到39℃,打针吃药好几天才痊愈。
   对于这一点,吴老太自然是既心疼又骄傲,她觉着闺女能够凡事想着大家的,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这一点就是她的秉性。
   老吴家原本也是个大户人家,只是到了近几十年,在风云变幻中才没落了。可即便是原先的良田百顷,果园数处,鱼塘十亩,至今只剩下了三四亩薄田,只能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勤劳生活,吴老太一家却从没埋怨过政府。
   照老吴头的话说,那叫“生死由命,富贵在天”。老天爷想让人人丁兴旺,丰衣足食,那摔跤都能捡到金元宝;可老天要是让人倒霉,那喝凉水也都塞牙缝,打喷嚏都能挣死人。像老吴家,在上世纪初叶的风风光光和现在的败落,也许是天意,怪不得别人。
   可实际上,老吴头并不知道,在上个世纪初叶一直到49年全国解放,他的祖上曾经是远近闻名十恶不赦的大地主,刚在吴家被逼死的命案就有三、四起。而他的父亲就是在家产被没收后气愤不过,暴病身亡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场运动对这个曾经的大户造成的影响已日渐黯淡了,村子里能够记得那段往事的人已所剩无几,而且大都不愿意再旧事重提,只有几个爱嚼舌头根的婆娘对这陈年旧事割舍不下,时而提起。
   有道是“心无挂碍,无有恐怖”。吴老太是个性情耿直的人,懒得去和那些婆娘整天东家长西家短去说三道四,也更不会为那些怪腔怪调去生闷气了。反正嘴仗在别人身上,就让那些好事的人说吧。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
  
   四、
  
   时如流水,在村里人的闲言碎语中,春儿已经读完了三年级,以第一名的成绩升入到了庙湾小学。和吴堡小学相比较,庙湾小学要更加正规一些,学校的老师大多是公办的,专业技能好、教学经验足,对学生的管理也要严格一些。
   在小四年级的的两个班级中,春儿所在的四(乙)班由于闫老师治班有方,纪律、成绩各方面自然就成了全年级的佼佼者。对于学生和家长来说,按理说能碰上负责任的老师,这是件好事,可对于春儿来说,却并非如此。
   作为班上的学习委员,春儿工作学习方面都做得不错。可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春儿竟为班上极少数学生所嫉妒,甚至还被一些调皮的孩子欺负。
   四年级的上学期中,班上一个叫熊辉的孩子因为没交作业被罚站,在那个年代,按理说这是极为正常的事情,可这熊玩意儿竟认为是春儿向老师提交了黑名单,告了自己的状才导致被罚站的,所以一直怀恨在心,并想伺机报复。

共 21763 字 5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刚开始看到这样的题目,还以为是什么传奇类的小说,可看了很久,快完结了,也没发现蛇的影子。倒是在第一节,那条被吴老太拾来的狗和一只肥硕的大老鼠的交锋,挺有意思的。但那样的有意思却因吴老太对死去的女儿春儿的呓语和渴望春儿托梦,将故事搞得悲戚横秋,令人兀自地伤感。还以为,故事会给我们写孤寡老人悲哀的余生,或者一些赡养方面的问题。可是,作者在第二节开始,以倒叙的形式,却给我们讲了一个平常人家不平常的故事。春儿的出生,医生的怀疑,都是作者巧妙的布下悬念使人不由得看下去。当春儿在学校中被一位同学欺负,磕破膝盖,血很难止住,而引出了春儿患有血友病的噩耗。从此,吴老太本就贫穷的家庭更加不堪重负,踏上了漫漫为春儿治病的征途。但这样的家庭,又怎能将这样高贵的病治好呢?春儿的哥哥在这样的情况中,放弃了学业,踏上了打工的道路,却走了一段另他懊悔不已的弯路,也经历了一场徒留伤感的爱情。但还好,春喜最终走出了迷茫,成长为以为有担当的男子汉,让人欣慰。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春喜竟然是吴老太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而最后春喜被要接回去的情况,竟是因为要去继承家产。虽然春喜也知道自己不是吴老太亲生的,但他一直铭记着吴老太的养育之恩,视若亲生母亲,难能可贵。而最后,春儿的死,并不是本身的病夺去了年轻的生命,而是在屋后的小山坡上只想待一会儿的时候,遭遇了一条蛇的亲吻,伤口因本身的病而流血不止,离开了令她依恋而伤感的人世。也许,那条蛇的亲吻让春日在两难之际,忽然的就有了一种决绝。是蛇的无情,还是生活的凄惨,或者是春儿的有意,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吧。我们脑海中烙印的,是一位痴痴傻傻的老人,重复着春儿的话语,与一条忠义的狗相伴,睡在一座孤独的坟茔前那悲惨的一幕。小说弘扬的,是人间大爱。春儿生病期间,不论是邻人的帮助,还是吴老太的倾其所有极力挽救,还是春喜的毅然踏上的打工之路,所经历的艰辛、苦涩,都让人感动。作者在情节上,把握的也比较好,一波三折的布局特色,使得小说很有看头。在语言上,叙述简练生动,其间一两句的经典概括更是带来了不同凡响的精彩。非常不错,倾情推荐。——责编: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6191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6-18 00:46:29
  问好陈弟,你这是涅槃了啊。
哪里天涯
回复1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09:38:29
  呵呵,没被和蘑菇一块儿炖了已经不错了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6-18 00:47:34
  看到这个很吸引人的题目,就点进来了,没让香香逮着,很不好意思哈。
哪里天涯
回复2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09:40:43
  嗯,谁审都行,都挺喜欢的
3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6-18 00:56:17
  春喜被找回去的过程,好像缺点什么,感觉不是很完美,虽然吴老太也是听到了传言的,知道春喜是尤姓人家的孩子,虽然尤姓最后因身边没有亲骨肉,而想认回孩子继承千万资产,可警察找回孩子的突破口在哪里,是因为那个瘸子张,还是尤姓人家的明察暗访。一点个见,陈弟见谅哈。
哪里天涯
回复3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09:55:58
  在第15节后面“这两个老人这才想起认回原来的孩子来继承这笔财产,”和“这便有了警察登门将春喜带走那一出。”两句中间掉了一句“恰好瘸子张因贩卖儿童案发,拔出萝卜带出了泥,”,看能补上不,谢谢兄长提醒。
4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6-18 00:59:03
  故事非常感人,另外,在情节上,安排合理,起伏跌宕,引人入胜。开头的悬念设置的相当不错,结尾又是那样让人回味遐想,很赞!
哪里天涯
回复4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09:57:40
  谢谢兄长美按美评的鼓励!
5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6-18 01:00:33
  再顶一下!
哪里天涯
回复5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09:58:13
  呵呵,再次感谢!喝茶——
6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4-06-18 01:01:11
  还要再打个酱油。。。。。。。。。。。。。。。你懂的。
哪里天涯
回复6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09:59:17
  嗯,来者不拒,包君满意O(∩_∩)O~
7 楼        文友:一朵午荷        2014-06-18 04:40:43
  哈哈,又见陈戈力作,跟天涯一样,看得是抓耳挠腮哦,悬念迭起,疑窦丛生,高手!
在安静中学会坚强。
回复7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10:04:26
  呵呵,谬赞了啊,不过,非常感谢小荷的跟评鼓励。
8 楼        文友:一朵午荷        2014-06-18 04:48:11
  天涯真是敬业啊,编到这么晚,还写巨无霸长按。我手机看的,第一页发现了三个别字哦,怕忘,就提示一下,看完你就删了评吧,一个是多了个在,还有猝写错两次,成淬了。继续看……
在安静中学会坚强。
回复8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10:11:18
  嗯,还有在第15节后面“这两个老人这才想起认回原来的孩子来继承这笔财产,”和“这便有了警察登门将春喜带走那一出。”两句中间掉了一句“恰好瘸子张因贩卖儿童案发,拔出萝卜带出了泥,”,看那位好人或是晚上审核能不能帮我改改,谢谢午荷提醒。
9 楼        文友:宿昔难梳        2014-06-18 07:18:28
  这文这按都是高大上,也足见作者和编者的文学功底之深厚,好文,欣赏了
回复9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10:13:52
  谢谢小昔跟评,你的文也很好,让我们一起共勉、加油!
10 楼        文友:韩墨香        2014-06-18 10:09:13
  强大的文,强大的按。表示我忙完事情再来抓的时候,已经被天涯哥哥抓走了。戈哥哥辛苦了,我等下认真看文。天涯哥哥下次不要跟我抢,不然哭给你看。
   PS:戈哥哥,天涯哥哥,其实炖蘑菇很好吃哒。
谁一抷黄土,掩埋了漫天月华。
回复10 楼        文友:陈戈        2014-06-18 10:31:26
  呵呵,我的烂文居然有人抢,我赶脚有点over the moon的感觉,谢谢香香跟评鼓励!
共 18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