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新雀之巢 >> 短篇 >> 江山散文 >> 【八一征文】第二位穿绿呢军装的人

精品 【八一征文】第二位穿绿呢军装的人 ——当小兵时遇到的人和事


作者:鲁智 白丁,21.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100发表时间:2014-07-29 15:40:11
摘要:作者简介:鲁智,天津市宁河县人。生于1930年8月。1943年8月参加八路军,1944年11月加入共产党。在革命生活中,有几年大学(军事院校等),在文革中数年靠边,更多时日在军队机关和后勤工作,1988年到军事科学院,任院务部部长(正军职),同时被授予少将军衔,1992年11月离休。——编者

【八一征文】第二位穿绿呢军装的人 我在井沟住了不久,大概十来天吧,卫生所就向大台村搬迁。大台也属阜平县,靠近神仙山。这里原是白求恩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也称和平医院)的驻地,张家口解放后他们搬到那去了。冀晋军区卫生所来大台后,老百姓称它为小和平医院。大台村子比井沟大的多,除了病房还设有手术室,外科室……
   我们四个疥疮病号住在一家东厢房,有两个老班长是三八、三九年入伍的。一个叫王银锁,平山县西金山村人;另一个叫董立哲,灵寿县磁峪人;还有一个是麻子脸,山西五台县人。他每次小便时又哭又叫,唉呀呀,唉呀呀!
   我发现他的小便上冒脓,心想:我的疥是天字第一号的,怎么小便上没有疥?我便把这情况对王银锁说了。
   王银锁问麻子脸:“你长的是疥疮还是梅毒?”
   麻子脸说,哦(我)这就是疥么!
   这时,董立哲向他后背猛抽了一皮带,又说,你小便时嚎叫什么?麻子说:哦(我)——跟女人搞过,哦(我)不知她有病么!
   这事医生知道后,经过检查,把他转走了。
   我们治疥,主要是用硫磺水洗疥,用干柴点火烤。干柴是王银锁拾的松柏枝,花椒枝最管用。我们每人一个小铁盆,集中在一个空房间,先洗后烤。还有,每周打两针氧化钙,静脉注射。这时我的臂弯还有疮痂,每次注射先要用镊子把痂弄掉,再用酒精消毒。伤口上擦酒精,真够疼的。护士看不清血管,针头在肉里弯来戳去,每次我都一身大汗,但是我从不说疼,看护说我配合得好。
   和我们一起烤的还有一位首长。他是江西红军,个子不高,宽肩、圆脸、大眼,下颌有一个黑痦子。他肩头有一大块伤疤,一只臂不能高抬,不便活动。他说是黄狗(指小日本)咬的。这位首长,住在同院的正房,经常穿一身绿呢军服,他就是我遇到的第二个穿绿呢军服的人。他老婆一直跟着他。他老婆长得浓眉大眼,讲标准的五台话,但我们同她不过话。
   这位首长很平易近人,在集体治疗时,什么话也说,平常也老是聊天。他说他是去东北,生病了,不得不留下治病;治好了,听组织的,上东北或留下来都行。
   王银锁说自己是个长工,扛了七八年枪,抗战胜利了,不让干了,让回家,还再给财主当长工?我真不愿意干,革了十来年命,还去受剥削?回家连个立脚的地方都没有啊!
   董立哲说:那时候(指一九四一年)说了,今年打败希特勒,明年打败日本,结果打了好几年,俺也打了;后又说等打败了日本鬼子,回家过太平年,现在日本投降了,我回家了,又把我抓回来,跟谁去讲理呀!
   老首长说:你们讲的都有理,但是咱们都是老兵了,归根结底,都得服从命令听指挥。打完了日本,还要革命。地主、资本家还是要剥削农民和工人。工人、农民想要不受剥削,想过好日子,就得斗争,就得革命。可是国民党是代表地主、资本家的,他们的子弟都在国民党当大官,你要革人家命,他那么老实?让你革?他不打你?
   共产党是代表穷人的。所以,日本完蛋了,国民党、共产党这两家的事,还没完!我参加了十年内战,国民党军队和日本人没啥两样,他们也是到处烧杀抢掠,多少工人、农民死在他们的枪下。现在国民党说要和平谈判,为什么?因为八年抗战,他们都跑到西南大后方躲着去了,现在日本已投降,他们路远,来不及到日本占领的地方接收,所以放烟幕和我们讲和平,这是缓兵之计。
   蒋介石不让日本向我们八路军、新四军缴械投降,就是证明。
   抗战八年,我们在前面打,今天为什么不让我们受降。这就是蒋介石要消灭我们,打内战的证明嘛!不让我们得到日军的枪炮。等他们的兵开到了,就该动手了。
   他现在要谈和平,我们若拒绝不谈,就输理,所以我们和他谈,同时要心里有数,有准备。我们的军队做些必要的裁减是必要的,但是得保留骨干。像你们就是咱们军队的骨干,再打仗就都是连长、排长啦。要把事看清楚,想远点;要服从上级,让走就走,让留就留,让再回来就马上回来,服从军队的需要嘛!
   这位首长,经常地、断断续续地讲这些事,我很愿意听,讲的是道理,也是事实。
   我曾经说过,现在我所在的这所学校不怎么样,人快死了,都不问一声。老首长说,你现在能治病,这不是很好嘛!他们有缺点会改的,会有人让他们改的。你病好了,还是去念书,有了知识,不仅打仗需要,将来建设更需要。没文化,只能撸抡,抡锄头。这位首长讲的话以事实和以道理提高了我的思想认识,使我看清了当前形势。
   有一天,我们的屋又来了一个伤员。我一看还是在井沟时那个姓赵的骨折工人。他说,下山路滑又摔坏了。我们把靠近窗户的地方让给他。这时我也能拄棍走路了,常为他倒尿壶。有一次他关心的问我,为什么这么穷?我说,在来医院的路上昏迷过去,老乡把我当死人剥光了,在井沟我是光着屁股来的,这你都看见了。
   上次我说这事,老王和老董差点干起来。老王说灵寿县人不是好东西,其实不能说灵寿县人都坏,哪儿都有好人,也有坏人。后来他们又摔了我一回,是绑担架的绳子断了,他们害怕摔死了人,要负责任,想跑。我要甩手榴弹,他们见我没摔死,才又抬我。
   这时董立哲说,你小子还有手榴弹!上回怎么不说。说着他便翻我的被窝,终于从席下面的铺草中找出来。我说上回光顾给你们拉架,要是说了,你小子还不拉弦和老王拼命。这时老董说,走,咱们炸鱼去,边说,他跳下炕就一瘸一拐的跑。王银锁和我在后面跟着。
   大台村,是半山腰的一块台地,大概这村名,也基由此而来的吧。从村子到河边要下二三十个台阶,老王扶着我下到沟底,这时手榴弹已经响了。老董咧着嘴说,这阜平,就是他妈的穷,连个鱼毛都没有。老王说,你们灵寿的鱼还长毛?我们哈哈地笑着回来。老董说,你小子从哪儿弄的这手榴弹,顶三个边区造的威力。我说,是从敌人手里缴获的,是冀东带来的。
   我们情绪好,吃得好,每天有一顿细粮,多少还有一点肉,所以身体恢复得很快。军队来人把王银锁、董立哲接走了。王银锁临走给我留下了一副绑带衬垫,让我出院时打背包用。董立哲给我修了一根花椒木棍子。
   我们分别了,但战友情一直没有中断,至今我们都有联系。
  
   附:《还没有消逝的记忆》自序
   三十年前,军区后勤部政治部组织老同志写回忆文章。我有一篇纳入“抗日洪波”小书中。但觉得内容很简单,事情没写全。一九九二年离休后,我到战斗过的地方走了一趟,回来后,对原有的文章作了补充,同时又写了几篇。有同志说:你写个全面的回忆吧,有连续性。于是我写了一个提纲,回忆了一些具体内容,请原来编写“抗日洪波”小书的那位同志帮助我写。为此,我专门去了一趟太原找他,他答应了,但不久他写信说,得了轻度脑溢血。当把原来交给他的材料寄回来时,少了许多页。又过了数年和一位同志谈及此事。他说,你可以口头说,我找个人帮助你。可是这个同志很快退下来了。至此我就死了心,不想再写什么回忆录了。说实在的,也确实没啥可写。
   去年干休所组织老干部写回忆文章,向我约稿,我挑了两篇送去。同时我想,还有几篇都拿去,又一想,都是我十四、五岁时候的事,没啥意义,占他人的篇幅不好,还是自己出个小本本吧。作为自己给后人的留念。当然,如有哪位青年看到它,或许也可从中得到点什么启发。同时,若有老同志看了,也或许能给我一些指教。这就是为啥印这么个小本本。
   至于序,应该写什么内容,我不懂,自忖着:就是说说为啥写这个小本子,这也就算是演街头活报剧,拉开幕布时的一棒锣响吧。
   鲁智
   二〇一三年九月(时年八十四岁)
  

共 2885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读这篇文章时有个感觉,就好像面前有个老人在和你拉家常一样。确实,以前读小学初中时,就经常听一些老军人讲革命历史,说是讲革命历史,其实就和平常讲故事差不多,那些老军人大多是讲到哪里就是哪里,有时说着说着还会跑题,但因此更知道他们讲的都是实事,不可能有什么水分。看到这篇文我就在想,或者这应该也可以算一种文体,就是没有加工的原材料,读的人反而可以自己从中提炼出真实的东西,也许这才是历史本来的面目。读这种文就像是买毛坯房,反而没有买装修过的房子那么多担心和怀疑。文字朴实平白,读起来非常亲切。问好作者,推荐阅读。编辑:刘福田【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80433】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4-07-29 15:41:09
  刘福田:读这篇文章时有个感觉,就好像面前有个老人在和你拉家常一样。确实,以前读小学初中时,就经常听一些老军人讲革命历史,说是讲革命历史,其实就和平常讲故事差不多,那些老军人大多是讲到哪里就是哪里,有时说着说着还会跑题,但因此更知道他们讲的都是实事,不可能有什么水分。看到这篇文我就在想,或者这应该也可以算一种文体,就是没有加工的原材料,读的人反而可以自己从中提炼出真实的东西,也许这才是历史本来的面目。读这种文就像是买毛坯房,反而没有买装修过的房子那么多担心和怀疑。文字朴实平白,读起来非常亲切。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2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4-07-29 15:41:50
  雪落黄河边 2014-07-29 06:22:18
   这是一篇纪实性的文学体裁,其中的主人公鲁智可以说是个革命功臣,可敬可爱,令人尊重!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3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4-07-29 15:42:28
  文友:霍飞鸿 2014-07-29 08:43:33 老军人讲革命史,生动感人,朴实亲切,拜读。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4 楼        文友:独上月楼        2014-07-29 16:03:00
  感谢鲁智将军参加【八一征文】大赛!
   这是他的第三篇作品了。
   我以为,这是三篇中最好的一篇。
   本文中的首长——第二位穿绿呢军装的人,不光平易近人,而且,把许多大道理讲得很实在,很到位,很有说服力。
   我在想,有多少普普通通的农家子弟就是像本文中的战士一样,因为党的教育,因为党的路线的指引,走上了革命道路,投入到革命战争的滚滚洪流中。
   虽然,从文学造诣上看,本文并不突出,但我们看一篇作品的优劣,除了文笔,更重要的是内涵。如果一篇作品,能让我们从中汲取营养,得到启迪,懂得了革命道理,促使精神成长,这篇作品就有了价值。
   我建议给此文推精!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