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剪烛西窗 >> 短篇 >> 江山散文 >> 【西窗征文·旧时光】不要逼我(散文)

精品 【西窗征文·旧时光】不要逼我(散文)


作者:风飞沙 进士,6187.7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714发表时间:2014-08-06 21:35:05

托尔斯泰说:“作家首先要有一个好屁股。”听了这句话,总算为自己离作家这个位置还远而找到一个很好的理由——最近一坐下来就觉得腰酸背疼。
   在家里呆得人都有些发霉了,看看好不容易放晴的天空,于是叫上女儿,撑了一把太阳伞,出门透气去了。走在路上,前面那群少男少女中有一个女孩娇滴滴的声音:“好晒哟,要是来一场雨就好了!”我埋头前行,想起前几日的大雨,想起如此众多因雨受灾的人家,真希望老天没有听见女孩的话。
   和女儿走到河边,那青石板的路上还残留着河水淹没过的痕迹,河边的一些店面还受着河水泛滥过后的影响,没法正常营业。我在为别人感到惋惜的时候,又为自己感到幸运——幸好我的家离这里稍远一点。
   天,竟不争气的又开始撒起泼来,打在雨伞上踏踏的声响让我和女儿逃亡似的往家赶。进屋的时候,才惊见脚上那双白色的凉鞋,不觉间全变了颜色,把伞放好,用毛巾擦了一下淋湿的那只胳膊。这时手机响起,是一个朋友打来的,说我们这里被淹,报纸、电视都出来了,问我是否安好……被人这样惦记是一种幸福。我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坐在电脑椅上,用空闲的那只手点开了QQ上闪动着的好几个小头像,差不多都是问我家里有没有被淹,现在好不好云云……
   看着那些或大或小或宋体或楷书传来的字眼,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眼泪很快模糊了我的双眼。和朋友通完电话,又一个QQ头像跳了出来,是秦氏家族宗亲的一个群主,我心里又一阵激动,还没看QQ信息上的内容我就猜想着——一定是问候是否受灾的。就在我用手指擦了几下眼睛细看信息的时候,我的心犹如刚发现白色凉鞋被雨水浸污时的感觉——难看、心痛!上面的信息,不由使我回想起去年的一些事:
   在去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看到我的几个好友都在一个网站参加了文学月刊的优秀作品参赛活动。在还未了解清楚活动的具体内容的时候,我把自己的一篇文章也拿出去参赛了。原以为参赛作品是由编辑或某些资深人士评选,不料却是由网络投票产生名次。就那么一个网站,人流量本来就少,再说我也不相信有谁会那么耐心地看谁的作品,很明显的,要想得名次,首先靠的就是人脉。这可是一个面子问题,我有一种骑在虎背的感觉,该怎么办呢?于是,我厚着脸皮在自己的QQ空间发了一条说说:“看着大家都去参加那个什么优秀作者,咱胆子肥,也去试试。望众亲友鼎力支持!”并附上了投票的网址。
   事隔一天,一个好友Q我小窗:“沙沙,你参赛了怎么也不说一声?若不是我去给山哥投票时看到有你的作品,还不知道你也参加了。你应该给大家说一说,不然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委屈地回复:“我已经在空间发了说说呀!”小窗里飞快传来了字:“那还不够,你得给大家留言,你想啊,空间的动态一闪而过,你只发说说很多人都看不见的。”我沉默少许,觉得为了我所谓的面子,去一个个地求大家,会不会也是一种扫面子的事?好友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态:“这没有什么的,大家都在拉票。而且我深信,大家都会去支持你,都愿意给你投票,仅仅是因为不知道你参赛了而已。”
   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鼓舞,我去给我的好友们留言,每一条回复都让我心里热乎乎的。七十高龄的深秋更让我感动不已,她说:“我虽然很少看你的文章,但我知道你的小说写得好。我不看,是因为我年纪大了,没那么多精力去看。但我愿意给你投票,你值得。”
   我一边和好友们聊着,一边看空间里不断传来的回复,很多好友都说投票成功,并露出一个开心或者胜利的表情。思玲的回复让我尤为甜蜜:“沙沙,原谅玲姐,今天才看见你的这条说说,现在在值夜班,明天回去给我网址,玲姐投上我喜欢的沙沙一票。”之后,玲姐不但自己每天给我投票,甚至还发动她的好姐妹一起投。即便在外出游玩时,也不忘用手机帮忙投票。我心疼玲姐的流量,叫她不用那样,回家方便时再投。玲姐反安慰我:“玲姐的流量多得很,你不用担心。咱们是好姐妹,今后有什么事需要玲姐做的直接说,别不好意思。”
   我的手一直没有闲着,我不断刷新着我的空间,又看到好友拉拉在她的空间发了一条说说,请好友们帮忙给我投票的说说。她的一个好友在下面说:“你还真是拉拉,拉票的拉。投票成功!”我会心地笑了,想要好好的写几句感谢的话,手抖擞了好几遍也没打出字来。
   同时,丁香也在她的空间发了号召好友给我投票的说说。小娴、紫玉、蓦然、萤火、流年的一些朋友、马帮的兄弟姐妹、还有很多很多支持过我的人……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的心情。尤其丁香小产修养中不忘每天的投票,萤火还在坐月子……我的嘴笨了起来,除了重复那句他们不要我如此客气的“谢谢”,就再也找不到什么词了。
   激动人心的时刻一波接着一波的来:荷塘在她的群里,一次又一次地发动群员给我投票。雪峰和雪儿在马帮的群里和邮箱里也发了我们参赛的事情。
   我的名次逐步上升了,越往上升,我的内心越膨胀得厉害,觉得文学月刊所要求的前三十名,我应该没有问题。但人的欲望往往会得陇望蜀,我希望我的名次能再上去一点,再上去一点……
   于是,我不仅仅发动网络上的好友,我还发动我生活里的亲友。我的表姐表妹,侄儿侄女,闺蜜和以前要好的邻居……我都玩笑加命令的请他们帮忙投了。我先生看我为了此事忘乎所以,也跟着热衷起来,给他的朋友和同事发短信,请求投票。那些平常不大上网的朋友,还回电问投票的方法。一些新参加工作的同事,每天用手机投上一票。这里面,有许多我不认识的人,能得到他们的关注,心里的滋味难以言表。
   玩手机我是一个菜鸟,怎么群发,怎么转发,我一概不懂。看到手机信息获得的效应,我先生又用我的手机来了一个请求大家帮忙投票的群发。飘很快就给我回复:“沙沙,我会每天给你投票。”冰也回复:“我会支持沙沙。”更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我以前上班公司的老总也回复:“好的!”还有小虫、秋日姐……
   刚看完信息,表妹打电话来:“我发觉不同的IP可以分别投票。我可以每天在单位投了又在家里投。”表姐打电话来:“我们都在给你投票的,你姐夫和你侄女都在投。”以前的邻居老廖打电话来:“你还行嘛!我有个朋友说你写得好,都在帮你投。”还有女儿同学的妈妈也打电话来表示支持和鼓励。
   我忙得不亦悦乎,嫂子又打电话来:“我已经邀请我的朋友一起投。”哥哥打电话来:“你看看你的票数是不是增加了很多,我找了秦氏宗亲的群主,他在群里宣传,群里的人都在投。还有一个宗亲,发动他大学的同学,一下子给你投了三百多票。”
   我被这满满的幸福陶醉得哭了,从来不知道,有这么多人对我好,有这么多人关心我!此刻,我已经不在乎能否获奖的结果了,我在享受这个过程。还有很多很多,每天默默给我投票的,我知名的以及不知名的朋友和亲人,你们的付出我都铭记,真的铭记!
   历经两月的投票结束了,我被排在了前五名。我没有妄想此次参赛可以给我多少奖金,但我也没有想到,这次参赛不过是文学月刊的一种手段,一种希望大家出钱订购的手段。
   当文学月刊的王主编找我的时候,我看着他的网名“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想了良久:他这是表明他自己对生活的一种态度呢?还是在提醒作者,你必须先要给予,才可以获得?果不其然,他跟我的谈话,问了我打算订购多少,还问我是否愿意出八百元搞一个彩色的个人宣传?在得知我不愿意出钱之后,就说我的那篇小说字数太多,要我换字数少的。我给了他好几个我文章的网址,他都觉得不满意。我倏然醒悟:“是不是不订购就不上稿啊?”他说了他们的苦衷,叫我好好整理,最后看情况。
   我不知还需要看什么情况,说来说去不过是看钱的情况。我的喉管辣辣生疼,用前所未有的速度打字:“我不想为难你们,也不想让自己待定。我是贵州人,贵州人有多穷你应该听说过。而我,更是贵州最穷的文学爱好者。所以,我选择放弃!”我也不知我自己穷就穷吧,干嘛还要把贵州扯进去?那些贵州的有钱人不找我麻烦才怪!
   把那串字发出去,我趴在桌上哭了好久,为自己两月来浪费的时间和表情;为白让亲友们操心;为自己的寒酸……QQ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哭泣,是一个很好的好友发来的,她也参赛了,问我是否要订购的事。我说:“拿我们的作品不给稿费也就罢了,还叫我们倒贴钱,这是什么道理?我不订购,我已经放弃了。”好友也觉得亏,还说她叫那个王主编的时候把字打错了,打成了“王主骗”。听了她这话,我破涕而笑:“对,就是王主骗!”
   这时秦氏宗亲群的群主说话了,祝贺我取得的成绩,说是为秦氏家族增光了。我的脸热辣辣的,赶忙跳出去谢谢大家,顺便说了几句客套话。我以为我谢过也就算了,想不到事隔半年之后,宗亲群主小窗给我,说参赛的事都过了半年,结果怎么样也没见我给群里的人一个交待。
   我对“交待”二字尤为敏感,心里想着我不是在群里已经谢过大家了吗?结果就是我得了第五名,这大家都知道的呀!想着我其余的亲戚和朋友以及Q友,都没有一个需要我交待,他们是我同宗的族人,反而要我交待,我有一种莫名的排斥感。但我还是耐着性子告诉了他:文学月刊要我订购,从我的心情和经济考虑,我放弃了。我再一次表示了我的感谢,并把那个王主编和我的谈话给他看。想不到他竟叫我把文学月刊发的证书给他看。我心里窝火,他这是要干嘛呀?以为我撒谎吗?我气冲冲走到客厅,倒在沙发上,不想理他。
   我先生脾气好,用手机把那证书拍了,从他的QQ传到我的QQ,叫我给宗亲群主发过去。我按照吩咐发了,以为此事就此了结。
   过了半月左右,我哥发来信息,说宗亲群主要给就参赛的事给群里一个交待。对自己的哥哥,我卸掉了所有的伪装:“他是不是要我感恩戴德三拜九叩啊?”
   发完了火,我把这事抛在一边,很快就被忙碌的生活淡忘了。然而,那个宗亲群主执着如怨鬼,几天前又小窗找我,还是那次参赛的事,要我给大家一个交待。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这是要搞文革吗?还揪住不放了,是以为我得了多少奖金隐瞒了吗?他为什么非要我去重复自己的尴尬?我有一种被人强迫需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衣服的愤怒和悲哀!要知道,那件事情我是多么得不想再被人提起!而他,却在我身上戳了一刀又一刀。
   我的嘴唇嗫嚅着,有想要骂人的冲动,啪啪啪在聊天框里打了一串字:“你家屋里失大火漂拖鞋。”我喘着粗气,用眼睛恨着那一串字,又用退格键哗哗哗地把那串字给删了。做了几个深呼吸,重新打字:“关于参赛一事我上次和你说过的啊!因为要叫我拿钱订购,我拒绝了。对不起大家,让大家失望了,浪费了大家宝贵的时间和热情。抱歉!”
   信息发出不久,我退出了他的群,也把他拉黑了。那鼠标移动的声音,就像啪啪打在我脸上的耳光——谁让你当初如此躁动!谁让你当初如此虚荣……

共 417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在通往文学的这条道路上,我们一样,累着并幸福着。当我们绞尽脑汁或者灵感来袭写就一篇作品的时候,我们的心情只有自己理解。在我们以业余写手游荡在网络的时候,我们同时也在为自己的文字寻找出路。一不小心,我们便步入一场又一场诱惑。世事纷杂,人心叵测。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打着文学这个幌子,来欺骗金钱。这篇作品,由近期的水灾聊起,回忆一起约稿骗钱的事件,在作者看来,“主办方”开出的条件的诱惑致使自己投入了太多的精力。这样尴尬的结局,我想,任谁都不愿再提起。这篇作品,表面在叙述一件单纯的骗稿事件,可再延伸一点,让我们看到这个世界的黑暗和罪恶。有些伤害,能这么叙述出来的时候,已经不算是伤害了。行走的道路上,总有这样那样的遇见,怀一颗明澈的心,看这个世界依然美好!远离纷扰,远离诱惑,重拾本真。爱文字的我们,做文字最虔诚的教徒!看到这样的事件,不禁让人感叹江山的纯净和美好来。这篇作品,更多的是那些无私的付出和温暖,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温暖,我信。一次惩戒,一次透彻的领悟,很本真质朴的作品,喜欢!推荐阅读!【编辑:温柔小娴】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607002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温柔小娴        2014-08-06 21:38:08
  沙沙,我知道那件事。也每天单位和家里为你投票。可没想到是这个结局。当初,你劝我,让我也参加。或许,我对自己,没有太大的要求,所以一直懒得去做。
   还好,否则,我和你一起伤心罢了。
   说出来,就好了。当初,你对我轻描淡写地说过,我没有体会到你的心境。现在,我忽然懂了。
   有些事,过去了就不再想了。
   今晚,你好像不在。晚安。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1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06 22:07:50
  谢谢小娴,一切尽在不言中。晚安!
2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4-08-06 22:42:55
  直率而真诚,带着敢于剖开自己的锋利解剖这个世界上的温暖与虚伪,这样的文字是我喜欢的味道。抱抱我的沙少,这样的事我怎么没听说,我是来晚了,还是太粗心,如果我看到这样的说说肯定也会跑着去。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2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06 22:43:26
  谢谢秋水,幸好你没去,你那么忙,结果又是这样,不然我又添了一份罪孽了。
3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4-08-06 22:47:37
  这样所谓的骗局很多,相信很多作者都遇到过,写文字是因为我们爱,希望发表是因为想证明我们的努力奋斗付出有价值,若要自己出钱来出书或订购,那这所谓的发表又有什么意义。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回复3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06 22:50:32
  感谢那次糊涂,看到了种种。许多值得我一辈子怀念,许多值得我一辈子谨记。
4 楼        文友:needing1981        2014-08-07 11:25:59
  文章从一个侧面描写了人性的虚荣,因为虚荣产生的一系列因果,然而这虚荣过去有现在有以后还会有,你有我有大家都会有,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主要是我们在一个一个虚荣中都学会了什么,下次遇到还会不会接着虚荣。还有,原来风飞沙是位女士啊!一直以为是位男士。
个人公众号:哲度末至
回复4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07 11:57:20
  谢谢needing,你说得真好。呵呵,没想到你今天才知道我不是男的啊!
5 楼        文友:夜雨寄白        2014-08-07 20:22:26
  不吃一堑,岂能长一智呢?好文!拜读.
回复5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07 20:29:52
  谢谢!
6 楼        文友:紫玉清凉        2014-08-08 17:21:01
  一路走来,冷暖自知。我们都是在自己个性里挣扎着的女子,太过敏锐的感知会伤人伤己。当一切情绪被诉诸笔端时,喧嚣立止,纷扰渐去,让我们干干净净重新开始。沙沙,记得爱自己!
紫玉清凉
回复6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08 23:24:26
  谢谢紫玉,这两天太忙太累,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
7 楼        文友:纳兰明慧        2014-08-10 21:23:48
  如果不是看到沙沙这篇文章,我几乎都忘掉那次的参赛了。个人宣传,作品见刊,乍看多么诱惑,但是细想,如果是你的文章足够出色,又何必用金钱去博取那些虚名。极具讽刺意义的是,《文学月刊》要咱出钱刊登的文章,后来经过修改,被别的地方杂志要了,稿费相当于《文……》当初索要的金额。问好沙沙,相信你的实力,祝多出佳作!
慧眼观世态,拙笔写炎凉。
回复7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10 22:49:16
  谢谢明慧,有的过去让我们不忍回忆,有的过去让我们又回味无穷——比如我们的情谊。祝明慧取得更多更好的成绩,拥抱!
8 楼        文友:清鸟        2014-08-16 13:24:06
  看了文章才知真正的内幕,当初坚持为你投票只是喜欢你的小说,没有想过其他,原来在兴奋和期待的背后留下的是伤痕
愿与你在茫茫人海中保留一份纯真与美好
回复8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16 14:27:55
  谢谢清鸟的支持,祝福你!
9 楼        文友:断肠崖居士        2014-08-21 15:50:53
  认认真真上当了一回!看我们的沙沙现在睿智了很多不是?精品就是奖励你的聪明的!一笑!
情动便近断肠崖 无情真乃大丈夫
回复9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08-21 16:18:38
  写这样的文,相当于一种发泄。肠崖老师见笑了,谢谢你对我的鼓励!敬茶!
10 楼        文友:山泉        2014-10-14 08:54:55
  喜欢文字的人,其实写字只是一种情感的宣泄或者释放,因为我们都不是专业写手或者作家。我们收获的,不仅仅是文字的愉悦,而是一份沉甸甸的情。
   恬淡世事,做好自我,快乐生活!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10 楼        文友:风飞沙        2014-10-14 09:17:08
  谢谢山泉老师,祝福秋安!
共 16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