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梧桐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长篇连载】那些安放的歌(一)

精品 【长篇连载】那些安放的歌(一)


作者:依心阁主 进士,10079.03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6241发表时间:2009-05-10 23:22:24

第一章:诺言散离了今生的梦
  
   引子
  
   《永恒的天空》
   爱,在无言中延续
   心,在呼吸中成长
   梦,在脑子里呈现
   我的天堂美妙不可言
   我的世界由我自己主宰
   我用双手创造人生
   创造属于我的爱情
  
   爸妈的眼泪
   烛光的微笑
   融合成一首永恒的歌词
   爱情在亲情中成长
   亲情滋润着爱情
   我的天堂音乐不断
   我的世界永不言败
   我牵手走向明天
   走向辉煌的天空
  
   心情的碎片复合了
   绝世美梦取代蓝色忧郁
   也许陌生的中途会是驿站
   也许永恒会是真心真爱
   我的永恒我用双手创造
   用明媚的笑迎接明天的太阳
  
  
   一首充满自信又略夹悲伤孤独的歌曲,慢慢地从人们的耳畔消失。唱这首歌的人,写这首歌的人,回归了平淡的生活步调,再无任何的纠扯。
   那场落花烟重的时节,我们都各自远离了最初的梦,奔赴最后的荣华。
   假若生命是一场无止境的逃亡,那么连绵不绝的爱给予了逃亡最大的力量,荣华给予了逃亡最大的闪光,那些闪光刺痛青春的寄语。那些寄语,曾经有过的童年时光,再次在跳跃的烛光中舞起。
   青春的片段,无止境地蔓延。生命必须逃过这场劫难,才能清醒,回忆才会复苏,烛光才会跳跃最终的骄傲。
   梦想丢失在来时的路上,拾不回来。每当人向前跨一步,拥挤的站台就会在别离中转身挥手,然后向前跑,向前冲,开始生命伟大的旅程。
  
   第一章 诺言散离了今生的梦
  
   1
   飞燕演唱会。星罗布红人馆。
   “飞燕,飞燕,飞燕……”馆内飞迷们正热情地挥舞着莹光棒,大叫着偶像的名字。那些飞迷实在太过热情,呐喊声可比三国混战时气势如虹的鼓声。馆外买不到票进不了会场的飞迷拿着偶像的大副海报失望地坐在门口。
   可以想像飞燕的人气要多高有多高。
  
   这是一个用红色地毯铺盖的椭圆形大舞台,舞台的周围摆放着清一色的黄菊。舞台的大背景是一张油画,画里有一片青草地,青草地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点点亮光,它的上空有一只展翅高飞的小鸟。
   笑脸盈盈扎着两个马尾辫白裙飘飘的少女站在舞台的中央,她的眼睛很大很明亮,她微笑的样子很好看,可比《唐伯虎点秋香》里秋香的庙前三笑。她双手握着话筒全身心地唱着歌。她的嗓音很好听,悲调中透着沙哑,沙哑中略带纯澈,仿若与世隔绝的凡间天使。
   歌毕,舞台上的灯光瞬间熄灭,璀璨的烟花在少女的头顶绽放。少女微笑的双瞢折射出万丈光芒,美妙绝纶,倾城倾国。
  
   袁鑫手捧玫瑰出现在舞台上,一束灯光斜照着他的侧脸,银白的耳钉闪烁着温暖的痕。台下的人惊艳于他深深的酒窝,怎会有男生酒窝出落得这般美?怎会有男生笑得这般美好笑得这般动人心弦?
   他穿着一件黑白格子的短衬衫和宽松的牛仔裤,台中央的少女接过他献的玫瑰,脸泛着红光,笑意更深。无数的镜头闪着亮光,各大电视台报纸杂志的媒体记者通通不停地拍着台上少男少女的拥抱。台下的歌迷观众更是不停地鼓掌,有的甚至吹着响亮的口哨。少男在少女耳边轻轻的说:飞燕,我爱你,做我女朋友吧!
   少女的神色万分惊愕,少男的吻轻轻的落在少女的唇边,淡淡的甜淡淡的伤。
  
   观众席上的蓝凯双手紧紧的捏着刻“闺妮”字样的大贝壳,他把贝壳捏得很紧很紧,仿佛要用尽他所有的气力。他双眼盯着台上少男的唇落印在少女的唇边,双手略微擅抖,然后他摊开掌心,紫色的贝壳上沾染丝丝的血,血顺着他柔弱无力的手滴落在他白色的裤子上,淡淡的无能为力的泪瞬间满眼。
  
   台上的少男依旧热烈地吻着少女,少女只是呆呆地站着,任凭少男的吻落在嘴边,脸庞。
   “袁鑫,你和飞燕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飞燕,你在拍户外广告时曾经说过你很爱你的男朋友,你说你和你的男朋友就好像是前世就注定好的缘。请问你说的男朋友是袁鑫吗?”
   “你们两人是不是已经要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婚期应该订了吧?”
   “做为公众人物,此时公开你们的恋情是炒作还是另有它因?”
   ……
   本以为记者提的那么多问题会让场面尴尬,没想到袁鑫却很开心,有问必答,可以看得出他心情相当好。飞燕从头到尾都没有回答记者的提问,她只是笑,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演唱会已拉下帷幕,观众早已散席,台上少男少女相拥的身影也早已消失在蓝凯的眼前。蓝凯还是静静地坐在最角落的位置。
   “蓝,你说过会陪着我到天涯海角,你说过你会和我永远在一起,你说过我们相爱的心是任谁也阻隔不了,你说过不管世事如何变迁,我们都不会分开的。有贝壳为证,我们会永远相依偎的,是不是?”
   昨天梦里,蓝凯梦到闺妮对他这样说。可是现在,闺妮和袁鑫在一起,到底梦还是欺人的,期骗了为爱情而伤痕累累的人。蓝凯心里明白这点,可是他就是放不开这段情。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啦?为什么总是一次又一次的为闺妮而伤心?为什么看到闺妮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的心就会加倍地疼痛。
   他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句话:寂寞与爱,本该分开,现实却演变成了一场暧昧的对白。
   那时看到这句话他就流泪了,他想他和闺妮之间到底是一场暧昧的对白,当暧昧退场,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成了空白的纸。所有抒写过的爱,所有演练过的情,所有在风中淡开的菊,所有在雨中开放的花,所有逝去的值得回忆的片断,都将割舍,所有的鸟鸣花语都将割弃原来的面具,回归最初的生活步调。
  
   主人,主人,电话来了,电话来了。
   “蓝总,飞燕和袁鑫在公司等你,是不是……?”电话里何秘书战战兢兢地说。(中午蓝凯发了很大的脾气,把桌上的文件统统散落在地,把玻璃杯摔了个粉碎。何秘书从来没有看到过他发那么大的脾气,显然有些吓到。)
  
   “嗯,我这就回去。”短短的说了一句话,蓝凯觉得有些可笑,他堂堂唱片公司的总裁,竟然为了公司的歌手而伤心。他轻轻地擦掉眼角的泪痕,笑了。他的笑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到底是自已爱过的女子,怎能说放开就放开呢?
   蓝凯把紫色的刻着“闺妮”字样的贝壳放进上衣的口袋。然后转身离开了星罗布红人馆。
  
   “闺妮,袁鑫,你们来了。”蓝凯淡淡的说。
   “嗯,今天飞燕的演唱会你都没有去,太不够朋友了?”袁鑫的拳头轻轻的落在蓝凯的胸前。
   “刚才有个重要的项目要处理,给担搁了,对不起。”蓝凯说谎脸不红心不跳,不愧为公司的总裁呀,果然历练得这般自然如是。
   “闺妮,听何秘书说刚才在红人馆表现得不错,他女儿也有去看你的演唱会,赞不绝口呢。”蓝凯还是习惯叫飞燕还没有成名之前的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才是真正适合她,也只有他才能配叫她真实的名。
  
   2
   秋风剥去落叶,去匆匆
   残花褪尽余香,无奈何
   轻舞飞扬弄秋月
   情凄凄,将归去
   水淡淡,欲留影
   吟唱前世之誓言
   颂读今生之爱恋
   梦难消融,魂难消魄
   望断花落满怀愁
   恰似晨钟暮鼓声
   梦里一个女子在高声唱着歌,我看不清她的脸。只记得她穿着古装特有的扮相,她的头发高高的盘起,头上戴着一根银色的簪子,风一吹簪子轻轻摆动。她的身后站着一个女子,那个女子长得和我一样的面容。唱毕,她回头看身后的女子。她说:“姐,望断花落满怀愁,瞧瞧,这一季的菊花开得愁味特浓。”
  
   我是白闺妮,艺名叫飞燕。这个梦境跟随了我多年,至今我都没有看清梦中唱歌女子的面容。我只是觉得很纳闷,为什么我总是会做同样的梦,而且一做就这么多年。好像就是从我十二岁那年开始做这个梦的。记得当时做完这个梦的第二天,弟弟不知为何一夜之间就变得很痴呆,不会说话只会傻傻的笑。
   现在我二十岁了,做了整整八年的这个梦总是困扰着我,让我心里堵得慌。我曾经跟我要好的朋友沈晶荣讲过这事,可她就是不相信我,她说我总是喜欢瞎扯蛋。我承认我有时候是喜欢瞎编乱造故事,可是这事是真实的。连她都不相信我,我也就没再跟任何人提起过。
   我本就不是迷信之人,一个梦哪能惊扰到我的生活。只是每天晚上做这个梦时我还是会觉得遗憾。为什么就是看不清梦中唱歌的那位女子的长相?
  
   “飞燕,林耐明天要来城里玩,我们都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一起去车站接他吧!”一大清早,沈晶荣就给我打了电话,她的嗓门够大的,本来意识还很模糊的我瞬间被她吓醒,电话掉落在了地上。
   “晶荣啊,我说你说话能不能小声点,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以后谁敢娶你为妻?”我说。
   “呵呵……”晶荣在电话里笑了开花,显然没有听到我说的话。这丫头肯定只顾想着林耐来时要带他去哪个地方玩吃哪些好吃的。
   “哎,晶荣,傻笑什么?我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
   “听到了,听到了。飞燕,记住哦,待会儿10:00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去。”
   我还没答话晶荣就匆匆的挂断电话,我再拨打过去电话那头一阵忙音,我又接连拨了五个电话,还是老样子。
  
   唉呀,真是糟糕,袁鑫跟我说现在我已是大明星了,轻易不能出去玩的,要是被记者知道肯定又要大作文章。特别是刚出道没多久的艺人,要是传出对自己不利的绯闻,那可很难在娱乐圈立足呀。我待会儿要出门可得好好打扮下,不然被记者认出来可就完蛋了。
  
   我翻找了衣柜里的所有衣服,每件都太过光鲜艳丽了,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所穿的。我那个急呀,看看手表,都9:40分了,看来我不能陪晶荣去接林耐了,心里真的很过意不去。我怕晶荣误会我,认为我做了大明星就要远离她们了。
   我本就不是城里人,我还记得和晶荣第一次来城里打工时的情景,当时我很老土,穿着暗黄色的妈妈裙戴着近视镜背着偌大的行囊满大街的跟着晶荣找工作。现在的我穿着光鲜时尚的衣服戴着铂金的项链背着LV的包包出现在各家杂志报纸的头版头条新闻。
  
   我不停地用双手抚弄着头发,不停地跺脚,每次我一紧张总是习惯用这动作。奇怪,我以前的衣服到底都跑哪里去了,怎么一件都找不到?
   我打电话给经纪人关可芯,她说我以前的那些衣服早就扔掉了。
   她问我怎么突然间要找以前的衣服?
   我说闲着没事做呗,瞎玩闹。
   她说飞燕,昨天演唱会辛苦你了,难得有三天的假期,你就好好休息吧!
   我说好的,我知道了,你也要好好休息。
  
   挂断电话,躺在床上,心里犯了愁。忽然发现衣柜的最底端露出一块蓝色的布料。我把顶上的衣服裙子通通拿开,就看到了一条蓝色的布裙,配着蓝帽和蓝丝巾。
  
   心里的那个乐呀,简直无法形容。我穿上布裙戴好帽子就听到门铃响。打开门便看到蓝凯。
   他说:“闺妮,我想跟你谈谈,可以吗?”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我一口回绝了他,关起门来。背靠着门我依然能听到他呼吸的声音,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令人心疼。我潸然泪下。
  
   叮,叮,叮。两分钟后门铃又响了。
   “我说你有完没完,怎么这么烦呀?”打开门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门口站着晶荣,她一脸不解的看着我。她说飞燕,你怎么哭了?
   “没事儿,就是有点想念林耐,都好久没看到他了。”
   “瞧你,都是大明星了还哭。你的眼泪现在可值钱啦!要哭也得拿着盆子接呀。”晶荣调侃道。
  
   10:10分,我们看到了林耐,他一下车就朝我走过来,并且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当时我特尴尬,要知道晶荣就站在我的身旁,她和林耐从小就玩在一起,在村里朋友们的眼中他们是青梅足马两小无猜的一对儿。现在林耐下车第一个拥抱的却是我,多少让我有些吃惊。
   “闺妮,这么大热天的,戴口罩干嘛?”说完他摘下我的口罩,顿时有很多的人朝我走过来。
   我听到人群里有两个小姑娘在叫我,她们握着我的手。她们说:“飞燕,你就是大歌星飞燕。然后我就看到几个端着射像头的记者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他们拼命的拍着照。
  
   “林耐,你这下闯祸了。”我听到晶荣的声音,然后她快速的开着她红色的大众车来到我们身旁。
   “飞燕,林耐,快点上车。”晶荣把车开得很快,不多久我们便甩掉了那群狗仔队的记者。
  
   “闺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么多人叫你飞燕?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记者要拍你?”林耐问。
   “林耐,闺妮现在是大名星了,你还不知道呀?她参加了‘梦之乐唱片公司’举办的歌手比赛并获得了冠军。而且她还在星罗布红人馆举行了个人演唱会哦,她的艺名叫飞燕。现在连我都习惯了叫她艺名。”晶荣说。
   ……
  
   新闻媒体的速度果然有够快和新,飞燕上午发生的事几家大报社下午就播报了消息。袁鑫是在晚上的时候拿着一大捆报纸出现在飞燕面前的。他发了很大的脾气,把那些报纸甩在桌上就走开了。
  
   月亮不知为何今夜暗淡无光
   星星不知为何今夜没有出现
   我想在这浪漫的灰色地带
   为你献上一首歌
   但是你并不领情也并不快乐
  
   自由的天堂听你说
  

共 706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演唱会、歌手、爱情以及爱情纠葛,这些元素放在一起,足以展开一场华丽的“青春剧”。主人公们一一出场,一切都在“对号入座”《那些安放的歌》已拉开序幕,开场了。值得期待的“青春剧”,可重点关注。【(推荐理由:文笔轻盈流畅,情节三波九折,人物刻画细致到位,再有歌词串在其间,增加了文章的动感和韵律。)编辑:司药】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5113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司药        2009-05-10 23:39:04
  一场大戏开场了,期待~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2 楼        文友:司药        2009-05-10 23:40:08
  小阁子出手不凡呵,佩服。看你运笔的气势,像极了导演,嗯,导演,就是这个感觉:)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3 楼        文友:依心阁主        2009-05-11 14:09:09
  嘿嘿 司姐姐夸得我都不好意思喽,我是导演的助理身边提鞋的丫头。
依心做人,依心做事
4 楼        文友:擎霄        2009-05-12 02:02:16
  感情真挚、细腻,文笔流畅,欣赏!期待更多佳作!
据说,看过偶滴文章并能留下评论滴人,会被幸运女神眷顾…… tel:18653282033,QQ:691683305
5 楼        文友:擎霄        2009-05-12 02:02:46
  以小见大,细微之处显神奇,佩服作者的深厚功底!
据说,看过偶滴文章并能留下评论滴人,会被幸运女神眷顾…… tel:18653282033,QQ:691683305
6 楼        文友:依心阁主        2009-05-12 22:43:00
  擎霄好,谢谢你的点评和支持,呵呵
依心做人,依心做事
7 楼        文友:黄河飞瀑        2011-12-30 18:58:52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黄河飞瀑
8 楼        文友:黄河飞瀑        2011-12-31 21:32:53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黄河飞瀑
9 楼        文友:黄河飞瀑        2011-12-31 21:32:59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黄河飞瀑
10 楼        文友:黄河飞瀑        2011-12-31 21:33:05
  木心在写鲁迅的一篇文中曾说:“虔诚的阅读是最好的纪念”。是的,当我们无法再与木心相视一笑时,我们还是得回到自己的书桌前,拿出他的书,好好地阅读他、评说他,并藉以返观我们自身,这是对木心最好的纪念。
黄河飞瀑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