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当我遇见你(同题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当我遇见你(同题征文·小说)


作者:燕剪春光 进士,8641.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7164发表时间:2014-09-27 09:47:06

【流年】当我遇见你(同题征文·小说)
   “鹃儿,明天是端午节,你把肖林带过来让老妈相相面吧。”
   春红一边裹粽子,一边对正要出门上班的女儿说。她五十开外的样子,模样周正,说话柔声细气。
   鹃儿愣神了一下,回过味来,笑靥如花。“姆妈,你同意我跟肖林处对象了?”
   “女大不由娘啊!见了面再说吧。”春红没有抬头,一双手仍在不停地侍弄粽子。
   大前天,鹃儿兴冲冲地告诉春红:“姆妈,我有男朋友了,是我的同事,叫肖林。”
   春红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什么?他姓肖?不行!”
   鹃儿好生奇怪。在她的心目中,妈妈虽然是农村妇女,没什么文化,但比一般有文化的人开明得多。平白无故的,她怎么对姓肖的有成见呢?母女俩一向心意相通,像朋友一样无话不谈。为此事两人心里有了隔阂,两三天没有好好说话。
   春红轻叹一声,嘟哝了一句:“唉!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鹃儿没有听到妈妈后面的话,她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哼着轻快的小曲,转身就没了人影。
   裹粽子是一项技术活。年轻的时候,春红裹的粽子在村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好。她先把两张大粽叶叠在一起卷成漏斗状,舀入适量调配好的糯米,边用筷子戳紧,边添加糯米,待漏斗里密密实实地灌满了糯米后,用一张小一点的粽叶封口。只见她用力一按,又一折一卷,再用绳子紧紧地扎住三角形的粽头,一只立体的长三角形的粽子就成功了,看上去,简直是一件精致的工艺品。她的双手灵巧地在粽叶、糯米、麻绳之间穿梭,像变戏法一般,不多会功夫,一大串碧绿玲珑的粽子就挂在椅子背上,好似一串有棱有角的翡翠珠宝。
   春红第一次见到肖钢是在端午节的前两天,她正坐在大门外裹粽子。初夏的阳光温柔地照在她身上,暖洋洋的,映得她脸颊绯红。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栀子花芳香,让她微微有些陶醉。栀子花,是她清早上山放牛、打猪草,顺带采来的,用玻璃瓶养着,放在窗台上。
   “好香的栀子花!好漂亮的粽子!”春红心里一惊,谁的声音这么好听?不熟悉呀!抬头,眼神与一陌生男子明亮的眼神对接。她慌乱地站起来,又低下头去,两手不停地绞着胸前的大辫子,脸颊开始发烫,然后向耳根、脖颈蔓延。
   春红长到二十岁,连三里外的集镇都很少去,整日在家里带孩子、做家务、做女红,她从来都不知道男人也可以长得这么好看,男人的声音也可以这么好听。她十岁左右,曾经跟着爹爹去集镇上看过一次戏。这男人跟那个唱小生的有得一比。
   陌生男子亲切地微笑着,向春红伸出了手,“我叫肖钢,是来西舍村搞土改工作的。你是春红同志吧?村长跟我提到过你,说你有一对又粗又长的大辫子,勤劳能干,思想上积极要求进步,是一棵难得的好苗子。”
   他这一夸奖,春红更紧张了,脸上都冒出了汗来。见春红这样一副扭扭捏捏、羞羞答答的模样,肖钢也莫名地尴尬起来。他缩回了手,人钉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是土改干部同志呀!到屋里坐坐,喝碗茶。”春红的婆婆,不,也是春红的姆妈抱着小孙子回来了。
  
   二
   “妈,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刚上小学的鹃儿偎在春红怀里,用小手半掩着嘴巴,凑近她的耳朵问,“怎么别人有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我只有爷爷奶奶呢?”
   “这——”以前两个儿子小的时候也问过类似的问题,她都是敷衍过去。长大了,他们自然知道了。这次,她还想敷衍,“你的外公很早去世了,外婆改嫁了!”
   “改嫁了,那还是有外婆的呀!不是吗?”鹃儿不依不饶,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那是春红内心深处一块永远的伤疤,是深深扎在她心尖的一根拔不掉的刺,即使不去揭开伤疤,不去拔那根刺,她的心也会时时隐隐作痛。
   春红刚出生八个月,她的爹爹,一位受人敬重的乡村私塾先生,因肺病英年早逝。一年后,她的姆妈带着她改嫁到西舍村。
   继父段兴宝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因为穷,到三十岁还没娶上老婆。春红的姆妈虽然是梅开二度,但模样生得俊俏,脑子好使,性情温顺,段兴宝如获至宝。爱屋及乌,他对春红也视若己出,宠爱有加。即使后来有了亲生的儿女,对春红依然不分彼此。
   春红确实惹人喜爱。从小她就特别乖巧,懂事。三岁的时候,弟弟欢狗出生,她会帮着摇摇篮,咿咿呀呀地唱儿歌哄欢狗睡觉。五六岁的时候,二弟欢牛出生,姆妈忙,基本上是春红带两个弟弟。人们在村前村后,常常看见小小的她,左手拉着欢狗,右手拉着欢牛。有啥好吃的,她从不跟弟弟们争,颇有一种当姐姐的派头。从七八岁开始,她的任务不仅仅是带弟弟,还要帮忙做家务,扫地、洗衣服、择菜,甚至放牛。到了十五六岁,她更是成了爹妈的左膀右臂,除了山上砍柴、耕田种地等重活,她什么都会做。心灵手巧的她,还做得一手好女红,做鞋、绣花、纺纱织布,她一学就会,上手就精。这时候,她已经出落成了一个俊俏的花季少女,眼睛水灵灵的,像一汪清澈见底的湖水;脸上白里透红,像即将成熟的苹果;声音清脆婉转,说起话来像百灵鸟歌唱。周围十里八村的媒婆,快把她家的门槛踏平了,可继父和姆妈总是以“我家春红还小,还不考虑成亲的事”婉拒。
   春红听到爹妈的话,心里暗自高兴。眼见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们,一个个早早地成亲,那些连面也没见过几次的崽俚得,转眼间成了她们的男人。没多久,孩子便出生了,从此像个母猪,不停地生儿育女,再也没有一天舒坦的日子。她不想那么早嫁人,做女崽俚多好,跟爹爹姆妈、弟弟妹妹们在一起多好。
   春红十八岁那年,继父染上了风寒,一病不起,而姆妈刚刚生下最小的妹妹珍儿不久。她一下子成了家里的主心骨,里里外外全靠她打理。
   一天的后半夜,爹爹的咳嗽声把她惊醒,她焦急得再也睡不着,黑暗中对着天花板发呆。她跟二妹睡在爹妈的隔壁,隔着一层木板,爹妈房间的丁点动静都听得一清二楚。
   “红他娘,我这身子骨怕是不行了,这一大家子全指望你了。幸好红儿能干,不然这个家还不准成啥样呢。明天请德旺叔公保媒,再找光子选个吉日,把欢儿和红儿的事办了吧。这样确实委屈了红儿这孩子,但也是没有办法呀!万一哪天我两腿一蹬,这个家——”
   爹爹咳得说不下去,拉风箱般地喘着气。姆妈拍着爹爹的背,压低声音说:“这事还没跟红儿提过呢,我估摸着她会不乐意。我心里也一直打鼓,他俩可是亲姐弟呢。”
   “亲姐弟咋啦?又不是冇先例。你看冯村的远量家,去年同母异父的兄妹圆了房,今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红儿不乐意也得乐意。自古以来,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冇得商量。”爹爹好像生气了,说话声音一抖一抖的,说完又是一阵猛咳。
   这番对话,隔壁的春红听得真真切切,她如遭五雷轰顶,霎时辨不清东南西北、白天黑夜了。欢狗,那是她弟弟呀!说实在话,她一点都不喜欢他。他木讷、胆小,一点不像个男人。十几年来,她照顾他,爱护他,完全是因为他是她弟弟。弟弟转身要变成自己的男人,这,这叫啥事呀?老天啊!她死劲用被子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无论怎样反抗,哭闹、绝食,皆无济于事。几个月后,在父母的一手操办下,春红和欢狗圆了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像一道紧箍咒,就这样决定了春红一生的命运。
  
   三
   “妈,肖林来了!”鹃儿仿若一只蝴蝶,翩然飞进门,后面跟着一个器宇轩昂的年轻男子。
   春红刚打开高压锅,嘴巴正呼呼地吹着热气,眼前朦朦胧胧的。看到肖林,她一下子呆住了,脑子里恍恍惚惚的,两个身影在交替重叠。这不是肖钢吗?他怎么来了?不对,他是肖林,鹃儿的男朋友。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阿姨好!端午节快乐!”说完,把两包点心轻轻放在桌子上。
   真像,连声音都是一样的。不会错,肖林一定是肖钢的儿子,我的预感没有错。天下真小,鹃儿偏偏喜欢上了他的儿子。
   “妈,你发什么呆呀?肖林叫您呢。”鹃儿跑过去,摇晃着春红的胳膊,撒着娇。
   “呃呃,来客人啦。鹃儿,你自己拿粽子招待客人,我有点不舒服,去房间歇一阵。”春红褪去围裙,擦了擦手,对肖林点点头,摇摇晃晃走进了房间。
   “阿姨身体不太好吗?”肖林问鹃儿。
   鹃儿摇摇头,脸色阴了下来,若有所思。
   妈妈一向身体很好,几乎没有生过病。莫非她见到肖林,觉得不满意,故意躲开他?不应该呀!肖林长得不难看,人也有礼貌,还给她带来了礼物。她怎么只看了人家一眼,就给判了死刑呀!
   鹃儿脑子在寻思,手脚也没闲着。她把粽子端上了桌,还拿了一小碟绵白糖,招呼肖林吃。
   “我姆妈包的粽子不甜也不咸,也不是碱水粽。吃的时候要蘸点白糖,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听我爸说,他以前在乡下吃过一种粽子,外形像立体长三角形,包得很结实,放好多天都不会馊,也是就着白糖吃。”
   鹃儿剥开一只粽子,蘸好了白糖递给肖林。肖林轻轻地咬了一口,用舌头轻轻搅动,慢慢嚼着,“嗯,真好吃!还真像我爸说的那种粽子。一会儿我带两个回去给我爸尝尝。每到端午节,他老念叨这种粽子,可一直寻不着。”
   思维敏锐的鹃儿似乎从肖林的话里捕捉到什么,急忙问:“你爸以前在乡下工作过?在什么地方啊?”
   肖林沉思了一会,不太确定地说:“他去过很多地方,我记不清名字了,好像有一个叫西—西什么村。”
   “西舍村!是我们西舍村吧?”鹃儿激动得大喊,把房间里的春红吓了一跳。
   肖林恍然大悟,“原来我爸在你们村工作过。真巧啊!哈哈哈!”他毫无城府地笑起来。
   春红在房间里再也呆不住了。肖林果真是肖钢的儿子。三十多年不见,他现在怎么样了?如果让鹃儿跟肖林继续交往,我跟他以后就是儿女亲家,那怎么相处啊?如果不让他俩交往,不是伤了两个孩子的心么?我年轻的时候,不能给自己的婚姻做主,完全是由父母包办。现在的年轻人自由恋爱,我哪能做棒打鸳鸯的事呢?可是——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春红从房间里走出来,肖林关切地问:“阿姨,您好点了么?要去医院看看吗?”
   春红微笑着摇摇头。她用塑料袋装了一袋粽子,递给肖林。“小肖啊,你爸爸喜欢吃这种粽子,你多拿几个回去,让你妈妈也尝尝。”
   肖林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阿姨,我妈早就不在了。我是我爸带大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春红感觉自己说错了话,窥探了人家的秘密,涨得满脸通红。
  
   四
   那一年,肖钢来到西舍村搞土改,像一束阳光照亮了春红的生活。
   夜校里,肖钢教大家识字、学文化。她是最好的学生,短短的时间里,摘掉了文盲的帽子,成为乡里的学习标兵。不久即被提拔为西舍村妇女主任
   会场上,肖钢侃侃而谈,从新中国到社会主义苏联,从马克思主义到毛泽东思想,从婚姻自主到移风易俗……他懂得那么多,都是春红闻所未闻的知识和道理。
   从他那里,她明白了什么是童养媳,什么是包办婚姻,什么是自由恋爱。自由恋爱,多好啊!喜欢谁就跟谁成亲,两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干起活来有使不完的劲。
   在春红的心里,肖钢成了神,一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神。她不敢跟他说话。当别的媳妇和闺女跟他谈笑风生的时候,她总是远远地观望着,脸上洋溢着淡淡的笑意。每次迎面相遇,肖钢向她投来异样的目光,引起她一阵激越的心跳,脸一红,低着头急急忙忙从他的身边逃走。过一会回头张望,又遇上了他滚烫的目光,把她的心烧得很痛,很痛。
   如果不是那次去县城开会,她大概永远不会跟肖钢有什么瓜葛,永远不会体会肖钢对自己那份炽热的感情,永远不会知道肖钢早已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早春二月,全县召开三级干部大会,每个村派三人参加:工作队干部、村长、妇女主任。规定没有特殊情况的不准请假。
   春红是妇女主任,她的儿子快两岁了,断了奶,有老人帮忙带着,她没有请假的理由。
   村长是春红的本家大伯,五十多岁了,腿脚不是很强健,走不了长路。
   西舍村只有肖钢和春红两人去开会。当然,他们是跟着大队里的大部队一起行动。
   从西舍村到县城有八十多华里,没有车,只有靠两只脚步行。前一天晚上吃过晚饭动身,第二天早上九点赶到了县城开会。下午五点散会,吃了饭再往回走,差不多天亮回到家。
   春红毕竟是女同志,第一次走这么长的路。走着,走着,就跟大伙拉下了一段距离。尤其是回程的时候,她的脚底起了泡。肖钢帮她拎着包袱,一次次停下来等她。
   当他俩并肩走在马路上的时候,春红的步伐明显变得轻快,与肖钢的步伐协调一致。肖钢不时侧过头,痴痴地打量她。她依然只是羞怯地笑笑,并不说话。
   那晚的月亮又大又圆,不紧不慢地伴随着他们,洒下一路的清辉,照亮他们前行的路。

共 1156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编者按】在特定的社会背景下,一个面对婚姻、责任与爱的矛盾时,主人公该如何抵抗、挣扎、取舍、最终把握住自己人生之舵的凄美又充满温情的故事。春红,一个开明,能干,有担当的农村女子,却又命运多舛,婚姻不得自主又不得不屈从现实,当一切阻碍消逝时,她又敢于迈出追求新生活的一步,成全了鹃儿与肖林的爱情,也主动来到了需要照顾的儿女亲家即昔日恋人的身边,一起安享晚年。这位农村女子的身上,有传统孝道的思想,更有隐忍开明的性格,闪烁着人性的辉光。幼时的春红失去父亲,跟着姆妈改嫁到西舍村,开始了另一段贫穷却快乐的童年时光。她乖巧懂事,继父视其为亲生,她也善待继父与姆妈生下的弟妹。花季年纪,春红虽有抗争,但还是被迫嫁给了同母异父的弟弟,开始了没有爱情的婚姻,她操持家务,她生儿育女,过着农村女子的刻板生活。她以为,孝道与责任,是义务,也是做人之操守,并成为她做人行事的准则。当西舍村迎来新气象,土改运动,夜校学习,让没见过世面的春红接受了新思想,一颗春心也被叩醒了。有夫之妇的春红与才气过人的肖钢相恋了。于是,早春二月,县城开会回程路上,在那个月圆之夜,春红与肖刚情不自禁的“野合”了,这是两颗心的爱的表达与释放,是全身心卷入的一次生命之爱,散发出一种野性的美。当爱情姗姗来临时,她已为人妇,亦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上有老下有小,她只能放手肖钢,压抑自己的情感,滞留在了那个贫寒而残缺的家里,接续那委曲求全的姐弟婚姻。春红的留下,既是特定历史时期农村愚昧思想的展现,也是农村女子 “孝道”的体现。肖钢走了,带着春红的粗辫子和爱。初遇的美好,以黯然的别离收场。一别经年,他们再度重逢,因了儿女亲家的缘分。尽管恋人肖钢高位截肢,家境也并不殷实,没了现实牵绊的春红,却毅然决然来到了恋人的身边,两家人合二为一。燕剪春光的小说,秉承着“文字+形象+思想”的写作方式,自觉持守一以贯之的写作信条:擅于从真实的生活土壤中,把握每一个人物和事实,以连动的故事推动情节的发展,顺叙、倒叙、插叙转承自然,文气贯通,技法灵活,有正面细描,有侧面烘托,有环境速写,有人物工笔,心理带着俚语的对话,从而刻画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动态丰满的春红,热情渊博的肖钢,敏感聪慧的娟儿,青春讨喜的肖林,朴实愚顽的继父,美丽隐忍的母亲,一个个丰满的人物形象,无不真实可信,又穿透了人性。最值得称道的是传神细节有两处。一是春红展示她的绝活——包粽子;二是恋爱中的春红,笑嫣如花的表情与动作,以及与肖钢身心交融的美好。生活细节和心理细节双线并进,读者不由自主就进入了故事情节,伴随着主人公春红的情感之旅,在纷繁的相遇中相遇——孝道与自由的相遇,情感与理性的相遇,爱与责任的相遇,道德与良心的相遇……然后,唏嘘,沉吟,思考,涌出不可言说的感动。一言以蔽之,燕剪春光凭着“直觉书写,感性抒情,理性思考”成就了一篇触及灵魂的现实力作,服从心理真实,又拓展了人性厚度,直逼农村婚姻的本相,从而拓展和提升了思想高度。力作,倾情推荐。【编辑:芦汀宿雁】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928002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风逝        2014-09-27 09:51:55
  感谢您为流年庆典送上的真诚的礼物,预祝美文成精!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09-27 09:52:30
  燕子姐姐,你好棒。
   春红,一个写活了,写绝了的中国新女性,她既具有传统美德,又充满了时代的节律,爱就敢于牵手恋人,即使是重逢,即使是夕阳了。
   遇见,是初遇的爱,是重逢的牵手,更是人性美的绽放。
   期待精品,期待绝品。
网名芦汀宿雁,60后。行走山水,虚极静笃。与书相伴,恋字成痴,以散文、随笔居多。
3 楼        文友:舒妹夫        2014-09-27 09:56:58
  值此“逝水流年”成立三周年之际,我谨代表流年的家属给以最热烈的祝贺!并对流年的全体同仁为流年的“欣欣向荣和流光溢彩”付出的辛勤努力和做出的卓越贡献,表示由衷的敬佩和崇高的敬意!问候作者,祝写作愉快!
4 楼        文友:        2014-09-27 09:57:41
  今天是“逝水流年”三周岁生日,在此,祝“逝水流年”的文字越来越精!越办越好!
  
   问好春姐姐。
你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万里路。
5 楼        文友:清影儿        2014-09-27 10:09:48
  欣赏您的佳作,今天是逝水流年成立3周年,感谢您参加三周年庆典,《当我遇见你》三周年征文活动,祝福您愉快!
6 楼        文友:风逝        2014-09-27 10:19:44
  姐姐,今天这个喜庆的日子,安静不下心,等慢慢来品读,先暂时占个位子。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7 楼        文友:孤独舞者        2014-09-27 10:34:37
  春光姐姐,流年的大姐,给予我的是温暖与鼓励。
   很庆幸,能在流年和姐姐相遇!
8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14-09-27 10:39:54
  当我遇见你。
   是流年三周岁收到的最温馨的礼物。
   这一份遇见,是树的纹理,我坐在树下,用心倾听。
  
   在最美的流年遇见最美的你。
   是我一生最绚烂的邂逅。
   我才明白,我之前的所有日子都是为了这场遇见,我之后的所有日子都是为了记住这场遇见。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
9 楼        文友:风逝        2014-09-27 10:42:09
  感谢与美丽大气知性理性的老姐相遇,这份美好,美丽一生……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10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4-09-27 10:51:11
  我们都期盼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缘份都能明媚在阳光下,绽放在春风里。
   也希望,所有的美丽遇见,都是缘份的使然。
   无论早或者晚,终将遇见!
时光是一朵清澈的回忆
共 31 条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