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情感小说 >> 嘤咛

精品 嘤咛


作者:红泥 布衣,328.5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550发表时间:2014-09-27 22:02:17
摘要:为我家的两只虎皮鹦鹉写的

清晨,嘤嘤被头顶上飘下的一片梧桐树叶扰醒,她没有睁眼,她已经养成了习惯,早晨醒后必须再眯会儿,她并不象别的鸟儿一样,睁眼后第一件事就是喳喳地叫。
   “聋子,”嘤嘤似乎还没有清醒,她梦呓般地叫了叫。
   没有任何声音,耳中只有风吹进笼子的声音,那片梧桐树叶被风从笼顶上吹了下去,经过防盗窗时发出了轻微的一点声响。
   “聋子,”嘤嘤把喉音改为了腹音,睁开了她那双忪醒的美丽的眼睛,虽然眼里还没有任何的灵动,却大而迷离。嘤嘤动了动慵懒而丰韵的身躯,耳边仍然是一片静寂,只听到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怎么没有聋子及时憨厚的应答声。
   嘤嘤的眼角凉凉的,不会有了,再都不会听到聋子的叫声了。
   嘤嘤一直不喜欢聋子的声音,虽然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在聋子消失了好长时间了,耳朵里仍然会不时传来聋子那不紧不慢、不愠不火的鸣叫,更是在晚上睡着,聋子就会来,看不清脸,只是模糊地扇着翅膀,不紧不慢、不愠不火地和她吵架。
   聋子其实不叫聋子,他叫咛咛,他俩的名字是女主人起的,女主人喜欢看书,常看到她在屋子的长长的阳台上,也就是放嘤嘤咛咛所住笼子的地方拿本书,惬意地坐在白色的藤编秋千上,有时右手上还有零食,边看边吃,也有时候,女主人会抑扬顿挫地读书,边走路边读。嘤嘤和咛咛的名字就是在女主人一次读书后才有的。当她的脸凑近笼子,用温柔的可以滴出水的声音叫嘤嘤、咛咛的时候,嘤嘤喜欢上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嘤嘤还是只叫咛咛聋子,她觉得咛咛这个名儿太浪漫,对聋子来说,根本就是莫大的浪费。
   聋子这个名字其实也不是嘤嘤给起的。
   那是他们还在花鸟市场的时候,嘤嘤同十几只虎皮鹦鹉住过来的时候,聋子已经在里面了,聋子的体格要比其他的大些。一群虎皮鹦鹉们叽叽喳喳地闹着,笼子里的空气并不好,纷飞的羽毛,食盒里有着异味的水,还有令人生厌的粪便。嘤嘤对被陆续买走的同类心生羡慕,她渴望逃离这污浊的群居生活。
   嘤嘤不爱凑热闹,她是骄傲的,打一出生她就是与从不同的,别的鹦鹉都是迫不及待地钻出壳子后,嘤嘤才不紧不慢地探出小脑袋,虽然眼睛是睁不开的,但她似乎对声音有着特殊的爱好,弱弱的叽哼声富含着柔软的甜美。
   嘤嘤的羽毛是那种浅绿色的,背上有均匀的像麻雀羽毛的麻色,带着健康的光泽,小巧的鼻子下两撮浅蓝色的细细的羽,终归嘤嘤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她知道,她不属于这里。
   聋子也不爱讲话,但这于骄傲豪不相干。聋子年长,天生耳朵不灵敏,嘴也笨,声音粗低,还有些结巴。
   当嘤嘤心境颇佳时,会用自己独特的噪音低声吟唱,聋子不知是陶醉入迷,还是的确是耳笨,总之别的鸟儿在咛咛耳边叽喳嘻笑了,他仍然目光深远、无动于衷,于是所有鸟都叫咛咛聋子。而嘤嘤觉得,咛咛是真的聋子,还有他的行动,不是不灵活,简直就是笨拙。
   鸟儿的命运向来不在自己掌握之中,他们任人摆布,随人们的大手一抓,就决定了他们的终身大事。如果说哪只鸟儿想按自己的意愿选择另一半,那将是多么荒诞、多么可笑的事情。
   嘤嘤也曾无数次幻想过这样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若是其它的鹦鹉也便罢了,可偏偏是聋子,她从来没有认真注意过、从来没有正眼瞧过的、连讥笑都懒的去想的聋子。嘤嘤在回家的路上一声未吭,对提着她和聋子的小男孩子胖乎乎的手指的撩逗没有任何反映。咛咛还被惊到似的顺着白色的杆儿来回移动,嘤嘤只是站在杆儿的中间。
   男孩子失望地告诉妈妈:“去换一只吧,这只绿色的小鸟似乎是傻子。”
   嘤嘤听到时心里起了些涟漪。
   “她只是年龄小些。”女人悠悠的声音传进嘤嘤耳朵,嘤嘤加快跳动的心像是被凉水浸过一样,成了冰水。不过,她还是喜欢女人的声音和她身上浅绿色衬裙飘散出来的清香味儿。
   这是个怎样的家呀!浅绿色的窗帘下一座鸟巢似的白色的秋千是女人经常坐着发呆和读书的地方,头顶上银灰色的晾衣架可以随着人手的摇动上下升降,五颜六色的衣物能被从窗子里吹进的风吹得衣袂飘飘,风中夹杂着窗外的清香。春天叶子未长出时是桐花淡淡的香,夏季初到有椿树米状的小花散发的香气,还有窗子下面木槿花和石榴花的味道。嘤嘤被小主人提进这间位于一层的楼房的阳台上时,爱上了这个美好的家。只是在满身有着蓝色羽毛的咛咛用粗粗的声调歌唱时,嘤嘤会心烦意乱,会扑扇着翅膀表达自己的不情愿,她经常会怨聋子惊扰了这浪漫的气息。
   聋子对嘤嘤有种莫名的畏惧,他觉得嘤嘤的美丽令人窒息,是那种无法用“漂亮”来表达的遥不可及的美,虽然她就近在眼前。
   每次小食盒里有了小米时,他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当受不了瘪瘪的肚子发出饥饿信号时,咛咛会悄悄移到嘤嘤身旁,将头探向食盒,偷偷啄几粒被嘤嘤溅出的米粒,可马上就会迎来嘤嘤迅速的灵活的喙,啄向自己的脑袋,那种疼不只是在头上,咛咛一般情况下都是等嘤嘤吃饱了,飞上杆儿去玩儿的时候才去吃剩下的食物。咛咛有段时间也为自己的窝囊懊恼过,可一听到那天籁般的鸣唱,咛咛觉得值了。
   嘤嘤天性中的不安分在遇到了聋子后更加的显现,在鸟笼小小的空间里,嘤嘤就是女王,聋子是什么,嘤嘤从来都没想过,而聋子也认为嘤嘤是自己心中无可替代的女王。
   嘤嘤的不安分总是表现在食盒中小米不够她施舍给聋子时,她就怂恿聋子用喙使劲啄开拴着笼子门的红色的绳子结成的蝴蝶结,聋子呢总是心甘情愿做这些苦力。聋子无疑是聪明的,他总是可以很快的做完这项苦力。
   绳子被解开后,就是嘤嘤与咛咛唯一可以合作的机会了,只有这时,咛咛才会感到他在嘤嘤心中有了些地位。
   聋子将关住他们的笼子的小门用喙啄开一个小缝,嘤嘤便不失时机的将头伸进缝隙中,在咛咛不停的啄门声中将门慢慢拱上去。咛咛很享受这样的时候,尽管他的喙也会隐隐的疼。
   当然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一定要在听到关门声后,好久没有任何声响时才能开始的。
   在长长的阳台上飞来飞去真是一件无比美好的事情,他们飞上晾衣架,站上窗台或者在银灰色的铝合金做成的窗户格子上逗留时,是嘤嘤和咛咛最最欢快的时候,而对女主人和小男孩因抓不到他们而恼羞成怒置之脑后了。
   每次被抓到之后,嘤嘤都会很痛快地咬住女主人的手不放。可是在他们第三次成功逃离笼子之后,嘤嘤受到了惩罚,此后便再没飞出过。那天早上的雨淅淅沥沥的,打在巴掌大的梧桐树叶上,啪儿、啪儿,发出沉闷的声响,树荫外却是沙沙的细雨,像蚕食的声音。
   女主人拿着蓝色的雨伞,拉着小男孩的手出了门。嘤嘤和咛咛就故伎重演出得笼来。看着窗外来来去去的穿着花花绿绿衣服、撑着五颜六色伞花的人们来了又去,偶尔会有汽车“刷--”地驶过,将地上的雨水溅起好看的水花。嘤嘤和咛咛特别兴奋,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看到外面不知名儿的雀儿,还聊起了天。
   哦,对了,自从聋子用帮嘤嘤逃出笼子后,嘤嘤便放下了身架,允许聋子和自己比翼双飞了。虽然有时还是会吵架,但嘤嘤很享受自己无理取闹后聋子的主动认错,她喜欢被惯着的感觉。
   “怦”,聋子首先听到了防盗门关闭的声音。
   “快,咱们飞到上面去!”聋子焦急地召唤着正在秋千架上向窗外听雨的嘤嘤,连平时有些结巴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
   嘤嘤优雅地扑棱着翅膀,飞到了窗户格子上,这个地方就是他俩的避难所了,它的高度正好是一个人踩上凳子勉强可以够的着的地方,而嘤嘤咛咛可以适时地在女主人刚踩上凳子时飞向另一个格子,看着气急败坏想要捉住他们的主人,嘤嘤咛咛相视讥笑。
   可是这次嘤嘤没有等来她想要的结果,主人只是很淡定地将笼子中间的门打开,两侧小门用很漂亮的小锁子扣住了。可恨的是两个小门卡着的食盒里装满了黄澄澄的小米和甘甜的清水,然后就关上了阳台通往卧室的门走了。
   嘤嘤和咛咛恶狠狠地扇着翅膀飞上飞下,围着笼子研究怎样才能不进去而喂饱肚子。
   聋子的聪明是嘤嘤唯一佩服的,但她从来不会让聋子知道。
   聋子用嘴猛地使劲一啄露出笼子外的食盒的白色的边儿,小米儿就会蹦出来几粒,可是这怎么能够嘤嘤吃呢?每天的安逸让她的食量已经变得很大了,她的翅下的腹部已经毫不知情地显出了赘肉。
   嘤嘤和咛咛望着清洌的水无技可施,聋子探着头无可奈何地跳进了笼子,他将翅膀上的羽毛沾湿,伸出翅膀给心有不甘的嘤嘤吮,正当聋子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将笼子门碰了下来,而这个中间的小门是他们俩试过好多次都啄不动的。嘤嘤急哭了,这小小的一个门将她和聋子隔出了里外。不知从何时起,她一旦与聋子分开就会有心慌,就会不踏实,越是着急,越是飞上飞下,心情就越是烦躁,身上的羽毛随自己扇动的翅膀飞落到阳台上的地砖上,又被她自己的扇动在地砖上飞来飘去,她甚至对聋子的安慰发出了很大声的不满。
   于是,嘤嘤饿了整整一天一夜,这是她从来没尝过的饥饿。
   后来她只好可怜巴巴地站在笼子顶上,等笼子的门打开时,嘤嘤乖乖地自己一跳一跳地和聋子并排站在了笼子里的杆杆儿上,望着主人给食盒儿里添食,嘤嘤看到她嘴角的一丝得意的笑,嘤嘤心里恨得痒痒。可是她怎能不明白,不认命是不行的,他们虎皮鹦鹉早已经习惯了被养在笼子里,离开了人们的喂养,他们根本没有生存的能力。
   嘤嘤不明白,什么时候自己与聋子的关系就变成了相依为命。
   又是一个雨天,一个嘤嘤永远不会忘记的那场突如其来的雨。嘤嘤奇怪,怎么她和聋子就跟雨脱不了干系呢?
   那天的雨来的实在是始料不及,晨曦时主人上班走时天空还是艳阳的,丝毫没有预兆的就来了。
   夏天的雷声真大啊,嘤嘤有些怕,于是聋子就用翅膀将她保护了起来,像是保护自己的女儿一样的保护了起来。嘤嘤在他的翅膀下,听到雨的猝然不防的打在他的翅膀上,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小男孩子没有将他们的笼子放在桐树荫下。雨其实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只是太大了,浇到咛咛身上,连呼吸都困难了好多。嘤嘤能清晰地听到咛咛心跳的声音。
   再见小男孩,嘤嘤咛咛看到了他眼中的的心疼。可是事情不是已经无法挽回了么。
   咛咛从那天的雨后,就有些不舒服了,也许是老了吧,本来他就要长嘤嘤好几岁呢。直到某一天,他实在太累了,连嘤嘤的无理取闹都懒的理了。于是他就想歇息一会儿,歇息一会儿。
   嘤嘤看到小男孩子将躺在鸟笼底部的聋子抓出去的时候,她疯狂地鸣叫,“别动他!别动他!”可是谁又能听懂她在说些什么。
   小男孩将聋子埋在了桐树下,他在流泪,嘤嘤奇怪,他为什么会流泪呢,聋子只是睡着了,虽然她从没看见过聋子躺着睡过。可是,可是小男孩也经常在桐树边上埋下好多东西,不是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长出来了么,为什么要流泪呢?
   嘤嘤每天都使劲望着埋聋子的地方,天天盼着、呼唤着,希望某一天聋子会像小男孩种下的东西一样长出来。
   直到有一天,小男孩又放进笼子里一只深绿色的鹦鹉,有着嘹亮叫声的虎皮。
   而这又是一只怎样的鸟儿呀,他比起嘤嘤的聋子差了好多好多……

共 421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非常生动的一篇童话故事,作者以拟人的写作方法,将两只鹦鹉之间的情感转变讲述得让人感十分动人:嘤嘤像一个可爱而又刁蛮女孩,高傲骄纵地端着她的公主架子,根本没把憨憨笨笨的伙伴咛咛放在眼里,宽厚的咛咛却心甘情愿地把饮食让出来,并把嘤嘤当作女神一样呵护仰慕着,他为了咛咛可以付出一切,直到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嘤嘤渐渐习惯了咛咛的陪伴与呵护之后,却永远地失去了咛咛,这时她才发现咛咛所有的好。作品不仅文字流畅,情感的代入也非常精彩,对那些公主般高高在上的女孩应该有所启迪。欣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92806】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4-09-27 22:03:18
  非常棒的作品,不仅故事好看,再精彩的是文字与情节背后的内涵,让人深思、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2 楼        文友:瞳若秋水        2014-09-27 22:03:39
  欢迎红泥入驻江山,期待更多精彩。
秋水横波远836239137
3 楼        文友:琴声悠扬        2014-09-28 13:01:11
  文字非常优美,看出作者功力不凡。
   两只可爱的鸟,有人的灵性,人的情感。这种写法非常美感,读后久久回味。佳作欣赏。
精神领域的宽广远比物质力量的强大更令人叹服
4 楼        文友:一米月光        2014-09-28 17:12:57
  想象力丰富,寓意深刻!
5 楼        文友:铁禾        2014-10-02 15:11:54
  “六经不能教,当以小说教之;正史不能教,当以小说入之;语录不能教,当以小说谕之;律例不能教之,当以小说治之。”很认可康有为关于小说在社会教化中的重要作用一说。来读文友的佳作,感受文友的笔致思想!
铁禾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