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静静的白桦林(同题征文·小说)

精品 【流年】静静的白桦林(同题征文·小说)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64.5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216发表时间:2014-10-03 22:28:25

【流年】静静的白桦林(同题征文·小说)
   当映山红把冬眠之物的眼睛点亮时,白衣素裹的她就来了。她像一位白仙子,闪着黑色的眼眸,在白桦林里逡巡,寻找她梦里的约定。
   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
   她恬美的声线滑出了歌词既有的忧伤,纯净而空灵。青春的她张开双臂,在白桦林里轻歌曼舞。
   在茫茫林海中,静静的白桦林,一下子也生机盎然了。白桦树,僵直了一冬的躯干挺秀起来,排成不规则的方阵,一站成林。
   且行且吟的白仙子,被一棵系了簇新红丝带的白桦树摄住了神魂,她不自觉地就噤了声。更准确地说,是站在白桦树前凝思的小伙子,令她的心房莫名地惊颤不已。
   一尘不染的白色树干上,一枚皮孔蒙了红丝巾,另一枚清晰的皮孔,像一颗无邪的眼眸,柔昵地望着他,珠泪点点。一身绿军装的他,与那一颗明眸深情地对视着,略显忧伤的小胡须也一颤一颤的。
   上帝给了他黑色的眼睛,他用它来寻找凡尘之恋。一个声音回旋在她的耳畔。似曾相识的他,睿智的目光,带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深沉,她恍如又潜回到了梦海中。
   春风拂过,风干了他的泪。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发现了她。她一脸诚挚的怜悯,清纯的亮眸痴痴地望着他,他整个人莫名地惊颤了一下。这双穿透心扉的目光,已然在哪里见过了?
   我们见过?
   当然了,在梦里。他一本正经地说。
   我是晟雪,白银纳鄂伦春族乡小学的音乐老师,大学毕业回到母校工作不到两年。
   你就是晟雪?他上下打量着晟雪,掩饰不住的惊喜。
   我叫鸿铭,因爹地病重,从兰州陆军部队请假回家探亲。受爹地之托,去拜访一位故人,取回属于他的东西。
   你就是鸿铭?她左右扫描着鸿铭,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我见过你的,小时候,在大海伯伯家,你会敲土文土。
   他笑了,她也笑了,一抹潮红洇上了她白净的瓜子脸。
  
   二
   晟雪,我们去木房子,你敢不敢?鸿铭试探地问。
   那所神秘的木房子,晟雪又何尝不知?她可是喝着呼玛河水土生土长的鄂伦春人。上世纪六十年代,自从最后一名哨兵上了前线后,木房子就自然成了一处废弃的哨所。雨晗,那位哨兵的恋人,一位鄂伦春族女子,一退休就住进了木房子,开启了另一段遥遥无期的人生守望。她等她的哨兵,也等一切有缘之人。她曾是白纳乡鄂伦春族乡小学校长,语文老师,洁傲又不失谦和。除了教书育人,她也写作、看心理书籍、乐于聆听有缘人的爱恨情仇,并领引他们走出情感困境。
   心有所恋的人,不论男女,只要去过她那里,就会生出一种爱的自信与自觉,从而缔结了良缘。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一些情有不忠者,也寻踪而去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一经点化,就收了野性,不再拈花惹草,变得重情重义,珍惜家庭。这等神妙的奇谈,一传十十传百,这位一辈子等爱的女子,自然成了鄂伦春人爱的“萨满”,爱之女神。从此,女神和她的木房子就被赋予了某种只可意会的神性力量。幼小的她也常听大人们津津有味地谈论,无不赞誉有加。那些慕名而去的情侣,即使吃了闭门羹,也会围着木房子,虔敬地走一圈,数一数那些灰鸽子,用真心去感应一份灵异的爱之磁力。
   她的妈妈馨宁,却是个例外。尤其是父亲失踪后,别人一谈木房子,她就神色有异,还千叮嘱万嘱咐女儿,不得靠近木房子半步。与妈妈相依为命的晟雪,知道妈妈向来理性,从不把情绪带进生活,也不娇宠女儿,跟对待学生一样,原则性强,说一不二,严格公正却又不失分寸,她虽不解其意,但也就不问原因,乖乖地不去木房子玩了。偶尔在白桦林遇上莫奶奶,她总慈爱地摸摸晟雪的头,塞给她几颗糖,还不忘提醒她注意水流,注意小动物,乖乖听妈妈的话。
   而今,晟雪正值青春妙龄,心里对爱的渴望有了朦胧的神往,也有了从前辈的情感世界里得到点化的心思,心里的好奇竟越发炽烈了。只是妈妈的禁令在,无缘一探究竟。她知道,女神,木房子,雪藏着一些秘而不宣的秘密。而几代人无数的秘密中,也有一个秘密关乎自己的父亲和妈妈。她的父亲,就是那次从木房子出来后,毅然决然地抛弃了她们母女,不辞而别了?她若能寻出个中的隐情,就能消除妈妈的痛苦了,她也不用再继续背负这份苦痛累加的心疼?
   好!真是天赐良机。晟雪心里一动,秀目一挑,就挑衅地应了一句。
   好!不敢的是小海狸!鸿铭,我们来比赛,但,迟到者得接受惩罚。晟雪身体前倾,摆出了一副百米冲刺的架势。
   随你,我奉陪到底!
   树梢的白鸽子,咕咕应了几声,扑棱着翅膀,率先朝向白桦林南面的木房子飞去。
   一二三……追着白鸽的翅影,鸿铭和晟雪踏着薄雪,一路飞奔,扑向白桦林最南端的小木屋。
   阳光透过树梢,星星点点洒在两张充满朝气的脸上。晟雪飞扬的长发,一次次轻撩着鸿铭的脸膛。痒酥酥的鸿铭,故意放慢脚步,一忽儿两人肩并肩,一忽儿又落后半步,一双矫健的身影在白桦林里穿梭。他们踩着同一节拍,迈着同一步幅,跃上了木房子前的小石阶。
   鸿铭的左手掌盖在了晟雪的右手背上。传递的热流,使得两双眼也雾气蒸腾了。
   两只叠加的手,叩响了绿藤环绕的木房子门。
  
   三
   门吱呀开了。随着一股暖流,漫出了一首耳熟能详的曲子——静静的白桦林。
   白桦树刻着那两个名字,他们发誓相爱用尽这一生……
   晟雪的右手触电般待要挣脱,而鸿铭似乎早猜透了她的心思,一个漂亮的下旋就捉住了她的右手。她的右手盈握在他的掌心里,一股暖软的电流在胸腔碰撞,继而蔓延开来,平复了纷乱的心绪。既然逃都逃不掉了,那就听天由命吧。
   既来之,则安之。鸿铭附在她的耳畔说。一场比赛的漫跑,两人间就有了亲密感?或许,爱情,本来就是一场你追我赶的奔跑。这样想着,羞怯的晟雪腮红更明媚了,鸿铭的脸也被传染了般,酡红如醉。
   铭儿,你来了!姑娘,她?晟雪吧,你们在一起?开门的是戴着猩红头巾的莫奶奶,挺秀的鼻翼微微翕动着,皱纹纵横的脸上带着含蓄的惊喜,眼底似乎滑过一抹隐约的愧疚。她,上身一件大红阔身衫,前襟绣着云卷纹,晶亮的丝线绕出了一个吉祥图案,下身穿着绣着云卷纹的湖蓝长裤。莲步一轻移,那云卷纹就都活了。传说中的女神,果真飘逸若仙,却还是藏不住老态和沧桑了。晟雪的心,一时间,又是称奇,又是感伤。
   我是铭儿,雨晗奶奶,代我爹地来问候你老。时间早,我就绕道去会了那棵白桦树,一不小心,偶遇了晟雪,和她打了个赌,便一起相伴着来看你了。
   晟雪,多美的名字!雨晗奶奶慈祥的目光落在亭亭的晟雪身上,略一沉吟,就咧嘴一笑,舒展的皱纹里,漾着暖橙色的光。
   跟你妈一样,是个美人胚子,出落得花儿般。馨宁,她还好吗?
   莫奶奶,不,雨晗奶奶,我,我是路过……没事儿,我不告诉你妈妈,就是了。
   妈妈好着呢,只是太操劳,又常常失眠,明年她就该退休了。晟雪的回话里带了一点担忧。
   快进来,暖和一下。雨晗奶奶侧身让了让。
   一对好孩子,莫奶奶也正惦记你们。雨晗奶奶向鸿铭投递了一个赞许的眼色。
   这一细节,没有逃出心细如发的晟雪的眼睛,她蓦然生出了些怯意。鸿铭该不会出卖她?雨晗奶奶不会把她怎么着了吧?
   不管三七二十一,鸿铭拖着晟雪的小手,迈过了晟雪心里那道高高的门槛。
  
   四
   一扇木质屏风,一个碎花布帘,木房子就被切割成了内室和外厅二个独立空间。外厅陈设简约,约摸30平米,一木桌,两木椅,占据了中心位置。迎着门的木墙上,悬着一副镶了云卷纹的挂饰,挂饰下端的高柜里,陈列着大小不一的物品,桦皮鹿盒,桦皮针线盒,朋奴化(铁口琴),文土文(手鼓),古朴美观。一个巨型的桦皮桶,静静地蹲在北墙根。东窗下,一铁皮煤灶上坐着壶水,旁边紧邻着一长条案桌,案桌上排着桦皮茶具、锅铲碗筷等一些生活必需品。
   西墙下,一把铺了袍皮大哈的坐卧两用躺椅,躺椅的右侧,立着一个小火盆,明碳静燃出暖橙色,连躲在西边角落的紫红色树梢扎成的扫帚,也染上了融融的暖意。
   当窝进木椅,晟雪便有了归家的放松感,一双眉目追着雨晗奶奶忙碌的身影。
   鸿铭早抢在蹒跚的雨晗奶奶前,一蹦就窜到北墙根,掀开桦皮桶盖,拎起一柄长勺,舀起一勺白桦汁。淡黄色的汁液,从高举着的长勺口,缓缓流进雨晗奶奶手中的桦皮杯里,香氛四溢。晟雪贪婪地嗅着,欣赏着他们默契的动作里那流畅的韵律美。
   晟雪,来尝一杯鲜纯的饮料。你妈妈,他爹地,还有你汪大海伯伯,可都是我这个老萨满带出来的徒弟。当下,残雪消融,树叶含苞吐绿之际,又到了采集白桦汁的好时光……
   谢谢雨晗奶奶。晟雪迎上去,接住了雨晗奶奶递过来的自然饮料。鸿铭也贴心地为雨晗奶奶和自己各盛满了一杯。
   雨晗奶奶的话匣子一打开,像白桦树皮下渗出的汁液,涓涓细泉般,淌个不停。
   天然桦树汁是富含多种果糖、氨基酸、维生素C等营养成分的生理活性水,素有抗疲劳、抗衰老的保健功效,还有止咳等药理作用,一直以来,被西欧誉为天然啤酒,也被我们鄂伦春人奉为自然神水,几乎家家自酿,也是迎来送往必不可少的待客饮品。我也算半个懂得养生爱美之道的人了,有口瘾了,几乎天天都得抿上几口。
   雨晗奶奶讲的是白桦树常识,连在县城里长大的鸿铭也知晓,何况是从小跑遍白桦林的晟雪了。不过,两人心照不宣,都抱持着十分热情,耐着性子聆听,不时交换一个会心的眼神。
   这些年,因妈妈失眠加剧,精神不济,家里也不再储备白桦汁了。她每每想喝了,就偷偷去汪大海伯伯家。两家只是年节才相互往来,跟雨晗奶奶见面也是如此。唯有两种情况,妈妈不会责备她。一是她有事去县里,二是她去学书法,她可以随心所欲地呆在大海伯伯家,想怎么疯就怎么疯,其它时候妈妈是断然不让她去烦扰她的大海伯伯。
   大海伯伯都奔5了,一直住在乡小学校分配的教师平房里。一个大通间,箭步远再搭建一间小厨房,家里是应有尽有。大海伯伯虽孑然一生,但厨艺不错,小日子也过得一丝不苟。大海伯伯上得是副科,课时少,他自由支配的时间就比较多。但,他不爱说话,沉稳大方,应酬少,朋友也不多,大多时间,他都躲在家里,自得其乐。不是习教书法,就是收听新闻,爱时政,也爱音乐,挺有情调的一个人。大海伯伯,喜欢小孩,尤其喜欢陪晟雪玩,总备着她爱吃的东西,曲奇饼干,大白兔,白桦汁……到了生日,雨晗奶奶和大海伯伯也总会送给她礼物,新衣服,漂亮的洋娃娃。而其他的小孩,并不见他们这么慷慨。不过,有个叫鸿铭的男孩,顽皮懂事,会敲文土文,小时候的她偶尔会遇见,从不红脸的俩小人,常能玩到一块儿。莫奶奶和大海伯伯为何那么喜欢我?鸿铭哥哥是谁家的孩子?机敏的晟雪,问过妈妈。妈妈总是说,晟雪乖,人见人爱啊。奶奶伯伯自然也喜欢我家晟雪了。后一个问题,她则从不回答。饿了渴了,晟雪就背着妈妈,溜到大海伯伯家去了。她跟大海伯伯之间,有说不出的话,特别亲近。
   晟雪,口感如何?她一走神,鸿铭就颇有机巧地把她拉回到现实。
   淡淡的清香,甜润又有回味,比大海伯伯家的更棒!
   清醇可口,奶奶的手艺名不虚传。也难怪,我爹地老惦记这一口。鸿铭一饮而尽,咂着嘴继续说,我带来了你要我带来的人,奶奶,你该遵守诺言了。
   晟雪?白桦树的故事?奶奶记得,这所木房子记得,这片远离世俗的白桦林也记得。眼瞅着你们都大了,陈年旧事,遮遮掩掩也是罪过。我等得无非是个恰当的时机。晗奶奶幽幽地吐出了一口长气。
   陶辚竹的歌声,一字一句,有忧伤的抒情,有执著的思念,有爱的守望与安适,也有不可言说的无奈,缓缓流淌,触痛了柔软的心。他们祖孙仨,聆听着静静的白桦林,世俗越来越远,时光也停了,万物都以定静的姿态存在。三人一时无话。
   啜饮着略带苦味的白桦汁,晟雪情不自禁,又哼出了声。
   晟雪,你的眉眼,你的歌声,让我想起了几位故人。
   铭儿,把标着汪星海的桦皮盒拿给晟雪。你爹地的旧物,是最靠边的,有流苏坠的那一个盒子。
   汪星海,我的父亲。晟雪抱着桦皮盒,她感觉自己搂抱着父亲的秘密,还有妈妈的隐痛,一种惊喜、忧惧、不安、焦躁交织成的陌生情绪涨满了她的心田。她摩挲着桦皮盒,却不敢轻易打开。
   鸿铭小心地将爹地的盒子放在木桌上,以虔敬的目光打量那串流苏。这应该是妈妈做的坠子了。
   两人都得到了最珍视的礼物,便静静地聆听雨晗奶奶讲那些被封存的久远时光。
  
   五
   汪星海,吹拉弹唱样样在行,是鄂伦春族呼玛县中学的音乐老师。每到周末,他就抱着他的小提琴,从呼玛县下乡小学来找他的大学好友汪大海玩。
   汪大海,不仅腼腆,口还生得笨,跟他爹地向阳一样实诚大方,我打心里喜欢这个干儿子,自然就对他身边这一帮年轻人多了些关注。

共 16072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编者按】“来吧,亲爱的,来这片白桦林。我来了,等着我,在这片白桦林。”一曲《静静的白桦林》,像是从遥远的鄂伦春飘来,当最后一个音符还久久地不愿坠落,伴着深秋的最后一抹斜阳,我开始了这篇小说的阅读。 小说以鄂伦春的白桦林为背景,叙述了白桦林深处的乡村小学中三代人的情感纠葛。这是一次场景、阵容盛大的对逝去的青春的祭奠,这是一曲嘹亮且深情的爱的旋律。 在一种极其安雅的氛围中,小说的人物一一出场,美丽纯真的白银纳鄂伦春族乡小学的音乐老师晟雪,英俊且性情深沉的鸿铭,一生为爱而郁郁寡欢的馨宁,为了追逐心中的爱情如飞蛾赴火般的晓雯,以及那几位深爱着他们的男子,更有那为了心中的挚爱而终其一生的有着女神般圣洁气质的莫雨晗,这些人物之间有着无法解开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的生活,爱情,梦想都与那片神奇美丽的土地息息相关。作者通过出色的文字描述、场景描摹和细节刻画来塑造人物,并运用插叙的写作手法在某种特定的场景中带出人物,叙写了人物在情感历程中的困惑和抗争。 小说的语境特别迷人,有着一种令人无法企及的诗性的文学表达,这些均源于小说所具备的高雅的气质、作者本身所具有的独特的文学视野、丰富的文化意识。在这篇小说中,我们惊喜地看到了作者对小说类体裁创作模式的期盼与尝试,在这种别具风情的叙事语态中,我们完全沉醉其中。 小说的构思超出常态,别样的叙事中体现出一种浪漫的遐想,在小说的架构上更能体现出作者对文字的驾驭能力,以及对小说这种虚构性叙事作品的把握。作者将这首《静静的白桦林》的歌词不着痕迹地嵌入在小说中,令小说透射出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凄婉之美。小说营造出的境界是空灵且旷远的,故事如梦如幻、人物似远又近、真相半隐半现,任凭读者去意会揣测。 通篇读完,作为这篇小说的第一位读者,我更有理由相信,这篇《静静的白桦林》在创作的过程中,作者一定会有无数次的灵感闪现,眼前常常会出现如幻觉一般的画面,那片遥远的白桦林其实并不遥远,它从远方直接抵达我们的梦境, 桦皮鹿盒,桦皮针线盒,朋奴化,文土文,桦皮桶,桦皮茶具,白桦汁……这些 都是存活在那片土地上的精魂,连着小说的意象、人物在我们的梦境中重生。于是,一个个陌生且熟悉的人物在各自的人生轨迹中被赋予各种喜怒悲欢,并触及到灵魂的无数次救赎。当我们的灵魂依附着音乐,依附在那片静静的白桦林中,所有的意念都将飞跃云层的刹那间得以神性般的闪光,而在经历了这种状态之后创作出来的作品无疑是迷人的,且具有一定的深度与魅惑。 作者笔下的这篇小说充满了淡淡的暖意,语言从容不迫,那种无边的诗意在作品的情感中深入浅出,给人以无与伦比的圣洁感。若将这篇《静静的白桦林》做一次深入的阅读,那么你会惊喜地发现与作者在不经意间完成了一次灵魂的神交。佳作,倾情推荐!【编辑:纷飞的雪】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004001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4-10-03 22:36:05
  雁子,不得不说,我爱上了你这篇小说的语境,特别迷人!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0-03 22:57:59
  辛苦圣女,抱抱。
   听说你要亲自操刀为雁子写按,把俺激动地匍匐着,写呀写,终于完成了。
   圣女的华彩美按,透彻把脉,高屋建瓴,拔高了雁子的拙文。
   谢谢,雁子继续努力。
2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4-10-03 22:37:59
  《静静的白桦林》,已经有三篇了。
   雪飞的散文《静静的白桦林》
   纷飞的雪散文《静静的白桦林》
   芦汀宿雁小说《静静的白桦林》
   期待更多的倾情创作!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0-04 08:00:24
  前前后后写了半个月。谢谢圣女的鼓励。
   现在壮着胆子去拜读圣女和雪飞的白桦林美文。
3 楼        文友:浅忆蝶双飞        2014-10-04 13:55:35
  真的写得不错啊,意境悠远,小说情节迷人。问好作者,你真的是妙笔生花,文采动人。你的大作我学习了,真不错。我不是客套,是真的被你打动。
我以我心写世界,我用我笔暖人间。
回复3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0-04 15:07:24
  谢谢蝶双飞。一篇拙文,得你赞,心里开心。
   但雁子仍需努力。抱抱
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4-10-04 19:48:56
  一曲深情婉转的《静静的白桦林》与错综复杂的爱情融合在一起,甜蜜而忧伤,流淌着浓郁的诗情画意,将白桦林的意蕴演绎得淋漓尽致。小说的环境描写精彩纷呈,优美、细腻,极具画面感。情节设置曲折迷离,几对恋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时而令人心神激荡,时而令人扼腕叹息。主人公身上表现出来的对爱情的痴迷和坚守,让人感受到爱情的伟大和神圣。一篇架构宏大、意境深邃的佳作。祝贺雁子!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回复4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0-04 21:03:23
  抱抱姐姐。你的鼓励和支持一直是雁子的动力源。
5 楼        文友:晓文        2014-10-04 21:09:01
  读了一遍,感觉还不能写评论,这样的小说,如诗如画,既有长短句的格律,亦有浓淡相宜的着色。
   出场人物很作,多而不乱,有条不紊,雁子,写小说,是天赋!
   故事里的小雯,如雪所说,飞蛾扑火地奔向爱情,注定了太过短暂而悲怆的人生。
   雁子,容我再读!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回复5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0-04 21:22:49
  损伤我们晓文的脑细胞了。抱抱。
   我以白桦林为背景,想借四对恋人的爱的取舍和悲欢离合,来诠释真爱的执着和永恒。
   我知道,我初写小说,不应如此构架人物和情节。
   拙文应该是人物纷繁,主线不明,显得凌乱而枝蔓分散,削弱了主旨。
6 楼        文友:雪飞        2014-10-04 22:48:13
  雁子,静静的白桦林,我又迷失在里面了!
回复6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0-05 19:16:37
  雪飞,你的白桦林,生活味浓郁。喜欢,我是凭空杜撰。羞死雁子了。
7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4-10-05 08:28:24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7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0-05 19:17:07
  谢谢流年,谢谢圣女
8 楼        文友:江凤鸣        2014-10-08 15:37:58
  当我还是一个士兵时,我曾巡逻在静谧的白桦林,那是只能生长在北国的树,他能抗击严寒和冰冷。我以为很多内地的人是没有见过白桦树的,因为,他有叶子的时间实在不多。我之所以用“他”来拟人白桦树,是因为,他有士兵一样的妆容和体魄。读雁子这篇小说之前,我读了晓文的散文,我真为才女们丰富的想象力所折服。关于小说本身的写作,编辑雪都说过了。我只想说,超常的想象力是这篇小说出彩的源泉。
江凤鸣
回复8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0-10 14:17:58
  二哥,见笑了。白桦林,真正的美,雁子是领略不到的。因为,我真的是闭门造车。
   二哥,是行家,一眼就看出,雁子的文来自想象。反正丢人了。
   嘻嘻。我会努力的。谢谢二哥。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