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月光如水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月光】酒酣人醉豆腐宴(散文)

精品 【月光】酒酣人醉豆腐宴(散文) ——纪实散文


作者:王福昌 秀才,1877.1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97发表时间:2014-12-17 19:06:23
摘要:文友相聚,其乐融融。酒友相会杯杯传情,记一次难忘酒酣人醉的豆腐宴……

我同文友第一车从小城的新华路口出发。
   车内坐有这座县城城内的文学团体的发起人,市作家协会会员孟祥水。有义县久有盛名,当代女诗人,瓦子峪乡,林家屯的农民诗人杨丽英。
   由于年龄的关系和两位文友对我的尊重,把我让到了司机旁的副驾位置上。小车到了老城中心拐上了东街,过了大佛寺到东街尽头就驶上了锦阜大道,一路向北行来。
   这天正是十二月十三日,星期六,气温比头几天比略有回升,车内司机打开空调,更显得暖融融的。
   杨丽英是早晨七点前从离城六、七十里的家乡出发赶往城内来参加这次文友聚会的,在车内我们谈起了今年大旱之年,农民的粮收和其他收入。杨丽英五十多岁,是一位健谈的人。一路上,女诗人从农民的收入,说到了百姓的柴、米、油、盐,最后居然说到了党风与廉政建设方面来。
   党风和廉政建设是老百姓最关心的敏感话题,所以每次见面,心中毫无隐藏的文友们,无不涉猎此方面内容。但是文人就是文人,每次谈起这方面话题,对事实即不夸大,也不缩小,能客观公证的对待干、群,政府与百姓之间的矛盾和政府需要改进的地方都说得头头是道儿,我敢说,如果政府要是能让这些人走进政协,那么地方的党政要员,为地方建设和地方的经济寻找出路会少走更多的弯路。
   孟祥水老家曾是张家堡乡出头山人,早年随改革开放的大潮挤进了城内,但此人除了笔杆子上有功夫之外,不会投机钻营。现在在城内园林路以南一个繁华地带开一家超市。每日除进出经营老百姓所离不开的生活日用品货物之外,还要接送孩子上下学。余下的时间,就在键盘上写作。祥水的作品很多,其中散文、诗歌类作品曾在中国作家网,江山文学网等多家网站上发表过。
   大约是在二零一二年,祥水就想把经常在网上发表作品的义县人找到一起,组织一个文学团体,这样便可为勾通文学作品信息,介绍创作经验,为网上创作的人构建一个搞文学创作交流的平台。
   也就在这年深秋,他偶然在文学网上发现了我的作品,并按我在作品下所留的联系电话找到了我。那年我正为了谋求生活,在沈城打工。接到祥水的电话我非常的高兴,至少我能在家乡找到了领域方面的同盟军,以前我还总认为,在义县这片土地上我一直都是在孤军奋战。在我回县城之后与他见了一面,而我们那次见面并不是象常有的文人一样,把见面的地点设在宾馆或是餐厅,我们那次见面是在义县金三角市场北面的一条胡同里,那次见面他当我说了许多我不知道的见闻,他所特别提到的就是发表在义县在线上的杨丽英的诗歌。那次,他也提到了在义县工商局工作的干部,有着超强写作能力的陈贵中。
   第一次谈话,我发现了在孟祥水的身上不仅有着强烈的写作愿望,更有着想在县内把这些文学爱好者组织起来,组成一个文学团体的火一般的热心。
   几个月后,我又回到了义县来,在义县城内站前一家很小的旅店约见了祥水,而那次会见又有另外一个在义县在线上的活跃者,大学没毕业的娃娃杨子宁的加入。
   娃娃子宁,与我本不是同一代人,没想到这孩子语惊四座的言论竟会让我这爬了几十年格子的人膛目结舌,只那一次,后生可畏这一句成语算是让我得以领教。
   转到了第二年春天,孟祥水又会同了义县的文学爱好者起草了一份《关于申请义县作家协会的申请报告》递交给了中共义县县委宣传部。并在义县网站,义县在线展现了申请书的内容和参与申请人名单。在这里我又看到了经常出现在义县网站,义县在线上的更多的文学活跃分子。也看到了杨丽英在此发表的《英子小诗》《牵马岭文集》《王占国文集》《闾凌宜人文集》追根溯源,又看到了白狼河的散文集《闾山凌水追梦人》。
   好家伙,义县有这些文学巨将在奋斗,在写义县,义县的文学史将要翻开新的一页,也将要开劈出义县文学时代的新纪元。
   小车开上了北关大桥,大凌河的下游不远处的橡胶坝上,冰雪白茫茫一片,加上温暖的空气蒸腾起的白雾,把大凌河绘成了一片银色世界。新建的大凌河两岸公园和公园里的游人尽享着大自然给带来的那种美妙的感受。
   大桥之上,南来北往的车辆穿梭不息,此情景虽不能与那些大都市相比,但也足能给古城义州增添一道亮丽的风景。
   在桥上回首相望,刚刚维修好的古老的义州城北门与大凌河北岸的一河两岸生态园遥遥相对,又给古城凭添了新韵。
   开车的司机叫王益泉,是头台乡政府的工作人员,是头台乡的计生委主任。他本不是义县文学界人士,可是他竟被我们乘坐车人的谈话所吸引,时不时的回过头来对他的乘车人报以温和的微笑。
   小车驰下北关凌河大桥之后,仍行驶在凌北大道上,到了六家子,便调头向西,横穿了过去的老红墙子,过了谢三家,一直向北算是到了头台地界。
   这一路之上,公路两旁大小村庄,农民住房的变化让我无限感概,十几年前,几十年前这里的农民住着低矮破旧的住房,用石头磊起的院墙连个大门都没有。家家门前得堆放着几垛高梁秸和玉米秸留做冬天取暖用的烧柴。现在这些旧日的景象一点也不存在了,取代而来的是村庄街道整洁,家家高大宽敞的大北京式平房,户户砖墙大门一致统一,墙外街道的边沟旁长着美化风景的柳树,有的村庄竟还安装了太阳能路灯,严然一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景象。
   小车过了沟河寨,便驰进了头台乡政府所在地头台村,到了这次豆腐宴的东道主家的大门前,东道主和他的妻子早已经迎候在大门外,下车之后,东道主伸出手来与我们热情相握,我走上前向东道主做了自我介绍:
   “我,花斑豹,您好东北虎!”
   东道主更是诙谐幽默;
   “虎不吃山,豹不吃邻。欢迎欢迎!”
   同车来的杨丽英与孟祥水随即下车,东道主和他的妻子热情的把我们迎进了屋内。
   孟祥水、杨丽英与东道主和主妇做过介绍之后,点烟倒茶,这一切都在友好气氛中进行。室内暖融融的,我们三人都脱下包裹在外面厚厚的羽绒服。杨丽英急不可待地要孟祥水教她发邮件的网络知识。她俩让主人打开了微机,而我与东道主边喝茶边聊了起来。
   东北虎是东道主的网名,他真实的名字叫鲁玉凯。是头台乡政府官员,在乡土地办当主任。知识与文化水平要在我们这些穷酸文人之上,讲起天文地理,世故人情头头是道,就说网龄也有三年之久,更是义县在线上的常客。
   原来我们这次接触还要有赖于第二车到来的文友,在县公安局缉毒大队工作的苗清久。
   小苗原来在头台乡政府工作,后来到公安队伍里从警,先在头台派出所工作几年,因为是工作业绩突出再后来就调到城内公安局里来。现在做了缉毒警官。
   也许是职业特点,小苗迷上了文学迷上了小说,是因为每部好小说里都存在着思维缜密的推理吧,工作之余他开始操笔或坐在微机前学写小说。就这样,他的小说作品开始走进网站,走进文学爱好者这个群体之中。有几部短篇小说在江山文学网上发表以后,他这“五岳樵夫”的笔名也就在江山文学网站和文友们中间很响亮地叫开了。
   我们是在义县作家协会成立之前相识,以前我曾给小苗修改过两篇小说,虽然改得不尽人意,但他也认可了我这个文友。这次到头台乡以文会友,进行文学交流,是小苗在家里,在网上酝酿十多天,最后又由陈贵中老师穿针引线,聚集了几方诸侯,定于十二月十三日周六这天来头台乡东北虎家赴“豆腐宴”。而这几方诸侯北有农民诗人杨丽英,南有威震县城的牵马岭房永新,城内有通读大明王朝历史的《新闯王》作者吕玉富。西有文痞散人花斑豹,东有出头山下文学大仙孟祥水。为了这次活动牌亮,又能叫得响,陈贵中老师和小苗又请来了义县作家协会秘书长,在城内一中任教的景晓娟。
   本来祥水、永新、玉富这三人都是在作协挂衔的副主席,只有陈贵中和我,杨丽英与小苗是在秘书长和副主席领导和指挥下东讨西征的挺进军。
   我与东道主鲁玉凯在屋闲聊,玉凯又用电话召回了为我们开车的王益泉。女主人在外屋厨房与请来的豆腐师在做这次酒宴的主菜——水豆腐。
   水豆腐在几十年前就是义县周边地区的家乡菜,很受食用者的欢迎,那时农村、农民生活水平很低,谁家要是能够吃上一顿水豆腐那真是如同过年一般,就是最富有的人家要想吃一顿水豆腐,那也只有盖房子或是打井,再有就是哪家添小孩儿满月请客儿。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照过去相比,可说是提高了若干倍,大鱼大肉是三天两头被端到农家的饭桌上,可是一提起这水豆腐,人们却对它有着那情深的依恋。大概主人鲁玉凯也可能是想用水豆腐来吸引他神交已久的这些文人墨客。
   大门外的刹车声和燃油味飘进屋来,随即第二批到达的是陈贵中、房永新、景晓娟与苗清久。进屋后几番寒喧,几番敬茶。好客的女主人端上了包米花,一片欢乐,多起的笑声,给主人家的室内增添了活跃的气氛。
   十一点多钟后,女主人撒下了桌上的包米花与杯中残茶,换上来的竟是每位客人平时最喜欢吃的菜肴,摆好了碗筷儿,同时也端上来吃水豆腐必不可少的辣椒肉丁酱。
   这时又有第三批客人的来到,最后来的是一位女士与这写《新闯王》的吕玉富。他们正是我们宾、主要等的最后一拨人。
   客人到齐,宾主落座。若大的园桌面上,靠南坐着三位女士,景晓娟、杨丽英,还与玉富同来的那位女士,接下来的就是吕玉富、王益泉和我,挨我的是主人鲁玉凯,往下是小苗、祥水、陈贵中,坐在大西端的是永新。此顺序是按抓朴克摸牌的逆时针方向数的,虽不讲究上家下家,但酒桌如同牌桌。
   酒宴开始,桌上早已经上满了菜,可是现代的文明早以对豆腐宴做了更新改革,过去的吃法是以豆腐为主,没有配菜,讲究一点的人家要这种吃法,桌子中间放一个盆留做接浆,盆上放把无把的笊篱。主人或是主妇用大碗或瓢把热乎乎的水豆腐从大缸里盛出来添在笊篱里,盛豆腐笊篱周围放上,菲菜花、大蒜泥、香油、酱油、卤虾皮。吃水豆腐必不可少的辣椒肉丁酱,现吃现用很全的佐料。
   水豆腐吃法经改革以后,桌面上要摆满了适合客人口味的配菜。
   今天桌上就添加了凉拌黄瓜、精粉血肠、葱条干豆腐片,油炸花生米还有精制爽口的小咸菜。餐桌周围每人一碗水豆腐。
   这种氛围,也给食者带来了食欲,给酒徒增添了酒欲。我惊奇发现,在这种热烈的气氛里,就连不会饮酒的杨丽英和不善饮酒的景晓娟也端起了酒杯。
   话有千言,满腔情意尽在酒杯之中。一杯酒下去之后,主人又盛情换来了当地酒味浓醇的小烧,给我们这些好酒者增添了酒兴。
   杯杯甜酒,满堂言欢,足以持续了两个半小时,酒宴过后文友们为了记住这个难忘的聚会,难忘的时刻,人们站在了一起,让早有准备的孟祥水用他的摄象机留下了这友谊的瞬间。
   酒宴过后,每个人都会对这次相约、相聚永久的留在记忆里,印在心坎间。好写文字的人更要用笔,用键盘刻录下这令人终生难忘的豆腐宴。
   公安才子苗清久对这次盛宴做了更精典的描述,我在这里全文录下。
   他在个人空间里曾这样写道:
   “12月13日,义县作家协会的的文友们一行八人如约来到乡下五哥的家中。
   五哥网名东北虎,是我一多年的哥们儿。本不和文学搭界,若说搭边儿那就都是义县在线的功劳。前些时日,我在在线发表了一篇题为《乡村晨曲》的诗歌,由于五哥的参与,引起大家的关注,才达成了此行的一致。
   我们八人是分两批前往五哥家中的,等五哥夫妇把我们迎进屋内的时候,第一批先到的几位早已喝上冒着热气的茶水,谈论正欢。人多了,屋子里也就热闹起来,地上站着的,炕上坐着的,大家有说有笑,作家王福昌自己坐在一边鼓捣起电脑来,陈贵中老师又回忆起当年下乡的片段,景晓娟和杨丽英则在厨房和女主人聊起了家长里短,俨然就是到了自家一样无拘无束。农家的火炕,滚烫烫的熨帖得舒服,坐在上面有了一种多年久违的感觉。五哥找来师傅帮忙做了一缸水豆腐,五哥忙里忙外,偶尔也会抽空照应大家,和大家交流一些时事看法或讲些养殖方面的事情。
   谈笑间,一碗碗白嫩嫩的水豆腐就盛放桌子上,摆在面前,清新的豆香扑鼻而至。满满的两碗肉丁酱,里面的辣椒红的火辣。五哥还特意在集市上买来了血肠,外加几个自家的粘豆包,这才是最纯正的农家水豆腐的吃法。在这样的氛围当中,看见满桌的饭菜,顿时胃口大开,斯文已经被食欲吞噬,哪里还顾得上和主人客套。五哥是一个嗜酒的人,这样的场合自然离不开酒。宾主开怀畅饮,气氛就如那蒙古酒一样浓烈,在这寒冷的冬日,在五哥的家中感受到的是融融的春意。祥水不失时机的拿出相机把这幸福时刻定格成永恒,笑,醉在每个人的脸上。
   这是一场网络里的相约,素昧平生有缘相聚,幸福如此简单,生活就像这红红的辣椒热烈而又火辣,处处充满激情。”
   酒宴结束后,我坐在回城的车内,对这次豆腐宴的暖融氛围回味无穷,人在车内,心在宴上。
   酒在飘香,情在乐中,令人难忘的这次酒酣人醉的豆腐宴!
  

共 490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本文从参加豆腐宴由始至终为主线,用插叙的手法交代出义县文学爱好者怎样一步一步走到一起组织成一个文学团体,集中起来参加这神圣的第一次聚会,作者用凝练的笔触描写每一位成员,他们的职务、特长、怎样走向文学的道路,穿插有序,从坐上车文友们的交谈到路边乡村的变化,从宾主相见到第二批客人的到来,从豆腐宴的一道道菜上桌到酒酣情炽,最后用组织这次宴会的倡导者日记作为文章的总结。文章恢宏壮大并井然有序,没有雄厚的文笔基础难以表达清楚,何况每一位人物形象都很饱满,如电影般历历在目,让读者都能深切地感受那样浓烈的聚会氛围以及文学气息。欢迎作者常来月光,期待再次阅读到精品。推荐阅读。【编辑:叶舞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12180020】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叶舞风        2014-12-17 19:07:27
  编辑这样的宏大的作品有些力不从心,望多谅解。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 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2 楼        文友:一米月光        2014-12-18 07:43:57
  欣赏王将军不凡的文笔!感谢您对社团一如既往的支持?
3 楼        文友:一米月光        2014-12-18 17:07:51
  恭喜王将军美文成精!
4 楼        文友:王福昌        2014-12-18 17:32:17
  谢谢两位老师对我的鼓励和帮助,我会继续努力的!!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