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青涩的爱(短篇小说)

编辑推荐 【流年】青涩的爱(短篇小说)


作者:芦汀宿雁 举人,5764.54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936发表时间:2014-12-26 22:42:27

【流年】青涩的爱(短篇小说)
   是哪个?居然调侃本老师。
   啪…….穆老师站在讲台上,把课本一拍,虎着马脸,目光却有意无意地扫向教室北面中间那扇窗。
   靠窗的位置,坐着沈念雨。她低了头,不敢对视老师火辣辣的目光。
   穆巴,木瓜。今天的念雨也不知哪根筋出了故障,这对词,确实是从她的薄唇里溜出来的,又赶巧被从窗下经过的穆老师听了个正着。
   不站出去,今儿这课我就不上了。穆老师晃了一下头颈,目光垂直向上,仰望着房顶。
   咻……咻……一串清脆的口哨声,教室里一下子就炸了锅。
   哪个龟儿子?班长童丽义愤填膺地站了起来。敢说敢当,有种的站出来!
   站出来……一声重唱响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那些男生也火上浇油,把语文课本拍得山响。
   是我。穆老师,对不起。一个洪亮有力的男中音乍然响起来,教室杂音瞬间歇了,一下子静寂下来。
   穆老师有点愕然,随即恢复了平静,面向窗口方向,做了个请出去的手势。
   在师生复杂的注目礼下,戚鸿云,像一阵风,潇洒地飘出了教室。他笔直地站在门口,目光炯炯地迎对着讲台。
   毛泽东的《沁园春·雪》,穆老师讲得投入,同学们也听得认真,师生第一次配合就出奇地默契。这一节课,念雨却是如坐针毡,心里七上八下,愧疚得很。
   下课钟声一响,穆巴老师招手叫鸿云进教室。穆老师没有批评鸿云,反而竖起大拇指,笑眯眯地说,你小子,风流人物,一个!并用力在他的肩上拍了一下,。
   男同学蜂拥上来,齐声诵背着刚学会的诗句。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数风流人物,还看鸿云。
   鸿云扒开众人,目不斜视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一整天,他破天荒没有往后排转过一次头,只留一个后脑勺给念雨,完全不给她一个当面道谢的机会。
   鸿云,谢谢!谢谢你,鸿云!课间,默念着这个名字,念雨一次次在白纸上写来描去。她感觉自己身子发烫,脸红得像鸡冠子似的。那时候,念雨正迷《射雕》。鸿云有杨康的精明干练,又有郭靖的侠骨柔肠……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样的男生最讨她欢喜。课桌里堆了一团纸疙瘩,她却始终没有勇气传到鸿云手中。
   上世纪80年代中,初中男女之间虽有三八线的概念,但,一些早熟的复读生已私相玩起了传纸条的游戏。特别是坐在最后两排的男女生们,有些都上了两年高中了,他们的年纪大,心思也就大了,貌似回炉的他们不是求学,而是专程来体验恋爱的。
   其中胡须变黑的吴刚,来了初潮的英娥,表现得最是张扬。单词听写,课文抽背,在所有的自修课上,大家都能听到从后排传来的嘀咕声,不时夹杂一句娇滴滴的打情骂俏……一时间,也有几个看得眼热的小龄同学,也偷偷地仿效了起来。不过,也就是东施效颦,即使有那层意思,被好事的一点破,也都没下文了。
   班主任老师睁只眼闭只眼,因为他也正忙着谈恋爱,追求的对象是本校一位教数学的公办老师,模样周正,家境殷实。生如此,师如此,84级2班单纯向学的班风怎能不走了味?
   对于鸿云而言,凭着心性做事,换了别人,他也会挺身而出。原本就不是为了赢取一份感激之情,更不可能关乎早恋了。念雨这样安慰着自己,心里也就释然了。
   但,从那以后,念雨却添了一个小毛病,她的目光总会不听使唤地偷窥那个位子和那个位子上的那个人了。
   二
   喂,鸿云,把你的几何辅导书,借给我参考一下。
   粗门大嗓的童丽,一面嚷叫,一面用笔头捅捅前排的戚鸿云。
   她的一声吼,平地又起了惊雷,引来不少奋笔疾书的同学怨愤的侧目。念雨也狠狠地白了一眼同桌的她。念雨虽爱热闹,却更喜静和,自然对咋咋呼呼的童丽不太感冒。
   童丽也心知肚明,却不示弱地还念雨一个白眼,声贝又高了几分。
   啥子意思蛮?我又不是睁眼瞎。人家鸿云的辅导书,就许你借不成?我都看见了,昨儿你把书都带回家去了。哼,我偏要借用一下!
   你的耳朵是摆设?鸿云同学,劳驾,就瞅一眼,你的辅导书。
   班长的连续呼叫竟然没有博得鸿云同学的回眸。他的右手往后一抛,辅导书不偏不倚落在童丽这排桌面的三八线上。
   念雨怜惜地看了一下白净的书皮,又斜扫了一眼鸿云。前排的他正蹙了眉,沉浸在冥思苦想中。
   我就说嘛,鸿云同学不是那样的。童丽眼疾手快,一把将辅导书扫揽了过去。
   哪样的?童丽,你少鬼扯蛋!小心我改变主意,不借你啦。鸿云冷不丁地回敬了一句。
   同是班干部,鸿云那倔牛脾气,童丽是领教过了的,也就不咋呼了。她轻悄悄地翻着辅导书,专注地写卷子了。
   教室里,除了那几对早恋者的亲昵声,只剩下了沙沙沙的写字声。
   散着油墨香的试卷,一份接一份地垒在课桌上,都要赶在上课前完成。正式上课时,同学交换互改,老师纠错讲解,这省时又高效的题海战术本是穆老师发明的,一下子被所有任课老师都学了去。他们像监工一样,一个前脚走,另一个后脚进,督促课代表分发油印试卷,提醒同学们火速做题。可想而知,贵如油的两节晚自修课上,所有同学都不得不埋首题海,争分夺秒地追着试卷跑。因此,同学们最怕安静中起了波澜,影响解题速度。一旦时间分配不合理,就必然沦落到更苦逼的下场里,不是就着路灯,就是打着手电,开夜车写试卷了。那一个个拼命三郎的身影,就是现在想来,也是苦乐参半,啼笑皆非。
   念雨咬着笔杆,怔对卷子。最后一道证明题,写着写着就突然卡壳了。她依稀记得,前一晚看到过,那本辅导书里有同一类型的例题。因为时间太晚,还有妈妈的卧谈会,让念雨疲于应付,她只囫囵看了个大概。而今,她死活就想不起来,卡在那关键的一个步骤上。
   念雨脑子里走马灯一样转,前一天下午放学时的场景又回放了出来。
   三
   观义区初级中学,是一所面向全区五个乡镇的重点初中。为照顾偏远乡镇的学生,学校规定,每周六不午休,师生吃了饭,就直接上两堂课。周六两点半放假,周日下午5点收假。
   周六下午,84级2班是两节几何课。在上午事件的连环影响下,念雨午饭也没胃口,加之哈欠连天,几何课更是不在状态。听着听着,她的思想就抛锚了,端详着前排那个后脑勺,一会儿是杨康,一会儿是郭靖,思绪纷乱,想入非非。
   这颗理着浅平头的圆脑袋,不仅敢于担当和打抱不平,还是整个84级脑子转得快又成绩优秀的男生之一。
   特别是数理化方面,老师一讲完例题,他就举手上黑板去做习题,板书工整,步骤齐全,答案正确。那逻辑思维和领悟能力,连历次总评居于年级榜首的童丽也都望尘莫及。
   课堂吸收好,作业手到擒来,大把的课外时间,也就都属于他自己了。于是,课间休息,课外活动,教室里压根就见不到他的身影,他时而粘在乒乓球桌前拼杀,时而又爬到卧牛山吹风,一个人站在山顶,对着我们84级2班的教室大呼小叫。就是这样一个没静性的人,不论是大考,还是小测验,他的理科成绩都高高在上,在同年级排名都是数一数二的。
   而童丽却是凭了勤奋,占据年级第一。上课、下课、夜自习,就是睡觉,你也能听到她口里念念有词。她利用一切时间,消化课本,强化练习。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学期下来,语文、历史、地理,几门文科,她都能一字不漏地背下来。也正因了文科背功了得,总评成绩自然就是2班的童丽挂帅。2班的鸿云第二,1班的张晓莉第三。当时耍性重、追电视剧的念雨则常常落后,成绩总在二十名左右徘徊。较之于童丽学得清苦,她更敬服鸿云的学而得法。课前不预习,课后不开小灶,这个跟她同年生的男生,一样的学习时间,一样的授课老师,脑子咋就那么灵光,成绩咋就那么斐然?
   蓦然一惊觉,念雨就会拧一把大腿根,强力又把心思回笼,压下瞌睡虫,集中精神,继续听讲。
   铛铛铛……熬到了两点半,放假了。同学们背起背篓,拎着包,一窝蜂涌出了教室。
   念雨呆在座位上没挪身,她对着刚发的几何试卷,一脸苦相。上课走了神,断断续续,她差不多坐了一天的土飞机。现在一看到题目就云山雾罩的,完全不知如何下笔。
   爸爸虽是文革高中生,但已完全辅导不了她的数学。贸然回家,几何作业指定是完不成了,咋办?整个班里,只有鸿云有本几何辅导书,此刻他的座位也空了。何况,上午发生了那件事,即使他在座位上,她也不好意思腆着脸,硬去求他了。啷个办?她的心里打着小鼓。
   从窗外飘过的鸿云,一扭身就看到了念雨。这个偶尔冒傻气的女同学,还原封不动地呆坐着,他隔了窗户压低声线道:郑念雨,干嘛不走?
   几何没听懂,不会做题。念雨一听是鸿云的声音,似乎也闻到了他的鼻息,脸刷地红了,羞涩地低了头,说话就像蚊子声。
   哦……鸿云会过意来,翻开书包,掏出一本书,从窗口递了进来。
   接着,回家对着例题看。其实,几何证明,关键是解题技巧,相信你会做出来的。我早听说了,小学五年级那会儿,你就会自学了。
   她斜了一下目光,一把接过了辅导书。
   被鸿云一夸,念雨的头越加低了下去,翘鼻翼都触着了桌面。
   赶紧走噻!玛瑙,可比我们石牛远多了。鸿云话毕,一闪身就没了人影。
   四
   念雨紧走慢赶,回到家天已擦黑了。一吃完饭,念雨就摊开试卷,拿出辅导书,开始写几何作业。翻翻看看,写写停停,念雨有些魂不守舍。一想起那个人,她的心里总会冒出一种朦朦胧胧的滋味,微甜中,泛着春草的那种清新之气。
   对面的爸爸抽着纸烟,不时扫一眼念雨,翻开了一摞作业。
   妈妈刚泡的一杯茶水,在八仙桌的一侧,静静地冒着热气。
   姐,陪小妹玩会儿。念雨正验算到紧要处,小妹蹭过来,袖拐子一扭,白瓷茶缸子就漾出了水。几滴茶水不偏不倚地溅在了辅导书的封面上。
   妈呀。念雨一把捞起书。阴着脸,狠狠地冲小妹发了一通火。这是借来的书,你赔得起么?
   我又不是故意的,爸,你瞧瞧你的大女儿,一回家就鼓人。小妹憋着嘴,双眼一挤,眼看就要流猫尿了。
   这点事,别怪小妹。爸爸扫了一眼念雨手中的书,发话了。一本旧书,连边角有些起翘了。你在紧张什么?也就是封面沾了几滴茶水,加个书皮就成了。
   小妹快去堂屋,把年画拿来给你姐做书皮。爸爸咂巴一口烟,爱怜地望了望小妹,摸了摸她的朝天冲,微笑着道。
   好嗄。爸爸,是放在神台子上那张莲花灯年画?
   小妹摇着胖身子,旋即就把一张年画拎了出来。
   爸,我没紧张。班里就这一本几何辅导书,好不容易才借到了,哪好意思给人家弄脏了。
   念雨,你的小心思,瞒不过爸。不过,当下最要紧的是把学习搞上去,考个好中专学校,吃上牛皮折子。你弟妹,都望着你呢。
   爸,我知道我姐长大了呢。她的小咪咪都拱起来了。起夜的小弟迷瞪着眼接了话。
   小男孩,不嚼舌头,快去睡觉!爸一声吼,小弟吐一下舌头,就悄无声息地躲进睡屋去了。
   忙完了家务的妈妈也凑了过来,抱着小妹坐在八仙桌旁的长凳上。她的泡泡眼在大女儿的脸和胸部之间巡回扫视。
   念雨,你14岁了,长了小咪咪,可大姨妈还没来,就开始动心思了?妈妈噗嗤一声笑了。
   被妈妈一逗趣,念雨一紧张,脸颊上就生了一抹潮红。
   哥说了,姐长大了,有男人了,就不要我们了。姐,你不会有男人了吧?
   我还要读高中上大学呢,我绝不动坏心思,我向祖老先人保证。
   姐,你等着我长大,我跟着你读一家大学。小妹嘟着嘴,贴到念雨身边,一脸讨好地说。
   傻女子,年龄咋能等呢。妈妈说着就去了堂屋。
   妈妈拿来了裁纸刀。念雨比划着书的大小,裁好了年画纸,有条不紊地给辅导书穿了一身白净的外衣。
   耶,新崭崭的书。姐,这下子,你同学不会责怪你了。
   漂亮的书皮,像一件合体的外衣。念雨,回校后就还给同学。老夫子,你出点血,给大女儿也买些辅导书。
   妈妈躺在念雨身边,念雨搂了小妹,三个女的一被窝,特别温暖。
   班级20名,是没有升学指望的。念雨,你正处于学习的黄金期,可得抓紧时间了。与男同学,交往适度,大方相处,不会羞涩,也就不会分心……睡在妈妈身边,听着妈妈的絮叨,念雨睡得香甜,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看见了一个人,有几分像鸿云,笑盈盈地捧着书,站在一丛浓荫里,他的背后是一栋高大的教学楼……
   五
   窗外,法国梧桐上那些蝉们已停止了鸣唱。
   铛铛铛……第一节晚自习下课了。教室里传出一串串此起彼伏的吐气声,充溢着扎猛子的人刚探出水面时呼吸新鲜空气的那份舒快之感。
   鸿云,还你书。童丽搓着双手,也长长地哈了一口气。童丽也完成了作业,而念雨的几何,还卡在原处。念雨不免一阵懊悔,蹙起的眉头拧得更深了。脑子咋又不听使唤了。

共 6350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篇文章讲的是如何正确引导和处理青春期的男女好感。1984年初中毕业去绵阳读师范,那时应该是如今的中专,含金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一来录取分数要超过普高,二来是农转非的最佳渠道。念雨和鸿云最终在师专的相遇,实属不易。而这份相遇,是一场走过青春的礼遇。作者通过文字将场景切换到84级那个青春萌芽的阶段,通过对比,讲述了两个女生对待异性青涩感情的不同处理方式及导致的不同结果。文中的鸿云无异的优秀的,他的优秀在于侠义柔肠,在于宅心仁厚,这与爱情无关,与品质有关。同时,他还学有所法,成绩优异,这无异就是学生时代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被女生仰慕和追随,是必然的。念雨和童丽就是其中的两个。只是两个性格迥异的女生,怀揣同样朦胧的情感,却得到了不同的结果。童丽一味地沉沦,最终却让总是年级第一的她名落孙山。而念雨,成绩平平,心事荡漾,却在父母的开导下,将自己的情感引向友谊,将暧昧的情愫导向坦荡,后来居上学有所成。在此,不得不敬佩念雨父母对念雨朋友式的开导和疏通,也不得不佩服念雨本身的理性和顿悟。一念之差,结果天壤之别。这就是人与人的差别,这就是命与命的不同。这就是青涩的爱,可以开一样的花,却不一定结同样的果。作者文风清丽,语言流畅,将读者带入了身临其境中,并让读者看到了他人的青春,也想到了自己的青春!一篇力作!荐阅!【编辑:舒】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        2014-12-26 22:43:38
  向青春致敬,也向青涩致敬。问好雁子姐。晚安。
你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自己的万里路。
回复1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2-27 08:11:25
  谢谢舒的按。抱抱。周末愉快
2 楼        文友:风雨        2014-12-27 09:35:30
  正因朦胧青涩,才纯真洁美。在“恋”的边缘徘徊,亦是青春美事。一切,所有,仿佛“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回复2 楼        文友:芦汀宿雁        2014-12-27 17:56:55
  嘻嘻。第一次动心的感觉。真美,可惜我写不出那份逸动的情愫。
3 楼        文友:风逝        2014-12-28 20:23:07
  初恋是青涩的,也是美好的。它可以激励一个人奋进,也会令一个人陷入情感的泥淖。
   早熟的果子都是遭受了病害的,它的结局就是落地,而不会有正常季节成熟的甜蜜,爱情的果实亦然。
   小说文笔清丽优美细腻,将主人公面临初恋的状态心理刻画得真实细腻,两个面对初恋的女孩的不同结局令人深思。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4 楼        文友:燕剪春光        2014-12-29 20:23:35
  中学生的初恋就像是一枚青涩的果子,看起来很美,吃起来酸涩酸涩的。
   文章对少男少女初恋的心理描写很到位,尤其是对念雨的描写很细致,现场感很强。
   念雨的及时醒悟,成就了她的学业,也留给她一段至纯至美的人生回忆。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