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梧桐文学 >> 未知栏目 >> 未知栏目 >> 【执业手记】郁闷 流行元素

编辑推荐 【执业手记】郁闷 流行元素


作者:司药 探花,22016.36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614发表时间:2009-05-25 17:40:28

【执业手记】郁闷 流行元素
   “郁闷,这么多东西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搞定?”爽一把推开面前的书,一头倒在床上,仰面朝天,手脚大大地摆开。《内科》、《外科》、《儿科》、《妇产科》,还有《诊断学》,整整五大本书,“靠,想累死老子!”爽睁着眼睛心烦意乱地看着天花板。雪白的天花板上,这会儿也仿佛字迹累累更搅得他心里犯堵,气得爽一翻身,胡乱地抓个枕头,捂在脑袋上。
   “不看了,不看了,再看就要死人了,上网,我要上网玩游戏。”爽从床上跳下来,准备开门出去。“不行,不行,这会儿老妈肯定在外面候着呢。”爽想到在他门外坐着的严阵以待的老妈,便不由地重新摔回到床上。为了这次能顺利考进医院上班,老妈已经是草木皆兵了:宽带联线早给拔了,还有话整天叨叨个不停:“儿子,这次你可要好好地考啊。从现在开始,除了上班,你就只有一件事可做,学习、看书,争取考个好名次,顺利地通过这次的医院的招聘考试。进了医院,你有了稳定的工作,妈妈也就彻底放心了,以后再也不管你了。再把出租出去的房子收回来,给你住,让你彻底地自由。”
   “好啊,好啊,老妈,你太伟大了,太可爱了!”听到老妈终于想通了要把房子给他,爽一下跳了起来,兴奋地搂住老妈的脖子……毕业三年了,住在家里,万事被老妈管着,还有诸如“牛奶一定要喝”、“儿子,别玩了,小心坏了眼睛”、“做医生服务态度要好”、“交朋友要慎重”之类的,总之,老妈诸如此类的叨叨海了去,早让爽头疼不已。
   “哎,哎,哎,你可是给我听清楚了,是考上了,才可以的哦。”妈妈重申她的条件。
   “知道了……”爽松开老妈,颓然地倒在沙发上,“就知道你们大人总是有这么多不平等的附加条件,郁闷。”
   “好儿子,这次你可要看好形势了,三选一,医院招聘的名额应该是很充足的。你对自己一定要有信心啊。”妈妈见他这样,走过去坐在爽身边,抚着他的头又叨叨上了。
   爽极其烦躁地蹬了蹬腿算是对妈妈叨叨的反应。
   “学习、看书,是苦,但你们有我们年轻时苦么?那时我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干一天的体力活,晚上还不知道能不能吃饱饭。你现在条件多好,吃穿不愁,就是考试多点、苦点,那也比我们那时候好多了嘛。唉,我们那时才是苦哪,哪像现在事事都有爸妈为你操心。”妈妈又在忆苦思甜。
   “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啊,你的这些话我已经听过N遍了,烦死了。”爽终于忍无可忍,推开妈妈的手,冲进自己的房间,“嘭”地一声把门关死。
   “这孩子……”妈妈看爽这样,无奈地苦笑一下。
   “考试,必须成功!考进医院,能把现在这该死的临时工变成正式工,能多拿奖金,能和正式工一样享受福利,在科里,在病人面前说话也硬气一些,还有,雨蝶也会……见鬼,不想了,看书,看书!学,学!”爽恨恨地又捧起书,把书翻得哗哗响。但看着翻过了不少页,回头再想,却什么也没想起来,试着做了几道练习题,更惨,居然错了一半,“唉,失败,郁闷。”爽把书捂在自己的脸上,悲哀无比。
  
   二
   “怎么办啊,今天我妈妈还在给我讲,你得考进医院,否则,我们的事,免谈。”雨蝶又在电话里叹气。
   “你妈妈纯粹脑子进水了,整个一势利眼。”爽一听,火就上来了。
   “妈妈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你工作不稳定,我也还没有正式工作,如果在一起,我们以后吃什么呀。”雨蝶委曲地解释。
   “吃,吃,你们就知道吃。那我问你,我们的感情都是假的,你就是为了吃我才嫁我,是不是?”爽没好气地抢白。
   怎么一夜之间,这女人都跟吃错药了似地变得俗不可耐。要说大学时,雨蝶是何等干净的一个女孩儿!
   漂亮,自不必说,而最重要的是,雨蝶的漂亮并不是那种单纯的五官精致,而是从骨子里溢出来的那股清纯劲儿,给爽的感觉是干净,是,是干净的感觉。
   其实,和雨蝶认识并喜欢上她,爽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大的波折和多的海了去的花絮。
   入校时,爽大大小小有五个包,最大的一个,要数一个小背包似的装着一床厚厚的鸭绒被的包。
   学校实行的是公寓化管理,爽对妈妈整这么多东西,不以为然。“学校的被子,我不放心,谁知道是不是黑心棉,那个地区冬天是很冷的,到时冷了,你可怎么办。”妈妈总是怀疑一切,总是怕爽受半点苦。
   本来说好妈妈送爽去学校的,偏偏爷爷突然生病,爸爸妈妈都要去看医院陪护,只好爽一个人去报到上学了。
   左手、右手、肩上、脖子上,爽满身都是包。偏偏开学当日,报到的程序特别复杂,跑了这里,又要跑那里,才可以全部完成诸如登记、交费、注册户口、转交团组织关系等等一系列的手续。那些烦人的包也只好跟着爽到处奔波,这不,下楼梯,没留意,爽脚下一空,身子一晃,一只箱子就飞了出去,差点砸着前面的一个女生。
   “对不起,对不起。”爽窘迫得那一刻恨不能有个地洞钻进去。
   “没关系,我帮你吧。”女生不但为爽捡起了箱子,还走过来,要取下爽脖子上的包。
   “不用,不用。”爽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过女生,一时,脸红到脖子根,身子不由地躲着。
   “没事,我反正包也不多。”女生说话间,就已把包拿到手中。
   手忙脚乱的尴尬中,爽只记得女生有很好闻的汗味,很健康的那种。
   不施粉黛,开朗大方,清爽干净,后来,成了恋人,雨蝶问爽喜欢她什么,爽没有任何考虑就脱口而出,还加了一句,“你的汗味是天底下最好的香水。”
   “讨厌。”雨蝶羞涩地白了爽一眼,“别人好心帮你,你还往歪处想。”
   “歪什么处?我就是第一时间就喜欢上了你的汗味的嘛。醉人,真的,再让我闻闻,永远也闻不够。”说着,爽凑上来又要闻。
   “讨厌,滚你的。”雨笑着躲闪着,跑开了。
   那时真好,上课在一起,吃饭在一起,散步在一起,这么说吧,除了睡觉,爽总是和雨蝶粘在一起。他们经常被同学戏称为“模范口子”。
   “你再胡说!你看他们又胡说!”吃饭的时候,有人经过他们两人坐的位置,又诡异地笑着用了“模范口子”这个词,气得雨蝶气冲着爽娇喊。
   “你完全可以表现得不模范一些嘛。”爽一脸坏笑,置之不理。
   “你……不理你了!”雨蝶赌气地放下了勺子。
   “你不是说要让全世界都听到我们的爱嘛,这才几个人,你就这样,可想,你那爱是假的,假的啊。”爽故作失望状。
   “你胡说,我让你胡说。”雨蝶伸过勺子打掉爽正往嘴里喂的饭。饭粒掉在爽身上,桌子上也是,爽笑着,停住吃饭,一把抓住雨蝶的手,“看你再捣乱。”爽抓雨蝶的手越来越紧。
   “放开,我说你给我放开。”雨蝶见爽抓住她的手不放,马上小声央求,并慌张地瞟一眼四面同学投过来的暧昧的眼神。
   学校真好,上课、下课、逛街、通宵看影碟,大学四年,很少忧愁过,爽想,这工作了,原以为是彻底解放了,自由了,可以船到码头车到站了,谁知……毕业玩了没几天,爽就被妈妈押到医院上班做了临时医生,雨蝶当然也被她妈妈看管起来,说是也要好好复习,争取一次性地顺利地考取助理医师执业证。
   唉,考试,天天都是考试,到处都是考试,郁闷。
  
   三
   真是活见鬼了,今天一晚上已是第四次被叫起来了,爽迷迷瞪瞪地冲着门外问:“什么事?”
   “两个刀刺伤的病人,你快点吧。”护士在门外急急地说。
   “怎么搞的?”边穿衣服,爽边问。
   “好像是打架,满身是血,你快点。”护士急急地回答完他的问话,又咚咚咚地跑开了。
   “靠,怎么不一下打死呢?”爽一听就在心里骂上了。这好好的大晚上,不好好地在家猫着,非到外面耍什么酒疯,打什么架,爽一边气恼地想,一边来到护士站处理病人。
   处理完病人,天已朦朦亮,爽喝了杯水,倒在床上,却再也睡不着了。
   加油啊,爽,我的亲亲。打开手机,雨蝶的短信便热热地冲进他的眼帘,让他咧了下嘴,顺手关了手机。最近几乎这样的短信天天都有,都是诸如“坚持,就是胜利;你看到了吗,胜利正向你微笑”之类的励志类的玩艺儿,刚开始看着还挺心热,再多看着就心烦了。是吗,胜利,胜利在哪儿?相信,在你累了的时候,我就在你的身边。是啊,我现在就累极了,累得快要死了,可你在哪里?爽苦苦地一笑,转身把被子抱在怀里,郁闷地想着。
   还有一周就要考试了,我是得抓紧一点了,可,我怎么那么倒霉呢,一遇到我值班总有那么多病人来捣乱。查房、上手术、写病历,一天到晚忙得头晕眼花,哪还有时间看书?回到家,本还是想看点东西的,但被妈妈一顿叨叨,便又心烦意乱,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
   也不知现在是怎么了,就是不能听到妈妈说话,一听到她的话,心里就第一时间地生出抵触,心烦。其实,爽知道,自己对妈妈的态度是有些过激的,但……就是忍不住。身边的每一个人好像都有责任为你的所谓前途着急似的,谁一开口说话都离不了“好好复习,争取过关”的老调调。“烦不烦啊,瞎操什么心哪!”听到这些,爽就郁闷的啊。
   最他妈的气人的是,在酒场上,都逃不脱这样的话。
   “来,咱好好喝,酒喝到了,自然考过。”有人提议。
   “好啊,我借你吉言可是把酒喝了啊,我要是考不上,可是要找你麻烦的哦。”喝酒的人话也挺多。
   “找我?那咱最好别喝了,因为我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呢。”对方马上收了酒杯。
   “干嘛,干嘛呀,怎么那么没劲呢,喝个酒都不得安生,不就一破考试嘛,用得着搞得那么严重嘛。”爽在一边听着就来气。
   “我们当然不能跟你比,你考不好,好歹有你妈坐阵,还可以‘我找我妈妈去’,可我们找谁呢?”护士李盈唯妙唯肖的模仿着爽平时凡事爱说的“我找我妈妈去”的话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喝酒就喝酒,那儿来的那么多废话蛋话。”爽在大家的哄笑中,又烦躁起来。
   “我发现最近爽挺长脾气的啊,我说小哥,你那青春期什么时候才能完呢?”又有人揶揄爽。
   “嗯,青春的人才更酷嘛,只是爽你可要小心哦,别耍酷耍得哪个MM哪天直接晕菜。”又一阵哄笑。
   “好啊,好啊,今天我就先让你们这些MM晕菜。”爽的心情在酒桌上大家的言语来往中变得亢奋起来,一人一满杯地一路碰过去,最后散场的时候,爽看到周围护士MM的笑是一朵朵妖冶的罂粟花在灿烂地摇曳。
   “你这是干什么,每次都醉成这样?”第二天一大早,头痛欲裂的爽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妈妈如此日出般的叨叨,他觉得他的脑袋要炸开了。
   “你就权当为妈妈养你二十多年的辛苦吧,求求你快醒醒,赶紧复习吧,要不然……”说话间,妈妈的眼泪便凄凄然然地落了下来。
   见妈妈落泪,爽不敢再说什么,却才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着,被子、床单、连枕头都换了,不用说,准是昨晚醉酒吐的,又让妈妈忙了大半宿。
   爽把被子拉上来蒙住自己的头,一言不发,突然,也很想哭。
  
   四
   “怎么就觉得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提不起兴趣呢。”爽捧着书,脑子又开始抛锚。好不容易休息两天,爽突发奇想按捺不住要去看雨蝶的念头。
   “这两天科里忙,又在值班,就不回去了。”爽给妈妈打了电话,算是告假。
   “啊,你怎么来了?提前连个电话也没有!”雨蝶看着突然出现的爽,一时兴奋得手足无措。
   “想你,是电话不能解决的。”爽走过去,一把拥住雨蝶,话出口的时候,居然眼泪也跟了出来。
   爽发现,自己现在真是越来越没型了,动不动就掉眼泪。事后,爽总是嘲笑甚至恕骂自己:什么样儿,一个爷们,有事说事,老眼泪洼洼的算怎么个回事。娘娘腔!他极端瞧不起自己,但不知为什么,一遇到事儿,就又……你真是越来越会煸情了,他无奈地调侃自己。
   现在,爽把脑袋埋在雨蝶的肩头,雨蝶的长发柔柔地抚着他的脸颊。爽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安静下来,久违的轻松和惬意袭来,当然,同时袭来的,还有冲动:他想永远地和雨蝶融为一体,不想再有一分钟的分离。
   爽用吻回答着雨蝶“你没事吧,你怎么了”的问话。雨蝶的额头,雨蝶的眼睛,雨蝶的鼻子,雨蝶的唇,还有雨蝶淡淡的汗味,让他感觉到有天籁般的美好音乐响在耳边,让他沉醉,让他痴狂,爽拥着吻着雨蝶倒在床上,手忙脚乱地掀起雨蝶的裙子。
   “不,不!”眩晕中,雨蝶触电般地推开爽,径自坐到床旁的一张椅子上,娇喘不已,脸上的红晕如浓重的晚霞。
   “啊~~~郁闷~~~”爽大声叫喊着,然后仰天不语。
   有几分钟的时间,爽和雨蝶都没有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各自呆着。
   “爽,我真的爱你。”还是雨蝶先走过来,无比爱怜地用手抚弄着爽的脸。
   爽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看着雨蝶,顺嘴把雨蝶滑到他嘴边的小指含住。
   “你要忍耐一些,我妈妈说了,无论如何,不可以在结婚前把自己……给人。”雨蝶的声音小得比蚊子叫还小,脸,又火炭般红起来。
   “知道了。”爽没精打采地翻过身,背对着雨蝶。
   其实,爽的妈妈也是这么要求爽的:你没有最后决定娶别人家的女儿,就不可以突破最后的防线,你要知道,那可是责任问题,原则问题。
  

共 8271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为了母亲,为了女朋友,老做着自己不情愿的事!这样何时才有出头之日?人生在世,贵在找回自己,有兴趣,有希望,才会有动力!不过,人还是需要一种积极的处世态度,无论干什么都要有认真负责,莫忘了金钱之外还有——道义!作品行文流畅,语言生动,人物形象丰满。推荐!【编辑:大漠狂沙】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大漠狂沙        2009-05-25 17:50:04
  坐沙发,有幸欣赏司药姐姐佳作!赞一个!
爱好文字的人,喜交天下志同道合的朋友。QQ:706993137 群“天涯寻梦”65634297
2 楼        文友:司药        2009-05-25 18:28:37
  感谢狂沙的编辑。有了你的导读,文络更显得清晰:)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3 楼        文友:永远的海天        2009-05-26 01:34:26
  破蛹成蝶。
   一种追求,一种背道而驰的毅然决然。
   想哭,依赖的哭,爽快地哭。
   在如今这个时代,这份难能可贵的释怀,是郁闷的克星,也是破除时代枷锁的钥匙。
   看得小子也跟着想冲一冲,呵呵。
  
   不过个别语句有点拖拉,个别地方似乎做些处理会好点,拙见,莫怪。
   喜欢那个叫做爽的男子汉。
对文学是一种向往,也希望可以结交更多道友。
4 楼        文友:司药        2009-05-26 09:47:25
  收到海天的建议,之后行文我会留意。
   问好。致谢。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5 楼        文友:小兵        2009-05-31 21:38:12
  有责任感的小人物,谁又全为自己活着。互相迁就,寻找平衡罢了
工人
共 5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