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江南烟雨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江南】花香入泥终是梦(小说)

编辑推荐 【江南】花香入泥终是梦(小说)


作者:秋心如许 布衣,148.7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478发表时间:2015-01-11 17:02:43

【江南】花香入泥终是梦(小说)
   湛蓝的湛蓝的大海,一只鸟儿斜掠而过,惊微波阵阵,矫健的身躯,定格于海天之间,一切归于平静,黯然沉寂。
   鱼儿妹妹——青檀,倚在语栏边,独独呓语,神情恍惚,若有所失。
   鱼儿姐姐——烟雪,自由舞蹈着,尽情展现她娇美的身段,旖旎而来,大有广袖一舒寒的气魄,沉醉在自己的梦境中,飘飘然,来至青檀妹妹身边,轻轻拍了拍妹妹的玉臂:“青儿,何故在此独语?”青儿恍然从梦中惊醒:“啊!”忙掩饰,避开姐姐的眼神,摆弄着纤纤玉手,低低地说,“没什么的,今天天气好凉爽哦,是不是姐姐?”一双忧郁的眼睛却仰望着渺茫的苍穹。烟雪说:“青儿,我们一起舞一段《霓裳》吧。”说着手挽着妹妹翩翩起舞,碎步轻盈,婀娜袅袅,恰贵妃形容,水袖添香一段风流。可惜无琴伴啊,多少有些不完美!舞罢,姊妹娇喘微微,飞霞香腮处,几分妩媚动人,姐姐仿佛意犹未尽,妹妹心事更浓了,借故回房休息。
   莲步轻移,帘栊轻拢,锦衾上一卧,轻轻舒一口气,微闭秋眸,思绪却飞扬:犹记去年蟠桃会上,青檀和烟雪随龙王,受王母所邀,共赴蟠桃盛会,好不热闹,各路神仙纷沓而至。王母别出心裁,要一个化妆舞会,姊妹一到,那场面可堪一绝,太上老君扮相的几个,红孩儿扮相几个,真假美猴王几个……
   正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难辨真伪啊,王母和玉帝也在其中!她们姊妹也精心打扮,烟雪,带玉兔面具,着粉色收腰长裙,飘逸优雅;青儿,一袭白色拖地长裙,愈显仙姿卓越,面具下楚楚小樱桃,微微轻起,含羞几许,在姐姐耳畔低低地说:“姐姐,今天可以尽情玩耍了,不必顾及尊卑老幼。”
   正在此时,忽一仙客,锦衣玉带,头发高束,缀八宝玉珠,下梳一溜发辫,外着薄翼丝纱长衫,腰戴玉佩,熠熠耀目,远远闻见:“各位见谅,小仙来迟一步,先抚一曲,且当谢罪!”只见,来客素手轻抚琴弦,声声传响,忽入云丛,又忽轻掠水面微波阵阵;忽而小桥流水涓涓,忽而波涛汹涌拍岸;忽而低语切切,脉脉传情,忽而玉珠落玉盘,铮铮入耳。大殿之中,无不侧耳倾听,无不惊目圆睁,神情皆披。
  
   二
   来客所抚之曲,正是来自寒宫的《霓裳曲》,当年被蓬莱仙子传入民间,青儿和烟雪不禁随曲,翩翩起舞,但见轻盈旋转,仿若霞飞云绕,彩蝶嬉戏,起袖香风弥漫,好不惊艳,姊妹的舞姿给这个曲子锦上添花,他们配合的天衣无缝。
   大家正惊魂未定之时,曲子戛然而止,大殿之上余音缭绕,久久不绝……众仙的耳朵没有来得及收回,嘴巴没有来得及闭合,眼睛夸张得突出,皆沉浸在优美的旋律和柔美的舞姿中,不能自已!
   “好!”不知谁一声惊呼,正是一石激起千层浪,石破天惊啊,此时才收回面部神情,你一言我一语,说开来。
   “谁如此精湛的琴技啊?”“那舞姿美不胜收啊!”“月宫的吧?”“好像不是!”……大家好生猜度,也没有结果。仿佛依旧回味其中。
   青儿挽姐姐的手,得意地窃窃私语,那双眼睛如秋水闪动着,温柔浅浅,在烛光下尤显动人。此时恰巧被另一双明眸轻轻惊掠,微波轻漾,芳心微颤,仿佛凝滞了时间,世界一片温情,一霎那成了永恒!
   “青儿,我们去那边看看。快,快!”烟雪不由分说的拉着妹妹,消失在余波中!“青儿,快出来哦!”烟雪在窗外,撩动着几竿篁竹,侧脸喊道。青儿被姐姐的喊声从梦中惊醒,“哦,就来!”随手放下罗帘,走出厢房。
   青儿见姐姐如此匆忙,一脸的惊异:“去哪里啊?”“去了便知!”顺着竹园小径,穿过抄手游廊,步入玉栏拱桥,下石级便是庭院小门,入内便闻:“箫兄,别来无恙啊。”“还好,还好,托司徒弟洪福!”“箫兄,博学,早想请教!”“剑离不才,不才!”“箫兄过谦了不是,箫兄之才学几人能比!”
   “谁这么谦虚啊?哦,箫兄啊!好久不见,更见英俊了!”烟雪说着,拉着妹妹已经步入客厅!哥哥司徒飞,见妹妹来,惊道:“女孩儿哪有如此,快快回去!”烟雪调皮的说道:“箫兄又不是别人,哥哥何必拘礼!”“妹妹见过箫兄!”青儿面若桃瓣,分外娇,羞赧可人,没有逃过箫剑离的眼。青儿翠眉低垂羞语,纤纤玉手不知放何处。只一瞥,青儿心里忽狂跳,这眼眸好熟悉,梦里千百次出现过,难道……随后他们的谈话便模糊在青儿的回忆中!
   “青儿妹妹几年不见,越发出落的美丽了!”箫剑离看着青儿不由得夸道。烟雪俏皮地对箫剑离撒娇道:“箫兄,只见青儿漂亮了,烟雪呢?”此时,箫剑离倒不好意思了,忙说:“烟雪妹妹也漂亮啊,两朵姊妹似桃花!”
  
   三
   姊妹俩回到闺房,烟雪找母后去了,青儿感觉不舒服,又慵懒地卧在绣床上,闭目养神!可是心中的一个影子怎么也挥之不去,只好起来,凝望窗外,见夕阳映照西山,慢慢西去,霞光染红了半壁江山,道道金光洒落,铺就了一条美丽的梦幻,如此迷离。此时一位翩翩美少年,若即若离,出现在那条洒满玫瑰花瓣的彩色之路,那双充满无限柔情,怜爱的眼眸,是那么的清晰,忽然向青儿伸出手来,红唇未起笑先盈,“来,青儿,不记得我了吗?那个迷人夜晚,抚弦醉舞月魂散……”“原来真是哥哥,你……”“正是呢,自那日妹妹的眼睛,我一刻不曾忘记,相思累,积心头!”“妹妹何曾不是,樱桃雨,芭蕉泪,日日相思寸寸心!”翩翩少年,张开双臂,温柔相拥,那一刻时间再次停止,江山寂静,万灵微笑,青儿不禁泪如雨下,少年为她轻轻拭去双颊泪痕,“哥哥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以后再也不让妹妹落泪了,你的泪会湿了我的心的!”香氛氤氲,幸福漫上胭脂面,青儿破涕为笑,十指扣合,永不离分!青儿沉浸在幸福中,不能自拔。俶尔,又一道霞光忽闪,青儿一惊,坐起,泪还在,笑未退,而眼前却空空也!
   情丝千缕绕心间,鱼儿飞鸟爱如烟;梦里缠绵芭蕉泪,南柯一梦又千千!
   原来又是一场梦!醒来谁搵相思泪,青儿只好自己忙把泪痕拭去,对镜理妆,微笑面对镜中的自己,唇角那一丝苦,唯有自己看得到!收拾好心情,强颜为笑,走出绣房寻姐姐!移步莲花,荷风阵阵香,旖旎在石板小路,夹道牡丹芍药开遍,几株松柏摇曳蓝天,苍翠劲拔,假山池沼,相应成趣,溪水瀑泉,泠泠成韵,青儿却无心赏景,径直朝东宫走去!
   “妹妹,哪里去啊?”恍若依兰馨耳,青儿止步,回首忽惊:“箫兄?”一脸惊异,不知所措,语无伦次,“你怎在此?我去母后处!……”“妹妹不必惊慌!”说后,遂塞一纸条!隐身而去!青儿呆在那里,良久,回神,把纸条揣入袖中,快步走开!
   “青儿,快过来母后这儿,好些没有?我正要和烟儿一起去看看你呢!”母后心疼得抚摸着青儿,搂在怀里。“没事的,母后!”青儿搂着母后的脖子,撒娇的腻着母亲!“青儿,发烧了吗?怎么脸这么红啊!”烟雪关切地问!母后用额头贴一下青儿脸颊,说:“没有烧啊!”“可能刚才,来时走得急,热的吧!”“可能吧!”娘儿几个,亲热地聊着!不觉天色暗淡,黄昏落幕,月亮高悬,传吃晚饭,“今晚,你们陪母后在我这里吃吧!”烟雪没有和母后亲热够呢,当然乐意,随口答道:“好啊,正想和母后再聊会呢!”青儿,却想快些回去,刚才箫兄的信还没有看呢,到底写些什么呢,想到此青儿又飞霞香腮几朵,但也不好说什么,和声道:“嗯!好!”
  
   四
   娘儿几个吃罢,闲聊一时。
   “母后记不记得箫剑离啊,小时在我们龙宫暂住的苍鹰之子!”
   “记得,记得,是不是特别老实,不喜欢说话,一说话就脸红的那个小男孩?”
   “是啊,呵呵。不过现在,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你如何晓得?女孩子家家的!不知羞,羞!”母后说着,指着烟雪做羞状,惹得大家一阵笑!
   “不信,母后看了便知!他在哥哥别院呢!”“好了,别闹了,时间不早了,看青儿要睡着了,你们回去吧!”“不嘛,母后!”烟雪顺势滚到母后怀里撒娇!母后一边爱抚着烟雪,一边催道:“回去吧,明天再来哦,乖哈!”烟雪这才不舍,挽着妹妹离去!
   出门,但见圆月桂枝头摇曳,一地斑驳,树影婆娑,今宵又有几处欢聚,几处别离啊,一路姐妹俩无语,各怀心事!青儿急急回去,到绣房,迫不及待地打开,剑离的素笺,借烛光细看,红烛摇曳,美目流转,时而红晕了腮边,时而黛眉频蹙。
   到底这箫剑离写了什么,正看出神,不知烟雪何时来至身后,“看什么呢,这么专注,我看看!”一把被烟雪抽走,“我来念念……”“快,给我,好姐姐,求求你!”青儿哀求着!烟雪一边跑,一边把素笺高高举起。
   青儿和烟雪绕着桌子,追逐着,青儿一边追,一边哀求:“好姐姐,给我,我没有写完的诗稿,写好了再让姐姐指点!”
   青儿一急,把素笺撕成两半,烟雪倒是不好意思了,忙把另一半归还妹妹,愧疚地说:“我不是故意的,妹妹写好,我再看吧!给你!”青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事,没事!妹妹写好一定给姐姐指点!”青儿把素笺整理好,叠起了,压在枕下!让姐姐坐,烟雪坐下,对妹妹欲说又止,一向大方,从不拘谨的烟雪,今日怎么了,青儿笑问:“姐姐怎么了,有什么事啊,快说呀!”只见烟雪脸红若桃花,低头不语。一会又抬头看着妹妹:“青儿,我说了不许笑姐姐!”“怎么会呢,姐姐请说吧!”“我,我,我喜欢上剑离了,怎么办呢,妹妹?”“啊……”青儿一脸的惊愕,转而又眉头紧锁,顿时无语!不知如何是好。“妹妹,你怎么了?不舒服了,那你休息吧,我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
   青儿看着姐姐离去的背影,久久,呆坐那里!怎么会这样呢,我该如何,我该如何?又拿起剑离的信笺看了又看,不禁泪挂满腮!箫剑离给青儿的信上写道:
   “青儿妹妹见字若见面。妹妹,可好?那日蟠桃会一别,妹妹的眼眸,哥哥未曾一日忘却,是那么的令我痴迷,似曾久别又重逢,那么亲切熟悉,不想今日相见,恍若隔世,原来我们真的是久别重逢。我要让父亲代我向你父亲求婚!妹妹等我!且且!
   剑离”
   青儿一遍遍地看,一遍遍地流泪!接下了几日,善良的青儿神情恍惚,昏昏欲睡,一病不起!
  
   五
   初春的早上,微凉,青儿拖着病体,披衣独坐,心事斐然,燕子绕梁踏软帘钩说,就是不解东风意。
   “青儿,好些没有?”烟雪看着妹妹如此,心中凄切,“炖了燕窝粥给妹妹,趁热吃了吧!”“不想吃呢!”“那怎么行呢?吃点吧!”在烟雪的再三劝说下,青檀勉强吃了一口,再也吃不下。
   龙王也是多方求医,青儿的病,可也不见好转,这青儿一向乖巧,懂事,龙王视为掌上明珠,这一病龙王着急万分,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哪里知道,心病尚须心药医。自那日箫剑离一封短笺,又听了姐姐烟雪的心声,可怜的人儿不知如何处理,急攻心火,本来静心休养几日应该没事了,可是,箫剑离自此,被召天宫,去完婚,临走时又留下:“父命难违,但吾心天地可鉴,必言父悔婚约,佳人待,必不负卿。以期速回。”
   自此却杳无音讯,遂一病不起。至秋水望断,独不见君来,瑟瑟秋风起,荷残柳摧,一片凄凉地,帘卷西风,蜡炬成灰,檀香已尽。深秋更凉,青儿的病情一日更胜一日,眼见形若枯枝,摇摇欲坠,卧在病榻。这日,烟雪守在病榻前,握着妹妹如柴的手指,心疼不已,泪挂腮边,急忙掉头,拭干怕被青儿看见,在青儿耳畔低低的说着体己的话,希望青儿开心些。
   “姐姐,我怕是不行了。”
   “青儿,不会的,我们是仙体啊!”
   “不必宽慰我,我知道的!姐姐,如果……唉!”
   话到了嘴边又止,无限心酸溢满眼帘,濡湿了玉枕,窗外竹影摇曳,月色撩人,怕也是良辰美景虚设,纵使心事千般,更与何人说。可怜的青儿强压心事,无人倾诉郁结于心,怎了得。
   “青儿,父王和王母求情,免你一死,却要入凡尘!”
   “姐姐,我知道,只怕我命该如此,动了这不该触及的念,就让我去吧。纵使我不忍离开你们!天命怎违呢!”
   烟雪已经泣不成声!“母后来了。”青儿欲欠身,但已无力。“我的儿呀——”拉着青儿,欲哭无泪。“母后,不必悲伤,青儿不孝,要离开龙宫,母后要保重啊!父王呢?”吃力地说着,只见龙王已到门内,青儿见到父王,面带微笑,闭上了眼,但见一缕光飞出窗外………香魂已逝,情丝未断!
   不知过了几个千年,箫剑离再次到龙宫,那玉桥依旧屹立,溪水依旧潺潺,可惜已是物是人非,美人已去。箫剑离,寻步曾经和青儿相遇的假山旁,怅然垂泪,口中喃喃:“青儿,哥哥来迟了,我负了你!”是呀,也许真的太迟了,去哪里找到那魂牵梦绕的人儿,突然箫剑离昏厥,晕了过去!恍惚中只见,从山后走出一美人,仿佛青儿一般模样,旖旎婀娜,风姿卓越,红唇轻起:“哥哥,是我,青儿!在此等你已是三千年了,不见哥哥,怎忍离去?”“那日一别,父逼急迫,不得已为之,成了婚,只能负了妹妹一片真心。但对妹妹的思念却无一日止息!”“唉,什么也不用再说,今日见君一面足已,我也该离去,入凡尘了!再见了!”箫剑离,忙拽着青儿衣袖,“不要离我而去。”“我们已是两个世界的,放开我吧!如果我们可以再见,除非你也入了凡尘!”箫剑离醒来时,已不见了青儿!“青儿,青儿……”再次昏厥!恰巧烟雪走过,叫人把剑离扶起,请御医。
   ……

共 5027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段生死恋,感天动地。这篇以爱为主旋律的传奇小说,写了鱼儿姐妹俩同时爱上了一个人,苍鹰之子萧剑离,但萧剑离却对妹妹青儿情有独钟、只可惜,有情人难成眷属,萧剑离因父命难违,留下回去让父亲毁了婚约,让青儿等待的话,便一去不归。青儿思念心切,一病不起。仙体也有生死,仙界也有仙界的规律,在父母的求情下,青儿被免一死,却要入凡尘。虽万般不舍,终究要离去。几个千年之后,萧剑离再次来到龙宫,已是物是人非,佳人再也不见,南柯一梦,徒留千年遗憾。小说在语言上,独具特色,如诗如画的意境中,仿若和主人公一起经历了一场生死离别。爱之深,情之切,字字句句,精雕细琢,彰显出作者文学功底的扎实。看过之后,余韵绵长,真可谓一篇爱的颂歌,爱的传奇。欣赏并推荐佳作。——责编:哪里天涯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5-01-11 17:03:49
  问好秋心,耽搁久了,望见谅。
哪里天涯
回复1 楼        文友:秋心如许        2015-01-11 20:21:07
  谢谢天涯老师精彩编按,请茶。
2 楼        文友:哪里天涯        2015-01-11 17:04:39
  遣词造句独具特色,令人叹服,欣赏了,期待更多精彩!
哪里天涯
回复2 楼        文友:秋心如许        2015-01-11 20:23:08
  尝试着写小说。谢谢天涯老师的鼓励。
3 楼        文友:郭永涤        2015-08-07 11:58:08
  问天下情为何物,竟教人生死相许?
副高职称,著述多部。
回复3 楼        文友:秋心如许        2015-10-07 16:36:00
  谢谢,来访。清茶一杯。
共 3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