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墨海放牧 >> 短篇 >> 微型小说 >> 【墨海】如此选村官(微型小说)

精品 【墨海】如此选村官(微型小说)


作者:毕雨民 秀才,2065.1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991发表时间:2015-03-07 15:09:08
摘要:这是一个乡村村官选举阴暗侧面,虽然还是个别现象,但已经开始动摇人们的正直、正义,公平、公正,是不可忽视的社会丑恶现象,希望能通过文章唤起人们的良知和勇气,唤醒人们的正直。

【墨海】如此选村官(微型小说) 小北村是个距离县城偏远的村庄,寂寥空旷,荒凉无比。也就是在最近十几年,年轻人到城里打工,把现代化的新鲜玩艺带到了村庄,人们的思想开始与城镇人们思想接轨,倒是互联网村村通,年轻人的思想立马与社会同步了。
   这个久久平静的小村落,却在2014年末,村委会的换届选举,掀起了个轩然大波,一时间平静不下来。
   话说村委会换届选举的头天晚上,村子里异常热闹,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敲门声、狗吠声此起彼伏,划破寂静的夜空,传得很远。
   串户拉选票的人把一户户人家门框挤破,可怜的村民们不得不应酬着每个来访者,答应着一批批拉票者。
   “肯定选你的,没问题,放心。”刚送完这一批,又上来另一伙,村民们无奈地应酬着。
   第二天的村委会换届选举,村子里的农电工林大壮入围村委会五大成员,而且票数领先。这个只上过小学三年级,收电费都算出一堆糊涂帐的家伙,凭着给村里人修理电线,竟有不小的人缘,拉来了不少的选票。老百姓有爱面子,大壮平时帮过忙,不投人家的票过意不去,就这样票数还真的不少。
   当了多年的村长的张益科这下可有了竞争对手,本来就没有什么业绩,还有很多毛病,这次村长的位子可要动摇了。面临五天之后的村长决定性选举,张益科如临一场大的战役。假如复选没有绝对多数的票,他就会从村长的宝座上下来。当了快三十年的村长,那时候就会威风扫地,在乡亲们面前多没面子,抬不起头来。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恐惧。于是召集多年来形成的关系圈的人们,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朋友,大摆筵席。
   正当酒宴进入高潮,大家喝得酣畅淋漓,一个个涨红了脸膛,歇斯底里般猜拳助兴狂饮时,张益科端起了满满一杯酒说话了:
   “各位兄弟,亲戚朋友们,我张某干村长这么多年,对得住各位吗?”
   “对得住,对得住。”
   “够义气,够哥们。”
   “有什么用得着的弟兄们的请吩咐,为了大哥,兄弟们可以两肋插刀。”
   一个个吃酒者喷着满嘴的酒气,狂叫着,好像敢死队决战前的酒壮狗熊胆。张益科清了一下嗓子,继续发表演说:
   “我张某在位三十载,没有功劳,至少还有苦劳。修建文体广场、建造村委会办公楼、村里街道硬化,都是我在位这些年完成的。”
   “是呀,是呀。”张益科的表舅子附和着。
   “可是这次选举,一个小小的农电工,还是个毛孩子,只是给乡亲们修修电路,票数竟然在我之上,悲哀呀!我为老百姓做了多少大事,他一个农电工能比得了吗,去哪里说这个理呀。”说着,张益科已经委屈地老泪纵横,甚至泣不成声。
   “小兔崽子,TMD想鸡犬升天啦。反了,反了,看我不弄死他。”张益科的酒友,一个膀阔腰圆,大腹便便的家伙扯着破锣嗓子喊叫。
   “对,弄死他,弄死他。”一个干瘦如柴,操着一口娘娘腔女人般地尖叫着,人们都知道他老婆和张益科有一腿,娘娘腔床上不行,他明知道老婆和张益科偷情,不去管,乐得自己清闲。而且两家的关系还是不错,心灵扭曲到这样地步,真是令人无言了。
   “益科求大家帮忙了,胜败在四天之后的复选了,如果我败在那小兔崽子的手里,可该怎么活呀。”说着泪如泉涌,呜呜大哭起来。
   “俺就不信那个邪了,我们几个老哥们弄不了那个崽子。”一个看上去年轻一些,穿着讲究中年汉子高声喊叫着,据说这是张益科老婆的相好。张益科老婆有几分姿色,但是老公顾及的女人太多,没有时间滋润她,本来还算本分的她也红杏出墙,还好目前还专注在这一个人身上。
   “啪啪啪……”吃酒者纷纷站起来,把酒杯使劲摔在地上,大声狂呼:
   “不弄死狗日的,俺就是蹲着撒尿的。”张益科连襟说着粗话。
   “咱们现在就串户把这事搞定,我不信,凭着老面子,搞不了一个小猫崽子。”张益科堂兄趁着人们的酒劲,示意大家怎样去做,并大致做了一下分工,率先离席而去,拉选票去了。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离席,乘着酒兴串户说服人们选张益科做村长,吃了人家的嘴短,得替人家办事呀。
   顷刻之间,酒散人去,只留下满桌的残酒剩菜,桌下满地破碎的酒杯渣滓,一片狼藉。张益科的老婆,平时打扮妖艳,盛气凌人,一副置人与千里之外的冷冰妇人,此时却像个掉了毛的母鸡,一边收拾着男人们留下的这一切,一边骂着:
   “这些挨千刀的,败家玩艺,喝疯了就摔。”
   这一帮子醉汉出去的瞬间,街道上热闹起来了。砸门声、狗吠声接连不断,在街道、在院落,醉汉们扯着嗓子大声喊叫着,好像歇死底里大发作。弄得小小的村落,酒气冲天,人声鼎沸,鸡犬不宁。村子里三百多户人家遭了秧,直到后半夜,仍在继续。一个个睡的正香的村民被醉汉叫醒,不得不披着衣服开门,答应他们的要求。
   第二天早晨,睡眼蓬松的人们揉着红红的眼睛走出家门,议论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说到气愤时使劲跺脚、骂娘,哪有这样地强迫民意。
   “俺想选谁就选谁,这是俺的权力。”
   “对,就TMD不选他,不干正事,到处靠娘们,都学他不乱套了。”
   人们的议论很快传到了林大壮的耳朵里,几个狐朋狗友聚到一块想对策,一场争夺村长宝座的斗争在悄无声息中进行着。林大壮伸出几个手指头,眼里喷着火星,咬着牙说:
   “我出这个数,一定把这个村长拿下来,求弟兄们帮忙了。”
   “没问题,兄弟们正想种棵大树好乘凉呢,咱都拿出点钱来赞助。”
   “对呀,是弟兄们出力的时候啦。”
   直到复选的头天晚上九点之后,三两红色面包车趁着夜色的掩护,分别在不同街道开始散发礼品。一条绿色钻石香烟,两瓶小豹子白酒,外加一本2015年挂历,基本都是一个台词:
   “快过年了,大壮给您送礼了,请帮忙在村长选举时只投林大壮的票,将来大壮当选村长一定不负重望。”
   好像事先约定好,见到张益科亲戚朋友、里码的人,均小心翼翼地绕过去,一是怕走漏信息,二是即使把这个礼送上去也会白瞎了,花冤枉钱。这个活动没有几句台词,进行地顺利,一切都是在悄悄地,神不知、鬼不觉中,自然收到礼品的人都很高兴,充满和谐愉悦的气氛。
   但所有发生的这一切均被在位四十余年的老书记有所察觉,他非常反感这些做法,他希望选举是公平、公正、顺乎民意,代表群众的心声,能够推举出来百姓信赖的人做领头羊,带领大家一块致富。如今这样,他有些难以控制了。无奈之下,他向乡党委书记、乡长做了汇报,希望上级派领导过来控制局面。
   复选村长这一天,天不作美,天气阴沉,寒风瑟瑟,不时还有小雪飘零,然而却丝毫没有影响选举的气势,一开始的架势,就充满着战斗打响前的紧张气氛。
   在村子中心,一拉溜摆上了十来张破旧的课桌,十个监票员穿着象气吹起来一样的硕大的羽绒服,就像十个圆球一样坐在桌子后面,一个个肥头大耳,在寒冷空气中冻得红红的大脸,好像一个个凶神恶煞,虎视眈眈地盯着周围的人,充满敌意般的表情显得非常威严,好像在时刻准备着应对不测之情。每个桌上,放着一摞选票,监票员一边登记姓名分发选票,一边说着:
   “选哪一个,请在姓名下面画圈,可以少选,但超过五人,选票作废。”
   乡政府派来的几名干部在人群中转来转去,监督着选举的正常秩序。据说初选时,竟有一些拖儿抢过别人的选票,不管人家是否同意,就往上面画圈,然后直接投入票箱,乡里乡亲的碍于面子,不好拒绝,竟被硬生生地强奸了意愿。
   此刻,竞争双方的亲信们,分布在人群当中,使劲睁大带着血丝的大眼,伸长脖子想看到选民们是在什么位置画圈,是否跳过他们心目中期望的那个位置,真想趁乡干部们不注意,上前帮着圈画。空气中充满着浓烈的火药味,一触即发,稍有不测,即将酿成一场混战,大有大打出手,甚至血腥的可能。
   广播喇叭里一遍遍播送着:“村民们请注意,请赶快到投票点选举,公平公正地投出你郑重的一票,切莫因为他人的蛊惑和煽动,影响了你正直的抉择,这是人民赋予您的权力。投票时间截至今天中午12点,过时无效,请大家抓紧时间。”
   当时钟的时针分针重叠在十二的位置时,乡长宣布投票结束。随即由检票员、村民代表、党员代表分成若干组合,每一个组合由一人唱票,一人监票,一人书写票数,一人监督票数是否属实。这四个人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制约,老书记在预先分工时进行了反复思考,一是尽可能使用德高望重的人,二是两个制约的层面必须是不同的利益团体成员,否则串通一气弄虚作假。并且旁边围拢了许多人,当然双方的亲信们混入其中,分别在不同的位置,也在监督唱票是否有漏洞,写票数是否有猫腻,也算是一种制约,并且不断有质疑,所以不断停下来。
   “刚才漏掉了林大壮一票。”
   “不会吧。”
   于是争论一番,没办法,把刚才唱过的票重新数一遍,直到都没了意见才继续。下午两点了,唱票依然进行。围拢的人群饿扁了肚子,却是不肯离去。唱票的已经口干舌燥,没了开始的底气,奄奄一息地呻吟着。双方的亲信们却依然热情高涨,精神集中,各就各位,各司其职,丝毫没有懈怠的迹象。
   下午三点左右终于唱票结束,几个组合把结果汇报给乡长,不到五分钟,经过三次统计结果,确认无误,乡长当众宣布:
   “林大壮,921票,张益科892票,李德平642票,......”
   一阵欢呼,林大壮被他那几个狐朋狗友抛向空中,一阵兴高采烈之后,一群乌合之众分别钻入三辆汽车,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TMD,败家玩意,肯定又跑县城洗浴中心玩小姐去了,这样的人当村长,年轻人还能有正劲吗?”
   “唉,这啥事呀,还有这样选举的,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
   “不去管了,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
   此时,落选村长的张益科正在家中发泄情绪,整摞整摞碗碟摔了满地,遍地碎片。老婆上前阻拦,竟被狠狠地扇了几个耳光,鼻血涌出,瘫坐地上嚎啕大哭。
   “老天啊,挨千刀的疯了,我也不活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张益科的闷气还是释放出来,拿起棍棒敲击窗户上的玻璃,骤然,稀里哗啦响成一片,真的疯了。
   乡长在老书记家吃了顿便饭,正在用茶。老书记双眉紧锁,使劲地吸着香烟,身体瘫软下来,头深陷在裤裆里,好像对村子未来的管理没了底,乡长开始表态:
   “老书记,乡政府相信您老能控制局面,鉴于你们村情况特殊,村长缺乏实际工作经验,特许书记参与村委会行政管理,你要把握好关口,这个决定由乡里下达正式文件之日正式生效。”
   “我肯定尽力,但是年轻人……”老书记还在担忧着。
   “虽然选举前搞了一些阴谋诡计,但是投票过程还是真实合法的,我们不好靠行政手段改变什么,还是走一步说一步吧。根据事态发展再做定夺,没准年轻人可能会带来大发展呢,我们得用发展的眼光看待一切。”乡长原来是无可奈何,说着却变得到轻松起来。
   “嗯,也许我多虑了,事已至此,又当如何,顺其自然吧。”老书记似乎心里有点轻松,但依然云雾笼罩着。
  
  

共 414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村委会要换届选举,引起了轩然大波。候选人开展了激烈的竞争。候选人电工林大壮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凭借着好人缘直接威胁到了现任支书张益科,张益科感到了惶恐不安,在家里大排筵席,拉拢亲朋好友,给自己争选票。一帮人吃人家嘴短,雄心勃勃开始了四处暗中操纵。竞选中的猫腻让有正义感的老支书很忧虑,他向乡党委书记、乡长做了汇报,上级派领导过来控制局面。复选现场果然充满火药味,候选人各自在暗箱操作,但由表面符合程序,让乡长也无可奈何。老支书也阴云笼罩。一场农村基层的竞选,反映出农村干部存在的各种矛盾,黑势力参与,拉选票等黑暗内幕,令人担忧,也反映了竞选中存在的监管力度不够,上级部门缺乏有效监督机制的工作缺陷。小说语言朴实,文笔细腻,场面描写栩栩如生,人物形象鲜明,情节生动,故事贴近农村生活,很有现实意义!欣赏,问候作者!【编辑:雨春】【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308001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雨春        2015-03-07 15:13:24
  问候作者,写作快乐,春日快乐!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2 楼        文友:雨春        2015-03-07 15:18:25
  一篇反映农村竞选中存在的矛盾,读来令人警示,参悟人生!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3 楼        文友:雨春        2015-03-07 15:18:56
  祝作者创作丰收,佳作不断,江山红火!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4 楼        文友:梓郁        2015-03-07 23:17:56
  一篇反映农村换届选举丑恶风气的小说,为了达到权力纷争的目的,双方可谓使尽浑身解数,不惜滥用金钱和黑势力等非正当手段来与对手抗衡,违背了民意选举的原本目的。小说反映了黑暗的社会现实,揭露了社会的阴暗面,不失为一篇佳作,欣赏!
安静写字,快乐生活。
5 楼        文友:梓郁        2015-03-07 23:18:31
  问候雨民老师,遥祝安康笔健!
安静写字,快乐生活。
6 楼        文友:如风姐姐        2015-03-10 06:42:52
  遥祝雨民老师吉祥如意!欣赏佳作!点赞!
7 楼        文友:如风姐姐        2015-03-10 06:43:40
  期待精彩继续!佳作多多!敬茶!
8 楼        文友:雨春        2015-03-10 17:50:53
  感谢赐稿墨海放牧!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