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墨海放牧 >> 短篇 >> 传奇小说 >> 【墨海】埋在窖中的白骨(小说)

精品 【墨海】埋在窖中的白骨(小说)


作者:毕雨民 秀才,2062.89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907发表时间:2015-04-09 20:29:43
摘要:被挖出来的的一具白骨,却有着气炸肺的故事,一家弱势的人自卫,却卷进违法的漩涡,面对法律,勇于担当吧.

【墨海】埋在窖中的白骨(小说) 2012年8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尤其在乡下,烈日烧烤着大地,热得像个蒸笼似的,庄稼晒得打着蔫儿午休,只有烈日离开的时候才开始生长。此时虽然是雨季,但冀中大地十年九旱,开动机井,很难对付日头的暴晒、蒸发。农民们就像斗败了的公鸡,坐在树荫下,使劲忽煽着大蒲扇,汗水依旧像小溪一样从额头、发际开始,流向脸庞、脖颈,至胸膛、后背,再向下而行,中途不断加入分流,愈发流动加速,直到四蹄子淌流不止,气得男人们使劲骂着老天。
   男人还算方便,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更有不知羞的男人,干脆穿着小火裤、花裤衩,护着那点东西就行了。反正这样的天气,人们只顾上喘息的份,没有浮想联翩的心情。女人们可倒霉了,五、六十岁以上的,脱个光膀子,耷拉着没有一点弹性的奶子,没人耻笑。大姑娘、小媳妇则要穿的多一些,汗流很快湿透了前胸后背及至臀部。大方一点的,穿着短裤背心,也都湿了个浸透。娃娃们干脆一丝不挂,省的还得换洗衣服。
   天热得人们只顾活命,不能长时间呆在地里多劳动,哪里有心情把庄稼鼓捣得好一点。只是早晨、下午五点之后,到田里忙碌一会,反正不下雨,活也少些,维持就行。
   就在此时,在河北省SL县何家营子村,有两台小型开沟机却在忙碌不停,每天一大清早就开始作业,两个司机一个车,没有停闲,直到夜幕降临。乡里申请并被批准饮用水改造工程,国家补贴项目,老百姓不用掏钱,工程用料都是国家负担,只是以后的饮用水要走水表,掏钱的。当然,饮用水也像城里一样是经过处理,各项指标达到标准的。
   其中一台机器在村中心的南北大街开沟,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技术非常好,只见那长臂上的挖头像小手一样插进坚硬的的路面,使劲挖起,便端出一堆土,倒在旁边。继而飞快地入坑,又是一堆土端出来,真奇妙。挖成的沟,宽30cm,深80cm,沟底平正,还是机械化神奇,又快质量又好。正是暑假,一群娃儿跟随旁边看热闹,不断被村公安员喝斥,怕孩子们出危险,但是孩子们却像蜜蜂一样,不断撵上来,一边玩土,一边嬉闹,弄得像一个个土猴子,还好都是些男孩子。
   突然,挖掘出来的土里滚落出来一个白而圆的东西,娃儿们冲上前去,呼喊起来:
   “脑瓜瓢子,死人的脑瓜瓢子!”
   村子公安员箭步飞奔上去,看个究竟,并示意司机下车。公安员五十多岁,土生土长在这个村里生活。观察沟中还有白骨,却看不到棺材腐烂的痕迹,正在纳闷,这时候周围已经聚拢了许多人,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这里六七百年就是村子,那里有坟地呀,况且没有棺材腐败的痕迹。”
   “是呀,这是老村子的原址,只是1966年地震以后,村子统一规划建房,老住宅变了位置。”
   “这一条中心街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后才规划的呀,原来都是住户。”
   “这个位置是谁家呀?”
   “不知道,谁还记得那么清楚呀?”
   ......
   公安员越听越觉得这堆白骨有故事,不敢掉以轻心,赶紧打电话报警,乡派出所长听到事情不简单,报告县公安局。
   再说那个开沟机的小司机看到挖出来个脑瓜瓢子,早傻了眼,做土方工程的人都迷信,懂规矩,在开挖第一铲的时候要放炮、烧纸钱,通知地下安眠的亡者要拆迁了,所以给足拆迁费,才能动手。否则会招来麻烦,不是挖掘机的挖头被损坏,而且并没有坚硬物质或其它可以解释的原因,就是机器出故障,甚至找不到原因修理不好。不知什么时候,小司机回过神来,还算机灵,关掉发动机,飞跑着去小卖部买纸钱去了。
   公安员轰赶着人群退后,保护现场。小司机却使劲挤进人群,摆上贡品,跪倒在地,点燃纸钱。另一个车上司机被电话告知,也跑了过来帮忙,点燃十几挂鞭炮。即将中午,一时间烟雾缭绕、炮声隆隆,好像死了人出殡前的景象。
   十几分钟,警车警笛由远而近,派出所片警,公安局刑侦科技术人员相继而至,开始使用专业设备进行勘察,不断拍照,还有视频记录过程,相当专业。正值中午时分,烈日当头,炎热无比,几位警察已经汗水湿透警服,依然非常敬业的工作。身上占满了土,很快成泥,刚才还是精神抖擞的小伙子,现在已经变成了像挖坑塘里出来的泥猴子。周围围观的老百姓非常感动,他们没有想到如此风光的职业也有这般艰苦的时候。
   “干什么也不容易啊。”一边感叹,一边向警察们递过来矿泉水、冰糕、汽水之类的东西。
   直到下午一点半左右,现场勘察完毕,情况记录在案。
   死者,男性,壮年,年龄不详,坐卧坑中窒息而亡,死前,利器从头后部切入,像刀、片铁或铁锹之类先致昏迷。
   技术科长向派出所长、公安员浅层次交流意见,因为死者年龄、死亡时间都要进一步确认,需要专业设备,最后布置任务。
   “首先,这个位置是原来谁家的房基地。其次,调查统计30年以来失踪人口,甚至周围村子失踪人口的性别、年龄等基本特征。待明天确认结果出来,立案侦查。”然后带着一堆白骨走了。
   公安员感到事情严重,感觉到了像凶杀案,却一点也没头绪,如坠云雾之中。
   下午,公安员和派出所人员展开了调查,他们在七十岁以上的人群中走访,查阅档案库里原来的户籍,甚至调来相邻几个村子的户籍档案,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有了一个大致结果。
   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何家营子村整修贯通南北、东西的两条中心街,在村中心形成一个十字中心。这次规划,费了很大气力,为了将来前景,必须拓宽街道,拆迁安置村干部费了好多脑筋,做出了很多让步。据几个老人反复回忆,挖出白骨的地方似乎是李明德家、李明启还有张望来三家的大概位置,因为只能以十字街中心为参照,那个地原来是个小庙,小庙左边是个碾盘,修了两条街基本都是以这里为中心。以此为中心计算,向北大约九排房子,但每排房子南北多长,没有定数。其它地方,已经都是新房子了,不能作为参照物。只是估算大概位置,锁定三户人家。
   三十多年来,何家营子走失过四个人,三男一女,两男六十多岁,一男二十多岁,均精神病。张家营子走失两人,均女性。左家营子走失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壮年,五短身材,1.60米以下。
   第二天下午,公安局刑侦科带着进一步确认结果来到何家营子。
   新的信息是:死者,1.80左右身材,肩宽体阔,骨骼雄健。死亡时间距今30--35年左右,死亡时年龄37岁。
   这样推算,死亡时间在1980年前后,目前掌握的走失人口情况,基本可以排除。然后分析定位的三户房基地人家,对其家庭成员逐一排查,尤其老辈有没有矛盾积怨,幸好三家老人均在,但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正在查案人员愁眉莫展之时,三家老人一块来到村委会,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1978年涝灾严重,SL县号令全县壮年挖排灌两用大渠,李明德家老房子前邻居郑大涵在工地打架后走失,一直没有找到。
   郑大涵,大个子、宽肩体阔,能吃能干,从小打架斗殴,作风不正,三十多岁才娶了个拖着两个油瓶的寡妇,一女孩,一男孩。经常打骂三个孤儿寡母,那个寡妇几次想离婚,都被郑大涵恐吓而放弃。现在推算起来,1978年郑大涵正好37岁。
   这个线索非常重要,但是这户人家已经在20年以前消失了,女孩嫁到遥远的内蒙古,男孩考上了大学,在哈尔滨就业,把母亲带了过去。只有孩子的舅舅,已经八十多岁,住在张家营子,这是唯一可以找到这家人的线索。
   刑侦科、派出所、公安员一块来到张家营子村委会,恰好书记村长都在,说明情况,两位干部表示一定全力支持公安部门的工作。这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是共产党员,解放前入党,参加过抗美援朝,是个老革命。当书记向他说明有个案件需要他配合公安部门去做时,老人把胸脯拍得山响,说道:
   “保证完成任务。”这种老革命的精神把大家都感动了。
   当说到有个案件需要他的妹子、外甥男女做调查的时候,老人黯然无语,好像勾起了老人许多伤心记忆。最后老人还是有共产党人原则性,服从了党的指令,打电话给远方的亲人说:
   “舅舅病重,想见你们最后一面。”放下电话,老人已经泣不成声。这种大义灭亲的气概,原来只是发生在电影中,现在竟成了现实。而且发生在一个有血、有肉、有党性、风烛残年的老人身上。
   第三天下午三点左右,一辆黑色的北京现代轿车停在了老人门前,两个中年男女和一个年近七旬的老太太下得车来,提着大包小囊,走向老人院中。
   进得房间,看到老人坐在床上,几位公安便衣模样的人坐在房间喝茶,惊愕不已。老人先开口说道:
   “对不起,妹子、外甥、外甥女,舅舅是共产党员,把你们骗来了。那个畜生被挖出来了,你们还是把真实情况告诉公安局同志吧。”
   年近七旬的老太太平静地说:“这事都是我干的,跟孩子们没关系,抓我走吧。”
   “不,妈妈,那个畜生该千刀万剐,剁成肉酱,我每次想到那个场面就后悔,那时我太小,没有足够的力气,否则......”那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竟然这么大的火气,肯定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怒火。
   “都是我连累你们了,可恨我是女儿身,才招来横祸。”那个中年妇女伤心地哭起来。
  
   故事要回到1978年9月的某一天,SL县排灌两用大渠工地的民工伙房里发生了一场打架斗殴,为首的是何家营子村郑大涵,每人六个饼子的伙食他远远不够,平时他都是偷偷捎带两个,伙房师傅们装作没看见,这次他带着几个狐朋狗友,大摇大摆进来,开口就骂:
   “让老子像牛似的干活,还不管饱,这他妈什么事呀?”
   “是呀,是呀!不吃跑怎么干活。”其余的也吆喝着。
   说完几个家伙开始从笼屉里抢饼子,郑大涵抢了十来个,正要往外跑,伙食班长拦在他面前。郑大涵扔掉手里的饼子,飞起一脚朝向对方腹部,把个胖胖的伙食班长痛得满地打滚。郑大涵是个爱打架的主,力气大、心狠手辣,此时正在兴头,冲上前去,一顿拳打脚踢,直打得伙食班长满脸是血昏厥过去。同伴们见他惹了大事,劝他赶紧逃跑,他才猛醒过来。
   郑大涵首先想到回家拿些衣服和钱,再逃亡远方,路上他跳上顺路车,大约十一点他到了村子附近,他躲过乡亲们的耳目,悄悄回到家中。
   正好星期天,两个孩子都在家,这一儿一女都不是他亲生的,老婆嫁给他时带来的,女儿16岁,儿子14岁。儿子见他回来说道:
   “我妈在菜园里干活,一会就回来。”然后开始弄柴禾准备做饭。
   郑大涵不理睬,翻箱倒柜找衣服,看到女儿正在洗衣服,从一堆尚未下水的衣服中寻找了一件。当他抬起头来正欲离去,却无意中从女儿贴身坎的上方看到了白皙而丰满的胸,顿觉热血充盈,难以抑制的冲动骤然而起,想到不知啥时将要面临牢狱之灾,便失去理智,不顾三七二十一,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疯狂地抱着女儿往西屋里闯。
   女儿被继父突如其来的行为一时吓懵,但看到继父瞪着一双血红的大眼,充满淫邪的目光顿觉不妙,便扯开喉咙喊救命。
   儿子听到姐姐喊声,跑过来撕扯,被郑大涵一脚踢出数米远,疼得趴在地上嚎啕。
   郑大涵已经完全被兽性牵引,像魔鬼一样三下两下就像退香蕉皮一样把女儿脱了个精光,女儿哭喊着、拼尽全身力气,但哪里是他的对手,200斤的体重压在身上动弹不得,令人窒息。如果此时郑大涵有一点做父亲的内疚,有一点恻隐之心,终止兽性,或许还有救。然而被兽性充盈的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竟然长驱直入,野蛮地蹂躏一朵尚未开放的花朵,在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之后,女儿痛得昏厥了过去。
   此时,儿子已经站在郑大涵身后,举起了一张尖头铁锹,用尽吃奶的力气,向郑大涵后脑勺拍了下去,行进之中铁锹一偏,却不偏不倚,正中魔鬼的头颅。也许这是天助弱者,惩治恶魔。尖锐部分进入头颅里面,瞬间血流如注,郑大涵像一堆烂泥,瘫软在女儿身上,喷出的血污弄了女儿一身一脸。
   女儿从噩梦中惊醒,使劲推开身上大山一样的污秽之物,儿子跑上前去,两个孩子使劲全身力气,才把魔鬼推向一边。
   两个孩子喘着粗气稍憩,想到刚才与魔鬼拼命地搏斗,吓得浑身颤抖,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母亲从菜园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听到西房哭声,慌忙闯了进去,目睹现场的一切,看到赤身裸体的女儿下体依然流血,瞬间明白了一切。抄起刚才儿子使用的那把铁锹,狠命地拍向恶魔丈夫,每一次都会听到恶魔嘴里发出的“哼哼哼”的声音,直到用尽全身气力。
   停顿下来,想到如果恶魔醒来,一定会要了他们母子三人的命。在母亲的示意下,他们三人,又拉、又拖、又拽,用绝了力气,把个200多斤重的恶魔拖到萝卜窖口。腿先入,顺势推了下去,恶魔瘫坐窖中,似乎还有气息。三人拼命填土,很快平上地面,终于摆脱了魔鬼的感觉让他们疲惫不堪。

共 6629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一个饮用水改造工程,挖出了一堆白骨,经过鉴定死者是被人用一种利器先致昏迷,再被填埋窒息而死的。人命关天,公安部门在当地干部及群众的协助下,很快就锁定了三户人家,又经过排查,最终将视线落在了二十年前就搬走的人家身上。要在全国范围内找一个二十年前在此住过的人家谈何容易,好在此户人家的女主人还有个哥哥在村上住着,成了查清些案的关键人物。这个哥哥都八十了,是个老共产党员,他和妹妹一家还着联系,于是就以病重,想在临死前再见他们一面为由,将妹妹、外甥、外甥女“骗了回来”。一家人面对公安人员,很快就讲出了真相。死者是他们的家人,叫郑大涵,他是女主人的丈夫,两个孩子的继父。案件似乎真相大明。然而,这件案件背后却有着一个令人感慨令人气愤的故事。形成了一个案中案来。原来,郑大涵从小就是打架斗殴,不好好干活的主,作风也不正派,都三十好几了才和老人的妹妹结婚,1978年9月的一天,郑大涵因多吃多占饼子,和饮事班长发生了冲突,把人家打得不轻,因害怕要受到惩罚,想逃走,就先回到家里,打算拿点钱和衣服再逃。然而,畜牲就是畜牧,就是在要逃走的时候都没有放弃做恶,他瞄上了自己的继女,并不顾伦理性侵了她。他的行为给继女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注定了自己可悲的命运。郑大涵先是被继子打昏,又在母子三人的努力下,被埋在了窖中。案件大白了,尽管继子打昏继父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但接下来将人活埋的行为却属于故意杀人了。虽然事出有因,也的确值得同情,但这种行为也得要接爱法律的裁决。郑大涵的继子被带走了,将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他呢?小也戛然为止。留给读者以想像的空间。作品语言流畅,结构紧凑,能抓住读者,让人一口气读下去。很好的小说,感谢赐稿墨海。倾情推荐阅读,【编辑:透明秋语】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4110009】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5-04-09 20:30:45
  感谢赐稿墨海,为你点赞!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2 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5-04-09 20:31:25
  不错的小说,拜读了!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回复2 楼        文友:毕雨民        2015-04-09 21:17:21
  谢谢秋语老师的鼓励。
3 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5-04-09 20:31:42
  恭祝创作丰收。
在这里相逢是我们的缘分!
4 楼        文友:漂泊的云        2015-04-09 23:48:32
  问候老师,春安!!!
喜欢文字,喜欢音乐,文字和音乐都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
5 楼        文友:如风姐姐        2015-04-10 04:58:54
  弘扬正义!赞!问候雨民老师!笔健!
6 楼        文友:梓郁        2015-04-10 06:39:54
  从偶然事件中理出案件脉络,以强健的文笔还原历史真相,一篇引人入胜、耐人寻味的佳作,彰显了雨民老师不凡的文字功底,倾情点赞!
安静写字,快乐生活。
7 楼        文友:软浪细沙        2015-04-10 19:20:12
   感谢赐稿墨海放牧!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8 楼        文友:雨春        2015-04-10 19:25:19
  感谢赐稿墨海放牧!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9 楼        文友:张璞        2015-04-10 22:43:05
  善恶自有缘,这家人即便留下牢狱之灾,也不愧为正确的选择。
因不知未来如何,就记录现实和过往。
10 楼        文友:远航        2015-04-11 12:48:49
  问好!恭喜 精彩无限!
有容乃大 多助则刚
共 12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