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流年】蜕变(小说)

精品 【流年】蜕变(小说)


作者:雪飞扬 举人,4144.6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668发表时间:2015-07-16 21:51:22

【流年】蜕变(小说)
   方雪梅挺着大肚子蹒跚地往村里唯一的小诊所走去。
   天,阴沉沉的,灰蒙蒙的雾气弥漫于各个角落,使行走其中的人影也朦朦胧胧的,连呼吸也不那么顺畅了。方雪梅每隔一会就要深吸一口气,再长长地吐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这种阴沉的压抑。
   街,还是那种土石街,路面上到处滚着圆的、方的、扁的、尖的小石子。好在泉村的人已经都适应了。人们穿着各种各样的鞋子可以轻松地在上面走来走去,骑着各种各样的车子在上面,车轱辘碾压着小石子,发出格里格崩的声音,像是村里人秋后在柴火堆上烧的大锅里爆玉米花。
   路边草丛里挂着明晃晃的露珠子,于沉闷的潮湿中闪着亮晶晶的希望。
   小诊所里冷冷清清的,只有医生古林在无聊地看电视、吸烟。一丛一丛的烟圈从他嘴里冒出来,在狭小的房间里缭绕。方雪梅刚踏进一只脚,就被呛得咳嗽起来。“咳咳咳”一连串的咳嗽让她几乎站不住脚了,赶紧用手扶了门框。看到方雪梅,古林赶紧把手里的烟蒂在烟灰缸里摁灭。站起来扶方雪梅进来。
   走进诊所的方雪梅,一眼就从门旁边竖着的一面镜子里看到了不堪的自己。反抗、顺从、结婚,接下来怀孩子,生孩子,打胎,再怀,再打,再怀,再生……往复循环,她早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是程海的媳妇?是程小荷的妈妈?她也早已不认识自己的容颜了。镜子里的这个孕妇,脸是那种农村里女人特有的脸,那是一张经过日头日复一日的照射,经过风雨经年累月的洗涤后,被深深地打上生活不易的烙印的脸:黑红、油光、雀斑遍布、麻点丛生。
   裸露出来的胳膊,是那种酱黄,像涂了一层特别的油涂料似的,显得特别结实、仿佛能经得住任何器物的磨砺。
   挨着药柜的一边是一张检查床,上面铺了一张脏兮兮的白床单,已经脏得完全变了样,分不清是黑的还是酱色的,抑或是土色的也未可知。
   方雪梅遵从古林的吩咐,把裤子褪下,叉开双腿,古林伸进带着橡胶手套的手,认真地掏摸了一会儿,说就在这几天了。整个过程,方雪梅的脸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一点也没感到羞涩。她在心里惊讶于自己的变化,是的,跟十多年前的那个见人就害羞,说话就脸红的方雪梅已成了天壤之别。
   二
   天空瓦蓝瓦蓝的,间或飘过几丝云彩,一点也遮挡不住那轮清爽明媚的太阳,太阳光柔柔地投到大地上,射进河水里,搅起哗啦哗啦的河流声。
   后寨村的东大河边,一群姑娘媳妇老太们正在就着一块块青石板搓洗衣服,说笑声,棒槌的捶衣声,衣服在河里搅动时的哗啦声搅在一起,像极了一场盛会。
   方雪梅端着洗衣盆出现了在了人们的视线里。先是那张脸,看着就让人舒服。从额头到下巴,到处都透着匀称的美,新月一样的弯眉,清澈明媚的杏眼,天然轮廓分明的红唇。皮肤是那种白里藏粉,粉中透着红的颜色,让人看见心中油然想起春天果园里那盛开着的一簇一簇的桃花。方雪梅的美不仅仅在于她的外表,更在于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爱笑、羞涩。尤其那躲躲闪闪的害羞,总会让人无来由地生出一些怜爱之心。
   方雪梅仿佛天生就爱笑,见人先不打招呼,先笑,随着这笑,脸颊上出现了两只好看的小酒窝,小酒窝里也盛装了忽闪忽闪的笑。若对方说话打招呼,她的脸会立刻像从天边飞来两片绯云一样,红艳艳的,笑着点头、答应,然后垂头,匆匆走过。
   一件乳白色小风衣,蓝色牛仔裤,脖子上一条红纱巾随风舞动,远远望去,像一朵开得正艳的红牡丹。
   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她编成一条大辫子甩在身后,走起路来,一甩一甩的,正好打在她那微翘的屁股上,别有一番神韵。
   不知方雪梅是不是因看过电影《红灯记》的缘故,她不但梳的发型像极了里面的主人公,而且在头部的前方,还用一卡子别住了一小撮毛发,使得那儿格外地隆起,像极了《红灯记》里的主人公李铁梅。
   方雪梅一如既往含羞带笑地跟大家打过招呼,就低头开始洗衣服。旁边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们开着各种各样的荤的、素的玩笑。一些在方雪梅听来脸红心跳的脏话也嘟嘟地从那些小媳妇嘴里蹦出来了:“崔芬,看你那摁兜着的一张小脸,像谁家欠了你二百担黑豆似的,是想你家栓子想的吧?”说着,那小媳妇调皮地对那个叫做崔芬的媳妇吐了吐舌头。那个叫崔芬的小媳妇扭身对着这个说话的小媳妇撩了一串水珠,边撩,边骂道:“死燕子,我看你倒是想你家锁子想得发疯了,是吧?快去工地找他呀,让他天天骑你!”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笑着骂着,方雪梅把那张红脸垂得低低的,恨不得钻进胸前的领口里。
   方雪梅为了尽快逃离这令她尴尬之地,加快了洗衣的速度。她快速地把洗衣膏涂在领口、袖口、胸前各个容易脏的地方,开始用心地揉搓,一盆子衣服,她用了比别人少很多的时间就洗好了。
   收拾好洗衣用品,方雪梅逃也似的离开了河边。一盆湿漉漉的衣服端在手里,一会儿就手酸了,她换了一下手,撩了一下垂下来的一缕头发,把洗衣盆挎在胯骨那儿,用胯骨扛着。
   “给我!”一只手冷不防从方雪梅手里夺过洗衣盆。方雪梅红着脸抬头才发现,不知何时郝志鹏已经站在他面前了。方雪梅下意识地用目光往四周梭巡了一番,像是做贼似的。还好,远处,洗衣服的都低了头洗衣服,近处,左右两边是风吹麦浪涌动的美丽图案,并未有人。她松了手,让郝志鹏替她端着。低头轻轻问了声:“你怎么来了?”
   “嘿嘿,我刚才算卦来着,算着你这会儿该洗衣服回来了,就赶紧过来接你。”
   方雪梅又没话了。
   郝志鹏只管瞅着她笑,方雪梅的脸又羞得不知该往哪儿放了。离方雪梅的住处还有远远的一段距离,方雪梅就要从郝志鹏手里接过洗衣盆,说不想让父母看见。郝志鹏笑说:“你呀!都多大个人了,跟男孩交往有啥怕的,还怕父母知道啊!真不知你是个啥人!”说着用腾出来的右手捏了一下她裸露出来的白葱似的胳臂。分手时,郝志鹏凑近方雪梅耳语:“吃过晚饭,我在老地方等你。”
   三
   月亮不时被飘过的云团遮住,投在大地上的月光就成了飘忽的,山、水、树,一切的一切,一会儿清晰,一会儿朦胧。
   方雪梅和郝志鹏并肩坐在河边的一爿孤石上。
   “雪梅,我想到市里兴林建筑学校学习结预算,跟我一起去吧,你去旁边的美容学校学习美容,好不好?”
   “……”
   “上班挣钱太少了,学了结预算到工地给人家搞结预算,年薪就能保证在五六万元以上。你跟伯父伯母商量,钱的事不用你操心,我这里还有钱,足够咱俩学习费用了……”
   “呜……”不等郝志鹏说完,方雪梅就用两只手环住两只膝盖,把头深深地抵在两膝盖中间哭起来了。郝志鹏边关切地问她怎么了,边用右手环抱了她的肩膀。
   方雪梅越发哭得厉害了,双肩剧烈地觳觫着,郝志鹏心疼地把她抱在了怀里。她使劲儿挣脱了他的怀抱,仰起脸,脸上那明晃晃的泪珠在刚刚从云层里透出来的月光下显得格外刺眼。郝志鹏心疼地抹着她脸上的泪,那泪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怎么擦也擦不干。良久,她才使劲儿抹了一下泪,狠劲儿擤了一把鼻涕,用一种下了很大决心、大义凛然的口气说:“志鹏,咱们分手吧!”
   郝志鹏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雪梅?”
   “咱们,分手!”
   郝志鹏耐心地等着方雪梅平静后,才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方雪梅出生在一个叫做欠十步的小山村,那是隶属于临淇镇的一个山区,方圆数十里都是坐落在半山腰的小山村。这里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通向外界。多年来,这里就像与外界隔断的一个部落,外面世界日新月异的变化仿佛都与这里无关。这里祖祖辈辈的人们就认准一个理儿:种地、建房子、生孩子,并且非得生个男孩来延续香火,一代又一代——这就是这些山里人的人生目标。
   方雪梅的父亲是家里唯一的男孩,祖母在一口气生了七个女儿后,方才生得她父亲方朝阳。那时,祖母已经四十八岁了,四十八岁的祖母看着跌落在地的哇哇大哭的儿子长出了一口气,用尽力气说了句:“总算对得住方家的祖宗了!”
   方雪梅的祖父发誓说,一定要供方家这根独苗上学,出人头地。
   方雪梅的父亲方朝阳于是在父亲和七个姐姐的共同努力下,终于读完了高中,并且写得一手好钢笔字。在乡里的招教考试中,他在数千名考生中脱颖而出,一举考到乡里某中学教书。
   方雪梅的父亲方朝阳却不是教书的料子,属于那种茶壶里煮饺子倒不出来的角色,站在讲台上,哼哼哈哈了半天,给学生讲不出个子午丑卯来,急得他脸上的汗珠子哗哗地往下淌,学生们则在下边起哄。不久学校就让他到这个村子废弃的学校看门,说是看门,其实就是闲坐。
   方朝阳到了结婚年龄,像村里的大部分男孩一样用七个姐姐中的一个换得了一个媳妇。
   争气的媳妇接连为他生了两个儿子后才生得方雪梅这个女儿。
   儿子是根,是香火,无论如何都得有儿子,女儿倒显得不重要,有无都可,有她不多,没她不少。
   方雪梅因为上边有两个哥哥,无疑在这个家是受宠爱的。父亲虽然不大会说,小时候却也常常背了她到野外为她采果子吃,逮小动物玩,为她买来画册给她看。母亲常常精心地为她梳了各种形状的小辫子,绑上自己做的各种好看的头饰。
   被父母疼爱着的方雪梅的童年就像是童话故事中讲的那样,幸福,快乐,无忧无虑。这种纯粹的一个小女儿的幸福是在她十六岁那年被打破的。
   那年,方雪梅的大哥已经二十二岁了,这在他们那个小山村离已经是大龄青年了。方雪梅的母亲到处叮嘱人给儿子说媳妇,但所有踏进他们家门的媒人几乎都是众口一词:拿方雪梅换。
   从小方雪梅就知道左邻右舍的媳妇大都是换的,亲眼目睹了一个个不幸的家庭,她在心里说“决不!”,然而,当父母像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用一种可怜的目光祈求她时,她再也说不出那个“不”字。她跟家里只提出一个条件:三年后再考虑结婚的事。
   “原本,我想着三年的时间里,我可以想办法逃跑,让他们逮不着我,可是……可是……呜呜呜……”
   郝志鹏用力搂住肩膀抖动得厉害的方雪梅。至此,他才明白了方雪梅为啥一直刻意跟他保持距离。
   “雪梅,跟我走,好吗?明天就走!我带你走得远远的,咱们可以到苏州杭州深圳打工。都什么年代了,这样的陋俗早该摒弃了!可恨!”
   四
   坐在婚车上的方雪梅,盖着镶着金边的大红的盖头,穿着大红袄,蓝裤子,从外面看,一派喜庆,而若是撩开盖头看时,却是另一番风味儿。脸上的脂粉被泪水冲得一道一道的,嘎巴在的脸上的脂粉像给那张好看的脸戴上了一个壳儿,僵硬、呆板,没有表情。
   她没有能够逃跑。
   就在她跟郝志鹏商量着准备逃跑的前一天,她的大哥来到父母这里,说媳妇已经带着两岁的儿子回娘家了,专门等着为弟弟娶媳妇,弟弟一天娶不到媳妇,她就一天不回去,如果方雪梅反悔,她就立马跟自己离婚。
   恁大个男人,竟然在父母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爸,妈,你们看,还是早早让雪梅嫁过去吧,否则我这日子也没法过了,如果老婆孩子都没有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还不如死了的好啊,爸,妈……”
   大哥哭爹妈,爹妈又在方雪梅跟前流泪。
   方雪梅捂着脸哇地大哭起来,那哭像山崩,似海啸,仿佛压抑了千年的委屈般,要统统把那些委屈倒出来。直到她哭得没有一丝力气时,方对父母说:“你们不用为难了,我嫁!”
   紫红色的面包婚车摇摇摆摆地行走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车子不时地被坑洼颠簸得往上一蹿一蹿的,像极了城里那些商家做广告时在店门前表演舞蹈的小丑。方雪梅被颠得一会儿身子往前倾,一会儿往后仰,一个不防备,她的额头磕在了前排的座背上,有一瞬间的迷昏。这一瞬间的迷昏却让使方雪梅进入一种迷幻的境界:一个长相俊朗、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在一团彩云中笑吟吟地看着她,她看清楚了,那是郝志鹏的身影。心底那块最柔软的地方被轻轻拨动,旋即从胸中升腾起一种火一样的热烈。然而,只一瞬间,即被冰凉的现实浇灭了。她不由自主地扭头看一眼身边的男人,男人的嘴脸,男人的身形,男人的一切都让她从心底升起一种厌恶。
   程海的模样确实让方雪梅讨厌。
   个子刚刚达到一米六五的方雪梅的耳朵稍那儿,一张小脸上,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唇,整个儿地堆在一起,让人怀疑那些五官是人工帮他捏在一起的。
   从跟他定亲,到现在,方雪梅还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在去领结婚证的路上。他除了会说“你吃啥”外,什么也不会说,好像人活着除了吃就再也没有可感兴趣的事物了。
   离家还有很远,车子就进不去了。一群小青年嚷嚷着让程海背方雪梅。方雪梅干脆把自己当做一具尸体,下决心今天不管他们怎么做,自己都一概听凭处置。方雪梅在大家的连托带拽、托举下,被送到了程海的背上。只摇摇晃晃地走了极小的一段距离,程海就呼哧呼哧地喘得不行了。终于,方雪梅被冷不防扔在了路上,她哎哟一声跌坐在碎石上。尖尖的砾石哧一下就把她崭新的婚裤子割扯了,右腿膝窝儿那儿露出了里面的花棉裤。方雪梅的脸憋得通红,不知是羞得还是气得。在众人的拖拽下她站起来,摇摇晃晃地任由人们拖着拽着往前走。那道扯开的口子随着她的步子一张一合的,像极了一张诉说的嘴。

共 7228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小说一开篇,迎面而来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肚子隆起,行为粗粝,与许多农妇无二的面相与打扮。方雪梅的出场,被作者安排在一场凄风苦雨里,而她在卫生所里的孕检的描述,则把这一人物的种种麻木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读罢,一股酸酸的味道从字里行间涌出。小说的开篇极引人入胜,在一种环境与心理的烘托中把主人公推出,让读者一下子走进了小说所给的境况里,并急切地想探知方雪梅这个人物。小说以方雪梅的婚姻为一个线索,涉及到至今止仍绵延不绝的乡村的习俗,那种近乎原始的婚姻状态,换亲,重男轻女这些观念的描述,更让我们了解到一种愚昧,而这种愚昧在我们这样文明社会中却真真实实存在。乡村的安谧,女子的美好,这些表象下的丑陋,让人生出无奈。作者着墨于方雪梅的刻画,从一个美好的女子到一个麻木的女人,个中蕴含着她蜕变时的疼与痛,那种生生被愚弄被践踏的女性的尊严与女人爱的权力那么孱弱,孱弱至对这样的原始无能为力。方雪梅,是这一类女子的代表,她的蜕变也让我们真真切切感触到我们的村庄的爱与疼痛。雪飞扬小说的主题定位在她熟知的乡村环境,她的小说可以说是有根的,这篇小说给我带来的震撼,是一个原始社会一样的封闭的地方对女性尊严的无视与践踏,读来,让人唏嘘,令人惋惜。蜕变这篇小说,无论从环境,还是从心理,都对人物作了很细划的描写,方雪梅这个人物无疑立起来了,而这样的人物的蜕变带给人们的,是深深的叹息,是掩卷而推不开的思索。好文激赏!编者倾力推荐!【编辑:雪飞】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7180002】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雪飞        2015-07-16 21:57:20
  飞场,小说读过,无言,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想说得太多,不恭维你,小说写得棒,好!
回复1 楼        文友:雪飞扬        2015-07-18 18:32:50
  什么也不用多说了,唯有多努力,多进步,方是对你最好的报答,你教我的一词一句都在我心里……
2 楼        文友:永远红梅        2015-07-16 23:00:58
  一位清纯的女孩变成了如此模样,真让人心疼。小说有力的笔锋抒写了农村落后的思想观念,重男轻女的老观念,活生生将一位纯情女孩变成只是为了生男孩的工具,她的灵魂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那些落后的思想左右了她。生活变得无趣,只是一个接一个生孩子,她变成无奈的农妇,走上一条难言的不归路。真令人心痛,惋惜,令人深思。欣赏佳作,飞扬真棒,向飞扬学习!
永远红梅
回复2 楼        文友:雪飞扬        2015-07-18 18:36:46
  见到亲真高兴!文中的主人公就是我从前一个同事的女儿,一切都是真实的,她很美丽很漂亮,很爱笑很害羞,她叫雪梅,可是她的命运却是那么可悲,她的命运在那些落后的山村有着一定的代表性,所以就写了写,谢谢的亲的支持与鼓励,就像你说的,我们共同的亲人在天上看着咱们的,唯有好好写文,认真进步才是对他最好的缅怀。期待亲的佳作!
3 楼        文友:夏云泥        2015-07-17 09:20:46
  飞扬进步很快,令人欣喜。
   通篇语言及细节描写搭配非常合理,很般配。特别是人物描写与环境描写互相映衬,组织得相得益彰。人物被写活了。
   方雪梅,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为了换亲放弃了自己的爱情,从放弃到进入别人花轿的那一刻,心如死水。这一点,从新婚之夜、到卫生所麻木地接受检查、到婆婆丈夫强迫自己生儿子这些细节中淋漓地表现出来了。
   结尾以方雪梅的蜕变收束全篇。让人读罢深思。
   社会的不良观念和风气导致了人心的变化,甚至人性的崩塌,是这场悲剧的导火索。有些人就是在这种环境中蜕变的。这种蜕变就如“温水煮青蛙”,潜移默化一步步进入死角。
   飞扬写得好啊。我给这个丫头伸出两个大拇指赞一个!
如果你知道去哪﹐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
回复3 楼        文友:雪飞扬        2015-07-18 18:47:03
  云泥兄,你的评论我读了数遍,句句直达我心,真是爱不释手啊!虽然我知道远没你说得那么好,但你的鼓励还是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感谢你,云泥兄!愿在文字路上一起快乐走过!
   是的,我就是想变现一个纯真漂亮的农村女孩到一个不堪村妇的蜕变,从中窥见农村女孩的不幸根源。
   从你的留言可见你为人是多么真诚,文学功底是多么身后,你一定会在文字路上有收获的,期待你的精彩绽放!
4 楼        文友:风逝        2015-07-17 10:32:40
  愚昧丑陋的婚俗,让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变为一个粗鄙不堪的农妇,而且,她将继续承袭着强加给她的苦难于她的女儿,是谁完成了她的这种蜕变?看完,心很沉重。
   写得真好,真实鲜活,让人沉重之后陷入深思。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4 楼        文友:雪飞扬        2015-07-18 18:49:39
  首先谢谢风姐姐的懂得,再次谢谢风姐姐为我花那么多时间改文,什么也不说了,唯有努力写好,才是对你做好的报答。期待姐姐的佳作!
5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5-07-18 10:41:1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5 楼        文友:雪飞扬        2015-07-18 18:50:28
  感谢流年!
6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5-07-18 16:39:22
  这篇小说非常棒,成功地塑造了一个真实的可触摸的农村女人的形象。这样的女子,在乡下比比皆是,可以说,具有典型的代表。
   那个女孩没有一个梦一般的美好愿望,方雪梅也如此。
   一个清纯的农村女孩,自结婚后,就逐渐演变成一个生育工具,最后轮变成像自己讨厌的婆婆一样的婆婆!多少农村女子就是这样的一个轮回演变,逃脱不了这个命运。这是为什么?文章提出了这样一个命题,要人们去破解!
   文字有力量。力透纸背!
   这是飞扬小说中不可多得的一篇,有了人性的描写,富有强烈的批判性!
   佳作!
回复6 楼        文友:雪飞扬        2015-07-18 18:55:12
  谢谢老师的懂得。是的,一直以来,我常常写些无法给出答案的小说,也曾经为此困惑过,后来在书上读到:文学的责任原本就是呈现问题的,而不是负责解决问题的。至此,我心坦然,就继续写些我所熟悉的农村的各种各样的问题。至于答应,让读者自己去找。
   老师的鼓励就是我最大的信心和力量,我当努力!祝福老师佳作频出!
7 楼        文友:山地731828829        2015-07-18 16:41:04
  很喜欢这篇作品!
   表扬你吧!
   鼓励你吧!
回复7 楼        文友:雪飞扬        2015-07-18 18:56:03
  对老师唯有感谢……
8 楼        文友:宁轩        2015-08-13 17:11:40
  读罢,一股悲凉直抵心怀,应该说那是作者笔下的小说女主人公---方雪梅自身透出的悲凉无奈,屈服蜕变的不幸撼动了读者。本篇小说的环境烘托描写与人物立体塑造十分成功,既表达了作者对农村封闭角落里饱受身心折磨摧残的弱势妇女群体的悲悯,也有批判“重男轻女”封建愚昧现象的意味。有深度的作品,赞!
宁静致远,淡泊明志
回复8 楼        文友:雪飞扬        2015-08-13 21:00:02
  感谢江山文友的懂得与鼓励,问好!
共 8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