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杂文随笔 >> 走在弋江河沿上

编辑推荐 走在弋江河沿上


作者:马华东 布衣,236.8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173发表时间:2015-07-27 12:38:49

拓宽疏浚后的青弋江(长江下游支流、江全长275千米,芜申运河源头)好开阔啊!清朗的河水像是拌上酵母一直涨到离护坡堤很近的沿口,很是丰腴。傍晚或是天气打阴放凉的上下午,总有许多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选择在宽敞干净的水泥块铺成的河沿上,或是在建于其上的防洪墙观景桥上信步纳凉,放眼源远流长的青弋江水、吮吸着贴着水面飘然而至有些湿润的风,一颗颗与酷热并行的心,随即就会在河之水之风的抚慰下降下温度滋润起来。
   我也是其中的一员,犹喜欢在河沿上徜徉。这里空气新鲜,视野舒展,可进一步亲近河水、进一步感知河水的凉意,而且,还可以多情地目睹满载或卸空的机船,自长江口一路下行,穿临江桥、中山桥、花津桥、中江桥、弋江桥、金马桥、仓津桥驶往袁泽桥方向,或由袁泽桥下依次驶向仓津桥、金马桥、弋江桥、中江桥、花津桥、中山桥、临江桥,直至浩瀚的长江……迎来送往间,我已然接纳了机船马达突突突的前进脚步,获取了勇往直前的动力启迪;聆听机船螺旋依照“五线谱”敲击护坡石的音响,领略着听歌赏曲的愉悦。
   风景这边独好。青弋江,江城百姓的母亲河。
   一年四季只要不是电闪雷鸣、雨雪交加,儿女们也都推选居住附近的兄弟姐妹作为代表来到母亲河边,在母亲宽广的胸襟里,披晚霞戴月光,或谈情说爱、或快走慢跑、或遛达宠物、或浣纱洗衣、或伸竿垂钓,皆怡然自得。用心揣摩体悟,其情其景就如同水彩画家在巨幅宣纸上徐疾运笔,每落一笔就描摹出一个张扬的自我世界;每走一笔就呈现出缤纷的百态气象!
   袁泽桥下的河沿一处水边发出一阵快活的惊呼声。一群垂钓者在共贺着一位同仁起获了一条约莫三两重的鱼儿,那不谙世事误食诱饵的小精灵在高扬的鱼竿铁钩上抖动着身子只挣扎片刻就被捏进一个红色的塑料桶里,之后将为他人作出应有的贡献。
   在几乎是男人一统的小天地里,我发现居然还有一名妙龄女郎,只是她理了个小平头穿着很素的衣裳,和十多个老少爷们一起随心所欲地伸出长长的鱼竿,以不尽相同的姿势怀揣同一份梦想观察浮标动静。这些垂钓者无疑是幸福的,用的是上好的碳素鱼竿、而且还配上了支架,不用担心大家伙上钩拎不上来、也省却了右手长时间持竿那份肌肉酸胀;坐在带靠背的折叠小凳上,大都点燃香烟在闲聊着什么,挤眉弄眼的呲牙吐舌的,想必十分的会意和惬意,远没有先辈们独钓寒江雪的那份自恋与孤独。
   踱步置身其中,自然要探究垂钓者的战绩,但见红桶里网兜中的鱼儿都是清一色的鲹条子,女人小拇指般的大小;少的三二条,钓者自嘲地说,现在河里鱼少了,而且被钓惊了不上钩啊;多的也就是再添个零的数,勉强可以做碗菜,钓者得意地讲,今天运气好,竿子一伸沟一下,鲹条子就上钩就给面子。
   不管是被钓惊了还是给面的,这青弋江里的鲹鱼的确不好垂钓了。有好事者说,现在河里大一点的鱼都在中间游,靠边的是小家伙而且又不多,至于缘由却语焉不详。
   也难怪。记忆中,过去的青弋江边密布着水跳,人们上跳淘米、洗菜、刷碗、搓衣、洗被的同时,也为鱼儿提供应了丰富的养料。那时的鲹条子总是成群结队地浮游在跳边,人们就是用铁圈网兜兜底一捞,一网十条八条那是绝对的。后来,土质的青弋江堤被改造成集防洪与观景于一体的钢筋混凝土长廊,水跳随之消遁。鲹鱼们不再以河边为觅食主场,而是游向更为宽阔的水域生息繁衍。其实,这无论于人还是鱼都是一件幸事——这样一想,忍不住回望那云集的长长的鱼竿,已经很有一些距离了,心里也便释然了。待转首信步,迎面却又走来一位挎着竹篮的女子。
   女子看样子是不过三十的少妇,上着花格衬衫下配齐膝碎花摆裙,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属于养眼的那一款。竹篮里装着待清洗的衣服,满满的,上面还插着一只现在难得一见的很旧的槌棒。少妇目测好一个适合洗涤的护坡大石片,便小心翼翼地走下,放下竹篮,用手兜了几把河水洗过大石片后,就依次拿出衬衣、汗衫、短裤在河水中搓洗、拧干,再搓洗、再拧干,然后一一放进竹篮。那少妇还带了几件像是牛仔裤的长裤,这会儿就将面对河水的平蹲姿式侧转为就着坡度左脚高右脚低的蹲姿,拿出长裤转体在河水中浸泡后再转体,将长裤放在护坡石上,左手翻动衣服、右手举落槌棒,穿插得十分协调而又优美且节奏感十足,就像许多年前农户们当然也包括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的知青们弯腰撅屁股收稻割麦一样,只是右手的发力方向不同而已。此处的优美还包括那槌棒落衣的声音。竟隔着宽阔的河面在对岸发出浑厚的回声,似晨练者歌之余音绕梁三日。耳闻目睹,或许也是一种享受。那少妇重新挎上竹篮前,双手两次捧满河水清洗面容和胳膊,然后拧干毛巾依次擦干,再理了理刘海,之后这才走上河沿。
   “毛霞,你在河里清洗衣服好爽快啊,衣服回家后还过清水呀?”一位稍大一些的妇女问她。“嘿嘿嘿,你来散步啊。衣服不过水了直接上竿。现在河水很干净,不像以前一到夏天水就通黄通黄的。”
   那位叫作毛霞的少妇顺着河沿回家而去。一款姣美的背影让我忽然想起唐诗宋词里的浣纱女,不觉吟诵起王昌龄七绝诗:钱塘江畔是谁家,江上女儿全胜花。吴王在时不得出,今日公然来浣纱。只是,此诗意境早已很旧很旧,如今已是天翻地覆慨而慷了。
   写于公元2015年7月

共 205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游记式的随笔。我们跟随着作者的脚步,徜徉于青弋江畔,看机船穿行,听汽笛声声。岸边游人如织,无论是谈情说爱的还是健身锻炼的,无论是遛养宠物的还是浆洗衣裳的都是那么自得其乐;而那些惬意的垂钓者更是比先辈们多了几分舒适与安逸;而那洗衣少妇,身材窈窕,举止婀娜,一颦一笑间散发着迷人的韵味。文章点面结合,情景交融,语言流畅。感谢投稿江山文学,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7-27 12:40:51
  问好马老师。根据文章内容,欢将文章题目做了小小改动,望见谅。
上官欢儿
2 楼        文友:马华东        2015-07-27 15:13:48
  谢谢老师费心编辑批评。学生唯努力学习写字才是。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