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短篇 >> 传奇小说 >> 老人与小偷

精品 老人与小偷


作者:梅花醉 童生,512.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3547发表时间:2015-08-04 11:49:21

阿龙觉得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和几个工友一起随便玩玩,竟把身上的钱差不多输光。
   阿龙是过了年来到这个城市,听老乡说最近这边新开了个项目,活挺好找,于是过完年他就跟着兴冲冲杀到城里,加入了找工大军。然而形势并没有老乡说的那么好。
   近几年的大兴土木使得这个小城的新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名字也一个赛一个的高端大气。什么至尊豪园,什么锦绣华庭,再裹以华丽耀眼的外衣,配上高冷桀骜的价格,每个毛孔都宣誓着尊贵不凡的血统。这些贵气豪华的新楼,鹤立鸡群般地耸立在老城的边缘,睥睨着临近低矮灰暗的破败建筑,仿佛一群衣着华贵的妇人把一旁佝偻嶙峋的老者衬托得更为落寞憔悴。城市里的人们也争先恐后地购买着这些楼盘,因为拥有了它你就是城市新贵,是毋庸置疑的上流社会。
   但是时过境迁,在每一个有实力的人都购买了一轮或者两轮并获得城市新贵的名片之后,热度开始减退。没有持续的人口增长成了最大的问题,年轻人都去了更大的城市打工,那里机会更多,而且除了房价,物价却更低。而城里的上流社会也开始把目光也投向了大城市,敏锐的嗅觉告诉他们,大城市持续的人口净流入能给资产带来更为高额稳定的回报,教育及各种设施也更为完善,于是乎城市新贵们在将小孩送入大城市留学的同时又竞相开始了新一轮的资产扫荡。这个城市突然像弃妇一般,香脂艳粉还未卸下,就被新贵们抛弃在了脑后。
   只见那些曾经风姿绰约的豪华楼阁,华丽精致的外衣隐约透出几分斑驳,悠悠地诉说着从前的辉煌。当夜幕降临城市,几盏孤灯在黑暗中亮起,微弱的灯光孤独地支撑着夜的幕帐,仿佛暗夜中的灯塔,执着地等待着远方的人们归来。
   作为城市的管理者,当然不愿意看到曾经的繁华成为过往云烟,至少在他们的任期上,无论如何不能容忍这个城市沦为废都,否则那是对他们能力的绝对质疑。于是当政策的曙光再次照进这个日渐衰落的小城,管理者们如同拿到了尚方宝剑般的癫狂。他们大笔一挥,又一次规划下了城市的蓝图。这次是建设一个大型的购物中心及各种配套,规模空前设施豪华,管理者们相信,凭借这个购物中心,这座小城也能演绎大都市的繁华。
   消息一出,小城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沉寂了多时的小城仿佛从冬眠中醒来,个个都像打了鸡血一般想从这场盛宴中分得一杯。得到消息的各路人马也杀来了,有从前离开的,有外乡过来发财的,阿龙就是外乡部队中的一员。
   然而事情并没有大家预想得那么顺利,好像腹中的胎儿没有足月就被急急地拽出了娘胎,项目一开始就先天不足,磕磕碰碰,经常由于资金问题而停工断料,工人们也只好跟着两天打渔三天晒网,闲着的时候就喜欢聚在一起赌上几把打发时间。
   这天阿龙和几个工友杀得热火朝天,可运气着实背了些,短短几小时,阿龙就将身上的钱输得没剩多少。发工钱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星期,钱还没看到,也许还要再等几天,阿龙懊恼地琢磨着如何打发掉这段难熬的日子。
   他百无聊赖地在街头闲逛,走到了一片低矮的平房区。这片平房与新区比邻,好似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硬蹭在贵妇的身边,看着好不寒酸别扭。阿龙来了几个月还真没注意到这片平房的存在,于是好奇地进去探个究竟。
   这些平房看上去有些年头,粗糙破落的砖块参差不齐地堆砌在墙上,感觉是粗心的工匠胡乱地将它们垒在了一起。屋顶都是用铁皮简单的一搭,上面再压上几块方砖以防大风吹跑。住在这边的人似乎也是和阿龙一样的外乡人,应该也是到这边来打工的。还有就是一些当地的老人,估计没钱住上楼房就在此安身。
   阿龙像检查工作一般巡视了一圈,得出一个结论,也都是些和自己一样的穷人。他对这里还有种莫名的亲切,也许同是天涯沦落人吧,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曾经在说书里听到的话。
   诶,他轻叹一声,转身想要离开,忽然他的眼光飘过一户人家,门虚掩着。阿龙像发现地上有个钱包一般,浑身的细胞噌地提起了精神。他看了看前后没有行人,便轻轻地走到了门边,小心翼翼地朝里张望。屋子里黑乎乎的一片,似乎没有人。阿龙的脑子飞快地盘算了起来,要不要进去溜一圈?
   其实阿龙从小到大也算一介良民,除了小时候喜欢偷吃邻居家的琵琶和李子,出去打工的时候也顺过别人的游戏机,偶尔小赌怡情,其他真没啥不良嗜好。比起村里的李二狗,在城里杀人抢劫,他觉得自己简直称得上是模范村民了。要不是今天运气不好,接下来几天口粮无处着落,他也不想做这别扭的事。诶,对不住了,就当您做个好事救人于危难,阿龙在心里对屋主说,然后身子一扭,闪进了屋内。
   从外面一下子进到黑暗中,阿龙的眼睛不适应地短暂性失明。片刻恢复之后,阿龙飞快地打量着屋内的家具摆设,像雷达一样寻找着目标。他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心脏像突然加大了功率在胸腔里铿锵地跳动,泵出的强大压力把阿龙的太阳穴推得一鼓一鼓,此刻他一心想的就是找个值点钱的东西然后闪人。
   “是学兵吗?你终于来啦!”黑暗中忽然冒出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将阿龙吓得差点灵魂出窍。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才看见一个穿着黑衣的老人坐在角落里,由于屋内光线昏暗,仿佛和背景融到了一起,怪不得阿龙原先没有注意到他。
   阿龙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拔腿就想离开。刚走了两步,老人的声音又响起,“你要走了?为啥这么急?你有阵子没来了,我特地去买了一些你喜欢吃的水果,吃完了再走。”老人的声音里明显地带着几分急切。
   啊,他这是把我当成熟人了,阿龙心里想。也许是屋里光线不好,老头没看清。不行,我还是走吧,待会认出来就麻烦了。阿龙想着,还是朝前迈了步子,想趁老人认清楚之前离开是非之地。
   “学兵,你别走,好不容易来一趟。你看我给你买啥好吃的了。。“阿龙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接着是一记沉闷的撞击。
   “诶哟,我这眼睛,是越来越不好使了。“背后传来老人痛苦地呻吟。
   阿龙下意识地停住脚步转身查看,老头已经从角落里走过来,估计是刚才一时情急,撞在了四方桌的角上,这会正拿手揉着腰。阿龙看见老人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但似乎对外界并无反应。他大着胆子走到老人跟前,拿手在他眼前晃了一晃,老头的眼睛没有转动。阿龙又凑近点看了看老人的眼睛,只见他的眼眶里有一层白色的薄膜,阿龙不禁松了一口气。阿龙记得爷爷也是这样,眼睛里生了一层膜,最后就全瞎了,看来这个老头也是。
   阿龙忽然觉得老头挺可怜的,看上去是一个人住着,屋子里也破败不堪,阴冷潮湿的空间散发着令人窒息的霉味,仿佛坟墓里的死亡气息。阿龙刚才急着找东西没有注意,这会回过神来,被这突如其来的气味包围,让他透不出气来,想要逃离。
   老人感觉到了阿龙回来了,顾不上腰痛,摸索着打开桌子上的马夹袋,热情地招呼着。
   “来,学兵,看大伯给你买了什么。你最爱吃的苹果。“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过后,阿龙看见老人把一个苹果举到他的面前,布满沧桑的脸露出了笑容,露出蜡黄残缺的牙齿,仿佛在逗一个馋嘴的孩子。
   这是一个饱满粉嫩的苹果,好像阳光下女孩儿粉扑扑的脸蛋。阿龙知道,这种苹果并不便宜。他忽然想起爷爷,记得小时候每次他赶集回来,总喜欢给他买上一串肉干,然后也是这样笑盈盈地举到他的面前,心满意足地看他吃下。
   老人等了一会没见阿龙反应,于是又把苹果朝前递了一下。
   “吃呀,学兵,不会是还在生大伯的气吧。你大伯我就是这臭脾气,诶,年纪大了,改不了了。你如果还生气,就吃了这苹果,当大伯我替你陪个不是了。”
   原来老头把我当成他侄子了,好像还闹了别扭,怪不得老头那么在乎。诶,老头也是可怜,估计那个侄子好久没来了,老头想他了,不如我今天就冒充一回,让老人家开开心,也算我做了件好事。
   于是阿龙接过老人手里的苹果,咔嚓一口咬下去,汁水四处飞溅开来。老人听到了苹果迸发出的清脆声响,嘴角的笑容更加灿烂,“好吃吧,这可是上好的苹果。”
   阿龙塞了一满嘴的果肉,鼓着腮帮子使劲点了点头,“嗯!“他不敢多说一个字,生怕老头听出了异样。说实话,这苹果是好吃,每次路过水果摊阿龙看着它们红扑扑的脸蛋都禁不住多看几眼,可是那个价格,让他只好咽一咽口水把满肚子欲望吞了回去。
   老人见留住了阿龙,摸索着坐在了桌边的凳子上,他也招呼着阿龙坐下。
   “坐吧,学兵,大伯有段时间没见你了,陪大伯说说话。“
   糟了,这是要找我聊天,阿龙心想要露馅。幸好,老人似乎并没有让他说话的意思,自顾自拉起了家常。
   “学兵啊,昨天我又梦见你大娘和你大哥了。你大娘说他们在那边都好,就是挂念我,说我一个人在这里他们不放心。”老人说着,用袖口擦了擦眼角。
   “诶,我这几天头痛得也越来越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天冷的缘故。不过我也不想去看医生,又贵,不想花那个冤枉钱。如果哪天真不行了,正好去见了你大娘和你大哥,也算是一家人团聚了。”老人说到这,头微微抬起,浑浊的双眼刹那间明亮起来,闪烁着愉悦的光芒。
   阿龙听着老人的絮叨,心头涌上一阵酸楚,嘴里的咀嚼也艰难起来。他想开口和老人说说话,可又不知说什么好,他也怕老人听出自己不是侄子而被吓到。阿龙就这么低着头默默地啃着苹果,也许倾听对老人家来说就是最好的陪伴。他又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每到过年就在家门口盼着他回家团聚,要不是家里有个妹妹陪伴着他们,真不知道他们会是怎样的寂寞。
   老人出了一会神,忽然抬起手慈爱地摸了摸阿龙的脑袋,“你小子,真是和你爹一个脾性,生起气来就喜欢打闷包,这会气消了吧。哦,对了,大伯收到一封信,邮局的人说是兵团寄过来的,估计是我的老战友,你帮我念念。”
   阿龙见老人转身去拿信,心想也再装不下去了,还是走了吧。他转头望了一眼在黑暗中摸索的老人,居然有点不舍,下次有机会也许再过来看看你,阿龙心里想着,赶紧起身朝门口走去。
   阿龙推门出去,和正想进门的一个年轻人的撞了个满怀。年轻人看见阿龙先是一愣,然后一脸警觉地说,“你是谁?来这里干啥?”
   阿龙见年轻人二十几岁模样,手里拎着一些食品,倒和老头有几分神似。
   “你是学兵吧?多过来陪陪你大伯,他很想你。”阿龙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学兵的肩膀,轻叹了一声,朝路口走去,留下年轻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
  

共 396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编者按】小说讲述了一个外出打工的青年,因为大环境的影响,没有拿到预想的收入,又在赌钱输了之后出去闲逛,机缘凑巧发现一扇虚掩的门,临时起意想去做点什么。却不料,房间里还有一个孤独的盲眼老人,老人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用一个苹果化解了危机,保护了自我。小说针对社会现实,对如何管理外出务工人员,如何安置空巢老人等问题提出了警示,也从侧面反映了城市规划的重要性,具有一定现实意义。文章以“老人与小偷”为题,其实证明了人心向善,天下无贼,是一篇充满正能量的文章。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5080505】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8-04 11:51:06
  问好梅花醉,感谢支持江山小说,欢迎加入江山小说交流群:461238773.
上官欢儿
2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8-04 11:55:15
  老人的仁爱或者说是智慧,青年的良心未泯,都说明了人心向善。但是不是所有的老人都能如此化解危机,是不是所有的青年都还有着一颗善良之心?其实值得我们深思。关注社会问题,是我们为文字者的责任,为此,欢儿要说一句,感谢梅花老师!
上官欢儿
回复2 楼        文友:梅花醉        2015-08-04 12:08:57
  老师不敢当,我只是新手,发表的作品不多,过奖了。不过我会持续关注社会,写出更多反映现实问题的小说,谢谢鼓励!
3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8-04 14:58:00
  谢谢您,也希望您多关注江山,关注江山短篇小说,^_^
上官欢儿
4 楼        文友:宏声        2016-07-20 05:37:01
  我读了远方老师光彩闪闪的作品,看到了远万老师深厚的文学功底,为远方的老师伸出我的大拇指发出一个又一个赞声。我会常常读老师的优秀作品,在文技上取长补短。握手!夏安!
共 4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