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旋转木马 >> 短篇 >> 情感小说 >> 【木马】蝶变(情感小说)

编辑推荐 【木马】蝶变(情感小说)


作者:神秘老太 举人,4628.01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4034发表时间:2015-08-13 16:58:59

蝶变
   作者: 神秘老太
  
   山东省一座美丽的滨海城市,近些年来,由于地理位置优越、海陆交通非常发达、气候宜人,所以全国各地的开发商纷纷来到这里,打造一个个令人目不暇接的商圈。
   在市中心新世纪广场的西南侧有一大片50年前的老楼,被南方一位不肯对外透露姓名的巨商买下,要在这里盖一座全国最大的高科技电器城。占地20000平方米。负责经营这个项目的是总裁之子吕浩宇。
  
   一、 和陌生人聊天
  
   吕浩宇一表人才,器宇轩昂、玉树临风;29岁,风华正茂、年富力。他是英国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具有经济管理硕士和建筑设计博士的双学位。
   吕浩宇回国后,他爸爸把肩上的重担转交给他。让他到这座美丽的碧海市来建功立业。他经过20多天的考察,决定在这里建造一个高科技电器大商厦。他的意向书被董事会讨论通过之后,从2015年4月15日之后,便在新世纪广场开始拆迁、动工。
   吕浩宇买下这块地皮之后,首先把周围600米,除了东西南北四个大门之外,全部砌上围墙,并且四边有十二幅巨型广告牌:四幅是商厦的外观和四幅内景;四幅是商厦经营的高科技产品介绍。
   承揽外观和内景的是一个中档的“海阔天空广告公司”。他们设计的广告画,是以吕浩宇的原商厦设计图和沙盘模型为依据所设计的。海阔天空公司拿来的样张,吕浩宇看了非常满意,精明强干的海阔天空的老板,总设计师丁鸿儒,立即带着五名画师和两名徒弟开始工作。他们是在脚手架上,露天画画。每块广告牌高5米,长8.4米。
   吕浩宇非常重视这些广告牌的制作,于是有一天,他一大早起来,就到工地,观看围墙外面的尚在制作中的广告牌。
  
   刚刚初升的旭日,把万道金光洒向人间。远处影影绰绰的景物和近处栉次鳞比的高楼大厦都被涂上橘红色,景色宜人,令人心醉。
   当吕浩宇走近广告牌时,才看清广告牌前,脚手架上站着一个被霞光染红的人。啊!原来是位女士。因为她背朝外,面向画,所以无法判断她的年龄。
   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外面是一件大概白色的带袖的围裙,因为已经被霞光染成了橘红色,说不出它的确切颜色。黑黑的长长的卷发,被一条橘红色的纱巾,系成一个马尾辫。
   吕浩宇自言自语:“看这装束,年龄不会太大,可是没有十五年以上的功底,是画不出这么精彩的画的,即使科班出身,没有十年八年的实践经验,也绝对画不出这么好的画的。”
   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只听“啪嗒”一声,从上面掉下来一支画笔。架上的人把着脚手架上的木杆准备下来取笔。
   吕浩宇在下面喊:“你别下来了,我上去递给你。”
   上面的人停住了脚步,回头向下一看,双方都看清了对方。吕浩宇一惊:“原来是个小姑娘!”小姑娘一愣:“原来是个大帅哥!”
   吕浩宇捡起画笔,迅速地爬上脚手架,笑容可掬地把画笔递给小姑娘,忍不住称赞道:“赫!小小年纪却有这么惊人的画功?令人惊叹!”
   小姑娘面无表情地说:“谢谢夸奖!我的画功只能打个80分,怎么能惊人呢?”她想,这又是一个借机和我聊天的人,怕影响自己的工作,就想法撵他下去:“先生, 谢谢您!您赶快下去吧!这个脚手架撑不住两个人。”
   “好好好!我的确得快下去了,否则会影响你这个小女孩的工作了。”吕浩宇迅速地下去了。他下去后,并没有马上离开,他情不自禁地要看着这小姑娘画画。于是找到了话题:“小姑娘,现在还不到六点,还没到上班时间,你怎么就开始工作了呢?”
   小女孩说:“这就叫笨鸟先飞,那几位都是著名的大画师,我只不过是个小学徒,不提前来,会影响进度的。”
   “我走了一圈,我觉得数你这幅画进度最快、画得又非常好。”
   “您真会鼓励人!您是做领导工作的吧?听人说,领导说你干得不错,其实是暗示你必须好好干;领导说你比别人干得快,实际是告诉你必须快点干;领导说你工作很认真,其实是他对你不满意,让你必须认真对待工作。您不是我的领导,没有必要拐弯抹角说这样口不从心的话。”每天在脚手架上工作的小姑娘,因为一天到晚,几乎没有和人交谈的机会,所以她看到这个大帅哥没有走的意思,就说了这段话,来和他搭讪。
   吕浩宇:“哈哈!小家伙你不仅画得好,手上功夫了得,嘴上功夫也过硬呀!伶牙俐齿,口若悬河。”
   小姑娘微微一笑:“我必须给您纠正一下,从我听到您的第一句话开始,您对我称呼的前缀就没离开过一个‘小’字,小姑娘、小女孩、小家伙。告诉您吧!我今年已经19周岁了,我是大人了。”小姑娘一边画画,一边继续和吕浩宇聊天,“我觉得咱们中国人至今还是重男轻女。”
   吕浩宇疑惑地问:“你这个观点我可不能苟同,你谈谈你这样说的理由吧!”
   女孩嘿嘿一笑:“就拿我们俩来说吧,不管生人熟人对我的称呼前都愿意加个‘小’字:小丫头、小姑娘、小女孩;可是对您这个年龄的男人,前面却要加上一个‘大’字:大小伙子、大帅哥儿、大老爷们。”
   “小姑娘,我不加‘小’了,我就叫你的名字吧!你叫什么?能告诉我吗?”吕浩宇,觉得这个小女孩很有意思,于是借机问她的名字。
   小姑娘笑嘻嘻地说:“我姓孙,孙悟空是我哥们儿,没爹没妈,石头里蹦出来的,我的名字叫孙石坚。”
   “哈哈!太奇怪了!原来你是孙悟空的妹妹?不过我对你的名字可是有看法的,‘孙时间’,会被人理解为‘损时间’,也就是人家会认为你损失了时间。”吕浩宇情不自禁地拿女孩的名字调侃。
   孙石坚仿佛和一位老熟人在聊天,不再称呼吕浩宇“先生”了:“老大哥言之有理,我的的确确白白损失了十八年的时间,不过我的名字不是时间而是石坚,石头的石,坚韧的坚。”
   吕浩宇就此话题,继续调侃:“我敢保你这个名字绝对不是爹妈起的,哪位父母也不会给女孩起个男孩的名字。是你自己改的吧?”
   孙石坚缄默了,她的情绪突然变得很消沉,手里举着画笔,迟迟没有落下。吕浩宇感到莫名其妙,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可是他仍然没有走的意思,还在欣赏石坚的画作。
  
   六点前,广告公司老板丁鸿儒和几位画师陆陆续续来到各自的广告版前。当丁鸿儒看到吕浩宇之后,立即上前打招呼:“吕总,早晨好!”
   孙石坚惊讶地看到自己的老板恭恭敬敬地和吕浩宇握手,非常吃惊:“原来您就是我们的大东家呀?失敬失敬!”
   吕浩宇说:“小孩子,怎么会用‘东家’这个已经是木乃伊的词呢?什么东家?西家的?太古老了,不好听!不好听!”
   丁鸿儒急忙问道:“你们认识?”
   吕浩宇说:“早晨起来,我围着工地院墙走了一圈,看看广告制作的进展情况。走到这里,被这个女孩的画吸引了,我就和她聊起来了。丁总,你们公司真是藏龙卧虎,这么小的女孩,竟然能画这巨幅广告,而且又画得这么好,真是令人刮目相看。看来我们以后要建立长期合作关系了。”
   丁鸿儒喜笑颜开地说:“承蒙吕总夸奖抬爱!我们这个公司去年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小的美术工艺社。今年进来几位出名的大画师,才敢接大活,成立这个广告公司。孙石坚是我去年夏天捡来的徒弟,这个孩子的确有画画的天分,又肯钻研,不怕苦、不怕累。所以从今年春天开始,我就带她出来干活了。”
   吕浩宇的手机响了,他接通后,慌慌张张地和丁鸿儒打个招呼:“有点急事,我得赶快回去了。”没走几步,回过头来,大声对孙石坚说:“孙石坚,有机会我和你还要继续讨论重男轻女问题!”
   孙石坚遗憾地和他摆摆手:“大东家后会有期!”
  
   二、捡来的徒弟
  
   中午休息时,工地各个工种,无论是上面的头头,还是下面的工人都到临时搭建的大餐厅用餐。有的是免费发放的工作餐,凭事先发的餐卷领取。也有自己花钱的自选菜。
   带着防护帽。穿着工作服的吕浩宇和工人一样排队领取工作餐。他刚刚坐下,就看到广告公司的丁鸿儒端着盘子走过来。吕浩宇向他招招手,让他过来。丁鸿儒便毫不客气地坐在吕浩宇的对面。
   吕浩宇点点头,立即到自选菜窗口端来一盘糖醋排骨、一盘浇汁鱼。笑呵呵地说:“丁老兄,我也不知您爱吃什么?就点了这两个菜,可惜工作时间不能喝酒。有时间我们班后再找个好酒店痛痛快快喝一场。”
   丁鸿儒微微一笑,站起来走到自选窗口又买了一盘东坡肘子和一盘金针磨拌黄瓜,端了回来。
   吕浩宇说:“丁大哥,咱俩能吃这么多吗?干嘛还买呀?”
   丁鸿儒非常感慨地说:“我工作这么多年,走南闯北,老板见到的无数,可是就没遇到一个像您这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礼贤下士的大老板。就看您这身打扮、和工人同吃、同住、同干这个与众不同的劲,就能知道您事业有成的原因了。”
   吕浩宇说:“您不是也这样吗?一个广告公司的大老板和员工一起,亲自制作广告牌。整天在外面,站在脚手架上又写又画,风吹日晒,多么不容易!”
   这两个人虽然没接触过几次,却亲亲热热地交谈,互相称赞彼此的能力和业绩。
   吕浩宇突然想起丁鸿儒说的捡来的徒弟的事,就好奇地问:“丁大哥,您说说您是怎么捡来个徒弟吧?”
   丁鸿儒兴趣盎然地说:“那是去年7月末,有一天午后突然下起了大暴雨。我们美术工艺社是临街的房子,暴雨从窗户门一齐涌进来,我忙忙乎乎关上门又去关窗户,可是一阵大风刮来,门被吹开。我去关门时,看到门口有个人蜷缩在地上,被雨浇得落汤鸡似的,她的身子在瑟瑟发抖。我急忙蹲下想把她扶起,一看是个女孩。我奇怪地问:‘这么大的雨,你为什么不回家?’
   她声音颤抖地说:‘我没有家。’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个流浪儿,我非常疑惑。我想扶她站起来,可是她的双腿好像一点劲都没有,说什么也站不起来。我看这雨越下越大,不能让她在外面挨浇,就把她抱进屋里。我抱她的时候觉得她身上滚烫滚烫地,原来这孩子正在发高烧。因为身上热,衣服又都湿透了,我把她放在沙发上之后,看到她身上在冒热气。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员工们都出去干活去了,家里只剩我自己,门前的马路上积水很深,一辆出租车也没有,所以不能送她去医院。我只得找出退烧药和治感冒的药给她吃了。也没有衣服给她换下湿衣服,就只能给她盖上两件工作服。她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直到下午5点多钟,她才醒。我摸摸她的头,好像烧退了一些。我拿来一罐八宝粥、一根香肠、一个小面包递给她说:‘孩子,你睡好几个钟头了,一定饿了,吃点吧!’
   她的确很饿了,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嘴里不停地说:‘大叔,谢谢您!谢谢您!’
   我便和她交谈起来:‘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家在哪儿住?一会儿雨小了,我徒弟们回来,我找个人把你送回家。’
   她眼里含满了泪花说:‘大叔,我姓孙,我叫孙石坚,石头的石,坚韧的坚。我没有家,现在外面还在下雨,我想在这住一宿,明天亮天我就走。求求您答应我在这住一宿吧?’
   那天晚上她没有走,第二天我们上班时,她还在沙发上蜷缩着。看我们都上班了,她便和我打个招呼,匆匆忙忙地走了。
   三天之后,她又回来了,哀求我收留她。她说:‘大叔,你留下我吧!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要工钱,只要允许我住在这里就行。’我说:‘孩子,不是大叔不留你,我们这个美术社是个临街的门市房,晚上很不安全,你一个女孩子,万一出点事怎么办?我可以让你在这干点杂活,给你工钱,但是我却不敢留你在这住。’最后我到底把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孩留下了。开始她干一些粗活杂活,后来我发现她会画画,就收她做徒弟了。”
   吕浩宇问:“这个女孩真的很可怜。她到底为什么一个人流落街头?”丁鸿儒说:这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孩,在这一年来,她从来没有谈过她的家庭、她的亲人。她常说:‘我和孙悟空是哥们儿,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她从哪来?不知道她家里有什么人,不知道她为什么一个人流落在外?”
   吕浩宇夸赞她:“这个女孩的确很有灵性,她的绘画水平很高,她的画不亚于老画师。”
   “有一次她在无意中,说漏了嘴,教她画画的启蒙老师是60年代鲁艺毕业生大画家黎诺懿。”丁鸿儒说。
   吕浩宇无限感慨地说:“啊!名师出高徒哇!”
  
   三、 歌厅奇遇
  
   吕浩宇一个老同学雷震天刚刚从国外回来,知道吕浩宇在他家乡要建大商厦,为尽地主之谊,请吕浩宇到一个大饭店吃饭,而后又到一歌舞厅去玩。
   吕浩宇到卫生间去方便时,被门口的一个水桶绊了一下,差点摔倒。在正在拖地的清洁工急忙跑过来连连道歉:“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把水桶放在门口。”
   吕浩宇抬头一看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个清洁工是孙石坚。他一把拉住孙石坚的胳膊问:“大画家,你怎么会在这里当清洁工?”
   孙石坚现出很尴尬的表情,口不由心地说:“没想到我们两股道上跑的车,竟然会在这个不适当的时间,不适当地地点再次相遇。我的真实身份,是乐翻天歌舞厅的清洁工,也是海阔天空广告公司的学徒工,总之是社会底层普通劳动者。“

共 25865 字 6 页 首页1234...6
转到
【编者按】很动人的小说,情感丰富,故事非常吸引人,笔墨运用得很畅快,很充分。生动的人物形象,完整的故事情节,推荐读者阅读。佳作赏析,感谢投稿旋转木马社团。【编辑:紫灵兰】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润之        2015-08-15 08:16:26
  长篇啊。赏读!
回复1 楼        文友:神秘老太        2015-08-15 08:42:13
  谢谢润之文友的关注和鼓励!
2 楼        文友:幽幽米蘭        2015-08-17 15:44:31
  拜读李老师的长篇佳作!沏一杯清茶,坐在午后的时光静静赏读!辛苦老师了!遥祝老师身体安康,写作愉快!
兰生幽谷,不因无人而不芳;人淡如兰,素而不俗,美而不艳。從容,淡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笑看庭前花开花落......
回复2 楼        文友:神秘老太        2015-08-17 21:22:21
  谢谢幽幽米籣朋友的关注和鼓励!
共 2 条 1 页 首页1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