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逝水流年 >> 短篇 >> 传奇小说 >> 【流年】击鼓(小说)

精品 【流年】击鼓(小说)


作者:一朵回忆 秀才,2651.10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10939发表时间:2015-08-31 15:21:11

【流年】击鼓(小说)
   又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南关街在叫卖声中苏醒。
   这是一条老街,街道不长,人流密集,从南向北有四条巷子:安怀巷、机房巷、宽窄巷和密云巷。四条巷子像四根香肠,挂在南关街这条竹竿上。在宽窄巷与密云巷之间,是密云农贸市场,市场不大,各种摊位紧挨着,叫卖声四起,非常热闹。机房巷原来有一家企业的仓库,后来拆掉了,盖了家属楼,红砖楼房在古旧的巷子里显得很突兀。南关文化中心在密云巷,这条巷子就成了文化人的聚集地,这里住有拍微电影的青年演员,写剧本的自由撰稿人,蓄着长发目中无人的画家,也有囊中羞涩如我这般的大学讲师。
   早餐是面条,长长的挂面。我不喜欢吃挂面。许姗姗带儿子展展出门前还命令我饭后洗碗,我更不喜欢洗碗。苦笑着,用筷子挑起面条时想到了巷子里到处乱拉的电线,随意拴在树上的晒衣绳,女人裸露的腿,还有男人的腰带。窗外,天是灰色的,透着阴冷。这个租住的房子,只剩下对着一碗面发呆的猪,我就是那头孤独的猪。
   抓起门口的外套,给学生们上课去。只有在课堂上,我才觉得生活不止有苟且,还有诗与远方。我讲之乎者也,也讲啊呢吗吧。前天,讲了《渔家傲》,当时我仿佛穿越到一千多年前,在苍凉的边塞,范仲淹惆怅地弹着履霜曲,低沉地吟诵着“羌管悠悠霜满地,人不寐,将军白发征夫泪”。那节课,我在讲台上足足与范仲淹对坐了四十分钟。我告诉学生,男人骨子里都有英雄气概,也有微弱的感伤,即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今天讲诗经中的《击鼓》篇,我连教案都没翻,从诗的背景讲起:“这是一首典型的战争诗,诗讲述的是春秋时期卫国的故事。卫国是周王朝的姬姓诸侯国,位置就在今天的河南省鹤壁、新乡一带。再具体点,我们今天所处的位置,是卫国曾经的练兵场。两千七百多年前,故事就发生在这里,现在流过我们身边的淇河、以及西面的太行山等,至今还保存有卫国的遗迹……”
   卫国练兵场。我跨下一匹白马,手握银矛,练兵布阵,可是他们东倒西歪,似醒非醒,我仰面长叹……课堂像一个自由市场,学生们各行其是。靠南边窗户坐的是一对情侣,大学生谈恋爱屡见不鲜,课堂上依然卿卿我我,眉目传情。这些后现代年轻人,演绎的是昙花一现的速食爱情还是生死不离的海誓山盟,也许他们也不知道。后排中间的男生一直埋头写字,但我敢断定他不是在记笔记,或许是计算经商盈亏也不足奇,也许几年后,这些学生里面会冒出几个马云或马化腾。我摇摇头。这是一所理工类大学,中文课并不受欢迎,尤其古典文学。假如古代诗篇是物品的话,它已被遗忘在角落,满身尘埃。我始终认为,再时尚的流行语也会被淘汰,经典文学始终熠熠生辉。可学生们不以为然。
   这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校园弥漫着躁动的气息。刚刚度过了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一切还是最初的样子。这本就是个谣言,人们还是为平安度过而感到庆幸。白色的教学楼像只大鸟笼,上千只鸟儿在笼子里拥挤雀跃。没有打开鸟笼前,我继续守着笼子自言自语。讲到一半的时候副校长在外面示意,说让学生们自习,电视台要采访我。一个扛着摄像机的男记者把我带到了教学楼前,身后跟着满脸假笑的女记者,他们竟直接将麦克风和镜头对准了我,请我谈谈对大学生经商的看法。
   “大学生经商并不是坏事,是提前走入社会的预演。”我故作潇洒,耸耸肩膀,打着手势,像美国总统竞选演讲一样从容自信:“适合学生自己的方式,在资金和时间能承受的范围内去尝试。我们读大学时,只知道一门心思读书,拿个奖学金改善生活,或者在学校食堂帮个小忙,挣个零花钱,脑子里根本没有经商的概念。当然,时代进步了,现代大学生思维活跃,但也不能顾此失彼,如果经商与学业可以兼顾,学以致用,还是可以尝试的。”
   我接受过多次采访,几乎成了学校里的对外发言人,也一度为自己的儒雅外形而洋洋得意。当我向许姗姗炫耀时,她一瓢冷水泼上来“认清形势好不?真以为自己适合上镜啊,那是别人都忙着赚钱,没时间接受采访!”在许姗姗面前,我时常无语,但面对学生与记者,我总会侃侃而谈。
   停顿了一下,我接着说:“个人认为,学生经商要选择好类别,男学生不要卖女人内衣,女学生不要做公关。整天看似光鲜地跑来跑去赶场子,丢了灵魂,自己还不知道,这样的例子很多。与其沦为花瓶,成为一个摆设,倒不如静下来多读几页书,灵魂的光比金钱的光要持久。我还是喜欢校园里充满读书声,而不是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我的看法就是这样,谢谢!”
   一口气说完,没给女记者插话的空隙,她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凝固着,看来我的回答不合乎她的要求。
   “我有一个问题,你说男学生不能卖女士内衣,为什么?”女记者终于找到机会,用质问口气问我。
   “我希望男人多些阳刚,少些阳痿!”我再次说了声谢谢,在下课铃声拉响的同时,摆摆手逃开了。
  
   二
   我在街上游荡,漫无目的。
   天气预报说今天有小到中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一座高耸的烟囱吐出浓烟,遮蔽了一片天,空气浑浊;两个工人踩着木梯砍梧桐树的枝桠,满地枯枝像破旧不堪的油纸伞;路边烤羊肉串的摊点,炭火微明,几个人坐在小凳子上,边喝啤酒边吃烤串。我的鼻子刚闻到一丝诱人的烧烤味,肚子就没出息地唱起了歌。买了二十串羊肉串,醮着辣椒油、孜然粉大嚼起来。又要了一罐啤酒,咕咚咚一口气喝完。吃饱喝足,临走前打包十串,提着塑料袋子向家走,路过巷子口的蛋糕店,买了一个鸡腿汉堡。
   手机屏幕闪着蓝光,我举在头顶借着微弱的光上楼,像个幽灵。这是一幢筒子楼,窗口很小,又被一些人家的旧纸箱和杂物架遮挡,楼道堆满杂物,昏暗拥挤,时常听到噼里啪啦的撞击声。儿子两岁时半夜发烧,抱着他匆忙下楼,许姗姗被二楼转角停放的自行车绊倒,头撞在墙上。到医院时才发现额头肿起大包,胳膊擦破了皮,渗着血。看着她伤心的泪,我冲动起来,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许诺:给我两年时间,一定买房。
   两年里,积蓄总跟不上房价的涨幅,冲动的誓言给我的生活埋下了炸弹,引线握在许姗姗手里,她有任何拉线的举动,我都心惊胆战。尤其是这些天,我已经感觉到山雨欲来。
   “爸爸。”儿子乖巧地递上拖鞋,眨巴着眼睛看看我。亲亲他的小脸,扬了扬手中的袋子,让他去洗手。我扫了许姗姗一眼,她坐在沙发上织毛线,餐桌上空空的,没做午饭。
   我打开纸袋,把羊肉串推到她面前:“老婆,你最爱吃的。”我讨好似的看着她的脸色。她翻起眼皮,脸上闪过一缕阳光,立即又消失了。
   “有羊肉串就蒙混过关了?想得美!展宇飞,我告诉你,今天可是最后一天,房子呢?”许姗姗一把推开,瞪着我,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估计我早已死一万次了。我的手无力地垂下。纵然已经低到了尘埃里,还是没有躲掉许姗姗的讨伐。
   “再等等吧,我想办法多赚点钱。”我敷衍着,不敢轻易承诺了。
   “你能有什么办法?写小说啊,别做梦了,就是出书了也不一定卖得出去。你就是思想太保守,总说贷款买房压力大,那去找郑浩明借,有什么抹不开脸面的,结婚五年了,还租住这样的破房子,你有脸面?”她连珠炮似的一顿数落,我咬着牙,倒数了十个数,深吸一口气,轻轻呼出,心态尽量平和:“我不借,张不开口。要借你去借。”
   “你的哥们儿,凭什么我去!我才懒得看见他那张脸。”许姗姗讨厌留有大胡子的人,就像郑浩明那样,总说他像个野人。我反驳她,纯粹是偏见,郑浩明是音乐人,留胡子那是时尚。她嘴一撇,很不屑的样子。
   我不再说话,借着给儿子热牛奶,暗地对许姗姗翻了几个白眼。这个善变的女人,结婚时说只要我一直爱她,住茅屋都乐意,还柔情似水、小鸟依人般地说“你在哪里,哪里就是家”。我始终如一宠着她,她却看不上我这个“家”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几个朋友早就想到咱们家玩,我都找借口推了。你说这么破的房子,像个鸽子笼,怎么好意思让她们来,你不怕,我还怕她们笑话呢。”只要提起买房,许姗姗就从杂志社编辑变成了絮叨老太太,说起来没完没了,怎奈我早已练得左耳进右耳出。
   “儿子上幼儿园了,这样的环境你怎样让他健康成长?问你呢展宇飞,别给我装哑巴,说话啊,你到底怎么想的……”许姗姗急了,阴沉着脸,提高了声音。我敢肯定,下一秒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会暴跳如雷,这都是套路了。儿子拿着汉堡,小嘴贴着牛奶杯,埋着头不吃也不喝,不时抬眼怯怯地看看我们。我给许姗姗试个眼色,提醒她小声点,儿子在呢。
   “你还知道有儿子啊,你这爸爸当得可真轻松。我看你是早就计划好了,拖着不买房,就是想回你们小镇去住。要去你随意,我和儿子绝对不会跟着你!”激动的情绪让许姗姗的智商急剧下降,口无遮拦,不管不顾。
   一个大学讲师,被学生称为中国版的“裴勇俊”,居然屡屡被老婆羞辱。那一刻,我真想跳起来,找东西把她的嘴堵上。原本打算吃过饭后带她们去游乐场,这一美好愿望又被叫停了。我的脸就是青色的柏油路,任各种车辆辗来辗去,木然地承受着,思想却没停止神游,寻找着逃离的归宿。
   君子不重则不威。我一言不发,进卧室收拾背包。许姗姗还在客厅喋喋不休,那些话我都听几百遍了:“……孟母为子还三迁呢,你从来不考虑我和儿子,就会空口许诺,骗子!”
   塞了两件衣服,又把床头的两本书也放了进去,提着背包出来。许姗姗斜了我一眼,继续织毛线。我装作没看见,径直走到儿子身边,摸摸他的头:“儿子,好好吃饭,跟爸爸再见。”儿子睁大眼睛看着我,没说话。我对他眨眨眼,扬扬手再见,向门口走。许姗姗一愣,猛然明白了,大声问:“展宇飞,你干什么去?”
   我没回头,也没理她,拉开了房门。
   “今天你要是走了,就永远别回来!”她河东狮吼般。
   “求我也不回来。”我在心里回了她一句,如释负重般关上门,径直下楼。身后传来儿子叫爸爸的哭声。脚步忽然间被钳制,心也被揪住,“示弱”与“尊严”这两个小人开始在脑子里打架。只一个回合,“尊严”就占了上风。我沿着幽暗潮湿的楼梯从五楼缓缓移动到街上。
   巷子口右侧墙边堆着烂菜叶和塑料袋装垃圾等杂物,风一吹哗啦作响。安怀巷住着一位七十多岁的退休教师,一生都喜欢助人为乐。他每天推着架子车义务清理垃圾,连除夕都不休息。每当他推着垃圾车经过密云农贸市场时,一些菜贩子总是斜着眼捂着嘴,嘀咕着说他脑子有毛病。老人这两天没有清理垃圾,有人埋怨他开始偷懒,却没人关心他是不是病了。
   公交车在南关街上疲于奔命,梧桐的树干皱裂着,像是老妇人的脸。源源不断的人进进出出,衣着时尚挎着小包的年轻女子、穿着睡衣皮肤松弛的中年妇女、自行车把上挂着草鱼的肿眼泡男人、满头白发的买菜老人,各种各样的人,他们穿行在街上,杀灭了空气中的氧分子,我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没有一件让我高兴的事。一个充满空气的皮球,屡屡挤压后必定爆炸。我不想波及无辜,也不愿把自己炸个粉身碎骨,只想找个地方释放情绪。
  
   三
   深冬的南太行是灰色的,覆盖岩石的绿植凋零成枯枝败叶,山体就成了一堵堵高大的墙。凌利的寒风横扫着,大有千军万马压境之势,山似乎也摇晃起来。偶尔有衣着鲜艳的户外探险者,也多是走普通山路,很少另辟蹊径。生命相对于冒险,永远是第一位的。
   虽是周末,人寥寥可数,与春秋季节游客如织成鲜明对比。山脚下一个卖山野菜的老头儿,穿着黑色的棉衣,缩着脖子抄着双手,蹲在简易的草棚下,我经过时他翻起眼看看,见我不像买东西的,就又合上了眼皮。再向前几十米,一个中年女人迎面走来,挎着一个红色的布袋,里面的东西可能太重,她的肩膀一高一低,走路时身体倾斜着。还有两个穿着蓝色棉大衣的男人开着农用三轮车,忽地从身边驶过。从山脚下走到山门处,除了这几个人,连只鸟都没有。
   看着入云的盘山路,我有一种英雄末路的悲壮。中午像丧家犬一样狼狈出逃,想来都窝火。站在空无一人的山顶,大喊几声,骂几句脏话,那感觉一定爽极了。想到这里,我竟然像上岸的落水狗一样,转悲为喜,得意地笑了,英雄末路眨眼变为将军凯旋,离家前被许姗姗骂得狗血喷头的沮丧顷刻没了踪影。我挺直腰,昂起头,轻蔑地一撇嘴,鼻子里哼了一声,好像大山变成了许姗姗,我终于找到了当家作主的感觉。
   山风不识时务地从领口钻进身体,我打个冷颤,拉上红色冲锋衣的拉链,戴上帽子,紧紧背包的带子,收拾利落后开始登山。半年多没有户外了,爬完天梯我已是两腿酸沉,气喘如牛。拿出一颗烟提神,翻遍了口袋,没有打火机。我急得抓耳挠腮,如同着了魔,这种感觉让我想到急于买房子的许姗姗,欲望难以克制。就近找到两块巴掌大小的石头,学着古人“击石取火”。石头碰在一起,别说是火了,连个火星也没看见,手反而震得生疼。

共 36277 字 8 页 首页1234...8
转到
【编者按】小说篇名取自《诗经·邶风·击鼓》。展宇飞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大学讲师,却蜗居于一处租住的房子,条件极差。妻子许姗姗经常横眉冷对,逼其买房,大学讲师的光鲜与尴尬的生活状态形成鲜明对比。在许姗姗的一次无情的挖苦之后,展宇飞愤然出走,踏入南太行,恍惚间走入了2700多年前春秋时代的卫国,化身秦冉,在一个惊心动魄历史场景中演绎了一场缠绵悱恻和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这篇小说给编者最大的感受便是人物命运的飘忽和无奈,通篇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人的命运不能脱离所处的时代,展宇飞与秦冉的境遇和遭遇便是如此。展宇飞和许姗姗,处在社会转型期,人心浮躁,迷茫式的痛苦是在所难免,也都没有错,他们的境遇在当今社会有着比较广泛的代表性;而秦冉和雅鱼,处在社会动荡的大背景中,身不由已,任人宰割,非常符合春秋时代的历史逻辑。在现实中,展宇飞身为大学讲师,尊而不贵,清贫不堪,蜗居一隅,遭受妻子冷嘲热讽,心情压抑;在春秋卫国,秦冉虽贵为将军,智勇双全,却连妻子也保护不了。不同的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和爱情观都不会完全相同,而什么是人们永恒的和应该永久承继的东西,小说给了读者以思考的空间,这也是本文的主题。品读这篇小说,痛感人生无常,而这是生命的常态,唯爱恒久,也才是人们真正能够把握的。秦冉雅鱼至死不渝,虽无力相聚,却不惜以死抗争;展宇飞回归后,夫妻似有所领悟,尽管他们不可能做到完全改变,但有什么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有价值的呢。小说以感性的笔触刻画了一系列个性鲜明的人物,才气纵横却有些窝囊的展宇飞、智勇双全却只能服从的秦冉、美丽绝尘却性情刚烈的雅鱼、豪爽仗义却愚见愚忠的公孙子仲、阴险狡诈又卑鄙猥琐的石厚,惟妙惟肖,这些人物都恰到好处地体现出了鲜明的时代与人格特征。小说还看似不经意地刻画了几个小人物,特别是那个助人为乐的退休教师,不闻潮流,不问外物,谨守本色,给人以感动,也给小说带来一束颇具色彩的强光。小说以春秋早期的卫国为背景,以春秋史实为依据,扩展《诗经》故事,虚构了一个刻骨铭心的爱情悲剧和一个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使二者有机结合,具有极强的可读性。另外,小说在语言上极富特色,现实中,语言风趣幽默,个性十足;春秋时,语言风雅有古味,例如雅鱼在横刀自尽前痛斥石厚那一场戏,颇见功力。文中诗歌多为作者独立创作,为小说添光增色,足见其努力、天赋以及较好的国学根底。小说扬善抑恶,匠心独到,首尾呼应,人物呼应,语言呼应,击鼓其镗,人之警醒,在古代与现实之间的自如转换,毫无拼接感,恢弘且细腻,如史诗般,倾情推荐。【编辑:鸿渐于陵】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9010001】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5-08-31 15:36:35
  击鼓、击鼓,成为了朵朵前进的号角,深信朵朵的未来不可限量,我们等待。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1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7:23:56
  三哥的编按为文增色。小说耗时日久,其中史实把握不准的地方,幸得三哥不吝赐教,一并谢过。
2 楼        文友:五月小丫        2015-08-31 17:37:07
  小说通篇读完,就像上了一节国文课,收获不小。给朵朵点个赞。
回复2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7:26:23
  谢谢小丫,上课不敢当,共同学习。
3 楼        文友:逝水流年        2015-09-01 09:54:4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逝水流年”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回复3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7:27:42
  祝福流年,一朵在流年。
4 楼        文友:成敏        2015-09-01 09:59:03
  非常欣赏这篇文章,值得细读,学习问好!
回复4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7:31:19
  谢谢您的到来。多提建议。
5 楼        文友:雪飞        2015-09-01 20:27:49
  一朵,你的这篇击鼓的含金量实在是太高了,祝贺小说成功,也钦佩你的探索学习精神!
回复5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8:25:27
  雪飞姐有我无法企及的高度,一直在向你学习中。
回复5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8:26:09
  再说句:谢谢。你懂的。。。
6 楼        文友:纷飞的雪        2015-09-02 10:34:34
  朵朵的小说是在手机上读完的。
   击鼓,声声入耳,场面恢弘,语言更是出奇的好。小说在笔法上更有质的飞跃。
   给朵朵点赞!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回复6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8:39:29
  有流年,有雪姐,存在,不变,即是幸福。
   我有些贪玩,懒散,以致波及文字。这篇文写了好久,检讨。
7 楼        文友:邓世潮        2015-09-02 11:18:06
  写的很好,情真意切
回复7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8:40:42
  用心写文,用情写作。谢谢。
8 楼        文友:一朵怜幽        2015-09-02 13:38:58
  看完不止是钦佩。
   现代与古代的场景与人物切换很平缓,没有突兀的感觉,情节衔接无痕。
   言语很精致,现代有现代的特色,古代有古代的韵味。
  
   很难想象这样的小说出自年轻的一朵之手。
   学习。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
回复8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9:17:38
  第一次尝试写这类小说,写完自己也吓了一跳,是无知者无畏吧。谢谢怜幽姐鼓励,同为流年一朵,我与你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9 楼        文友:晓文        2015-09-02 17:34:12
  我试着想用手机读完,但我感觉不够集中,所以最终用电脑读完。
   其实用震撼来形容对《击鼓》的感觉远远不够,惊艳于一朵对于历史的熟谙,以及对于当下的参透。
   《击鼓》里很多场景,真如聆听击鼓,鼓声阵阵,心潮澎湃。
   看过很多穿越的片子,一朵的《击鼓》,虽是主人公展宇飞穿越到春秋时期的卫国,化身秦冉,与雅鱼开始了一场刻骨铭心的恋情。
   小说却无穿越剧的斧凿痕迹,转承自然,读者便完全深陷其中。
   仰视勤奋优秀的一朵,我相信《击鼓》只是一个转折点,一朵会更优秀!
恰好你来,恰好我在。
回复9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09:32:35
  历史,穿越,这四个字一直喜欢,却不敢轻易尝试。三月不碰文字,觉得自己无才也才尽。感谢晓文姐的解读,让一朵找回点自信。文字之路漫漫,唯爱才苦,唯苦近佛。
10 楼        文友:鸿渐于陵        2015-09-02 18:38:39
  朵朵,震撼之余,我想知道的是,展宇飞最后会走入那个山洞吗?
我没有个性,所以不签名。
回复10 楼        文友:一朵回忆        2015-09-07 10:04:40
  三哥,这篇小说写得很纠结,我的心情也很纠结。无论展宇飞,许姗姗,还是秦冉,雅鱼,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挣扎,对爱情,生活,俗世,家国,守候,事业,生命中放不下的东西太多,生命中不可把握了的东西太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染外物,情非得已。
   有句话说:做不出决定的时候,顺其自然。这话有点听天由命的感觉,而往往很多事不由天定,关键于心的抉择。我写到最后的时候,给展宇飞这样一个安排,有点残忍。如果写人即映射作者内心,于我为展宇飞,第一次是为了避风雪,无意中到了前世的所在,这次,虽遍寻山洞,或许是寻一份寄托,一份逃避。现实中有诸多无奈,也有留恋,梦幻中有未了的牵挂,也有苦痛的折磨。亦梦亦幻,亦假亦真,谁又能穿越过时间的安排?
   如果是你,你会再进那个山洞吗?
共 13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