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丁香文学 >> 短篇 >> 情感小说 >> 【丁香.情】娘心如玉(小说)

精品 【丁香.情】娘心如玉(小说)


作者:上官欢儿 进士,11647.5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8228发表时间:2015-09-29 19:14:38


   【一】
   三天了,李德昌一直被一个陌生电话搅得寝食难安。电话是一个陌生女人打来的,听声音无法辨出那女人的年龄,但李德昌感觉应该是位不算太老的女人,说话声音高而短促。李德昌很清楚地记得,他在接通电话的第一时间就把手机拿开了一段距离。
   电话里那个女人说,你来看看吧,你妈快不行了。李德昌一愣,随即说,你是谁,你不要胡说,我母亲身体很好。那女人说,你别管我是谁,你要是昌娃子你就来,然后报了个地址。那个地址,李德昌知道,是在这座城市的西北角,有名的城中村。所谓城中村,就是在城市的边缘地带,由一些外来人口、特别是农村涌进来的大批闲散人员,通过在那里租住原有居民的各式简易房,包括各种防雨棚、以前留下的防震棚、还有一些私搭烂建的违法建筑等等而形成的“村落地带”,有人将之戏称为“都市里的村庄”。他们没有固定职业,更没有固定收入,其中绝大部分以捡拾废品为生,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以捡为名,以盗抢为实的人。如果一个城市可以分为上下流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城中村正是下九流的集散地,这里不但鱼龙混杂,更是藏污纳垢,市委市政府曾经多次召开会议要取缔城中村,却因为村民们的强烈阻挠而没能顺利执行。
   李德昌之所以对城中村有如此深入的了解,实是因为早在几年前市政府的一个规划。那时候,城中村还没有现在的规模,市长赵中阳曾经提起过要把城中村消除在萌芽状态,于是很认真地找了一些人对城中村进行了规划,拟拆除所有的违章建筑以及当地的老房子,建设新的配套设施齐备的住宅小区。而当时通过投标,新小区的建设单位就是龙城市最大的财团龙氏集团。龙氏集团新一代的掌门人就是李德昌。
   李德昌今年三十五岁,妻子苏绾云是龙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两人于八年前自由恋爱,并闪电结婚,女儿李璐今年已经六岁了。一家三口平时就住在李德昌的父亲李翰祥的家里,只有在周末的时候,三口人才会回到位于新区的别墅。
   李德昌的反常,当然瞒不过妻子苏绾云的眼睛。晚上,在将李璐哄睡了之后,绾云来到了书房。书房里,烟雾缭绕,没有开灯,只有香烟在李德昌的指间明灭着。绾云先进去推开了窗,让窗外带着丝丝凉气的风吹散屋里的烟雾,这才轻轻走到丈夫身边,从背后将丈夫整个拥在怀里。李德昌没说话,却将嘴里燃着一半的香烟拿出来,掐灭在烟灰盒里。苏绾云也不说话,就那样默默地搂着自己的丈夫。时间如水,一点一滴的流淌着。窗外,远处的星光悄悄挤进屋子,落在红木家具上,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给这黑暗带来一丝活泼的灵动。
   “绾云,那个女人出现了,我,该怎么办?”首先打破沉默的是李德昌嘶哑的声音。“既然出现了,那就一起面对吧,别忘了,你还有我,不管发生什么,我会跟你一起面对。”尽管苏绾云非常想知道丈夫嘴里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却终没有发问。
   【二】
   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床单,六岁的昌娃子一个人蜷缩在床头,睁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们。那是一群穿着同样雪白衣服的人。
   “杨新昌,你妈妈呢?”那群穿着白衣服的人中一个领头的问道。昌娃子认得他,他姓马,妈妈管他叫马医生。
   是啊,妈妈呢,妈妈去哪儿了呢?昌娃子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妈妈去了哪儿了。他还记得早上的时候,妈妈说要出去给他买东西吃,可是到现在同屋的其他病人和家属都吃过了午饭,妈妈还没有回来。
   像是为了要证明昌娃子没有说谎,坐在病房门口的一个胖胖的阿姨说,“他妈妈早上起来没多久就出去了,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这孩子两顿都没吃饭了。”
   马医生走上前,摸了摸昌娃子的头,低声道:“饿了吧?等你妈妈回来,告诉她,叔叔来找过她。”然后转过身对站在一旁的一个女孩子说道,“小冯,你去食堂看看,买点儿吃的过来。”
   那个叫小冯的很不情愿地说道,“马医生,他们的住院费还没交呢!”马医生回头扫了她一眼,“住院费没交,也不能让孩子饿着啊,你不去,我自己去。”说着,扭脸就要往外走,那女孩子被弄了个大红脸,赶紧说,“对不起,我不是那意思,我这就去。”说完,也不等众人反应,几乎是夺门而逃了。不多时,便端回来还冒着丝丝热气的盒饭。昌娃子看着屋里的众人,怯怯的,不敢接。马医生伸手拿过饭盒,送到他的床头,“快吃吧,你不吃,叔叔可要动手喂你了哦。”昌娃子这才脸红红地接过了。
   吃过饭后,昌娃子觉得有了点精神,正好当天的治疗也结束了,昌娃子便下床,想出去走走。刚出门,就听到不远的楼梯处传来两个女人的声音,“哎,真看不出,那女人平时看着挺本分,也挺疼那孩子的,怎么就会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呢?”“嗨,还不是图着人家有钱,听说她男人早死了,只是那孩子怪可怜的,没爹没娘的。”两个人说着话,转过来看见昌娃子便住了口。尽管她们没有明说,可是昌娃子就是觉得她们在说自己,说他的妈妈,他用手紧紧地抠着门框才没有让自己倒下去。
   接下来的两天,妈妈一直没有出现。杨新昌很不愿意相信那天听到的话是真的,是在说自己的妈妈,可是,妈妈确实是不见了。
   【三】
   不管杨新昌多么抗拒,他妈妈李爱菊失踪的事还是在医院里被传的沸沸扬扬,更有人捕风捉影地说,早在前几天就看见他妈妈跟一个穿西装的男人鬼鬼祟祟地在一起。当然,她们每次都是背着昌娃子说的,可是说着说着,声调就高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昌娃子就出现在她们面前了,开始,几个人还会讪讪的,尴尬着走了,后来看昌娃子不哭不闹的,也就不避讳了。昌娃子也不再四处走动了,每天例行治疗完毕,就一个人缩在床角,呆呆地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或者什么都没想。
   不知道怎么,这事就被当地电视台知道了。那天医院里来了一大群人,据说是电视台的记者。走在前面的是个很漂亮的姐姐,杨新昌很喜欢她的,可是杨新昌不喜欢漂亮姐姐手里的那个手榴弹一样的东西,虽然有人告诉他说,那是麦克风,对着它说话就能传到很远很远,能让妈妈听到,杨新昌还是固执地不喜欢它。让杨新昌同样不喜欢的还有一个叔叔,叔叔举着一个破盒子对着杨新昌一个劲咔咔地按着,同样地也有人跟他说,这个盒子是给他照相的,照了之后就能上电视了,上了电视妈妈就能看到了。杨新昌才不信他们的话,因为只有杨新昌知道,他们家里没有电视,妈妈是不可能看到的。
   杨新昌终于还是上了电视。上了电视的杨新昌虽然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但是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胜过了千言万语。更何况还有美女主持那充满感情的画外音:这是一个坚强的孩子,可是面对脆弱的生命,他需要你,我,他,需要我们大家的帮助,画面的最后,是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高高举起的募捐箱……
   节目播出的第三天,杨新昌的病房里来了一男一女两个特别的陌生人,他们衣着并不十分华美,却有种尊贵的气质。他们微笑着跟杨新昌说话,拉他的手,给他买了很多贵重的补品还有玩具。杨新昌六岁以前所有的日子加在一起也没见过这么多东西。杨新昌只是怯怯地望着他们,不哭不笑也不说话。后来还是马医生告诉杨新昌,这个男人是龙城市最著名的房地产商叫李翰祥,女人是他的妻子张兰芝,他们唯一的儿子大学还没毕业,一年前因为白血病去世。他们来医院,是想让杨新昌以后跟他们一起生活。对于他们的要求,六岁的杨新昌还不太能理解。倒是马医生作为临时的监护人替他答应下来了。
   杨新昌的病原本不是特别严重,先天性心脏二尖瓣狭窄,通过手术是可以根治的,不过他们母子两个,实在拿不出这么一大笔手术费,所以一直用药物维持着。现在因为李翰祥夫妇的加入,钱不再是问题,杨新昌很快就被安排做了手术。杨新昌手术的日子里,李翰祥夫妇基本放下了所有的工作,整天陪在医院里。半年以后,杨新昌病愈出院直接回了李翰祥在城南的别墅,并从此改名李德昌。
   一阵咳嗽打破了李德昌的回忆,不用看他也知道,进来的是妻子苏绾云。苏绾云放下手里的茶杯,照例先去推开了窗子,然后把空调调到排风的按钮,这才轻轻走到李德昌身边。“喝一点吧,今年新下的雨前雀舌。”李德昌接过玻璃杯,缕缕清香扑面而来,却依然舒展不开他紧皱的眉头。
   “要不,我陪你去看看吧。”
   “不,不用了,我自己去吧。”李德昌轻轻啜了一口茶,淡淡地说。
   【四】
   李德昌没有带司机,自己一个人来到了位于城区西北角的城中村。几年没来,这里比以前更加狭窄和破败。李德昌不得不极早找地方停好车,沿着小路步行。转过一个弯又一个弯,李德昌终于来到了电话中那个女人说到的地方。这是一间独立的铁皮房子,在瑟瑟秋风中发出阵阵哀鸣。李德昌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等了一会,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还是没有动静,这才轻轻推开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半面墙上大小不一的镜框,李德昌只看了一眼,心便狠狠地疼了一下,眼里也禁不住泛起了雾气。大大小小的镜框里装的都是李德昌的照片。“二丫,是你回来了吗?”循着声音,李德昌看到了屋子另一侧还有一张破床,床上躺着一个枯瘦的老人。李德昌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前,低低地叫了声,“娘。”
   “你,你是谁?”老人努力地翻身想要坐起来,李德昌赶紧伸手把老人扶正,靠墙坐好。自己顺势坐在了床边。
   “你,是谁?”没有得到答案的老人又问了一句。
   “娘,是我,是昌娃子回来了。”李德昌说着又往娘跟前凑了凑。借着房间里昏暗的光线,李德昌发现娘老了,头发花白,干枯,没有一点光泽。
   “你说谁,昌娃子?你真的是昌娃子?!”老人一边说,一边颤抖着伸出手,抖索着摸过来。
   “娘,你的眼睛……?”李德昌一边伸手抓住娘的手,一边犹疑着问。娘的手冰凉,没有一点肉,就像一截已经枯槁的树枝。
   “哎,老了,不中用了,看不见了。”李爱菊翻了翻浑浊的眼睛,干涸的眼底已经挤不出一滴泪,她伸手努力朝李德昌的脸上摸去。
   李德昌就势把娘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还没到冬天,娘的手已经皴了,从脸上划过,剌的生疼,李德昌忍不住滴下泪来。
   “大姨,大姨……”随着话声风风火火地闯进一个人来。因为屋子采光不好,李德昌只能看到一个大致轮廓,那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女人,大约四十岁上下的样子,但是声音很熟悉,李德昌知道,她就是打电话的女子。
   看见李德昌,女人明显地一愣,“大姨,他……?”
   “二丫,你不记得他了?他就是昌娃子,昌娃子啊。”李爱菊转头又对李德昌说,“昌娃子,她是二丫,你表姨家你二表姐。”
   李德昌赶紧站起来,伸出一半的手,看见二表姐没有要握的意思,又讪讪地放下了。
   “你来干啥?你有钱去当你的大老板,俺姨穷,攀不上你这高枝儿……”
   “二丫,看你说啥呢?当年是我不对,我不该扔下他,怪不得他的。”
   “姨,你是扔下他吗?当年你卖血给他凑药费,大夫说得手术,你没钱,就去找人家卖肾,你是扔下他吗……”
   “别说了,二丫……”
   “姨,你还想瞒他多久?你为了他的手术费,跑去卖肾,结果呢,你回来,他认了别人作爹,这些年,你过的什么日子啊,眼睛哭瞎了,这一个肾也坏了,你……”二丫再也说不下去,蹲在地上呜呜哭开了。
   “娘!”李德昌一把抱住娘,眼泪扑簌簌掉下来,打湿了娘花白的头发,娘的身子在他怀里一耸一耸的,像个瘦弱的孩子。
   “二表姐,你说,我娘的这个肾也坏了?”良久之后,李德昌抹了一把眼泪,问地上仍在抽泣的二丫。
   “是,医生说姨的这个肾也不行了,唯一的办法是换肾,所以,我才偷偷给你打电话……”
   “谢谢你,二表姐,咱换,咱现在就去医院,娘,咱走!”李德昌拉着娘的手说。
   “不换,我不换!”李爱菊一把甩开李德昌的手,“我不去,我不换,我能看见你,听你叫一声娘,我这辈子知足了。”
   “娘,我求求你,跟我去吧。”李德昌扑通跪到地上,头磕得咚咚响。李爱菊赶紧伸手拦住儿子,哽咽着说,“去,我去,我去……”
   【五】
   李德昌当天就把李爱菊送到了龙城市第一人民医院,找到苏绾云,安排了最好的房间。跟李爱菊一块来的,除了表姐二丫,还有墙上那些大大小小的镜框,那上面记录了李德昌从六岁一直到三十五岁近三十年的成长印记,装了满满一后备箱。后来李德昌才从表姐二丫嘴里断断续续知道当年的情形:为了给儿子治病,李爱菊不得不经常卖血给一个“血头”,就是有人在医院里见到的那个穿西装的男人。男人除了找一些穷人收血卖血之外,还做一些别的生意,譬如人体器官。当年他就是知道昌娃子需要一大笔手术费,才找到李爱菊,跟她说可以很快赚到一大笔钱,并跟她保证说,人都有两个肾,卖掉一个也不影响正常生活。
   当李爱菊揣着一大把钱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了。那时候杨新昌已经被转到了特殊病房。李爱菊找到了马医生,马医生跟她说明了原委并且告诉她如果不愿意,自己会帮她找李翰祥要回儿子。李爱菊毫不犹豫地说,要,一定要,等儿子手术之后就把钱还给人家。可是当她看到儿子手术时,李翰祥夫妻放下一切陪着儿子,李爱菊犹豫了。她虽然没读过多少书,但是她知道,跟眼前这两个人比起来,儿子的未来,她给不起。从那以后,她天天躲在角落里,偷偷看着儿子,一直到儿子出院跟着李翰祥上了他的汽车……
   李德昌一遍遍地看着那些照片,有他小学一年级第一次背着书包上学的;有他当了三好学生举着奖状的;有他文艺汇演弹着钢琴的;有他参加演讲比赛抱着奖杯的;有他大学毕业穿着学位服的;有他参加工作获奖的……最近一张是他月初参加政协会议接受记者采访的。李德昌放下了手里的一切工作,整天呆在医院里,一边陪着娘,一边看那些照片,看着看着就会不自觉地流下泪来。他仿佛看到一个个自己,张着小手,伸开双臂,一步步跑向娘……
   “李先生,马副院长请您过去一下。”一个年轻的小护士叫着李德昌,李德昌认得她,她是娘的主管护士刘娜。跟着刘娜,李德昌来到马副院长——当年的马医生,如今已是主管医疗的马副院长办公室。简单的客套之后,马院长面色凝重地说:“李先生,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和你妻子苏绾云跟你母亲李爱菊的配型都不成功。”“不,这不可能,当年我娘跟一个陌生人都能配型成功,为什么我是她儿子,却不成功,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李德昌气急地嚷着。“没办法,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难以置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李德昌一路喃喃着走了出去。第二天,整个龙城市都在传闻着李德昌要花五十万给他娘买肾……
   李爱菊终没有等到五十万的肾源,十天后匆匆地走了,临走,手里还紧紧捧着李德昌的一张照片。李德昌坐在娘的坟前一动不动,手里紧紧攥着一支他在妻子苏绾云办公室里无意中发现的录音笔:“娃子,别怪马大夫,也别怪(苏)绾云。是娘让他们这么做的。娘这辈子一个肾,不能再叫俺儿一个肾了,娘老了,儿还年轻啊。娘能看见你,听你叫娘,娘就知足了……”

共 5716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罗曼.罗兰说:“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高尔基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文中,主人公李德昌就有一位这样的母亲,她用自己卑微的成全给了李德昌高尚的爱。作者用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开局,用一个“她”设起悬念,然后利用倒叙和插叙的手法,将一个感人的故事娓娓道来。“城中村”基本是社会最底层的存在,文中的母亲就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这里三教九流,藏污纳垢,作者利用外部环境的渲染反衬这份母爱的伟大。六岁大的孩子还分不清太多的真假及善恶,还不懂成人世界里那些复杂,所以,在人们的流言中,他蜷起了自己的身体,以为自己是被放弃的那个。这个误会一直伴随着他长大,伴随着他结婚、生子,直到他再次见到自己的母亲。这时,他的女儿也是六岁,这似乎就是冥冥中的循环。不同的是,六岁的女儿生长在一个良好的环境里,父母双全,她的世界是健全而多彩的。可是,六岁的李德昌,他的世界却是一片灰暗,直到他被自己的养父母收养。而养父母的善举却造就了另一个母亲悲苦的一生,或者说这份悲苦是一个小人物无奈的自私造成的。幸好,误会被解开了;幸好,李德昌放下心结去见这位可怜的母亲。可是,在这样的幸好里,还是有遗憾的,这位母亲最终选择了放弃自己的治疗,读到这里,小编我哭了。因为,我想起了某篇报道里一个卖掉自己的肾,只为给自己的孩子买一部最新款ihpone的老父亲。同样的悲凉和无奈,不同的却是这份爱的给予所带来的返哺之情。这篇文里有对底层小人物的关注,有对人性的剖析,对母爱的赞扬,行文厚重,自然朴实,实是佳作,感谢欢儿姐的赐稿,问好欢儿姐,祝永远快乐~!【丁香编辑:一墨】【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9300018】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一墨        2015-09-29 19:18:16
  有幸编辑欢儿姐的文字,心中实时雀跃和欢喜。姐姐的文字功底相当了得,很是喜欢。再次感谢姐姐对丁香的支持,希望姐姐开心快乐~
就这样,一个人待在静寂中,不是为了沉默,而是为了听自己说话;也不是为了拒绝倾听,而是为了倾听夜色。
回复1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29 19:38:24
  谢谢一墨,非常精彩的解读,令欢的文字生色许多,再次感谢,双节愉快!
2 楼        文友:凌雨涯        2015-09-29 19:24:08
  初次看到欢儿姐的文字,很是喜欢,感谢姐姐赐稿丁香文学社团,雨涯拜谢!
冷漠无法品读
回复2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29 19:40:38
  谢谢凌社,丁香,欢也喜欢,曾经有篇文字,主人公就叫丁香^O^,祝福节日愉快!
3 楼        文友:鬼七七        2015-09-29 19:28:40
  欢儿姐写的太好了,默默哒- 欢儿姐,赞
调皮可爱,无所不能的小鬼七七,么么哒!没错,我就是无敌小七七呀!
回复3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29 19:44:35
  谢谢七七品读,么么哒,节日愉快!
4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29 19:35:05
  感谢一墨的辛苦编辑,非常精彩的编按,欢甚是喜欢,敬茶!
上官欢儿
5 楼        文友:赵淑敏        2015-09-29 19:36:19
  感谢欢儿姐。错了!感谢欢儿妹妹支持丁香征文活动,遥祝秋安!
做一个阳光的人,照亮自己的心,人生路上,坦然无惧!
回复5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29 19:46:28
  谢谢玉米姐品读,叫俺姐姐也行,嘿嘿,节日愉快!
6 楼        文友:云水之间        2015-09-29 19:57:59
  太过理性的爱,到都来也会充满伤害。
   简洁的文字, 感人的故事,伟大的母爱。欣赏!
回复6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30 08:19:10
  谢谢云水之间驻足赏读,留评,欢儿敬茶,祝节日快乐!
7 楼        文友:陈明峰        2015-09-29 20:10:58
  故事的开头,作者便设置了一个悬念,她是谁?从陌生女人的来电,与李德昌坐立不安的神情,牵引着读者继续追寻下文。以倒叙插叙的方式,介绍了城中村环境的落后,居住人群生活的窘迫,与后文中母亲因缺乏子女照顾,艰难生活的情景相对应;接着以插叙,回忆小时候母亲离开、被领养的情景,再次设下悬念,母亲为什么离开?随后回到现实,主人公探寻“她”,母亲。随后交代了“她是谁”,母亲为什么离开,这两个悬念,文中开头电话的缘由——以及因缺乏子女照顾,母亲生活艰难,并交代了母亲的病情严重。但文中故事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以母亲联合医生、爱人一起编织谎言,保留儿子的肾,匆匆离开人世的悲情,与之前的无奈离开儿子形成对比,是母亲爱的深沉,也是穷破心酸的无奈。谢谢老师赐稿丁香,奉茶。(*^__^*)
回复7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30 08:21:21
  谢谢陈老师精到细致的解读与高评,欢儿感谢,奉茶为敬,并祝节日愉快!
8 楼        文友:柳絮依依        2015-09-29 20:17:42
  阅读故事曲折离奇、情感真挚感人、文笔流畅、描写细致入微的佳作,欣赏!学习!谢谢欢儿赐稿丁香!
花若盛开,蝴蝶自来;你若灿烂,天自安排。
回复8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30 08:23:56
  谢谢依依的赏读,问好,祝福节日快乐!
9 楼        文友:没名儿        2015-09-29 22:19:46
  娘心如玉,冰清玉洁!都说父爱如山,我说母爱如海!拜读学习了!问好作者,秋安体健!
文字,要先悦己才悦人!
回复9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30 08:25:22
  谢谢没名儿老师品读留评,欢儿上茶,祝节日愉快。
10 楼        文友:湘南一枝梅        2015-09-30 08:21:13
  作为老朋友,我要实话实说了。这篇小说的故事和情节都很好,可能是细节的缘故,读后并不是特别感人。
回复10 楼        文友:上官欢儿        2015-09-30 08:26:10
  谢谢梅老师品鉴,国庆快乐。
共 34 条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