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学网-原创小说-优秀文学
当前位置:江山文学网首页 >> 荷塘月色 >> 短篇 >> 情感小说 >> 【荷塘】不惑(小说)

精品 【荷塘】不惑(小说)


作者:梅花醉 童生,512.95 游戏积分:0 防御:破坏: 阅读:5104发表时间:2015-10-01 15:45:26
摘要:四十而不惑。面对事业,婚姻,家庭,情感,究竟如何割舍,终究是人生难解的命题。

【一】
   “陈总,满上,满上!这是我从法国买来的陈年红酒,听说您也喜欢法国红酒,我可是特地带过来,今晚咱们就喝个尽兴!”
   “陈总,来来来,我给您倒上。这个红的喝完了我们上白的,好不容易见您一面,咱们今晚不醉不归!”
   凯撒皇宫的豪华包房里,几个男人端着酒杯大呼小呵地围绕在陈宇宏身边,你方唱罢我登场,轮番进行着酒精轰炸。陈宇宏被这连珠炮似的架势轰得几乎抵挡不住,一个晚上已经喝了不少,而这帮人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一旁的秘书瞧着干着急,几次三番想插进去替领导挡杯,却都被硬生生地挡了回来。
   陈宇宏的酒量其实不错,但由于前些年生意场上应酬繁多,饮酒过度对身体造成了一些损伤,以至于后来他谢绝一切应酬,让销售总监代为出席。可这一年公司业绩滑坡严重,陈宇宏被觊觎总经理位子已久的副总频频发难,上级公司也出现了质疑他的声音。为了挽回局面,陈宇宏不得不再次出山,出席一些重要的应酬。特别是今天这个客户,央企背景,财大气粗,这个合同如果签下来,公司今年以及今后几年的业绩就有了保障,所以陈宇宏特别重视,亲自出马陪这帮财神爷。
   不想这些北方客户好酒如命,而且特别喜欢灌酒,一个晚上下来,桌上的菜几乎没动,空酒瓶倒是多了一堆。陈宇宏也是没有办法,硬着头皮舍命陪君子,可这帮人居然越喝越来劲,陈宇宏心里暗暗叫苦,却没法脱身。
   “滴铃铃……”陈宇宏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他像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掏出手机,双手抱拳,告饶似地说道,“各位对不住了,我接个电话,接个电话,你们继续,继续。”说完起身朝包房外走去。
   “哎,陈总,别走啊,先干了这杯。”劝酒的人并不想放他走,拽住了他的手臂,把酒杯举到他的面前。
   陈宇宏指指铃铃作响的手机说道:“不好意思,有个电话,你们先尽兴,我去接个电话。”
   另一个人晃悠悠地上前拽住陈宇宏另一个手臂,舌头已经有些僵硬,“陈……陈总,您……就当给我们一个面……面子,先干了这杯再接电……电话。大家……今……今天难……得高兴……”
   陈宇宏被这两个人拽着左右为难,机灵的秘书赶忙上前夺过陈宇宏面前的酒杯,“不好意思各位老总,我们陈总有个重要电话,是总公司王董的,说好晚上找他有事,这杯酒就让我替陈总喝吧。”说完,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哎……孙秘书,这是我们敬陈总的,你怎么……”敬酒的人有些不满。
   陈宇宏感激地看了一眼孙秘书,赶紧顺着台阶下,“对不住各位,真是王董的电话,说好今晚找我有事,实在对不住了,我听完电话就回来,马上就回来。”
   陈宇宏挣脱拽住胳膊的两只手,略显狼狈地从包房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手机,是唐丽的电话。
   “喂,找我有事?”
   电话那头稍稍迟疑了一下,“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可以,有什么事?”
   “我……有了……”
   “什么?”陈宇宏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怀孕了。”唐丽重复了一遍。
   陈宇宏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嗡地一下,接着是一片空白,然后是一阵沉寂。喉咙在这个时候忽然干燥难忍起来,不知是否刚才饮酒过量,他本能地咽了一口唾沫,声音顿时有些嘶哑,“什么时候的事情?”
   “还记得上次在天马宾馆吗?我想应该是那次。”唐丽轻轻地说。
   陈宇宏努力地搜索着记忆,酒精的作用使他的大脑变得有点迟钝,但他还是回忆起了那个晚上。
   “是给你过生日的那个晚上?”
   “我想是的。”
   “怎么会?你不是说在你的安全期内吗?”陈宇宏皱紧了眉头。
   陈宇宏是个谨慎仔细的人,事事都会悉心安排,喜欢一切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不容横生任何枝节。
   “我……我也不知道,应该是个意外……”唐丽小心翼翼地回答。
   陈宇宏感到一股热流从胸腔涌上脑门,胃里的酒精和食物也跟着翻滚上来,带着发酵的酸腐味直冲上喉头。对于他来说,生活就是一匹胯下的野马,他始终紧握着缰绳,让它驯服地朝自己所指的方向前进,而现在这匹野马脱缰了。
   怎么会这样?陈宇宏的大脑陷入短暂的混乱,又喝多了酒,愈发地头痛起来。不行,一定要解决掉。他恍惚了一会,立刻又恢复了清醒。
   “这个孩子不能要!”他小声地吐出这句话,态度决绝。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悠悠地说:“是个男孩。”
   “男孩?”陈宇宏顿时心里五味杂陈。
   陈宇宏有个女儿,已经在国外读预科,可是他一直还想要个男孩,苦于国家的政策,没办法再生养。每次看到别人家的男孩,他总是心生羡艳,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有个儿子,幻想着拉着儿子的小手一同玩耍嬉戏。
   几年前,他看同事有送老婆去国外生二胎,孩子落地直接拿了那边的国籍,正好打了政策的擦边球,于是他也蠢蠢欲动,和妻子商量让她辞了职,去国外专心生养。
   陈宇宏的妻子是他大学的同学,聪明能干,能力不在陈宇宏之下,在一家民企担任市场总监,也是做得风生水起。她怎肯在自己事业的上升期退出而甘心做家庭主妇?另外妻子觉得自己年岁已大,更是无心生养,陈宇宏的计划毫无悬念地破产,所以当陈宇宏听唐丽说是个男孩时,他刚才的决绝顿时没了底气。
   陈宇宏不知道怎么挂的电话,只觉得脑袋阵阵胀痛。他出来听电话的时候感觉自己还能支撑,这会儿却明显地头重脚轻,走路也打起飘来。
   包房里的气氛好像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冷落了,他们已经换上白酒继续豪饮。一干人等喝得面红耳赤,两边都有人光荣倒下,剩下的人不是说话打结也是双腿打转了。看到陈宇宏回到桌边,包房的气氛立刻又沸腾了起来。
   “陈……总,您……您总算回来了!您可……错过……过了好戏了。刚……刚才,张总……连喝了……三……杯,酒量可是这……这个!”一个人晃晃悠悠地走到陈宏宇面前,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来……来……来,您也一样……白酒三杯,我……们都替……您倒好了!”
   陈宇宏低头一看,面前整齐地排列着三个倒满了白酒的杯子,仿佛三个妙龄女郎,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临幸。一桌子人都安静下来期待着陈宇宏的表演,旁边的孙秘书见状立刻又站起来护主。
   “各位老总,今天我们陈总的确已经过量了。你们也知道陈总平时都不怎么应酬的,他身体也有些报恙,各位老总请见谅,就让我替我们陈总干了这酒。”说完孙秘书伸手要拿过酒杯。
   “哎……”对方的张总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喝得通红的脸上露出些许不快,“我刚才……也干了三……杯,陈……总是……不给面子么?”
   然后他指着陈宇宏面前的杯子说道,“陈……总,你……喝了这……三杯酒……,代表你……的诚意,我……们合……作愉快!”
   陈宇宏见对方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知道自己再无退路,正好心里也气结烦闷,不如一醉方休!于是他拿起了酒杯,一仰头三杯酒瞬间喝了个底朝天。
   “好……痛快……”一干人等喝彩叫好。
   陈宇宏拿着空酒杯,微笑着朝众人展示着,仿佛展示着一个战利品。渐渐地,他觉得头越来越重,眼前的人都旋转模糊起来,最后所有的画面都化作一片混沌。陈宇宏只觉得脚下一软,失去了意识……
  
   【二】
   清晨,陈宇宏的卧室。
   陈宇宏做了一晚上的梦,梦里的他在沙漠里行走,寻找着水源,深陷流沙的双腿像灌满了铅,每一步都无比艰难,而他的脑袋也愈加沉重起来,仿佛身体顶着的是一个硕大的铅球。
   终于,陈宇宏从睡梦中醒来,意识渐渐恢复,他只觉得头痛欲裂,喉咙干渴得如同一座干涸了百年的枯井。他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扶着楼梯走到楼下的餐厅倒水喝,脚下还是有些不稳。
   陈宇宏看见餐桌上摆放着早餐,他知道那是妻子为他准备的。他走过去一口喝光了玻璃杯里的牛奶,五脏六腑顿时滋润了许多,眼睛瞥见了桌上留的一封短信:
   宇宏,昨晚你回来喝得烂醉,还吐了许多。你已经很久没有喝成这样了,你明知自己的肝不太好为何还不注意身体?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这杯牛奶你早上起来喝了,可以润润胃。这个周末我不能陪你了,在重庆参加一个展会。你自己好好休息,晚上早点睡觉。张阿姨下午会过来给你做饭。另外别忘了女儿下周放假回来,我们一家人许久没好好聚在一起了。我已经向公司请了一天休假,你订一个度假村,我们舒舒服服度个周末。
   陈宇宏苦笑了一声,把信扔在了一边。自从妻子升了总监以后,陈宇宏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周末。原先是他自己忙,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很少出去应酬了,妻子又忙了起来,两个人连坐下来一起安安静静吃顿饭都成了奢侈。
   一杯牛奶下肚,陈宇宏感觉舒服了许多,他也没有胃口用早餐,转身走到了客厅里。
   这是一栋两层的独立别墅,豪华气派的装修处处显示着主人的尊贵,屋内的摆设也精致独特,都是夫妻两在国外旅游时带回来的物件,透着浓浓的异域风情。
   陈宇宏这会儿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里望着院子里的花草发呆,整栋房子静得出奇,偶尔传来中央空调呼呼的吐气声。自从女儿去国外读书后,陈宇宏就觉得这座房子越发的安静,好像它所有的活力都随着女儿的离开而消散。
   除了安静,还有透心的冷,特别是这座城市的冬天。天空永远是冰冷的灰色,如同一块厚重的铁板,让人窒息而压抑。屋内的一切也被灰色笼罩,反射着毫无生气的光。虽然开着暖气,陈宇宏还是感到渗入骨髓的冷。
   陈宇宏的头痛稍作缓解,他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电话,不禁皱起了眉头。
   必须尽快想办法解决,不能再出什么乱子,可男孩又让他举棋不定。忽然陈宇宏想起几年前想让妻子出国生养的计划,那现在也可以让唐丽走这条路,孩子还可以在国外接受更好的教育。一想到这,他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嘴角泛起了微笑,不禁憧憬起了今后的生活。他还可以在国外再买一套带花园的别墅,有机会就去那边看看孩子。
   陈宇宏的目光透过客厅的落地门窗望着前面的花园,仿佛看见一个男孩在花园里快乐地奔跑玩耍,小小的身躯满载着陈宇宏下半辈子的幸福和希望。
   陈宇宏从白日梦中缓过神来,赶紧寻找电话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唐丽。
   “喂,是我。”电话里的声音透出他抑制不住的兴奋。
   唐丽没有回应,昨晚和陈宇宏通了电话之后她的心情愈发低落,怀孕的事情让她完全陷入了凌乱。
   唐丽是陈宇宏公司的销售经理,虽近不惑之年却也风韵犹存。她曾有段失败的婚姻,留下了一个女儿由她抚养。
   唐丽一直倾慕着陈宇宏的才华,从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起就被他的气质吸引。陈宇宏就像她生命里的一道光,照进她枯燥乏味的生活,照亮了她的世界。
   作为销售经理,唐丽压力不小,特别是公司近来业绩下滑。劳累和压力使她的生理周期变得不太准时,有时甚至会一两个月停经,所以这次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直到频频感觉嗜睡无力才到医院做了检查。
   当唐丽拿过化验单,硕大刺眼的“阳性”明晃晃地印入眼帘,一种被掏空般的无助弥漫了全身。
   和陈宇宏陷入这段不伦恋之后,唐丽总是隐隐地惴惴不安,好像某种未知早已在前面等待着她,她终究也逃不过去,而现在她终究也是没有逃过去。
   那天晚上给陈宇宏打电话时,唐丽的心情是复杂的。她想起他们当初的约定,知道这件事肯定会让他生气,但她又忍不住想告诉陈宇宏,他有了梦寐以求的儿子。
   电话那头传来陈宇宏富有磁性的声音,他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与沉着。
   “唐丽,我想过了,我有一个计划可以保住孩子。你这就去美国,我托朋友给你找个月子中心,你安心在那边养胎,等我们的孩子生下来,直接拿美国身份,你看如何?”陈宇宏说完,等待着唐丽的回应。
   唐丽沉默了一会,问道,“那我的女儿呢?”
   “你们可以一起去。我还会在美国置办一栋房子,听说那边的价格要比这里便宜多了,也作为一种长期投资吧。你看怎样?”
   陈宇宏说着又高兴了起来,他很满意自己的方案,既解决了孩子的问题,又给自己留了后路。最近他身边的朋友移民和出国投资的不少,陈宇宏也关注着这事,现在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
   “怎么样?”陈宇宏焦急地等待着唐丽的回答。
   电话那头还是不语,陈宇宏有点沉不住气了,“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我不想去美国。”唐丽轻轻地吐出一句话,语气里却是坚决。
   “为什么?”陈宇宏不解地追问,“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孩子在这边生是不可能的,要么不要。可丽丽,这是我们的孩子,是个男孩,你能狠下心么?还有,你的女儿也可以去国外接受教育,这是多好的……”
   “我还有父母,他们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他们就我一个女儿,我不想离开。”唐丽打断陈宇宏的滔滔不绝,“而且,我不想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
   电话两头的人都没再说话,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良久,陈宇宏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声音低沉而冰冷。
   “不,我没有,我没忘记我们的约定。”
   陈宇宏态度的突然转变让唐丽陡然感到一阵寒意,她的心在慢慢下坠。
   “那你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我不知道。”唐丽的声音有些哽咽,像秋风中的落叶一般无助。“宇宏,我现在很乱,你不要再逼我了好吗?”
   陈宇宏心头掠过一丝怜爱,他叹了口气安抚道:“好吧,那你再考虑一下,我们还有时间。”
   唐丽没有回应,她沉默了一会又问道,“宇宏,如果是个女孩就没有这个计划,是吗?”
   陈宇宏一时不知如何做答,尴尬地愣在那里,另一头唐丽挂上了电话。
   窗外,孕育了一周的冬雪终于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纷纷扬扬,轰轰烈烈,大地被迅速刷成一片银白。一切美的丑的,彩色的黑白的,都被覆盖在这皑皑白雪之下,整个世界突然清静了下来。
   新的一年又要来临了。
   ……

共 5134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编者按】这是一篇发人深思的情感小说。俗话说,四十不惑。四十岁这个年龄,男人大多事业有成,夫妻生活趋于平淡,如果双方缺乏交流沟通,容易引发人的情感危机。虽然有很多已婚男人知道从道德上来说不应搞婚外恋,但他们的心理却很不安定,对出轨总有种跃跃欲试的心态。小说从酒桌上说起,陈宇宏为了自己的位置,不得不疲于应酬。他一直认为自己对人生掌控有度,但情妇唐丽的一个电话,让他的内心像打翻的五味瓶,原来唐丽怀上了他的孩子,一个他渴望已久的小男孩。他想借酒浇愁,却陷入了矛盾的深渊,他既不想和妻子离婚,还想保住这个男孩,于是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让唐丽去美国生孩子。没想到唐丽不同意他的决定,两个人陷入了僵局。他该如何应对?纵观全文,语言灵动,构思巧妙。情节设计引人入胜。小说最后,设计了一个开放式的结局,留给读者想象、回味的无限空间。一篇耐人寻味的精彩小说,倾情推荐共赏!【编辑:阿巧】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0020017】

大家来说说

用户名:  密码:  
1 楼        文友:阿巧        2015-10-01 15:46:22
  感谢作者赐稿荷塘!荷塘因您更精彩!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2 楼        文友:阿巧        2015-10-01 15:59:22
  小说的主人公陈宇宏,虽然事业有成,但他也有危机感。他渴望拥有更完美的事业和爱情,但妻子忙于自己的工作,疏于关心自己的丈夫,于是,他出轨了,他的行为深深地伤害了两个爱他的女人。希望他能悬崖勒马。这是一篇具有教育意义的现实小说,值得人们思考。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3 楼        文友:阿巧        2015-10-01 16:00:48
  问候梅花老师!祝愿您在荷塘创作愉快!祝愿老师节日快乐!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回复3 楼        文友:梅花醉        2015-10-02 10:37:29
  谢谢你的评论,也祝你节日快乐!
4 楼        文友:阿巧        2015-10-02 14:30:03
  祝贺老师小说斩获精品!精彩继续!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回复4 楼        文友:梅花醉        2015-10-02 16:44:07
  谢谢大家的支持!
5 楼        文友:        2015-10-02 15:10:57
  小说贴近生活,感觉就像再说身边A ,B......同事,又感觉像是在述说我们自己
回复5 楼        文友:梅花醉        2015-10-02 16:46:01
  谢谢支持你的支持!
6 楼        文友:一声轻叹        2015-10-02 15:23:51
  祝贺作品获精,期待精彩连连!
听风起,看月明,雪惹窗棂…… ——一声轻叹
回复6 楼        文友:梅花醉        2015-10-02 16:45:00
  谢谢支持!
7 楼        文友:天龙        2015-10-02 18:14:52
  祝贺佳作斩获精品!!祝国庆节快乐!!
回复7 楼        文友:梅花醉        2015-10-06 17:42:02
  谢谢社长鼓励,也祝你节日快乐!
8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5-10-02 18:17:23
  事业、家庭、情人都想拥有,这也许是当下步入不惑之年事业略有成绩的男人心思吧!人呀,贪欲太多,让自己活得太累也太心酸!希望陈宇宏早日清醒,别到头来伤人又害己!欣赏学习,祝老师在荷塘创作愉快!
回复8 楼        文友:梅花醉        2015-10-06 17:40:41
  谢谢社长鼓励,也祝你节日愉快!
9 楼        文友:红叶摇秋风        2015-10-02 18:18:01
  祝贺老师!祝节日快乐!
回复9 楼        文友:梅花醉        2015-10-06 17:45:29
  不好意思,看错了,谢谢红叶文友的鼓励,节日快乐!
10 楼        文友:陕西派        2015-10-02 20:12:25
  是啊,以前不惑是追求学问,现在变化了。
共 14 条 2 页 首页12
转到
手机扫一扫分享给朋友
分享按钮